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名战士 正文 第二十九章 刘大头家的收获

qdshaying 收藏 5 38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7023.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7023.html[/size][/URL] 胡子三个人各拉了一把凳子坐了下来,胡子看了看刘大头说道:“我们今天来也没什么事,就是跟你借点粮食。” 刘大头一听,放心了许多,连忙说道:“粮食啊,你们要多少,我明天让人给你们送过去不就行了吗,何必劳您亲自跑一趟呢。” “这个不劳你费心了,我们自己动手,你的弟弟在当伪军,与人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7023.html


胡子三个人各拉了一把凳子坐了下来,胡子看了看刘大头说道:“我们今天来也没什么事,就是跟你借点粮食。”

刘大头一听,放心了许多,连忙说道:“粮食啊,你们要多少,我明天让人给你们送过去不就行了吗,何必劳您亲自跑一趟呢。”

“这个不劳你费心了,我们自己动手,你的弟弟在当伪军,与人民为敌,你也勾结日本人,是人民的敌人,但现还不是找你算账的时候,所以说你今天识相点,要不我们就新账旧账一起算。我们就拿点粮食,不伤你的家人,你明白吧。”胡子说完,把盒子炮重重地拍在了桌子上,两眼噔着刘大头。

刘大头一看,这是答应也得答应,不答应也得答应,要不新账旧账一起算,自己还不栽在这些人手里,于是连忙说道:“好,好,你们要多少拿多少,拿不了我明天派人给你送去。”

鲁飞一看屋里的人都控制住了,就出去挨个屋子看了看,发现除了被铁蛋他们控制住的两个人再没有其他人了,便对铁蛋说道:“你们把这两人人给我倒吊在门外的树上,然后去叫老乡们装粮食吧。”

铁蛋答应了一起,立马就执行了,这三个人也不是省油的灯,干这事比弄粮食有趣多了。

乡亲们还没来,三个人就已经把两个护院倒吊到了门外的槐树上,顺便还把衣服扒了个精光。

鲁飞背着手走到两个人面前看了看问道:“你们都叫什么名子,哪个村的?”

“俺叫马大有,他是俺的堂弟马三有,俺们都是诸城人,家里没什么人了,才到这来当护院的。这位大哥,咱们往日无怨、近日无愁的,今天您这是怎么了呀?”一个人费力地说道,

“咱们是没怨没愁的,不过俺听三弟说你们俩以前经常欺侮他,有没有这么一回事?”

“您三弟是谁呀,咱们听都没听说过呀?”一个人很无辜地说道,

“俺三弟叫鲁胜,不,以前好像叫狗剩,就这儿的人,你们想起来了吧。”

两个吊着的人一听,连忙解释道:“以前俺们是狗眼看人低,也不知道那狗剩是您的三弟呀,要是知道了,俺们都得给贡起来。”

“这么说你们就承认了是吧。”鲁飞说道,手里不知道什么时候多了一根木棒,抡圆了就向二个人身上打去,疼得二人像杀猪一样,周围的人都只顾着背粮食,只当没听见。

这个时候青山跑过来,看了看说道:“二哥,你下手有点狠,再这样下去他们俩今晚就死这了。”

“那怎么才能解恨,这两个东西以前没少欺侮你们三哥。”鲁飞放下了木棒说道。

“用这个试试,保管解恨。”这时水生从后面递给了鲁飞一根羽毛。

鲁飞接过来一看,这是个好东西,既不用费力,又死不了人,回头说道:“还是你坏心眼多。”

“不是俺坏心眼多,关键是刘大头家的粮食没找着多少,俺们估计他都藏起来了,正想问问他们。”

鲁飞拿着羽毛蹲下对两个护院说道:“俺现在问问题,谁回答慢了俺就用这根毛在他的脚心划三下,你们明白吧。第一个问题:刘大头家的粮食都藏哪了?”

马大有说了一声不知道,马三有连忙说道:“在地洞里。”

鲁飞站了起来对马大有说道:“你虽然很讲义气,但没说实话,要接受惩罚。”说完,便在马大有的脚心轻轻地划了三下。第一下马大有还忍着,到了第二下就忍不住了,发出了哭笑不得的声音。

鲁飞接着说道:“第二个问题:地洞的入口在哪?”

马大有没有说道,马三友说道“在刘大头睡觉的屋里。”鲁飞转头看了看水生,水生会意后走了,鲁飞看着马三友说道:虽然你都回答了,但是你这个人极不讲义气,罚你三下,说着就在他的脚心划了三下。

马三友连声哀求道:“俺都按你说的办了,你不能这样对我啊。”

“俺怎么样还有你教我吗,多嘴,再罚你十下。”鲁飞说着就在马三有的全身划了起来。刚开始,马三友的全身扭曲着,又哭又笑的,后来就大小便都失禁了,屎尿一起都下来了。

鲁飞玩了一会儿,没什么意思,就进了屋。

鲁飞进了院之后直接进了地洞,下来之后才发现,原来刘大头还是挺有头脑的,为了安全地躲避灾祸,早就在地下储存了足够的粮食和其他生活物资。鲁飞看了看,对乡亲们喊到:“乡亲们,粮食咱们只拿一半,其他的东西都不要动,咱们不能把事给做绝了。”说完就出了地洞来到了正屋。

进屋一看,胡子和鲁胜正坐在饭桌上胡吃海喝。

“你们两个不太地道啊,怎么自己就在这吃上了,也不叫我一声。”

鲁胜正在啃着一块鸡肉,见鲁飞进来,连忙说道:“来,快来二哥,快来补补。”

胡子喝着鸡汤,见鲁飞进来,连忙摆了摆手说道:“来,快来喝点,可鲜量了。”

鲁飞赶紧坐下甩开膀子吃开了。刘大头一家三口呆呆地站在一边看着三个人在这狼吞虎咽本来属于自己的东西。

“下一步怎么办,就这么放了他们。”鲁飞边吃边问胡子。

“算了吧,人家把粮食都给咱了,再说都是抬头不见低头见的乡亲,以后还得一个村过呢。”胡子说道。

“他倒是没什么,那个刘麻子倒是很缺德,逮着机会得好好治治他。”鲁胜吃的差不多了,站起来擦了擦手。

“那好办呀,现在找个人去把刘麻子诳来,咱们还不是想怎么整就怎么整,就是砍了他的头也没问题。”鲁飞一听连忙开始出主意,然后就是看着胡子的反应,等着他拿主意。

“嗯,可以把那个刘麻了弄来教训教训,省得他再跟着鬼子干坏事,要是他还执迷不悟的话,再干掉他也不迟。”

“好,就这么干了。”鲁飞说完,抹了抹嘴出去了。

胡子也吃得差不多了,回头对站在一旁不知所措的刘大头一家三口说道“你们两个女人出去吧,我单独跟他聊聊。”

刘大头的老婆一听,连忙拉着小花出去了。胡子踢了一个凳子出去对刘大头说道:“你坐下,咱们聊聊。”

刘大头颤颤悠悠地坐下了,胡子点上了一袋烟,抽着说道:“我分了你的粮食你可以记恨我。”

“不记恨,不记恨。”刘大头连忙说道。

胡子摆了摆手,继续说道:“你也应该看出来了,你这个地主是当不下去了,虽然你弟在当伪军,但是那不会有好下场,日子长不了,你也不要以为跟鬼子有点联系他们就能保你,你的老婆已经搭进去了,难道你还想把自己的丫头也送给鬼子吗?”

刘大头一听,突然哭了出来:“我也知道鬼子不是东西,我也不愿意呀,可我有什么办法呀,他们手里有人有枪,还不是想干什么就干什么,我要是敢说个不,这脑袋早就搬家了。”

“那你还想这么过下去?就不想想后路?”

“能有什么后路,老百姓都恨我,游击队也要收拾我,我还能去哪?”

胡子笑了笑,看来刘大头认识到自己的处境了。

“只要你能改邪归正,我想乡亲们会原谅你的,只有跟乡亲们站在一起才能真正有出路啊,你明白吗?”

“他们肯原谅我,接受我吗?”

“都是中国人,有什么不能原谅的,明天我就去跟保成他们说说,你以后别跟鬼子来往了,一会儿你弟来了也好好劝劝他,要是他不听劝,继续与人民敌,那他的下场也就会跟鬼子一样。”

“什么下场?”刘大头瞪起眼问道。

“能有什么下场,死路一条。”

过了一会儿,鲁飞从而外跑了进来,一进来就喊道:“快,快,那个刘麻子来了。”

“几个人?到哪了?”胡子跟鲁胜连忙起身,一起问道。

“别急,就两个人,还骑着那两个轮子的铁车,我已经让铁蛋他们准备好了,一会儿刘麻子一进村就拿下。”

“那好,你赶紧跟老三一块去看看,铁蛋他三个新手别捂不住刘麻子他们两个。”

“好,我们马上就去。”鲁飞跟鲁胜一听连忙起身向外走去。

“抓着弄这来,我跟他聊聊。”


0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5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