寻找真相 正文 第二十四章

swxaqz 收藏 0 7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7041.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7041.html[/size][/URL] 清早,街道两边的扁桃树上,悠然停落的几只小麻雀,伴随几缕凉风欢唱鸟语。早已升起的太阳火辣火辣地晒着街边的土地,黄土开裂,已经很久不下一滴雨水。在中午太阳最猛烈之前植物早已委焉。西边几朵小乌云向东边游走,相比较之下,天空的白云要多得多,这些自然形成了鲜明的对比。在一座大型监狱里,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7041.html


清早,街道两边的扁桃树上,悠然停落的几只小麻雀,伴随几缕凉风欢唱鸟语。早已升起的太阳火辣火辣地晒着街边的土地,黄土开裂,已经很久不下一滴雨水。在中午太阳最猛烈之前植物早已委焉。西边几朵小乌云向东边游走,相比较之下,天空的白云要多得多,这些自然形成了鲜明的对比。在一座大型监狱里,被剃了头发没多久又长出一点乌黑浓密头发的“犯错误的人”身上穿着清一色统一服装在操练场上接受劳改教育。

很快,教育完毕,可以开饭了。他们如同恶狼般一哄而上,什么声音都有,有漫骂声、有穷叫开心的、又发泄不满的,多数是粗口连连,一句接一句。监狱看守员恼怒地大骂几句,试图让他们安静些,反而遭受无情的嘲讽。这里每天都是这样。

往西边一处关押‘犯错误的人’的地方,尽量这里人很少,但在看守员的‘呵护下’显得很安静。几个满脸胡渣的中年人围在一起互相点着烟,互相开玩笑找乐子,其中一个拿着一支烟跑到靠近看守员那儿伸手递烟过去。看守员起初不领情,摆摆手。那人向他保证不会让别人知道后,看守员大胆地接过烟,放在鼻子下面闻了闻,脸上立即荡漾出笑容。

在另一间房的潘权贵此时已是满头乱发,不怎么黑的牙齿被有点开裂的舌头一添,尔后咽了几口水,嘴角上面胡子长了约一厘米左右,右眼眼角边恶心的眼屎随着时间的推移而结块变黑,一双贪婪的眼睛直至勾着正在吸烟的他们,更多的时间是在盯着他们手里的香烟,呆滞的眼神以及贪婪的yu望使他又使劲咽了咽口水。在监狱中,并不仅仅他有这样的表情,不过他们距离他最近,诱惑更大些。

看守员越看越喜欢,不由自主的接过火机准备为自己点上。这时候门突然开了,是他的班长,进门第一眼就看到他即将点烟的动作。

看守员心里很不爽,谩骂了几句,麻利地将烟收起来,像是没有事情发生一样回头看着班长。

班长当做什么事情都没有发生一样,进来也不看他一眼便喊道:“J00758号,你的亲属找。”

J00758正是潘权贵的代号,标在制服上面的一个很明显的代号,虽然他本人并不太喜欢这个代号,但没有他的生活真的很没有意思,也将对自己不利,所以他记住了这个代号。听到有人叫他,变得异常烦躁起来。

看守员手提一串钥匙过去开了门,然而潘权贵却愣住了,凝视着看守员,也许他还惦记这香烟呢。看守员看过这种眼神很多,但这一次却让他心生恐慌,眼前这个犯人太可怜了,可怜到那种让人看了都觉得悲伤的地步。“走吧!”他只说了一句,手里拿着的手铐再次无情地为他锁上,有点无奈,有点凄凉。

走过门口右侧一条宽广的小道,往右转向前走,推开玻璃门,这里就是接见亲属的地方。接触台与外界隔着一扇透明的玻璃,一排小窗口似乎都有人在那里用着电话看着对方说着什么。一眼扫望,过去透过窗口看见了李飞,被他一脸认出来,他就站在那里等着。

当他们将他带到窗口,他急忙地对这玻璃那边的李飞喊了几句,好像没见到李飞有什么反应,看守员冷笑,一手拿电话给他。许久对面电话响了,这才见李飞也提起电话。

“大哥!你终于来了,我还以为你已经抛弃我了。”潘权贵一身邋遢,脏脏的眼眶里大转着些许泪水,说话的语气很激动。黝黑的皮肤掩饰不住激动的表情,这也让李飞心中黯然伤感。

李飞:“我们是兄弟、朋友、好哥们,我怎么能够丢弃你不管你呢?原谅我这么久才来看你。看,我给你带来了你喜欢吃的东西。还有你最喜欢的真龙、五叶神。”

“大哥,只要你能够来看我就够了,这一次我犯了一个很严重的错误,可能我要在这里呆一辈子才能洗清我的罪孽了。我很害怕,知道吗?要在这里带上半辈子还能顶得住,但是一辈子都呆在这里还不如趁早杀了我。”他显露自己的担忧,已经判决下来了,他被判处剥夺政治权利终身,以及无期徒刑,这就意味着他永远不会有出头之日。

“喂,J00758有事情就快说,还有人排队等着呢,啰里巴嗦的,像个娘们似的。”旁边的看守员催促道。

“大哥,我有一个小小的心愿。我的母亲年迈体衰,住在湛江老家那边,现在她一大把年纪了还亲自下地干活儿,我希望我老母她老人家能过得好。不想让她知道我现在坐了牢,如果她知道的话,会很难过的。我有个媳妇,尚未过门,就住在隔壁村。说来以前都是我不好,嫌弃她长得太丑没有娶她过门。你帮我个忙,去看看我媳妇,然后将这张卡交给她,里面有钱,密码她懂的。托她好好照顾我老母。”

“她有没有跟别人结婚?”李飞问他。

“我也不知道,很久没回去了,那会儿她说要等我挣了大钱回去再拜堂。如果她嫁人了,就算了,就花钱请一个保姆照顾我老母,老母她老了,别让她下地干活了,帮我做这些事情好吗?”潘权贵说。

李飞沉思好久表情很坚定地对他说:“我们是最好的兄弟,我会好好帮你照顾她老人家,你在里面要好好做人,我会定时来看你的,会买书给你看。我希望你可以在里面反省自己的人生,并腾出时间来学习,争取减刑。”

“大哥!”潘权贵热泪满盈,感激得无法再多言语。

“是男人就要敢作敢当,错了就要改。”

潘权贵点了点头嘴巴有点哭泣的语调说:“帮我照顾我老母,我对不起她,不能再让她伤心了。”此时,看守员有些不厌烦,拉起他拷上手铐不屑地说:“切!谁不会这样说?早知今日何必当初?哭哭啼啼假正经。”

“别这样说,我看你也好不了哪去!还说别人呢,哼!”另一个看守员说。他捶打他一拳:“我跟你有仇吗?至于这样损我吗?”

“好了好了,先把他带下去。”

潘权贵依依不舍地回头望着,这给李飞心中为之一震,生生上了一堂课。他面对这种人有些无奈地苦笑,然后慢慢跨出沉重的步子走出监狱,离开这些‘犯错误的人’,他将继续寻找‘犯错误的人’让他们来这里接受错误的改正。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