战地2032 正文 No.9 世纪灾难,**巨浪(一)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7071.html


“共和国……”

今天是3月30日,我不清楚我能否坚持到4月份,或许,那时我已经死了。

一大早,我被一连串急促的集结号声给弄醒了,真倒霉!忽然,之间一个硕大的影子出现在我的眼前,我还是懒洋洋地躺在床上,忽然,脑子像是被上了弦一样,紧绷着——我忽然记起来了,这是军营。

急忙从恋恋不舍的被窝里爬了出来,看见了蛙蛇那硕大的影子。“长官……”我不敢正视他那凶神恶煞的面孔,只见电台呆呆地站在一旁,低着个头。

“哼,毛头小子。”蛙蛇冲着我看了一眼。

“你知道你的使命吗?新兵?!”他开始冲着我大叫起来,我大声的喊出:“不知道!”我才发现我正在用眼睛正视蛙蛇那双恐怖的双眼,站在旁边的电台用手蒙着眼睛,看都不敢看一眼。

“不知道?!”蛙蛇一拳打在了我的肚子上,冲击力像是你穿上了一件美式防弹衣一颗XM8子弹打在你身上一样。我被撞在了墙上,忽然,脑袋一懵,我终于知道了电台的用心。

“站起来,小子。”蛙蛇用那臭烘烘的军靴踩在了我的床上,一手拽住我的衣领,“告诉你,小子!你的使命是要把我们失去的领土全部抢回来!帮助俄罗斯赶走潜伏在他们境内的美国集团军!知道那间谍为什么那么张扬吗?他在中国的腹地上这样野蛮?!他有美国做保护伞!小子!中国要收回失地,你知道吗?这是你祖国的土地,钓鱼岛、冲绳岛、台湾、朝鲜半岛、印度、尼泊尔、斯里兰卡、泰国、越南、蒙古、克什米尔地区和小日本,还有部分在很早以前匈奴的腹地。整个中亚,都会回归中国!甚至是美国的中途岛、关岛、马绍尔群岛、夏威夷和整个阿拉斯加!我们中国最大的敌人就是美国。这次行动需要准备崩溃美国在世界的地位。让美国无法监控任何国家的武器制造权,你想想你的任务是多伟大!这是你的祖国!共和国将成为世界的主角!你知道吗?美国开始在我们海域和俄罗斯海域开发石油!破坏俄罗斯内部,整个中国和苏联!我们的对手不是日本,而是日本背后的美国!”

“天呐!”我很想惊叹一声,“其实,这只是一场美国与俄罗斯的第二次冷战,后来演变为三战,不可想象,又是战争!”

忽然,听见了从走廊传来的一阵脚步声,一看——眼镜蛇。蛙蛇站在了一旁。只见眼镜蛇站在我的面前,说了一句:“好好努力,新兵!”那时,我真正醒悟到,这不是一场玩笑,而是第三次世界大战。“好,现在我宣布,你——林欣海·狼,也就是响尾蛇。可以放假了——蝮蛇。”眼镜蛇转了个身,看着蝮蛇,说:“去陪陪他。”

“啊!”他惊叹了一声,然后说:“不是让我们再也见不到香港的吗?”

“你去不去?”蛙蛇站在了电台的前方。

“噢噢~去去去。我还巴不得呢,走,响尾蛇。”电台拍拍我的肩膀,嘴里哼着歌,走出了房门。

“耶。”只听到一阵长长“耶”的声音,越变越小,又“啪”的一声,电台摔在了地上。

“真是个笨蛋。”蛙蛇感到无语。

换上了便装,我和电台一人分别带了一支小巧的CF11式手枪——国产货。

离开了军事基地,我和电台来到了市区,市区的繁华让我不禁又想起那辆宝马车上的那名间谍,中国间谍。

“呵呵,我们接下来去哪?”电台拍拍我的肩膀,我才发现我在四处张望着,电台和我的耳朵上都带着一枚通话机,他穿着一件白色的夹克衫,里面那一件棕色T恤写了“我爱CHINA”的字样。“嘿,这是出来玩,别这么冷漠。”

“哦……”我很少出来逛街,一般都是宅在家里,拿起手中的相机,毫无根据的在这四处乱照。

说起来,那名间谍为什么要叛国呢。

“喂,别老发呆,走呀!”我好像忽略了在我身边的电台,一回头发现电台已经走了老远了“来了!”我大喊着,一边向电台招手。今天的天气比昨天更糟,不知为什么,我老有些忐忑不安,自从我用一支白金打造的散弹枪开枪杀人后,我根本记不清我以前的性格了。

“我带你去郊区玩一下怎么样?”我似乎好像不是一个香港人,我根本不知道香港的情况。“郊区?”我问。

“对啊。”他诧异地说,“你是香港人么?”“大概…..是吧。”我回答。

“走吧,半个香港人。”

就这样,我们来到了一座公交站牌,等待公交车的到来,他对着我说:“告诉你,这种公交车是香港最少的公交车,半小时来一辆,要看看我们的运气啦。上这车的人不多,几乎这家公司都快倒闭了。”我不懂装懂地点了点头。巡视了四周,果然,就两三个人。

天上不知道什么时候下起了毛毛细雨,我们没有带伞,雨点只是慢慢地飘在我的衣服上,浸透我的衣服,看这个天气有些反常,天昏沉沉的,几朵浓密的白云聚集在一起,不时有雷声作响,我想,马上要下大雨了。天渐渐变暗了,那些云开始慢慢堆积起来,厚厚地一层,天也逐渐暗了。

“该不会是快下雨了吧,电台!”我说。

“嘘,小点声儿。”电台捂住我的嘴巴,放低了声音,他说:“这可是市区!”

我点了点头,他才肯把手松开。

“你叫什么?”我问电台。

“北莺。”他回答说。

“你的真名吗?”我接着问。

“嗯。”电台告诉我说。

再等了五分钟,车终于来了,一上车,就发现车内的环境只能用一个字来形容——非常差。我看了看车上的检修日期,上次检修日期是2027年检修过一次,车脏的也不可理喻,车厢内很多车位都没了,只剩下那固定座位的残骸。

“天呐……这车……”我看了很久,才找到一个可以坐的座位。

“我才这公司有些车你年级都大。”电台说。

“那我要叫他一声长辈咯?”我风趣地回答。

我们都笑了。

“安静点,小伙子。”我们忽视了驾驶员,感到有一些尴尬,那破旧的车门艰难的关上了之后,车慢慢地发动了。

“为什么我们要坐这种车去郊外?”我问。

“省钱嘛!”电台小声地说,他坐在我的前面,转过身子看着我。“要省也别这么省嘛!”我们都放低了声音。

车上除了驾驶员和我们,还有一名小姐正在听音乐,长得很美,一眼看出是一位二十出头的美女,除了那位美丽的小姐之外,有一位二十五岁上下的女子坐在她的后面,和旁边的一位女子聊天,我一眼看出就是两个拜金女,在我那边见多了。还有一名带着帽子的中年男士,架着二郎腿坐在一个角落看着报纸,报纸挡着他脸,我根本不知道他的相貌,一位刚进城的农村人,我猜也是25岁左右,但我看见他坚毅的表情,我想起了皓,再看看那两位拜金女,我好像看见了她们内心的丑恶。

一名企业单位的老总带着两名职工。

一名回乡的老人。

驾驶员。

And我们。

这将是一场灾难,始料未及又举世震惊地计划!这将是一个怎样的开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