1944:松山战役笔记 第2部分 序章:他们在寻觅什么? 2、序章 他们在寻觅什么?(2)

余戈松山战役笔记 收藏 0 0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7085.html


到了上世纪八十年代,随着中国进一步对外开放,日本人终于可以打着"旅游观光"的旗号,源源不断地奔赴滇西,来到松山。他们一般不跟当地老百姓说话,表情肃穆。上了山后,在这个再度枝繁叶茂的山峦里搂树抓土,哭天叫地,诉说着什么,祷告着什么……

当地人见了,不明白他们的意思。于是,就有人托翻译过去问他们:你们这是在干什么?

他们回答:我们在祈祷,祈祷永远和平;愿他们的灵魂升天。

第一句让人疑惑重重:有这样祈祷和平的吗?

第二句让人气愤难平:那样罪孽深重的灵魂,只配下地狱!

还有一位日本老者,带着自己一群男女儿孙来到松山,坚辞导游,竟能在山上轻车熟路地走动。他指指点点,哇哇呜呜,耳提面命下,其子女唯唯诺诺。于是,就有明白人问他:你是当年那位惟一逃脱的日军炮兵中尉军官吧?还真猜对了,此人正是木下昌巳,从上世纪七十年代末起他来到滇西不下16次,心愿只有一个:为死在松山的日军在当地建一座"慰灵碑"。他曾向人宣称,自己的生命就是1/1260,代表死去的1260多个亡灵而活,为此他走访了所有死者的遗属,向他们讲述死者最后的"战迹";他后半生全部的心愿就是满足死者的心愿。为此,他曾表现出一些诚意,比如捐资龙陵在原日军第56师团前进指挥部所在地赵氏宗祠前建了一所白塔小学,当地人谓之"赎罪"学校。 这一举动得到了当地政府有保留的理解,但认为他要为松山日军鬼魂立碑之事,却着实是荒唐无稽之想。

还有其他耄耋老者也不远万里赶来,在这里如丧考妣,长跪歌哭。有人问他们何以如此?他们回答:这里有他们的战友。当年他们如何亲朋友爱。

你们亲朋友爱,为何昔日对待中国人那样野蛮残忍?他们反反复复而又躲躲闪闪的回答是:"我们是军人,军人……"

2

60多年前,侵华日军在滇缅战场遭受重创,有数万日军遗骨散落在缅甸和滇西各地。实现了到现地祭奠这个愿望后,他们就盘算着将死在这些地方的日军遗骨收集回去。

他们首先在缅甸打开了局面。从1975年开始,在日本政府、财团、企业大力支持下,当年在缅甸阵亡日军的遗属纷纷到那里收集遗骨。有金钱铺路,他们在缅甸打通了种种关节,在各个战场都修建了大大小小的"慰灵塔"和纪念碑,不论原址上已盖酒楼还是居民房,日本人皆重金买下做祭祀之所,甚至,为战死缅甸的800多匹军马也立了纪念碑。

此后,于上世纪八十年代初,原日军"缅甸战友会"先后多次派人来云南活动。1980年至1990年期间,他们先后4次以旅游者身份来到云南,打着"日中友好恳谈会"的旗号,企图从民间收集日军遗骨。1988年7月,原日军"缅甸战友会"常务理事甲骨秀太郎一行4人经有关部门特批,沿滇缅公路到达滇西,在龙陵、腾冲、芒市(今潞西)、畹町等地战场遗址进行谢罪忏悔。原日军"缅甸战友会"的老兵们当时都是六七十岁的老人了,他们也做了一些促进中日友好的事,但这些都掩盖不了他们三番五次来云南的真正目的。

当时在昆明市日资企业--日本华兴株式会社驻昆办事处供职的陈晓耘女士见证了这一事件。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