盗墓贼女儿的传奇人生:铁梨花 第一章 铁梨花 第一章 13

严歌苓铁梨花 收藏 0 0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7084.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7084.html[/size][/URL] “五奶奶,你为啥要弄死肚里这孩子?”张副官口气强硬了。 凤儿不说话。 “要说防范人,我表哥有一万个心眼子。你算不过他的。” 凤儿突然转过脸,从那窗子透出的灯光在她的鼻梁上切了一刀,她的半个脸很是尖峭。谁都得承认这是个不多见的漂亮女子,漂亮到祸害的地步。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7084.html


“五奶奶,你为啥要弄死肚里这孩子?”张副官口气强硬了。


凤儿不说话。


“要说防范人,我表哥有一万个心眼子。你算不过他的。”


凤儿突然转过脸,从那窗子透出的灯光在她的鼻梁上切了一刀,她的半个脸很是尖峭。谁都得承认这是个不多见的漂亮女子,漂亮到祸害的地步。


说完他又轻又快地走去,马靴底子都没踏出多大声响。大奶奶淡云从门口伸出头来叫道:“五妹子,等你呢!”


凤儿快步走回去。张副官在远处听她笑着说,晚饭喝了太多粉丝排骨汤。


这天凤儿跟赵元庚说她想找个照相师来给她照相。县城里有两家照相馆,一听有这桩好生意都扛着三角架相机来了。


凤儿要照一张骑马的相片,两个照相师又扛着他们的家伙顶着下午的太阳跟到马场。赵元庚把她托上马背,自己替她牵着缰绳。马似乎乖巧安泰,两个照相师各自架上三角架和相机,在遮光的后布帘子里钻进钻出,汗水把他们的裤子褂子粘在皮肉上。


“五奶奶朝这边转一点身!……”


“五奶奶,身子板挺直……”


凤儿就是不敢挺直身体。赵元庚在勤务兵举着的一顶太阳伞下面不时指点她的姿势,然后把马缰交到她手上。


“你给我拉住它!”凤儿不肯接缰绳。


“那照下相片来不闹笑话吗?你骑马还得人家给你拉缰绳?”赵元庚笑道。他这时像是个老父亲对待自己惯得没样的闺女。他又告诉凤儿,这是他的一匹老马,立过战功,认识路也认识人,出了门走多远,想回来就跟它说一声“回家”,它都能把你驮回来。家里的人它见过两回就认识了,这回肯定不会再尥蹄子。


“我还是怕!……”


“上回它是欺你生,这回它认识你了。你瞧它这会儿多老实。”


“它装老实!一会儿就得撂我!”


“它敢,咱今晚就炖了它!”他把缰绳递给她。


凤儿终于战战兢兢接过缰绳。照相师们从遮光布里拱出来,叫凤儿挺胸抬头,摆出笑脸……他们叫喊着:“好——一、二……”


马再次胡闹起来,又蹬又踢,咴咴嘶鸣,朝马场的木栅栏冲去,凤儿吓得失声惨叫。


赵元庚的脸一下子长了,下嘴唇挂下来——这是他在大省悟之前的脸。


马就要撞到栅栏上了,但马背上的女骑手一夹腿、一纵缰,马蹄腾空而起,从栅栏上越过去。跟着赵元庚来的一个警卫班都欢呼起来,为五奶奶无师自通的马术。


赵元庚抽出枪,朝那个直到现在才把自己精湛的马术跟他们露一手的女骑手开了一枪。


张副官这时气喘吁吁地赶到,一下撩起他表哥的胳膊。


“哥,她肚里有你的孩子!”


赵元庚的脸更长了,像一匹老而病的马,唇间露出抽了大半生烟的牙口。他比失了一块阵地还哀伤。


就在他不知拿那个越跑越小的女子身影如何置办时,一个班的警卫兵全开起枪来。只是太晚了,马已跑进一片柳树林。


所有的搜索追捕计划都布置妥当之后,赵元庚把张副官叫到自己书房。大奶奶李淡云站在丈夫后面,不紧不慢地替丈夫打扇子。


“你是怎么知道她有身孕的,吉安?”淡云问道。


张副官明白,他表哥让大奶奶来问这句话,就少了一层审他的意思。


“我也是才知道。”


李淡云和赵元庚都不说话。意思很明白:你才答了一半啊。


“五奶奶每回出门,都去看一个郎中。这我是刚刚查出来的。我到城东一家中药铺把那郎中的药方翻出来了。”


“是保胎药?”淡云问。


“坠胎药。”张副官说。“上次从马上摔下来,是她存心的。”


“厨房没人煎过药哇。”淡云说。


“药当然不会在厨房煎。是二厨带回家给她煎的。”


不一会儿几个兵就推搡着二厨来到后院。他一抬头看见站在廊沿上的旅长,魂魄立刻从眼睛散出去。张副官语气平淡地开了口。


“五奶奶让你给他煎过几副药?别怕,煎药你怕啥呢?”


二厨看看旅长。这时赵元庚双手拄在拐杖上,拐杖支在两个一高一低的脚中间,瘸也瘸得很有样子。


“你见她把药全喝下去了?”


“啊。我还寻思她咋不嫌苦……”


“是送到她房里去喝的?”


“没有。她自己跑到厨房来的。我在家把一罐子药装在一个粥钵子里……”


“是她让你装的?”


“不是,是我自己……”


“挺聪明。”


“瞧副官说的……”


“那你没问问五奶奶,吃药干吗背着人?”李淡云说。


“这是咱该问的话吗?您说是不是,大奶奶?”


“就是说,只要五奶奶给钱,你啥都不问。”李淡云说。“五奶奶给的钱比我给的工钱多多了,所以你就背着我给她当差。”


“天地良心,我可一分钱没跟五奶奶要!”


“那你跟她要什么了?”李淡云问:“你得图点什么吧?那她给了你啥?给的那东西比钱还好?”


二厨一下子跪在地上:“真是啥也没、也没跟她要……”


枪响了。李淡云和张副官看着跪在那儿的二厨瞪大了眼,也在纳闷哪来的枪声。眨眼工夫,他向斜后方一歪,倒了下去。


赵元庚提着他的手枪站在原地,胸脯一上一下,像在生闷气。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 我们足球都赢啦,这里岂能服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