谁是凶手 第一卷谁是凶手 第一章 午夜,菜市场放着一床卷着的草席

歌以解忧 收藏 0 0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7086.html



故事发生在一九九七年渝西边陲的一个小乡镇。

阳春三月,正是乍暖还寒的时候,午夜之后,更觉冷飕飕地割人。一个衣不避体瘦骨嶙峋的乞丐,抱着双肩缩着颈项幽灵一样在空寂的菜市场里游来荡去,在一个卷成筒状的草席前,他突然停住了脚,似乎若有所思地皱皱眉头,然后蹲下身子,一把掀开了卷成筒的草席……

“啊——”,嘶厉的尖叫划破夜空,惊动了一对苟合的野狗,它们猛然分开,和乞丐一样仓皇地逃走了。

乞丐撕心裂肺的尖叫并没有唤醒沉寂的夜,美丽的春梦依然在没有灯光的屋子里继续着。

夜似乎比刚才更寂静。

天麻麻亮,一个健壮的汉子担着沉甸甸的箩筐走进了菜市场,他的运气并不比乞丐好。在距草席一米左右的地方汉子撂下肩上的担子,躬身背着草席拿出塑料布铺在地上,又从箩筐里把东西一样样往塑料布上摆放。一切准备妥当以后,顺手从右手的箩筐边搬过一块砖头放在屁股底下,接着就重重地往下那么一坐……

“谁这么体贴我老汉啊,一大早就放个软绵绵的枕头给我垫坐……”汉子边说边慢条斯理的回过头来——

“我的妈呀——”汉子一把抓过扁担,挑起担子一阵疯跑。“咚!”汉子摇来晃去的箩筐撞着了胖大嫂的屁股墩墩,胖大嫂骂开了“你这死老汉,撞鬼了哇?慌里慌张的要奔丧?”

“鬼……鬼……死鬼。”

“青天白日哪来的鬼?”胖大嫂撇撇嘴。

“就在那——”汉子头也不回,背过手往身后指了指。胖大嫂将信将疑,脚不由自主的朝汉子指的方向移动,在距草席一米远的地方,胖大嫂惊叫起来:“死人啦——死人啦——”

正向菜市靠拢的人一下都围了过来。

“看模样,象高中学生。”一个三十上下的女士说。

“十多岁发育就那么丰满,会不会是情杀?”一个年轻男子指着女尸丰满的胸部问身边的秃顶男人。

围观的人越来越多,后面的还在一个劲往前挤。

“这女孩真漂亮,可惜就这么去了。”有人替死者惋惜。

“有谁认得这是谁家的女孩吗?”胖大嫂左右瞥了一眼。

有人在摇头。

“报警了吗?”终于有人想到了报警。

“喂,公安局吗?……”

“让开,让开……”派出所的罗大狗腆着个将军肚高声吆喝着往里挤,人们自觉地让出了一条道。

罗大狗掏出粉笔在死者周围画了个大大的圆圈,算是保护现场吧。

不一会儿,一辆警车呼啸着开进了菜市场,几个警察从车里跳出来。在给尸体拍过照以后,几双戴着白手套的手就围着尸体忙碌起来。

罗大狗无事可做,就像离不开主人但狗一样围着他们团团转。

现场勘测结果一无所获,除了身上所穿衣物之外,死者没有留下任何线索,包括死者的身份证明。只有颈项上的几道掐痕表明死者是怎么死的。

“这里不是作案现场。”罗大狗听见一个警察在和另一个警察耳语。

哪里是第一现场?

死者是谁?

凶手为什么要杀她?

警车就这样满载着疑问和少女的尸体离开了。

梧桐镇一下沸腾了。但凡家有十七八岁女儿的,都惊慌失措的找寻着。最热闹的当数镇上一所重点中学——瑭乡中学。

学校门口,家长密密匝匝的把校门围了个水泄不通。身材高大的门卫就隔着铁栅栏和探望的家长对话。

当然最忙的还要数一校之长,他一手一个话筒都说不过来,于是把办公室主任小扬叫来顶着,自己跑到一边透气去了。

教室里,班主任正一个一个地清点学生。教导主任和副校长也一个教室一个教室的登记学生情况,就像过筛子一样,滤了一遍又一遍。

初中楼的女生没有缺席的。校长们微微喘了一口气。走到高中楼,高二三班的班主任龙舟老师一脸慌张地迎了上来。“我班的王惠不见了。”

“什么时候不见的?和家里联系过了没有?”副校长惊惶地问道

“打电话问过了,家里没人。家长一会就到学校。”

“你们还我女儿,你们还我女儿……”。一个女人号啕着冲进校园。到了德育处门口,看见德育主任,上前一把揪住主任的胸襟,正想发作,不想却双腿一软跪了下去。

“我问你们要人,我女儿是在你们这里丢失的。”一个高个男人凶巴巴地吼着闯了进来。

就好象拿到了撒泼许可证一样,伤心欲绝的女人突然仰面倒了下去,把在场的所有人都吓了一大跳。

女人就躺在地上,直直地伸着两腿,脚后跟反复地摩擦着地面,偶尔还抬起小腿噔噔地蹬几下,双手在空中胡乱地挥舞着,口里像旧时闺女哭嫁似的长声吆吆的数落开了:

“我的——乖乖——女——啊,你死的——好冤啊——”正在这个时候,王惠的娘舅和堂叔等也涌进了办公室。

见来了人,女人忽然坐了起来,双手拍打着膝盖,扯开喉咙又一阵大哭。

几个男人就围着主任吵。

德育处的人越聚越多,每一个旮旯都塞满了人,像密不透风的人墙,又像一锅乱粥。

德育主任光凸凸的脑门上爬满豆大的汗珠,龙主任红红的脸上泛着一层油光,像四五月红的透亮的樱桃。

“叮叮叮……”骤然响起的铃声一下让喧嚣安静了下来。

“好,好,我马上带家长前去……” 电话是校长打来的,它不仅解了主任的围,也让地上的女人借此喘了一口气。

见过女尸,原本哭丧着的脸,全都乐开了花。但不一会儿大家又将舒展的眉头皱紧了——

死者是谁?王惠又到那里去了 ?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