萨尔浒裂变 正文 九十七 步步为营(八)

东篱剑客 收藏 0 0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6176.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6176.html[/size][/URL] “左军秦邦屏,自行作战,不要靠近中军!”马佳又下令道。 线膛枪开火,二百步是射击集团目标的恰当射程,弗朗机和鸟铳也要百步。所以,原先与前军、中军相距百余步的左右军都没必要靠近了,可以拉远。这样,马佳的前军和中军、左军、右军,形成品字形,中央突出,发扬火力。 一百二十步。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6176.html


“左军秦邦屏,自行作战,不要靠近中军!”马佳又下令道。

线膛枪开火,二百步是射击集团目标的恰当射程,弗朗机和鸟铳也要百步。所以,原先与前军、中军相距百余步的左右军都没必要靠近了,可以拉远。这样,马佳的前军和中军、左军、右军,形成品字形,中央突出,发扬火力。

一百二十步。

马佳下令道:“第一行,开火!”

“克鲁,呯!”重新装好弹的铳手又给后金红甲兵唱出一曲安魂乐。

“噫律律。”和硕图损失百余名。

一百步。

马佳命令:“弗朗机,开火!”

“嘭!”八枚一斤铁弹身藏巨大动能,恶毒地朝红摆牙喇的头领扑去,人马洞穿,惨不忍睹。

九十步,第二行火枪兵装弹完毕。

“开火!”

“克鲁,呯!”

后金正红旗的和硕额附(郡马),和硕图的大队,前后零散的加起来,只剩下一百八十多骑,不禁又惊又怒,更加猛抽马臀。

六十步。

“开火!。。。克鲁。。。呯!”

在马佳军米尼弹接连的高命中、高密度的火力打击下,和硕图只剩下七八十名红甲兵还在马上,其中一半还是重新换马的。

“啊!杀啊!”和硕图难以置信而又不能不信地嘶喊起来,手中长枪孤零零地斜举。这一刻,他似乎明白了往日那些被他杀死的明军,临死前那绝望的眼神。

“切,嚎丧呢!”马佳不屑地嗤道。随即,他命道:“斥候哨开火!”

“速射炮不动。让一线的铳手都装弹,这几个小兵就不用他们了,交给斥候哨就行。”

“呯,呯,呯!”

斥候哨的枪法特点是又快又刁,专门打敌人的正胸,打马匹更是多打脑额寿星——绝对死穴。

“呯,呯,呯!”一连串硝烟从斥候哨的枪口升起,带来的是一片人倒马嘶。三十步,成了一道不可逾越的死线。

“额附,救救奴才!”和硕图的亲兵捂着胸口不断喷涌鲜血的伤口哭叫道。

和硕图此时,已经无言——一颗米尼弹刁钻地击中他的正额面具,把他头颅和颈椎一震,使他脑残昏死。

“呼!”突然来的一阵西风,把呛人的硝烟、新鲜的血腥、人马的哀嚎,通通喷到后金中军的面前,喷得他们一窒。

“怎么可能?”大贝勒代善心中的震惊无法用言语表达。但是,战事到此,也只有低头拼命一冲了。他咬紧牙关,从牙齿缝里憋出字来:“吹海螺,冲锋!”

“呜嘟。。。杀!”

身披重甲或两层甲的后金健儿,手持长矛大刀、硬弓重箭,从冰冷的铁面具下发出恶狼的嚎叫,一步步朝明军前军冲来。

这群后金的精华,勇猛无畏的战士,是努尔哈赤家族两代人、三十多年的心血。在他们之中,有建州女真手搏熊虎的力士,有明朝汉人武技超群的技击,有野人女真横行山林的莽汉,有辽西蒙古弓马骑射的神箭,还有,海西女真、东海女真被征服的待罪炮灰——送死陷阵。

现在,代善把他们都压上,五千五百巴图鲁,排成步兵密集阵,冲击马佳的二千七百枪炮兵。“以前从没有输过!”代善心里狂叫道。

一百四十步。

马佳轻松地叹息道:“真是不长记性,这么密集的来,简直就是当靶子嘛。第一行,开火!”

“克鲁。。。呯!”刚被西风清洁过的阵前又升起一阵地狱的白烟。

“第二行,开火!”

“弗朗机,三将军炮,开火!”沉重的实心铁球,挟持如同从高山垂直砸落的动能,一下子把后金阵型打出空腔。弗朗机的铁球还很客气,顶多打穿两个人而已,三将军炮就不地道了,一下就打穿后金一伍的勇士。

“啊!啊!啊!”连连的惨叫传来,压抑不住的代善嘶声大呼道:“天命汗万岁,大金万岁,杀光明狗,杀啊!”

“杀!”跟着嚎叫的后金战士,已经看到前排至少倒下两行。但是,他们不敢后退,他们怕后面的督阵兵、白甲兵,怕汗王编户入伍的国法,怕奴酋危害他们的家人。所以,他们只能拼死前冲,富贵,或者战死,两条路,别无选择。

八十步。

马佳下令道:“第一行,开火!”随后又令道:“速射炮,开火!”

“克鲁,呯!。。。。。。嘭!”米尼弹排枪,百子霰弹,在五秒钟内,把后金勇士接连击倒两行。

先前的一个轮次,马佳按着二十步一发的速率发射,就是为了线膛枪有充裕时间装弹,准备在六十步内,配合速射炮,在敌人每前进十步内,发出雷霆暴弹。

“第二行,开火!”

“弗朗机、将军炮,开火!。。。第一行,开火!”

“呯!嘭!呯!”

如冰雹般的弹雨下,后金勇士仍然在奋力前进。他们每跨十来脚,就会遭遇一阵枪炮。渐渐地,明军大阵越来越近了,到了三十步内了,但是,弓箭手们却没几个能射箭了。因为,凡是抬头、手拿弓箭前伸的神射手,都被弹雨打死了,或是打伤手,再也无法射箭。

马佳见建夷将士贼心不死,嘴角露出一丝邪笑,下令道:“速射炮,开火!”

“第二行,开火!”

“第一行,开火!”

每两次发射之间,间隔不到三秒,打得后金巴图鲁几乎寸步难行。

突然,明军的枪炮不响了,大约持续了六七秒。代善等后金将领大喜,叫道:“摆牙喇们,冲啊!”

“噢嗬!”应者如潮,却是小潮,因为,红摆牙喇已经倒下一多半了,而白摆牙喇,还在单薄的阵后督战。

“二十步内了,肉搏我们第一!”代善等金将高呼道。

已经从乌云珠那儿学到不少女真语的马佳笑了,猛然下令道:“手榴弹,都给我甩!”

“嗖嗖嗖。。。嘭嘭嘭!”一个个钵盂大的黑火药手雷,从杀手和火夫指尖跃出,在后金军中绽放,唤起一片哀嚎。

“速射炮,弗朗机、三将军,开火!第二行开火!第一行,开火!”马佳快速下令道。

这时,斥候哨的刺头,郝蒙憨厚地嚷道:“将军,该我耍大刀了吧?”


0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