寻找真相 正文 第二十六章

swxaqz 收藏 0 8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7041.html


在一处光线充足的别墅内,江海波已有几日不出家门半步,站在一张大桌子前摆弄着意见插得很失水准的插画作品,桌子上陈列着剪刀、刮刺刀、刀子和一些被切成碎状的花泥,地下一桶装了十余斤水的水桶中竖放着一些花材。地上干净的高级木地板上散落些影响它品质的残叶,木地板的光滑反光性将他们的影子印在地上。

江海波专心致志地有左手操剪刀,用右手拿百合花,眼睛瞄着前面一位小姐手中拿着的插花图案。照上面所画的尺寸大小毫不含糊对着百合花枝梗一剪刀下去。定了定神用手拨开一团乱糟糟的插画作品,在拨开中间一朵月季后,右手中的百合花不急不慢地插进去。松开手,他欣喜若狂,连忙招呼小姐们拿来相机。自己站在作品面前面带微笑地让其为他拍了一张照片。接着又举起自己的作品很有成就感地又拍了一张。

这时候还在拿着插花图案的小姐将画一卷,江海波愣了一下定神看她,叱喝道:“还没做完你这是干什么?”

“您不是做完了吗?都已经拍照了...........”她抱怨几句,却也不得不将它重新打开。

“你还敢顶嘴?老子高兴怎么着?插得好拍几张你就眼红啊?嫉妒还是看不懂?我看你分明是嫉妒。”江海波心情相当好,说别人嫉妒他,这更能增加他的成就感。

‘这么丑的东西也称好?不知什么眼光......’她投来一脸的鄙视,心有不甘地捧着那幅画,另一个人看见她如此表情凑过来提醒:“不要跟这种粗人计较,弄不好把他惹毛了,他什么事都做得出来的。这几天他高兴,没准还会给钱我们呢。”

“哼!谁稀罕这脏钱?”她表面嘴硬,但是心里很清楚,她既然选择了革命最好就不要怕牺牲,否则将很狼狈。

江海波一眼瞪过来:“你捞瞪着我做什么?”

“因为老板长得壮啊!”她随口说了句违心的话,脸不红心不跳地在心里咒骂几句。

“哦?这么快就想我了?是不是..........?”

“老板真讨厌,又拿人家开玩笑,人家不是这个意思啦............”她强装着,心里又在想:这老东西一身肥肉,壮是够壮,那是钱撑出来的,离开了钱看你还壮?哼!

江海波一脸淫意,又不知想打什么主意,手里晃动这工具淫笑道:“宝贝别急嘛,等我忙完了这个惊世骇人的作品之后就有空啦!”

“老板最近怎么喜欢上了这花花草草啦?是想开个花店吗?”旁边的小姐好奇地问道。

江海波说:“这个,你们这些普通人就不懂了,插花是一种艺术,我这个人最大的特点就是挑战艺术,我本身很有艺术天分,小的时候因家里没钱耽误了艺术潜能的开发。不过不要紧,真正拥有艺术天分的天才是不会因为耽误而丧失这种天分,不会因为这个而挥不出来的。而且插花是有身份、有地位、有素养、文化程度高的人才懂得的欣赏的。”然后看了他们一眼说,“像你们,还没到这个水平。”

她说:“难怪我们看了老半天愣是没瞧出里面蕴含什么艺术效果,原来是我们欣赏能力有限,现在才明白原来老板这么有修养。”

“老板,怎么样欣赏您的作品呢?”另一个美女抢着问他。

江海波愣了一下,这个问题很难回答,看着高低搭配不合理,色块杂乱令人伤神的作品,他赶紧找一个借口搪塞:“说了你们也不懂,看着东西讲的是天分,不,还得靠缘分。”

美女扑哧一笑:“老板真风趣,看花还要缘分呢,那我看不懂,是不是说明我跟它没有缘分呢?”

另一位美女打趣地说:“那还用问?看不懂的都是智商不正常的,老板你说是不?”

“这话我可没有说过。”江海波镇定的表情难以掩饰心中的喜悦,近日来它的事业正蒸蒸日上,公司收益大幅度增加,其中由于方华强被捕入狱,大权落入他手中,现在他想怎样就怎样。

这时候从隔壁传来一个电话铃声,江海波有意让她去接听。

美女去隔壁,不久传来一句:“老板,一个自称和你有过生意往来的男士要您亲自接听。”

江海波带着疑惑心里猜想是谁来找?与他有过生意往来的人很多,究竟会是谁呢?她走向客厅接过电话。

“江老板最近生意可好?”对方客气地问他。

“你是哪位?”江海波没有直接回答,而是要消除心中的疑惑。

对方说:“江老板贵人多忘事,我们可算是老交情了,亏我还记得我们这份交情,没想到江老板都记不得我是谁了。也罢,我也不卖关子,你还记得26年前我们曾经做过一笔买卖吗?说来我还真有点后怕,所以一直在为当年的事情做恶梦。可能江老板记不得我咯!江老板大忙人一个,应酬这么多,还记得我们的这份交情?”

江海波迅速在脑中收索,26年尘封的记忆,突然一个一闪而过的人影迅速划过脑际,又迅速消失在眼帘,他已经知道对方是谁了,他笑了笑很客气地说:“原来是梁老板,哎,人老了,老脑筋,记不了这么多东西了,还请老朋友原谅,不要怪我。不知梁老板此次来电所谓何事?”

对方便是梁文昌,26年前从江海波手中买过货,之前江海波一切都不顺心顺意,自从那次事件发生以后像是福星相助一般,运气如同洪水般汹涌而至,让他的腰包一下子鼓了起来。这一切他到死都不会忘记。

梁文昌一阵笑之后说:“不过是叙叙旧而已,江老板生意做得红红火火,近日战果累累,所以特来祝贺。”

江海波:“江某只是小生意,小打小闹而已,让梁老板见笑了。此次不只是祝贺这么简单吧?”

“江老板是聪明人,我梁某喜欢与精明人说话。”梁文昌说,“在下想与江老板做一笔小生意。你也知道现在国内外贸易锐减,像我们做物流业的很不容易。尤其是今年,情况更加严峻,我想与你联手为我一朋友运输一批商品往越南。”

“哦?以梁老板自己的能力也不能自己接下这个单吗?”江海波心有疑虑,深知对方是一个老奸巨猾的老对手,不得不防。

梁文昌:“你也知道我那个顾客是我的朋友,如果自己做,那就当帮朋友一个忙,这样势必不能把价格叫的太狠。但是如果你和我联手的话,在怎么说也不会太少,到时候你三我七,你看如何?”

江海波打探道:“梁老板不是想做违法的事罢?我想如果是违法买卖,恕不从命。”

“非也!我是正经商人,怎会做违法事呢?不过它倒是有一定的风险,不知江老板敢不敢冒这个险呢?”

交谈着,这时梁倩梅大大咧咧地跑来梁文昌家,见到父亲也在场,二人围在为其桌旁,大伯正用手机与谁通话中,手中的棋子迟迟不落。见她来了,立即将棋子定在死角上。很快,她父亲发现了她,并回头看了她一眼问:“不在家好好呆着跑出来做什么?”

“出来玩呀!爸爸,你整天让我呆在家里我都呆出毛病了,你呢,不在家也不在公司,我猜就知道你又跑来跟大伯下棋了。所以我就跑过来了!”走到大伯旁边撒娇:“大伯,我爸棋艺不如你对吧?我要你教我下围棋,打败他,看他还小看我是女孩子。”

梁文昌:“你父亲怎么会小看你呢?他呀,常在别人面前夸你是最聪明、最有礼貌,而且又讨人喜欢呢。”

她跑到梁文利身旁又问:“爸,是这样的吗?”

“那还有假?我梁文利的女儿哪一点不像我?”梁文利说,“我的女儿又聪明、又能干、又勤快哪一点不像我?”

梁倩梅嘟着嘴说:“你是老王卖瓜,自卖自夸,如果我真有这么好,那怎么每天将我关在家里不让我出来?分明是看不起我。”

“这不是怕你出来惹是生非嘛?”梁文利举棋一落,回头一看女儿脸色大变。她万分委屈地说:“爸,在你眼中女儿就只是会闯祸的不良少女吗?”

气氛变得紧张起来,似乎周围的空气凝聚在了一块,天空突然响起了雷声。梁文昌被吓了一跳,回过头来说:“怎么会呢?梅梅这么乖巧,一定是你爸搞错了。”

“我不管,反正我就是这个样子,我还告诉你们这不是任性,这叫有个性。你以后不要再把我关在家里,让他们天天像看囚犯一样看着我?什么意思嘛?”梁倩梅说,“今天还好我聪明甩掉他们,不然还出不来呢。大伯,你要帮我讲话,劝劝你弟弟。”

“有你这样说话的吗?没大没小。”梁文利不喜欢骂人,对于梁倩梅的胡闹也不想听,总感觉她缺乏教养,正因为这一点,让他一想起他老婆就来气,总是惯着女儿,护着她,才导致现在这个样子。

梁文昌笑了笑,面对这对父女的家庭纠纷调解几句:“好了,谁也别闹了好不好?梅儿,你近日来只是为了看大伯而已?”

梁倩梅拐弯抹角地数哦:“其实呢,好久不见大伯,很想很想大伯是真的。还有,我想问一下一个朋友的消息,听我说,他为人善良正直,很有正义感,而且长得高大、英俊潇洒.......”

“别绕圈子,直接说名字,认得的人我会叫人打听,不认得的人,也帮你叫人打听。”梁文昌听了很久还是一头雾水,还不如直接说名字。

“你想打听李飞的消息吧?”她父亲一语道出她的心声,梁文利是何等人物?尽管女儿努力不表现出来,但是还是被他犀利的眼光所洞悉。

“你说上次那个自个跑掉,不顾自家兄弟死活的李飞?”梁文昌表情甚是惊讶。

“大伯知道他多去哪儿了?”她迫不及待地问他。

“莫非他们说的是真的?”梁文昌自言自语,心里想着外人说得侄女喜欢上李飞一事,看这般情况似乎不假。

尽管声音很小却也被她听得清清楚楚,问:“什么真的假的?”

“没,没什么。”梁文昌随意说出这句话,又反问,“你打听这小子消息做什么?”

梁倩梅说:“我们是朋友,这不应该吗?”

这个理由似乎说得过去,梁文昌没多想,告诉她:“李飞死不了,他逃回老家避难去了,估计再不敢出来兴风作浪了。”

“回家了?不来了?”她喃喃几句,语调低落,开始觉得应该不可能是这种结果,也接受它成为现实,但是话出自大伯的嘴,不能说它已经真实了大半。她没有再说话,面无表情地走了,她父亲与大伯叫了几声也都没有理会,显得异常沉重地走开了。

“这孩子,拿她真没办法。”梁文利抱怨道。

“小心啰,打劫!”梁文昌举起一定,落在棋盘上,刚好将四枚对手的棋子提掉,看得梁文利心痛不已,又抱怨几句:“我认输,都是那死丫头搞得我没有心情认真下棋,不然也不会输掉这么多棋子。”

梁文昌说:“别认输嘛,还有机会赢回来的,棋子还这么多。”

“出师不利,你看我这种水平还能反败为胜吗?再来过,就不信赢不了你。”梁文利说。

二人想往常一样下着棋,有说有笑地聊天。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警报!一大波“日韩”军舰冲击中国岛屿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