来源:国际旅游岛商报


妻子欠赌债要离婚遭拒绝 丈夫拿汽油失手烧伤妻(图)

伤者躺在医院病床上


1月15日,儋州市那大镇的夜晚似乎比往年的冬日冷了一些,而让韦彩妹的亲人和朋友心冷至冰点的却不是天气,而是当晚韦彩妹竟被丈夫用汽油毁了整张脸。


一女子深夜被丈夫泼汽油烧伤


昨日下午5时许,商报记者在海南187医院烧伤科重症监护室见到了韦彩妹。她躺在病床上不能说话,也无法动弹,面部、头部、颈部有大面积的烧伤痕迹,颈部还插了一根呼吸管。


据187医院医务人员介绍,韦彩妹属2度烧伤,烧伤面积达10%左右,因颈部烧伤严重以至于无法呼吸,医院在其气管处切开一刀口子,用呼吸管辅助其呼吸。“她随时有生命危险,医院24小时密切观察。”医务人员说。


在病房外,记者见到了伤者的舅舅李春旺。他说16日零时刚过就接到侄女的电话,侄女说被丈夫烧伤了,但不知道是硫酸还是汽油。凌晨4时多,同事和朋友就把侄女送到了187医院。


妻子欠赌债要离婚遭丈夫拒绝


对侄女为何遭此不测,李春旺只知道侄女夫妇俩已经闹离婚多年,感情并不和谐。


随后记者电话联系了韦彩妹的丈夫何药生,他向记者讲述了事发经过。何药生说,他的老婆今年31岁,是一家幼儿园的老师,家里有3个小孩。他在外面帮人开车,平时很少回家。韦彩妹性格比开朗,人也长得不错,就是爱赌博。“她赌牌九欠下了23万元赌债,还吸毒、卖淫。”何药生说。


那天晚上老婆又提出离婚,还拿着一根针管准备往血管里扎,说是已经染上了毒瘾,为了还赌债还在外面陪男人睡觉,以后生活在一起也不会幸福。“我只是想到小孩都这么大了,不能让家散了,想带全家到广东去打工,可是她坚决不同意。”何药生说。


拿汽油吓唬妻子却发生意外?


何药生说:“我从摩托车里弄出来汽油,当时只是想吓唬她,我一手拿着汽油瓶,一手拿着打火机,根本没想过动手。她看到我拿汽油就猛地站起来,我以为她要打我,就用手推了一下,没想到就着火了。”何药生说,着火后老婆跑到水缸边,他以为老婆能自己把火扑灭,便转头逃出门外。据何药生说,他目前在陵水县,到处借钱为妻子治病。


“事情过去几天了凶手仍然逍遥法外!”李春旺说,当晚他们就报了警,第二天他又打电话到当地派出所,民警说17日会派人到海口调查,可等了一天也没见到人。


昨日下午,记者联系了那大镇派出所,值班民警表示并不清楚韦彩妹的事。记者随后联系了该所教导员叶警官,他表示也不清楚案情,负责案件的副所长出差在外,“如果有人报案,我们肯定会调查,并依法处理。”


“估计要花10几万元医疗费,这么多钱真不知道怎么筹。”李春旺说,现在的医药费都是他垫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