虎啸南疆 中越战争全纪实 正文 之二 驻太行 盯着北极熊

巴夫 收藏 16 655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7090.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7090.html[/size][/URL] 之二 驻太行 盯着北极熊 一九六九年珍宝岛事件后,五十四军从换防不到一年的云南紧急调防到中原大地,作为统帅部的战略机动部队,驻军中原,随时准备开赴前线与北极熊苏军作战。 珍宝岛冲突爆发后,苏联领导层反应十分强烈。以苏联国防部长格列奇元帅、部长助理崔可夫元帅等人为首的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7090.html


之二 驻太行 盯着北极熊


一九六九年珍宝岛事件后,五十四军从换防不到一年的云南紧急调防到中原大地,作为统帅部的战略机动部队,驻军中原,随时准备开赴前线与北极熊苏军作战。

珍宝岛冲突爆发后,苏联领导层反应十分强烈。以苏联国防部长格列奇元帅、部长助理崔可夫元帅等人为首的军方强硬派主张“一劳永逸地消除中国威胁”。 他们在中苏、中蒙边境陈兵百万,随时准备大规模侵略我国。与此同时他们还准备动用在远东地区的中程弹道导弹,携带当量几百万吨级的核弹头,对中国军事、政治等重要目标实施“外科手术式核打击”。同时,苏联还与美国联系,试探性的提出联合对核武器发展尚处初级阶段的中国核力量实施摧毁性打击。美国及时向全世界公布了苏联与其联系的内容,意在提醒中国事态的严重性。

在这种国际背景下,五十四军从云南紧急调防到河南,担负起统帅部的战略机动部队。其根本作战任务,就是盯着北极熊,盯着苏军。随时准备开赴任何地方,在最关键的时刻,最关键的地方,发挥最关键的作用与苏军决一死战。


河南自古就是兵家必争之地,东有王屋,西有太行之形胜,扼京广、陇海之命脉。前有长城之屏障,后有黄河之天险。当时在河南就驻有三个军,五十四军驻新乡,四十三军驻洛阳,十七军驻信阳,一个省驻如此之多的军队,可见当时形势的严重性。

162师驻安阳,居豫头冀尾,一直担任统帅部战略机动任务,被视为“拳头部队”“锤子部队”,意味着砸向那里就要把那里砸得粉碎。所瞎三个步兵团,全部摆在京广线的两侧。四八四团(四零三)驻汤阴县,这是民族英雄岳飞的故乡;四八五团(四零四)驻安阳市,古名邺城,有名的历史故都,不仅是民族文化的源头,我国甲骨文的发现地,更是历代兵家的战略要地;486团(四零五)名义驻防水冶镇,其实是驻防在太行山的群山之中,虎踞深山,扼太行控平原。

水冶镇是晋、冀、鲁、豫四省重要交通枢纽,素有“银水冶”之美称。当年我国军队曾与日军在这里展开激战。据《水冶志》记载,水冶镇的发轫与得名,源于南北朝。公元552年,北魏尚书仆射高隆之在水冶建炉炼铁,制造兵器和农具,初名“牵口冶”,后以引水鼓炉,冶铁造器,故改名“水冶”。金代曾改水冶镇为辅岩县城,明代恢复水冶镇旧名,清代因看重珍珠泉的风景,一度改名为珠溪镇,后恢复水冶镇旧名至今。清咸丰时在水冶镇原土城基础上改筑十七米高的青石石头城。古城踞险临溪,古朴典雅,有城门五座,土建敌楼,可惜于建国后拆除。 水冶有珍珠泉,泉在该镇西门外,错落迤逦大小四五处,湖面计约十余亩。清澈泉底,大小缓急不等的千百水柱,间歇地涌出水面,然后四下散开咕噜有声,似串串珍珠,如朵朵银花。泉边有数十参天松柏,尤以湖心亭畔柏门最奇。东西两株古柏离地数尺后,合二为一直插云天,形成门状,故叫“柏门”。“柏门”倒影与湖沼之“珍珠”争奇斗艳,景名曰“柏门珠沼”。元代诗人许有壬《水冶道中》写到“人烟仍古邑,村落带清泉。修竹云千亩,垂杨翠天渊......”对珍珠泉及珠溪景色备极赞许。传说宋朝初年,大将韩琦进军太行路过水冶,士卒干渴难耐,步履维艰。韩琦命人找水,怎奈四处尽是荒山秃岭,难觅滴水。韩琦愤而拔剑插入地下,仰天长叹。就在他拔出宝剑的瞬间,只听一声闷响,平地涌泉,浪花飞卷,状似串串珍珠,“珍珠泉”从此诞生。当地人喜得一潭好水,饮用浆洗之余,鼓炉炼铁,由此也有了水冶的美名。


珍宝岛事件后,毛泽东老人家提出“深挖洞,广积粮,不称霸!”“加强战备,准备打仗!”要立足早打,大打!1969年年底,我们从云南紧急调防到河南。部队到驻地第二天上午,就开始疏散上山,在指定地域挖猫耳洞,挖掩体。厚厚的黄土,冰封的土地,刺骨的寒风,单薄的军装,单调的伙食,菲薄的物质待遇,在“一不怕苦,二不怕死”的精神感召下,把战士的能量发挥到了极致!紧接着就是挖防空洞,在每个连队营房的后面白天晚上的挖,班排轮流着挖,战士之间比赛着拼命地挖!

486团驻军在太行山中,这里群山绵绵,沟壑遍布,山大而无树,沟深而缺水。举头是高山,迈步是坡坎。虽然艰苦,闭塞,寂寞,但对军事训练和部队管理却大有益处。出门就是战术训练场,哪里都可以找到打靶场,爬山、越野等体能训练更是得天独厚。所瞎三个步兵营,一营驻地叫下庄,二营驻地叫下堡,三营驻地叫管家庄,都是贫瘠而荒凉的村子。团部住在进山口的一条沟非沟坝非坝坡非坡的山沿下。营房却是按照苏军营房的样式设计的窑洞式,连排双拱,基本上是一个排一栋一个班住一间。

珍宝岛冲突后,苏联百万军队陈于我国门之外,战争有一触即发之势。我军处于劣势是显而易见的事情。是御敌于国门之外还是把敌人放进来打?同时放进来多大纵深?在军内军外都有很大争论。有的主张放进山海关以外,有的主张放进黄河以北,有的主张放进长江以北。同时与苏军作战的形式是什么,争论也较大。后来粟裕大将发表了一篇文章,大意是与苏军作战必须抗住三个浪头,首先抗住敌人的原子袭击、远程轰炸,以及集群坦克的多方向、多波次、大纵深的地面进攻。在战争初期阶段,我们必须能够有效的转入地下,有效的保存住八十个师以上的有生力量。同时全国在六个月内由和平体制转入战时体制。为达成这一战略目标,作为我们主力野战军的训练内容就是针对苏军的作战特点,搞好以“三打三防”为内容的训练。记得当年在《解放军报》上进行了“怎样训练才能适应现代战争的要求”的广泛讨论。部队驻地旁边有一个坦克团,我们与他们进行过多次配合训练,他们在训练场地训练驾驶坦克,步兵就在沿途用炸药包,爆破筒训练炸坦克。我当班长、排长、教员时多次参加这样的训练。年轻的我们,坦克开到三挡、甚至四挡都可以在它转弯时追上它并爬上去,把炸药包安放在炮塔与车体的结合部,再从坦克车上跳下来。那时部队装备主要是苏联老式的T34型坦克。珍宝岛事件时缴获了一辆苏军的T62,我军进行解剖研究。他们使用的是复合装甲,中间是散热的玻璃纤维,炮筒是滑堂的,炮弹是增程的,装有液压稳定系统,可以在行进中准确射击。坦克上除有坦克炮外,还有高射机枪,在炮口前方还有两挺并列机枪,火力非常强大。针对这种情况,部队在装备和训练上有一些变化,一是加强了反坦克武器的改进和装备,把肩扛火箭筒的尾巴改进为喇叭形,增加了火箭弹的穿透力。在干部中进行了火箭筒和82无后座力炮的射击训练。现在回忆起来,如果当时真与苏联发生大规模的战争,在战争初期,我们是要吃很大亏的。步兵武器在坦克面前起不到多大作用。炸药包,爆破筒很难送到坦克上去,即使是火箭筒和82无后座力炮,没有经过严格训练,同时具备有利地形,在坦克面前都显得比较单薄。后来苏联解体,来自北方的威胁显著降低,部队训练重在突出基础训练,抓射击、投弹、战术等等。

在486团9个步兵连队中,排在前头的当属一连、二连、四连、七连、八连,都是全团的优秀连队,各方面都不相上下,而排在第一方阵中的又属二连、七连。二连是红军底子,有井冈山的基础,因此无论在领导重视,兵员分配,军事训练,干部提干,评功评奖等方面都有不少优势。除二连外,就要数七连了。

部队在兵员分配方面,名义上是平均分配,其实大有奥妙。特别是新兵分配到营以后,依高矮次序一站,一二三报名一数,个子高的基本就被领导划拉到重点连队了。因此七连的兵员整齐,个子高身体好,军事训练容易出成绩出效果。我当战士、班长、排长都在八连。“9.13”事件后部队大搞军事训练,我调到团教导队任教员,主要任战术和射击教员,后来任了一段时间副指导员,调回三营任炮兵连指导员,两年后调七连任指导员,1979年我已经在七连两年多了。

我到七连不久,师里姜副师长来我连蹲点,全面抓连队建设,重点是军事训练,政治思想工作,作风建设,以及环境卫生建设,并在连队召开了全师现场会。

当时连队经常参加各种比赛和考核,七连的成绩都是名列前矛,连队士气旺盛虎虎有生气,战士个个都像小老虎,嗷嗷叫!特别是队列训练,无论是齐步,跑步,正步还是各种队列变换,持枪动作,都非常整齐划一,刚劲有力。不见连队,只听行进的脚步声,口令的呼喊声就可以判断出是七连还是其他连队。八班更是队列的标兵班,示范班,经常参加全军乃至军区的比赛和表演,要想超过他们,就只有国家仪仗队了。连队参加比赛和表演,担任指挥的都是副连长李长绪。他是山东大汉,身材魁梧声若洪钟,喊起口令,洪亮有力,爆发力特别强。再缺乏精神的战士,在他的口令声的感染下,都会精神倍增,处于高度地亢奋状态。

军队的队列训练,不是目的而是手段。主要是通过严格训练,使战士养成高度组织纪律观念,达到令行禁止,整齐划一的目的。使战士养成良好的军人姿态,做到站如松,坐如钟,行如风!要静,做到纹丝不动,静如止水,泰山崩于前而不瞬目;要动,就如出山之猛虎,行若飙风,惊雷掠空而不及掩耳!队列训练好的连队,必定纪律严明作风过硬,军事技术也过硬,没有一个连队作风好,纪律严明军事技术过硬而队列训练差!因此队列训练是连队训练的基础,也是带兵的基本功。

一次团里抽调连队进行军事考核比赛,一营是二连,二营是四连,三营是七连。内容是队列、军体、投弹和射击。队列、军体、投弹比赛地点都在团部大操场,射击比赛在团靶场。观看比赛的有团首长,各营领导,师里有姜副师长。首先是队列比赛,按照二连、四连、七连的顺序。在这个项目上,比赛与不比赛的结果都是一样的,第一名肯定是七连。但军队就是军队,有它自己的特点,特别是战斗连队,人人都有不服输的精神,参加比赛的连队,都想拿第一名。二连的战士是经过精心挑选的,红二连,战士们的荣誉感非常强,长期“为革命争第一”的思想灌输,哪里就能轻易地服输!只见连队跑步一进场,气氛就高涨起来,不由得引起参观人员的啧啧称赞。团里领导有不少是从二连,一营提拔起来的。许多参谋、干事也是从二连、一营走出来的,在他们的心目中,红二连就是红二连,谁也不能比,谁也别想超过。谁是王牌,谁是军中之花是非常清楚的。二连的表演确实不错,没有丝毫差错,得到99分的高分。轮到四连了,四连是二营唯一的种子选手,在二营是当之无愧的第一名。看到二连得了99的高分,他们也憋足了劲,不甘心落后。因为当时在团领导中有三个来自于二营,都在现场,连队领导不敢有丝毫马虎,反复动员反复强调,比赛结果,四连也得了99分,与红二连平分秋色,打了一个平手。这对四连来说虽然不能说是喜出望外,但也是相当不错的成绩。两个99分,就把我连逼到了背水一战的境地,要么战胜他们得第一名,要么落后得第三名。虽然我们相信自己的实力,但来不得半点的失误。轮到我连出场了,按照指挥员的口令,连队跑步进场,听到嚓!嚓!嚓!的脚步声,我心中有数了。整个连队的脚步声就像一个人的脚步声一样,没有半点杂音,没有任何拖泥带水。整个操场没有任何人讲话,连十分挑剔的副团长也没有吭声。在指挥员准确洪亮地口令指挥下,战士的脚步就像在演凑一曲刚劲和谐的钢琴凑鸣曲。齐步!跑步!正步!整齐划一!刚劲有力!枪在一条线上,手在一条线上,脚在一条线上!解放军进行曲的歌声铿锵有力,响彻云霄。比赛结果,我连得了99.5分,以无可挑剔,无可争议的成绩得了第一名。第二项内容是军体,从四连开始。军事体育必须全副武装,除配备的手中武器外,战士还必须背四个手榴弹,有的还有小锹。障碍设有沙坑、低障铁丝网、独木桥、矮墙和两米的高墙障碍。除动作要领外,讲的是速度和力量。在所有军事技术中,军体项目是我连干部的薄弱环节。因连长年纪较大,而副连长又比较胖,军体是他俩的弱项。好在我和副政指,特别是几个排长军体都非常好,速度全部在优秀范围。首先我和付政指打头阵,连长和副连长居中,最后由几个排长押后,跑下来总成绩平均达到了优秀,给部队带了一个好头。为了暗中给我连加油,姜副师长在我连干部比赛的时候离开了首长席,站到了障碍场地边上,我跑下来后看着战士跑就站在姜副师长身边,姜副师长小声给我说:“指导员做政治工作,应该深入到战士身边去,你要站在高墙障碍那里去,好给战士鼓励加油!”这一方面体现出老领导对我的传帮带,也体现出对连队的关心。我忙跑到最后一道障碍边,大声喊着战士的名字,给他们加油鼓劲。战士们士气大增,一个比一个跑得快跑得猛。军体总成绩我连拿到第一名。第三项是投弹比赛,由我连开始。投弹在我连干部中除连长年纪大些稍弱点外,其余都是50米以上,战士中绝大多数都能投50多米。一班、四班、七班、八班人人都是投弹能手。这是我连的强项,平均成绩又是我连第一。第四项是射击,第一练习百米距离的精度射击。当时连队步兵排主要装备三种武器,班长、副班长使用的是56式冲锋枪,战士使用的是56式半自动步枪,每个排有一个机枪班,装备的是二挺56式班用轻机枪。难度最大的是班用轻机枪,其次是冲锋枪。这两种都是自动武器,除要求首发命中打精度外,关键是连发必须打中,打精度。轻机枪和冲锋枪都是10发子弹,除5个单发外,还必须打两个点射,都是50环及格,60环良好,70环优秀。要想取得优秀成绩,不算连发那么首发都必须命中10环,可以说基本没有那种可能性。因为部队射击考核是在野外,受阳光、风向影响很大,要想枪枪命中10环,是不可能的事情。而对这两种武器的要求除在首发必中外,关键是要连发,同时要求5发子弹打两个点射,这就要求射手对武器要有熟练的操作技术,不然,要么是连不起,将连发打成单发,要么,一下把五发子弹全部打了出去。在首发必中的前提下,在两个连发中最低必须有一个连上,否则要想取得优秀成绩是不可能的。射击是连队花费时间最多的军事科目,也是最重要的训练内容。射击最考技术,也是偶然性最大的技术项目。除了扎实的基本功外,枪支精度,靶场环境,风向,靶场气氛以及个人心态等不可预测的因素都可能影响成绩。可以说射击是一项基本功和心理因素结合的技术,是人的因素与武器因素相结合的体现。是部队中最重视,最难训练的军事科目,但又是部队战斗力强弱好坏的重要技术指标。当时比赛,按照团领导指示,不以整连建制进行,而按照枪种进行,就是把冲锋枪、机枪、分开编组,而步枪却一个班一个班的进行,这就形成了班与班,排于排,连与连的对抗外,还有枪种之间的对抗和比赛,其激烈性,对抗性更强,而且不易作弊。如果不分枪种一个班一个班的进行,稍不注意就有可能出现作弊现象。有的班长害怕自己的战士紧张,出现脱靶现象,就把技术差些的战士安排在自己身边,而且故意放慢自己的射击速度,见战士有不及格的可能,趁靶场监督人员不注意,迅速转动自己枪口向他的靶上打一枪,以提高总成绩。这样安排,基本上杜绝了作弊的条件。当时考核还要求,连排干部必须使用冲锋枪,而且要有两名连干部使用轻机枪,这就增大了考核难度。我和连长马上决定,我俩都打机枪,连长投弹技术弱点,但射击技术过硬,打机枪没有问题。而我,当新兵时就是机枪兵,后来当文书,当班长,射击技术都好。记得在八连当排长时,带战士邱润锦到安阳市东风公社帮助训练民兵,在射击考核时,军分区作训科的一位姓沈的科长突然要求我给民兵做示范表演,给我10发子弹,用老式的转盘机枪,要求打五个点射。我当时20来岁,初生牛犊不怕虎,没想那么多,迅速进入射击位置,操起机枪压上子弹,在数百名民兵的观看之下干脆利落地打出第一个点射,“嗒嗒!”两发子弹,十连八!报靶员的小红旗,刚刚落下,靶场上一片掌声。我心中有数了,趁报靶员刚刚隐蔽,我的枪就响了,“嗒嗒!”十连九,靶场上一片欢呼声。我的信心更足,更加沉着更加自信。调整了一下身体,使枪与身体更加协调,形成一个整体,稍微屏住呼吸,准星位于缺口中央并与上沿平齐,三点一线,排除虚光,使小靶子清清楚楚的位于缺口准星的中央,在微微运动中提前预压扳机,到了瞄准点,轻轻而果断击发,“嗒嗒”又是两发子弹,既是连发又没有多费子弹。报靶员的小红旗哗哗在头顶使劲地左右舞动,大喊,“十环!十环!两个十环!”靶场上一阵欢呼声。接着我一连打出十连九,十连九的好成绩,十发子弹,打出五个点射,总成绩95环。我自信地走下靶场,轻轻地舒了一口气,总算没给部队丢脸。


这次部队考核,既是对连队的考核也是对自己的考核,因为我刚调到七连不久。七连是军事训练的尖子连队,无论干部战士都有几刷子,军事技术都非常过硬,我这个从炮兵连调去的指导员有没有资格站在连队的前头,不仅连队个别干部在心中打鼓,就是在班长、战士中也有不少人在冷眼旁观。我要求打机枪,既是为连队争光也是在为自己争位置,争那个站在排头兵的位置。班用轻机枪是步兵连队的主要武器,重量轻机动性强,威力大火力猛速度快。虽然带有两个小脚架,但由于是连发武器,后座力大,因此散布面积大,操作不好,很不容易连上,而且会消耗子弹,稍一不慎就会把打连发的五发子弹一梭子全部打出去。关键是要操纵好,使枪、肩、手腕有机结合,形成一个有机整体,而且要使手腕持枪的高度与机枪脚架的高度在一个水平面上,目的是使枪在连续射击运动中,后座力水平均匀运动,枪口不上下左右摆动。我对自己的射击技术是非常有信心的,凭着自己射击教员的功底,我轻轻松松就打出了优秀成绩。在干部的带领下,我连在这次考核中取得了全优成绩,不仅使姜副师长脸面有光,也使连队的全面建设迈上了新台阶。

实战证明,部队训练与不训练不一样,全训与半全训不一样,训练好与训练差也不不一样。“苦练出精兵”、“平时多流汗战时少流血”,这是用生命和鲜血证明了的真理。



4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16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 女白领玩的军事游戏:输了要扒衣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