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代名将成笼中困兽 探析同一个战场因何不同结局

2野劲旅 收藏 0 2012
近期热点 换一换

安顺场位于四川省西南部的大渡河中游南岸,距雅安市石棉县城11公里。安顺场原名紫打地,地势险要,历来为兵家必争的战略要地。出石棉县城溯大渡河北上,进入安顺场路上有一座高大门楼,门楼上由陆定一题写的对联赫然入目:“翼王悲剧地,红军胜利场。”


5月的安顺场江水咆哮,展示给人们的是古战场的神秘和威严。1863年5月,太平天国翼王石达开在此全军覆没。1935年5月,中国工农红军长征在此强渡大渡河成功。安顺场由此载入中国革命史册。


石达开是太平天国的名将。他同洪秀全决裂后,率部在各地纵横驰骋,清军闻风丧胆。1863年5月12日,石达开率军3万抵达紫打地(安顺场)渡口。清朝四川总督骆秉章调集重兵,据险阻击;沿线各地清军备好滚木巨石,阻塞了太平军后退的道路。石达开数次强渡大渡河、松林河,皆因清军火炮太猛、河水湍急异常而失利。太平军进退不得,伤亡惨重,疾病流行,令纵横沙场10多年的一代名将成为笼中困兽。


5月29日,当地土司岭承恩阻断最后一条山路,令太平军陷于绝境。6月初,翼王作出了“舍命以全三军”的艰难决定,以牺牲个人来换取将士们的人身安全。在全军覆没之前,他自沉5个妻妾和2个幼子于河中,发出了“大江横我前,临流曷能渡”的悲叹,成为千古恨事。他受骗被俘后,骆秉章背弃了与石达开的约定,下令尽数屠杀其200名部将及2000名士兵于大渡河边,致使流血漂橹,尸塞大渡河。石达开被押至成都,6月26日,他与曾仕和被骆秉章凌迟于成都市科甲巷,年仅33岁。


1935年5月12日,红军挥师向大渡河进军。对于石达开兵败大渡河的悲惨一幕,毛泽东与蒋介石同样清楚。


蒋介石深知,只要过了大渡河,就再没有任何天然屏障能够阻挡红军前进的步伐了。为此,他精心制订了把红军封锁在金沙江以北、大渡河以南、雅砻江以东地区,予以“根本歼灭”的作战计划。此时的中央红军仅剩2万余人,而蒋介石部署在大渡河会战的总兵力有20万人左右,并放言:要让中央红军成为“第二个石达开”。


5月12日,中共中央在四川会理召开了著名的铁厂会议,就如何突破大渡河防线做了周密部署。毛泽东坚定地说:“我们不做石达开第二!”


5月16日,红军几乎是沿着石达开当年的行军路线向安顺场急进。24日夜,红1军团的红1师出其不意地猛扑河边的安顺场小镇。25日上午9时,红军强渡大渡河的战斗正式打响。从红1团1营2连抽调出来的17勇士,由连长熊尚林率领开始强渡大渡河。嘹亮的冲锋号吹响了,轻、重机枪一齐向北岸敌人压制射击。


小船像树叶一样一颠一簸地向河心斜漂过去,敌人的枪弹在小船四周落水。神炮手赵章成拿出仅有的4发炮弹,仅用两发便击中敌碉堡。小船载着17勇士在弹雨中艰难前行。黑压压的敌人从山上冲下来,赵章成又射出最后两发炮弹,一一命中敌群。熊尚林率勇士们冲上岸,最终控制了渡口。刘伯承、聂荣臻率领红1军团1师和陈赓、宋任穷领导的干部团相继渡过大渡河,组成右路军,与由中央纵队及1、3、5、9军团组成的左路军夹河而上,向泸定桥攻击前进。


左路军由王开湘、杨成武率领的红2师4团,于29日晨出其不意地出现在泸定桥西岸,22名勇士冒着枪林弹雨,爬着光溜溜的铁索链向东桥头猛扑,奇绝惊险地夺取了泸定桥,粉碎了蒋介石借助大渡河天险将红军变成第二个石达开的美梦。


同样是五月天,同样是大渡河,同样是以农民为主组成的队伍,在同一个战场的不同结局昭示我们:先进政党的领导、人民群众的支持、机动灵活的指挥、英勇顽强的作风,是红军取得胜利的重要原因。大渡河、安顺场、泸定桥因此而成为中央红军长征走向胜利的重要里程碑


5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