狂乱大陆 第一卷 少年先生 4 玉牒之书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4256.html


这就是书房?萧瑟有点傻眼。这根本不是书房的样子么。

这个书房无疑是菠萝村最好的房间了,舒服度堪比自己世界里星级宾馆。可是,号称书房的地方,怎么没有见到一本书,呃,哪怕是一片纸片呢?没有一本书的房又何必称为书房呢?或许,是因为房间的那张一张大大纯白玉石的石桌。

纯白玉石的石桌?便是大富之家也难见到的超级家具,竟然在菠萝村村长家里赫然出现。这是一种怎样的震撼?萧瑟心里嘀咕着,莫非这就是书桌?

可上面只整齐的码着一方堆方方正正的玉片。石桌附近的墙上也挂着不少玉片。这些玉片形状大致是方方正正的,大小却并不统一,质地是一色的水蓝,晶莹剔透,让萧瑟直接晕倒啊。老天爷啊,这可是百万富翁都不止啊。还菠萝山村哩,简直比华西村还华西村啊。

滴……答,滴……答。哪里?啊?口水……,口水……,注意素质。

萧瑟长长呼了口气。这才看到,旁边还站着可爱的铁柱小弟哩。

“老大,您还满意吧?我一见老大,就知道老大您非同凡响,你瞧,俺老爹可是拿出了俺菠萝村最拿得出手的房子了。便是城里的贵人,老爹也不轻易让他们住在这里哩。”铁柱眉飞色舞,他有足够的理由来高兴,不只是因为刚认的老大是尊贵的学者,更是因为,老爹,可没有和老大平辈论交呢。也就是说,自己可以继续做小弟哩,不用矮一辈了。当然,他心里也知道还是有点吹牛的。毕竟家里最好的房子是给了铁雷伯父。不过,老爹能拿出书房来给老大休息,他还是觉得倍有面子的。

“哦,也就罢了。”萧瑟强自充大,故作淡淡的说道,“铁柱,找本好的书看看。”心房却不争气的,嗵嗵嗵急跳个不停。

“老爹这房,平时我也不大进来。”铁柱挠挠后脑勺,憨憨一笑,“再说,我也不大看这些东西。不过,我却知道老爹最宝贝的书在哪里。老大你等着。”

铁柱走到书桌前,先把书桌拉开一边,然后在墙角按了两下,墙面上翻出了一个小小的方龛,铁柱得意的一笑,抱出来一个精致的木箱。打开来,里面黄绸子裹着的,是两方湛蓝的玉片,寸许见方。

“老大,这就是老爹最好的书了。”

“啊?这,这就是书?”萧瑟顿时失了故作的神态,一双眼珠子差点蹦了出来。

“是啊,玉牒书啊。老大,有什么不对吗?”铁柱心下疑惑,莫非老爹这书果真非同小可,老大这反应可不是一般的大啊。

“呃……”萧瑟无语。他还能说什么呢?献丑不如藏拙,闭嘴好了。

“老大,您也给老爹留下点宝贵的东西吧。我们家曾经两次接待过尊贵的学者,老爹求人家留下的东西都是记在这两本书里的。老大,既然咱们俩这么熟,嘿嘿,我就厚着脸皮替老爹求你了,也让小弟开开眼。”

“我给你留东西?我倒得会啊。这些劳什子玉片片就是书?天,怎么看啊。”萧瑟肚里说道。

萧瑟没有管那两方寸许的湛蓝玉牒,而是随手从桌上拿起一方最大的玉片,这玉片有64开的纸张样大,厚约三五毫米,拿在手里,却轻飘飘的似乎没多少重量。上方边上,穿着个玉孔,想来可以穿上个绳子挂起来的。玉片拿在手里,有种沁凉之感。

玉面平整,哪有半点文字。

不只是这方玉片,所有的玉片,都不曾镂刻了半点字符样的东西。

玉牒书,嘿,用玉作书,想来是富可敌国之家也少见的东东。竟然在眼前变作现实,而且还是在一个号称为山村的不过十来户人家的村长家里所见。这怎么不让萧瑟直接变作哑巴。

心头灵光一现。

萧瑟微笑道:“这倒不忙?铁柱,这书你可常读?那我考考你,你说说说看,这玉牒书是怎么来记录,又怎么来阅读的?”

铁柱嘿嘿笑道,“老大,您知道的,俺虽然是大老粗,可这点难不倒俺。记录嘛,虽然有点难度,以俺铁柱之力,也勉强可以办到。只要凝神聚力,意念力作书,俺铁柱还是能记下点东西的。不过,俺铁柱也就一次能记个百八十字,再多,俺铁柱就是用上吃奶的力气也办不到了。只能休息几个对时方可再次记录。至于阅读嘛,俺铁柱就不在话下了。评俺铁柱现在的修为,一次就是连看上几本书也是小菜一碟啊。当然,俺铁柱只能显示读书,不能做到默读。”

铁柱呼吸两口气,说道:“这些玉牒之书都是联邦通行的读本,谐振率调到最适合国民阅读的大小。我只消稍稍的平缓下呼吸,就可以做到和玉牒的谐振率同步了。老大你看,我铁柱还可以吧。”

玉牒上显出了许多跃动的符号,并快速的上翻。萧瑟注目无语,这些符号,鬼画符一般,却哪里看得懂半点?而玉牒的神奇更是让萧瑟心头大震。

铁柱放下玉牒,玉牒又恢复原来的样子,映着淡淡的水蓝色的光。

“哦,做得不错。”萧瑟胡乱的应着,故意大大的打了个呵欠。铁柱倒是挺看眼色,有着和发达的四肢似乎并不相称的精明。说声老大先休息,明天再来找你,很快的退出去了。

萧瑟一屁股坐在了床上,老天啊,你倒是显显灵来救救我啊。我这都是在哪儿啊。只要您老人家大发慈悲,让我萧瑟回到学校,我萧瑟一定痛改前非,发愤图强,最少也考个北大清华啥的。老爹老妈啊,萧瑟现在多么希望您俩老人家出现在俺面前,好好的吵上一架啊。

可这一切,现在看来,都不可能了。

失去的,才觉得美好,才知道珍贵,才懂得珍惜。

可是,失去的,已经失去了,又哪里可寻回?

萧瑟的情绪降落到了最低点。

没有比这个遭遇再糟糕的了。

稍稍可以慰藉心怀的,便是在这儿,遇到的是言语可通的貌似同文同种的人。

遭遇奇异又无法解释,可这却是活生生的现实。


萧瑟收拾心情,拿起铁柱方才拿过的玉牒。他要活着,就必须适应,就必须了解这个世界。事关生存,无可选择。

玉牒一如先前一般沁凉,入手滑腻。这玉牒倒有点像液晶电子书阅读器一般。只是玉牒显然不是以电力驱动。铁柱提到什么谐振率,莫非这玉牒在以某种频率颤振着?而人只要调节自己的呼吸节律,与玉牒的震动频率想耦合便可显示里面的内容?

萧瑟试着调节自己的呼吸频率,尽量的去稳定情绪,试图感应玉牒的频率,却一无所获。他毫不气馁,鼓动腹肌,让呼吸或急促,或缓慢,同时竭尽全力的去感应玉牒传来的信息。然而几经周折,萧瑟的额头汗湿,依然徒劳无功。

除玉牒因握的时间长变得温热以外。

萧瑟擦了一把额头的汗,依然是将玉牒一片片的拿过来全力感应,却都是徒劳无功。便是黄绸子裹着的玉片都试过,还是没有半点起色。

萧瑟觉得自己快要炸裂。热血在胸间沸腾,眼角处传来一阵阵潮湿灼热之感。身边零散丢了一大堆的玉牒,但对他而言,依然只是玉片而已。舒适的床铺就在身后,他却连看一眼的欲望也没有。

干脆,他整个的身子扑在玉片上,依照铁柱叙述的拼尽力去调节呼吸,但除了全身燥热更盛以外,没有一点收获。

身体中仿佛有一团热流在四肢骨骸间流转,浑身滚烫,如同发高烧一般。他的眼皮越来越重,不知不觉,就趴在这一对玉片上睡了过去。

冥冥中,豁然洞开,所有的玉片空间都向他欢然开放,跳跃的信息全都到了他的脑海里。而且,都还是方方正正的汉字信息哩。他不由高高跃起,用尽全身的力气,叫着,唱着。

因为他终于从这些玉片里面找到了回家的路。

可以回家了。萧瑟泫然而涕。我要回家了,哈哈,菠萝山村,我来了,我又走了。哈哈。


“噶。”萧瑟喉咙里响了一下,睁开了眼睛。

灯影摇晃中,萧瑟发现,自己身下竟然压着一堆玉片,哈哈,玉片哎,这下发达了。

什么,玉片?

萧瑟快速的四周一扫,一颗心沉了下去。

什么都没有变,只是一个梦而已。

房外一片沉寂,房内沉寂一片。

不,应该有什么变化,只是一时说不上来。但周遭的世界,似乎有了大不同。

摇曳的灯光,流动的光路,七彩变换莫测。他的影子晃动着映照在墙上,仿佛一尊很有立体质感的黑石雕琢成的石像。

呼吸细长却清晰可闻,静夜中呼吸声是如此的奇异,仿佛从久远中传来的低沉的叹息。虽然隔着衣服,但皮肤毛孔却清晰的感觉到了一种带着清新水汽的摩擦,通过四通八达的神经系统,传递到他的大脑中枢。他感到自己仿佛身置一条流淌着无限小的细湿微粒凝成的河中,无数的小颗微粒身边缓缓流过。更有些微粒乎被吸引了,竟然缓缓的透过毛孔进入到自己体内,汇聚到一个翻腾着无数颗微粒心海之中。

心海万千颜色变化,无数光粒若翩然起舞的蝴蝶纷飞。又若滔滔大海中翻腾着的浪波,荡涤冲刷着心灵之壁。心海激荡**,体内似乎也有些杂质样的微粒随着心海波涛的翻腾被蒸发,化作无形的水汽,游离到了身体皮肤之外。

奇异的感觉在继续,借着微粒成的空间之河,萧瑟清晰看到了院子内的每一景每一色,都沐浴在这奇异的微粒河中。

抑或整个天地空间都填满了这种奇异的小颗微粒。微粒凝成的,不再只是河流,而是浩渺无边的大洋,充盈于天地宇宙之间。

同时萧瑟突然发觉,一呼一吸,吸入呼出的,已经不再是空气,而是无数这样的微粒。而呼吸之间带来的微粒置换,比之身体发肤,更有过之而无不及。

每一呼,每一吸,海量的微粒啸而入又呼啸而出,心海的波澜亦随之而动,翻腾不休。同时,他的体质也被这无形的微粒改变着,滋生出强大的力量。


元素之力。

这四个字突然在耳边炸响,萧瑟悚然惊醒,一切异感消散无形。检视周遭,唯余全身上下分泌的一层汗滴。

心房在霍霍的跳荡,萧瑟拍了拍额头,起身找了软布来擦拭全身。

花非花,梦非梦,庄周梦蝶,生也?死也?真也?幻也?


天气并不热,却出了一身汗。臭汗。

方才的奇异感觉已经捕捉不到,浑身上下,都充满勃勃生机,洋溢着张扬的力量。精力充沛,神采奕奕的萧瑟,仿若已有明悟。

他重又拾起一方玉片,仅仅是手指的轻触,便已经感到玉片内有一股跃动的能量流,稍一凝息,能量流已和自身相融合,万千植物的信息在脑间一闪而过,分外明晰。

玉片拾起又放下,当这一切都结束的时候,萧瑟的脑海里,已经有了一部萧瑟版的“大百科全书”。

默读,不是显示读。能量的交汇,瞬息而已。

他通宵了轩辕玉写的历史,三皇五帝到如今,一切是那么的熟悉,一切又那么的陌生。

熟悉是前生的记忆,陌生是现世的隔膜。

遗忘已经太久,当遗忘重又变成鲜活,那也是陌生的鲜活。

人借助外力已太多,早已经根本忘却自身内力的塑造。人的内在比诸外物,外物便如米粒之珠一般,妄想与太阳一争光华。

尘世中,还有没放弃自我内在的世界在。

而现在,萧瑟,也来到了这里。


他长长的呼出一口气,把所有的烦闷都呼走;又深深的吸了一口气,迎来一个全新的自己。

他不再是懵懂无知的少年,以掌握的理论知识论他现在确实可以做一个货真价实的轩辕联邦先生。虽然,仅仅是个稚嫩的理论上的先生而已。

所以,当这个稚嫩的理论先生看到书房变得如此凌乱,略有歉意的收拾散落的玉片时,不由又一次面色大变了。

玉片,所有的玉片,村长先生耗尽心血的收藏,都变成了空白。

难道,自己吸收知识的同时,也能把玉片给格式化?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