寻找真相 正文 第二十五章

swxaqz 收藏 0 10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7041.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7041.html[/size][/URL] 这时,西边的小乌云移到头顶,像是病菌‘感染’一般,使得原本纯净的白云变成淡墨色。随着它的转移,被‘感染’的云朵更多,于是形成了一小片足以遮住阳光的乌云。   开始吹来清凉的风,因此让人感受到了清凉。头顶上的乌云也因为微风的形成加快了‘感染’的速度,半个小时便将大片乌云凝聚在一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7041.html


这时,西边的小乌云移到头顶,像是病菌‘感染’一般,使得原本纯净的白云变成淡墨色。随着它的转移,被‘感染’的云朵更多,于是形成了一小片足以遮住阳光的乌云。

开始吹来清凉的风,因此让人感受到了清凉。头顶上的乌云也因为微风的形成加快了‘感染’的速度,半个小时便将大片乌云凝聚在一块。太阳不会轻易交出控制天空的主权,于是相互争夺。便形成了时而阳光灿烂,时而乌云盖日的景观。

李瑞智走了半个小时,猛然抬头才发现头顶那一片天空的变化。似乎要下雨了,他顾不得慢悠悠地徒步行走,迫不得已踏上了出租车,欲打的回去。车子启动不到一公里,几滴雨啪啦啪啦打在车顶上,一阵闪电伴随隆隆雷声划过天际,只见光消失在天边却不知它将落往何方。雨点越下越多,更像音乐家仓促地击打着乐器而发出的声音,隔着车板传来‘啪啪....啪啪’的响声。紧紧地敲着,使原本复杂的心慢慢静下来,突然变为更加复杂。

车轮快速转动,辗过湿漉漉的路面,才半个小时,雨停了,太阳又露出笑脸。而此时头顶那朵乌云却更加浓,似乎正在重整旗鼓,准备再次袭来。

“下一场大雨就好了。”司机感叹道,“已经好久没下一场雨了。”

李瑞智打破沉寂封闭的世界,拉开了窗,此时外面闷热的热气使他赶紧又将它关上。

“我说对了吧?这样的天气不下场大雨是凉快不下来的。”司机透过后视镜看着他说,“年轻人,你此刻的心情就像外面的天气一样,使你不敢去面对对吧?”

“没有,像这种天气谁不愿意凉快点儿?原以为外面会更凉爽点,没想到竟是这样的。”他想掩饰自己,不让别人看出他此刻的心情。

司机会意一笑说:“那是我误会了,我小孩也是跟你这般大小,一遇到烦恼就看出来了,让人替他担忧呐。哎!现在的小孩整天让父母为他担心.......”

李瑞智不说话,也不听老司机诉说他的故事,终于到家了,匆忙付了钱就上楼去。

晚上天下起大雨,持续了很久。天气气温降下来,感觉很清凉。

天亮了,雨也没有再下,李瑞智顾不上与韩秩美打声招呼便一个人想向湛江方向坐车去。很早,也就六点,匆忙买了票,再等上十分钟便上了车。经过几个小时的颠簸,已经只身来到湛江。开始吃早点,然后又迫不及待地踏上去双桥镇双桥村的快班。到村口的时候也有十二点钟了。此时的阳光很明媚,没有闷热,也不太淡。(秋季时候写的,现在转眼都冬天了,敬请谅解!就当它是冬天里的一把火,暖暖心窝。)

他沿着主道走着,看着门牌,要找108栋6号居住在那里的一位王翠花的姑娘。经过半个小时的询问与查找,终于来到他家门前,没有犹豫半刻就敲开了们。

门开了,不出所料走出来一个约莫24出头的女青年。他头上扎着两根极其可爱的小辫子,一双大而明亮的眼睛,也算得上五官端正,只身鼻梁偏短,人长得也不矮,有一米六几。一身花花绿绿的衣服沾了些泥巴,一看便知道她是一位勤劳的湛江妇女。

“您好,请问王翠花小姐在家吗?”他显得文质彬彬,有礼貌地问。

“找她有事吗?”其实他就是王翠花,却喜欢这样的方式问别人。

李瑞智一听惊讶住:难道她不是王翠花?他镇定下来,没有让对方看出他的惊讶,“潘权贵交代我来找她商量点事儿。”

王翠花一听到潘权贵的名字就提起十二分精神问道:“他叫你来找我?那他人呢?”

“你就是王翠花?”李瑞智半信半疑,这个人怎么说话颠三倒四的?到底是不是王翠花呀?

“废话,这里还有其他人叫王翠花吗?他在哪里?快说!”王翠花提了提嗓子几乎吼着说。

李瑞智心里被吓了一跳,感叹:好厉害的人物,不敢多想连忙应她话儿:“他在外面做大生意没有回来,他说要等赚够养他老母的钱再回来娶妻生子,估计这会儿回不了这么快了。”

“这个死鬼,妈的,当年........”王翠花说着停顿了一下,庆幸没有说出她与潘权贵发生过关系,忙说道:“他有没有说什么时候回来?”

“他倒没有说过,无意中听他提起过一次,他说要努力挣钱,挣很多很多钱,三十岁以前能回来。”李瑞智为了不引起怀疑,编了这个美丽的谎言。

王翠花沉默了一会儿念叨:“还有五年。”看了一眼李瑞智,让客人站在门口显然很不礼貌,于是请他进了屋子。

挺宽敞的房间堆放着杂乱的家具,地面却很干净,房顶某个角落蜘蛛正在紧张地张罗打网迎接大餐。

“嘻嘻,农村人家家里就是乱。”王翠花自嘲一番说,“贵哥让你转告我些什么?”

李瑞智迟疑问了一句:“我想问你一个问题,你嫁人了没有?”

对方惊呆地愣了一下,一农村妇女的害羞方式看了他一眼。

“你误会了,我问的这个并无他意。”生怕误会,他解释道。

他害羞地回答:“人家还没呢。人家还要等潘权贵哥哥回来,恩,也不知道他什么时候才回来得。”

李瑞智感叹:原来世界上真有痴情女,但是负心汉却难以让人伤感。他如实说道:“是这样的,因为他的母亲是一个人生活的,而且年迈孤苦生活很艰苦。所以他很担心母亲的身体状况,自己又不能回来所以想求你帮他照顾母亲,如果你不愿意,就当他没让我来找过你。”

她沉默了许久笑了笑说:“怎么会不愿意呢?三年了,我都熬过来了,还怕再等他五年?而且照顾母亲是儿媳妇应尽的责任,他放心将母亲交给我照顾是对我的信任。”

“这么说,你同意了?”他再次问道。

“恩”她肯定地点点头回答。这时,李瑞智从包里拿出一张卡递给她:“这是潘权贵让我交给你的,拿着。”

“这是什么?”她问,手已接过银行卡。

李瑞智:“这是银行卡,里面的钱是给他母亲的生活费,当然你也有份,密码是你的生日号码,你应该晓得你的生日号码。”

没有注意到他眼眶里的泪水在打转,很感动地喃喃道:“他还记得我的生日.....”可想而知,他们之间肯定有什么经典故事,而潘权贵所说的嫌她太丑,这并不是没有根据呀!但凭这份痴情与执著再怎么着也该心软了吧?然而.......真让人为之惋惜.......

“其实我也经常带东西去看望她老人家呢。”王翠花说,“前几天刚去过一次,三天前吧,她身体好着呢,身子骨又硬朗,等会带你过去看看她。”

“恩,这样也好。”李瑞智开口说,心里早想说出口,一直没有机会,现在她自己说了,那就去了呗!

等了一会儿,王翠花与他一起踏上了前往二桥村的泥泞道路。

踏上一辆摩托车也是很快的,只是乡间一些小路有些泥泞,沿途一片绿油油的农作物,那份美景让人心旷神怡,几丛高大的竹林在村口被风拂过而轻轻招手。一眼望去,几个老太太在那里纳凉,另一边阴凉之地几个老太公与几个中年大叔在编织着什么。通过一条从公路直铺上来的煤渣路到了村口。交叉纵横的水泥铺成的路通向各个巷口,联通各家各户。几个鱼塘在村外围,刚刚看到的竹子就长在鱼塘岸边,郁郁葱葱。

车开到一个大院外就停下来了,门牌与他所知悉的地址一致,这里应该就是他母亲的家了。踏进院子,映入眼帘的是两排瓦房,红色的转头连接地面的水泥硬铺装。偌大的院子稀稀拉拉种着几棵果树,倒是土地被充分利用起来了,墙边一块占了半个前院的土地被木桩围成一圈,里面有个小门,用以防牲畜践踏,木桩周围一圈还仅仅贴挂着一张破旧的渔网。里面种着青菜,在湿润的土地上长得‘贼好’。房间内传来几种动物发出的声音。

一个勤劳的湛江妇女在里面喂鸡,听到有车响的声音于是提着一个空盆子出来,“哟!翠花来啦?”老远便冲着大门口喊。

“是啊,阿姨,我来看你了。”王翠花走进去的步伐很快,李瑞智后脚跟上,却也隔着两米的距离。

“这位是?”阿姨问。

李瑞智上前一步回答:“阿姨你好,我是潘权贵的朋友,您是阿贵的母亲吗?”

“哦,原来是我儿子的朋友呀,好好,进屋子做,小贵他不来吗?”她往外面张望。

李瑞智说:“啊贵在外面挣钱,做一个得钱的项目,太忙了,所以没有时间回来。我是他的朋友,由于我家里有急事来湛江,他就托我来看看您,顺便带点东西给您。”说着从包里掏出一些中老年人用的保健品。

“那你们俩这是........”阿姨看见他们一起进来,怀疑他们什么关系,遂问。

王翠花说:“这不是他不懂您住哪儿让我带他来看您。”

“哦,这样子啊,对了,我儿子情况怎样?肥了还是瘦了?戒掉烟没有?他有没有说什么时候回来?”她迫不及待地问。

李瑞智说:“阿姨,您坐下来慢慢听我讲好吗?是这样的,他没胖也没有瘦,比以前壮了许多。烟没有戒,但是比以前少抽了很多。他说要真够养得起你和翠花的钱再回来,在三十岁之前回来。”

“还有五年......”他算了一下说,“小兄弟,麻烦你在工作上帮帮他,在生活上照顾他,我儿子其实很善良的,只是没念过书,大字不识几个,我看你是个文化人,有时间还得麻烦你教他认字,还有叫他烟一定要戒掉,拜托你了。”

李瑞智:“您过谦了,阿贵是个很有经商头脑的有为青年,相信他能够闯出一条路子正好多钱的。”这是一个善意的谎言,为了不让老人家伤心难过,而且潘权贵也交代过非得这样说才行。

他们都没有怀疑他所说的话,办完事后,他赶路回去,要在天没黑之前回到家里。准备明天回到母亲那边。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