荒唐村 第四章 二

刘才友 收藏 0 25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4096.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4096.html[/size][/URL] 那时刘翼德才十来岁,给本村地主刘双喜家放牛,没有一文工钱,只管两顿伙食。即使如此,这样的活还有许多人羡慕,说总算可以吃两顿饱饭,放牛活也轻松,整日骑在牛背上玩, 不跟耍似的。这活还是刘翼德妈妈给地主婆刘钱氏说了一车好话白白洗了一个月的衣裳才争取到的。她只为儿子不挨饿。那翼钱从小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4096.html


那时刘翼德才十来岁,给本村地主刘双喜家放牛,没有一文工钱,只管两顿伙食。即使如此,这样的活还有许多人羡慕,说总算可以吃两顿饱饭,放牛活也轻松,整日骑在牛背上玩, 不跟耍似的。这活还是刘翼德妈妈给地主婆刘钱氏说了一车好话白白洗了一个月的衣裳才争取到的。她只为儿子不挨饿。那翼钱从小就老实本分,每天起得早,把牛赶到长最肥草的地方去放,把地主家的牛养得膘肥体壮,刘双喜瞧在眼里,也挺满意的,也就设有生出开除刘翼德的想法。因此,村里虽然有人去钻这活,却最终没有挤掉翼德这碗饭。

那天清早,晨雾朦胧当中,他发现了公路上正在过兵,长长的队伍没头没尾,吓得他连忙赶回来,把这事通知了家人。眨眼之间,村中人就跑光了。刘翼德也把牛赶到一个荒僻之地,趴在地上,生怕被当兵的发现了,要抓他壮丁,那可就惨了。

可是,怕哪门哪门就来。正当他自以为安全的时候,被兵们发现了。他突然发现河堤上来了两个兵,一个年纪大点,背着双手,像是在闲逛;一个才十来岁,背着一杠长枪,警惕地注视着他。

“喂,那小鬼头,过来,过来。”年长的那位朝他直招手,让他过去。

刘翼德吓呆了,站在哪儿,像一根柱子,一步也迈不了。

那两人走下河堤,年长的兵亲切地问他:

“小鬼,叫啥名字呀?不要怕,我小时候也在这片河滩放过牛。”

“叫刘……翼德。”

“那你可要叫我叔公喽。我是刘双英,听说过吗?”

“你是打日本鬼子的刘三爷?可是又不大像。我爸说你三头六臂,会用双枪,见到小鬼子就叭叭叭……”

“哈哈哈,你爸叫啥?咋那么熟悉我呀?”

“我爸叫刘飞宏,他说他到过山里找过三爷打鬼子。”

“哦,想起来了。是有过这么回事。那时候我们是新四军江北挺进队湖东游击队。”

“小鬼,荒唐村的乡亲都到哪里去啦?怎么见不到一个人影?”

“知道要过队伍,逃反去啦。上次刮民党从双水镇撤走,抢走了很多东西,大家都害怕,躲藏起来啦。”

“小鬼,我交给你一个光荣任务,你去把乡亲们喊回家,就说当初打小鬼子的刘三爷带兵打回来了,我们要解放全中国,替天下穷苦老百姓打天下。”

“好都好,只是这牛,我怕弄丢了,……”

“放心吧,小鬼,牛我替你放,丢一头赔十头,去吧。”


村民都放心地回家了。因为大家相信刘三爷,他本来就是荒唐村人,后来家里五口人被日本鬼子杀害了,他就钻进山沟沟,当上了兵,永远跟日本人作对。后来就当上了大官,带了很多兵。再后来,他们突然离开了湖东,跑去打黄桥了;再后来就没有什么信息了。想不到现在又杀了回来,带更多的兵了,打更大的仗了。他们这次回来,是准备渡江,打南京,解放全中国。

中国有多大,荒唐村的村民不知道。不过乡亲们还是挺高兴的。因为刘三爷说,荒唐村这就算解放了,不久就会有工作组进村,开展打土豪,分田地活动。要把地主的田全部没收,一部分作公田,大部分都分给老百姓,做到耕者有其田。

这个消息对于荒唐村来说了,实在太大了,惊天动地啊。地主的土地可以拿出来大家分,这在以前人们做梦也没有想到的好事啊。以至大家都不相信自己的耳朵,每天都在互相重复着相同的问答,都不敢相信是真的。老百姓可以有自己的田种了,那就意味着以后有好日子过了,不致于年年挨饿要饭了。

刘三爷让当兵的在墙上用石灰水涮了许多标语,“打土豪,分田地”,“打过长江去,解放全中国”,“毛主席万岁”。虽然荒唐村很穷,但是念过半年一年私塾的认得几个字的人是比较多的,大家翻来覆去地念着标语,详细地给不识字的人解释。许多人听了,还是不信。这年头,闹兵的事多了,改换朝廷的事也不少,但是没有谁肯帮助老百姓说话,打倒地主。在老百姓心眼里,官府总是跟有钱人勾结在一起,欺压老百姓的。孙中山如此,袁大头如此,刮民党如此,日本鬼子如此,如今轮到共产党轮到毛主席坐江山就不一样了?肯替老百姓说话办事了?

村中第一个相信的是三爷的叔叔刘凤鸣刘凤放兄弟二人。他俩是村中的长辈,说的话没有人敢不听的,大地主刘双喜见到二人都不敢说硬话。他们带着解放军挨家挨户做工作,说让解放军战士睡在野地里,实在不是待客之道,更何况是三爷的人马呢?三爷的人马就是咱自己的人马,就是咱荒唐村的人马?每家每户都接纳一下吧,屋大的就多接待几个,屋小的就少接待几个。于是,解放军战士就住进了老百姓家。

刘翼德家也住进了七八个兵。这些兵不怕冷,薄薄的棉被往冰冷的地上一铺,也不垫稻草和麦杆。吃的喝的也不比老百姓好。但整天乐呵呵,出操,训练,唱歌,仿佛有着说不完的快乐。刘翼德常常痴痴地看着这些兵,但怎么看都看不懂。


一九四九的二三月,春寒料峭,西北风依然赖在长江沿岸不肯走,仿佛对长江情有独钟。冰冻也就不舍得撤退了,它们特别喜欢小河和池塘。荒唐村的人身上还裹着厚厚的棉絮,出门都缩着脖子,戴一顶破旧的棉帽。走路时都矮着身子,紧贴地面,生怕被西北风抓去做“俘虏”。刘三爷的兵却依然出操,跑步,喊着口令,吼着歌。跑热了,就脱光身子,排着队,往水里跳。这些北方大兵,根本不会游泳,只是在水中瞎折腾。刘凤鸣刘风放刘双月带着几个热心分子也泡在水里教他们。他们很笨,呛得要死要活,还是手脚僵硬,划不了水,也浮不上来。刘翼德等一群十几岁的少年蹲在岸上瞧热闹,跺着脚笑。三爷的兵也不生气,就逗岸上的少年。翼德这帮顽皮少年受不了几句激,往往就脱光衣服,跳入水中,表演游泳技术。玩得兴味,居然比赛谁潜水时间长,谁在水中金鸡独立猛。他们一回到家里,照例会受到父母严厉的打骂。

三爷的兵待人亲切,和气,除了天天出操,学游泳,学划船之外,还帮助村民们种田,挑水,扫地。渐渐地,村民消除了对大兵的畏惧心理,有时也开开玩笑。大嫂们还喜欢打听解放军家里的事,满足自己的好奇心。荒唐村人最喜欢问的一个问题,就是三爷在部队上到底当多大的官,一天到晚,只听到你们叫首长首长的,首长多大呀,相当于几品呀,有县太爷大不?问得战士们啼笑皆非,怎么解释都说不明白。

每逢战士训练集合的时候,天空上都会出现一两架涂着青天白日的飞机。它们贼头贼脑的,一会儿在高处吼叫,一会儿在树梢盘旋,有时哒哒哒地朝下扫几梭子,有时又迟疑地扫几颗燃烧弹。但战士们根本理都不理,照常有说有笑,出操,下水练游泳。村民的胆子也大了起来,喜欢对飞机吐口水,呸几声。

地主刘双喜的日子难过极了,整宿整宿睡不着,生怕睡稳了,被解放军拉去砍了头,都不知道。他开始装穷了。将家里的金银财宝偷偷地埋起来,连老婆儿子都不告诉。整天都缩着脖子,穿着加补丁的衣服,吃一些粗粮,对经过他家门口的人都笑着打招呼,对长工也不敢乱打乱骂了。这一下,可就得罪了大小七个老婆,女人们好东西吃习惯了,好衣服穿习惯了,让别人侍候习惯了,如今,让她们穿破衣烂衫,吃粗茶淡饭,自己动手倒洗脸水,哪里受得了,天天都在家里闹,老不死的骂个不休。

这一天,正闹着呢,新村长刘凤鸣登门了,后面还带着两个背枪的解放军。刘双喜急忙递烟倒茶,赔着小心。刘凤鸣拉长着脸,很严肃地说:

“刘双喜,我代表湖东县人民政府正式通知你,你家的十五条船都被政府征用了。三十多亩树林也一并被征用了。请你在征用通知上签字同意。”

“可是,我家的船都被蒋光头的兵征用了,没有一条了啊。”

“刘双喜,你放老实点,人民的眼睛是雪亮的。你的船都藏在西沙洲上,不多不少,十五条。要不要我带你去瞧一瞧?”

刘双喜吓得体若筛糠,脸色发黄,哆哆嗦嗦地签了字,不敢再多说一句话。待刘凤鸣他们一走,就腿一软,倒在了地上。

他儿子刘飞龙刘飞虎气极败坏地埋怨道:

“死老头,就知道死拽土地不放手。当初,叫你带着一家子跟国民党一起逃到江南,你偏不逃。这一下,让穷鬼得势了,敢骑到咱们头上拉屎了,船没收了,树没收了,地恐怕也保不住了……”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