虎啸南疆 中越战争全纪实 正文 之一 斩七军 称誉猛虎团

巴夫 收藏 15 518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7090.html



之 一 斩七军 称誉猛虎团

我当时所在的部队是54军162师486团。入伍第一天老兵就给我们讲军史、师史、团史、连史。说实在的那时体会不深,新兵蛋子对那些不感性趣,喜欢的是打枪,扔手榴弹。随着年纪和岁月的增长,对部队的历史也有所了解。我军各个部队就像一个战士一样,有其成长发展的历史。有的成建制时间长些,有的短些,但都是革命军队。所有中国人民解放军的部队都有其辉煌的战史和历史,都为新中国的成立做出了巨大贡献。

54军的前身是红军时期的中华苏维埃共和国中央工农政府警卫团,即著名的“瑞金团”。长征前夕扩编为工农红军第一方面军第九军团,军团长就是著名的”奴隶将军”罗炳辉。政委是“独臂将军”蔡树藩。年轻的红九军团在长征中出色完成了任务,尤其是在著名的“四渡赤水”中单独活动于黔北川南,迷惑调动敌军,掩护主力顺利突破重围。1936年中央军委命令,红九军团改编为红三十二军,与红二、六军团一起组成红二方面军,北上与中央红军会师陕北。

抗日战争中,红三十二军编为八路军第一二零师三五九旅七一八团。整个抗日战争都驻守在陕甘宁的南大门关中地区,后整编为留守兵团警备第一旅兼关中军分区。抗战胜利后,警一旅奉命进军东北。到达山海关一带时奉命归冀察热辽军区领导,先后称“热辽纵队”和东北民主联军第八纵队,即著名的“黄永胜纵队”。八纵在1947年秋季反攻中会同九纵(后来的四十六军),以不到三万人的兵力,在司令员黄永胜、政委邱会作指挥下连续三战三捷,歼敌二万五千人,以劣势兵力赢得秋季攻势的胜利。给东北敌军以巨大震撼,使我军在冀察热辽转入主动,这就是倍受林罗刘称赞的“辽西三战三捷”。

在辽沈决战前夕,原八纵司令员黄永胜调到六纵(即四十三军)任司令员,辽沈战役后,八纵整编为第四十五军,黄永胜回到老部队任第一任军长,在天津战役中,四十五军打了个漂亮的攻坚仗,一三五师三分钟杀开民权门,而后全军以勇猛动作插入市区,与三十八军胜利会师金汤桥,将天津南北守敌一举割裂,赢得战役全胜。

渡江南下时,陈伯均上将任四十五军军长。在参加歼灭白崇禧桂系主力的衡宝战役时,一三五师表现最为出色。

1949年9月,四野大军南下,肖劲光的第十二兵团从中路出击,向衡阳、宝庆(邵阳)之敌正面攻击。十二兵团指挥第四十、四十一、四十五、四十六、四十九军,外加配属的二野五兵团第十八军,共六个军十九个师。二野五兵团十六军和十七军为四野指挥的战役预备队。

十二兵团正面之敌是白崇禧的桂军,狡诈凶悍,其主力没有受到重大打击。

为了能够抓住敌人,野司命令中路军不要急于冒进,要与侧翼部队协调配合,保证能够围歼敌军。白崇禧虽然很难判断我军意图,但却否定了部下退到广东或者广西的建议,主张在衡阳一带“凑足五个军”向长沙反攻。

四野抓住白崇禧错误判断的时机,决定在湖南境内歼灭桂军,10月2日,四野司令员林彪、第二政委邓子恢致电十二兵团,严令各部“先完成迂回切断,再进行包围攻击;正面部队须等待迂回部队到达,而不可进得太快;在情况不明时,应大胆渗透迂回切断,而不与国民党军正面相持。”

10月5日,十二兵团控制了青树坪、花江楼、渣江一线,白崇禧已看出共军主攻方向不是东面而是北面,于是急调各路部队,在衡宝公路不过一百公里的地段投入了十三个师的兵力,与十二兵团的十九个师相差不多,且先于我军部署在衡宝线,摆开决战的架势。

4日晚23时,林彪、邓子恢电令中路各军:“目前我第一线兵力不够优势,各部应即在现地停止待命,严整战备,待候我兵力之集中。”此前,林彪命令杨勇的5兵团和程子华的13兵团调整部署,准备参加中路会战。四野判断出白崇禧的企图“不是撤退而是与我军决战”,因此向军委报告了集中兵力的决心。

10月5日10时30分,野司命令衡宝公路以北的部队停止前进,公路以南的部队则在水东江和宋家塘以南集结待命。5日18时,野司又命令除预备队十六军、十七军继续向前开进外,“其他在衡宝线以北各部队暂勿南进,并迅速将各师位置电告。”电告的结果,只有四十五军一三五师因没有接到停止前进的电令,已经在师长丁盛和政委韦祖珍的率领下按原计划连续行军二十四小时,孤军深入达一百六十多里,于5日12时到达衡宝公路以南的沙坪、灵官殿地区,无意中成了锲入敌后的一根钉子,也成了一支孤军。白崇禧千方百计想吃掉一三五师,但一三五师就像钻进铁扇公主肚皮的孙悟空,让白崇禧无可奈何。

林彪敏锐地抓住了战机,于5日18时直接发电给丁盛、韦祖珍并他们的上级四十五军军长陈伯均、政委邱会作及十二兵团首长:“(一)你师明日上午应在现地休息和待命,准备下午向湘桂路前进,于六号十二时左右突然进至洪桥、大营市之线掀翻铁路。(二)你们暂时归我们直接指挥,望告电台特别注意联络我们。(三)目前敌后甚空虚,你们需采取机动灵活的独立行动,袭歼小敌,截击退敌。”林彪越过两级将在湖南出其不意插入敌后的一三五师纳入自己的直接指挥之下,而此时林彪的大本营在湖北武汉。

此时,西路十三兵团三十八军、三十九军掉头东进,背后的一三五师施展手脚多处渗透,白崇禧慌了手脚,连忙分兵部署撤退。他让自己的嫡系部队第七军打头阵,企图突破我军围堵,夺路南逃。第七军是桂系主力,战斗力很强,解放战争到了尾声,它只损失了一个团,因此该军上下非常狂妄。

10月7日开始,野司下达追击命令,并命令一三五师坚决阻击南逃之敌,配合主力聚歼敌人。一三五师主力在石株桥一线与敌第七军主力相遇,敌人想消灭一三五师,但该师凭借群山掩护,紧紧咬住敌军。一三五师四零三团一个营被敌军两个团兵力包围,力战不屈,从早晨战到晚上,敌军始终未能前进一步。当天夜里,该营在老乡指引下乘夜暗跳出敌包围圈。

在一三五师的顽强阻击下,敌人逃跑的计划被打乱,战场形式瞬息万变。10月8日14时,林彪电令各部:“(一)凡是遇到敌人一个团或一个师兵力时,首先将敌人退路切断,围而不攻,等友军到达后再作有准备有配合的进攻。(二)凡未抓住敌人的部队则应参加包围友邻我军所抓住之敌,或继续猛追求得抓住一部敌人。”9日凌晨四时,又致电各军:“野司根据密息,只能规定各部行动的方向,但各兵团、各军必须以机断专行的精神,加强对各师的具体指挥,不可一切等我们的指示,以免失掉机会。”

10月9日,一三五师四零五团营以上干部正在看地形,发现敌第七军军部和一七二师,浩浩荡荡开了过来,前不见头后不到尾。一三五师来不及请示,当机立断,令四零五和四零四团投入战斗。四零五团在团长韦统泰、政委荆建的指挥带领下,全团如下山之猛虎,直扑敌人军部,并各自为战将其与直属队截为数段。敌军部警卫营都是桂系精英,忠于白崇禧,战斗意志顽强,敌我双方展开短兵相接白刃格斗。自16时30分到24时,四零五团以伤亡324人的代价,歼灭白崇禧第七军军部和直属队大部。与此同时,四零四团将一七二师截住,黄昏前,四十一军主力赶到,四十军也切断了敌南逃祁阳之路。四十五军其余各部和四十九军也先后赶到,敌一七二师和其他三个主力师被歼,只第七军军长李本一潜逃。

战后,四十五军对一三五师四零五团团长韦统泰,政委荆建、副团长韩怀智、参谋长张维、政治部主任周文、副主任周子珍及全团官兵予以嘉奖记功,四零五团荣获“猛虎扑羊群”的光荣称号。林彪、邓子恢发电表扬参战部队,特别提到“尤其是我一一九师、一三五师,顽强的堵击与反击了敌人,使敌人突围失败,更值得表扬。”13日,十二兵团首长嘉奖一三五师,称赞他们“对这次追击白匪主力起了重大作用”,堪称“本军的模范”。

此役使桂系起家部队,号称从没打过败仗的第七军(保持着北伐时的番号)和号称最能打的第敌四十八军彻底灭亡,我军在大陆最后一个强劲对手桂白军被打垮。毛泽东和刘伯承元帅都曾高度评价此次战役,称"腰斩七军"。衡宝战役结束不到一个月,我四十五军就将胜利的红旗插上了镇南关(今友谊关) 。今天驻扎在河南安阳的162师就是当年的一三五师,正是由于有腰斩七军的辉煌战绩,有“猛虎扑羊群”的光荣称号,才有今天猛虎师的来历。

建国后,五十四军由原四十五军和四十四军合编而成。周恩来总理安排各取两军一个尾号五和四,组成五十四军。五十四军组建后于次年入朝作战,是最后入朝的第三梯队,一同入朝的还有第一、十六军、二十一军。朝鲜停战后,五十四军归二十兵团指挥,驻守朝鲜。1958年,五十四军作为最后一批志愿军撤回祖国,驻军重庆。不久西北少数民族地区发生大规模叛乱,五十四军和二十一军马不停蹄前往甘肃、青海高原地区平叛,次年西藏又发生大规模叛乱,五十四军在长达三年的平叛战斗中克服高原气候种种不利因素,出色完成了巩固边疆的任务。1962年对印度自卫还击作战的西线作战中,五十四军军部(军长是丁盛)指挥一三零师取得著名的"瓦弄大捷",给印度最精锐的陆军第四军(该军曾在二战北非和意大利战场上同德国元帅隆美尔的部队作战,并受到英国女王的嘉奖)以歼灭性打击,使印度举国上下为之耻辱。


5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15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现代战争即时战略:有坦克 有航母 有战机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