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恋爱交友为名 酒托团伙一个月敛财上百万元

胖大头 收藏 9 246
导读: 湖南在线   ○以谈恋爱、交友为名将人骗进酒吧,最大的一单消费多达3.1万元;   ○记者打入酒托内部发现,他们不仅分析受骗者资料还比骗人业绩;   ○警方行动抓获15人,数据显示在长沙被骗去酒吧消费的达2531人   酒托到底疯狂到什么程度,家住芙蓉区的张先生算是见识了。30岁的张先生,生意人,赚了钱却一直单身,于是在国内某大型婚恋网站注册了ID,2010年11月21日晚8时许,他与该网站一网名为“逆行的脚步”的年轻女子约会,被对方带到太平街61号一西餐红酒吧,2小时消费了20

湖南在线



○以谈恋爱、交友为名将人骗进酒吧,最大的一单消费多达3.1万元;

○记者打入酒托内部发现,他们不仅分析受骗者资料还比骗人业绩;


○警方行动抓获15人,数据显示在长沙被骗去酒吧消费的达2531人


酒托到底疯狂到什么程度,家住芙蓉区的张先生算是见识了。30岁的张先生,生意人,赚了钱却一直单身,于是在国内某大型婚恋网站注册了ID,2010年11月21日晚8时许,他与该网站一网名为“逆行的脚步”的年轻女子约会,被对方带到太平街61号一西餐红酒吧,2小时消费了20016元。次日,该名女子消失无踪。


本报记者根据张先生提供的线索,经过长达一个月的调查,发现该西餐红酒吧由一个陕西籍陈姓男子开设,他利用“长沙天智网游公司”在长沙招募了几十名员工,以“*”、“谈恋爱”、“交友”为名,将人骗往该酒吧消费。2011年1月14日,天心区城南路派出所一举捣毁了该团伙,警方在查获的账单中发现,该团伙仅在2010年12月的一个月时间里就敛财百余万,其中最大的一单消费高达3.1万元。本报记者 长沙报道


[受骗人讲述]


与网友初次约会,两小时花掉2万多


“我18岁开始做生意,做了12年,钱是赚了不少,就是没有找到合适的人结婚,家里着急,我也着急。”张先生称,他2010年11月初在国内某大型婚恋网站注册了一个ID,希望通过网络找到自己的意中人。


“11月19日,一个人加了我的QQ,她说自己是美容培训导师,叫刘慧,今年25岁,希望通过网上找到自己的另一半。和她聊的时候感觉她性格很开朗,照片上她人也很漂亮,当时两个人在网上聊得很开心。”


张先生称,他俩在网上聊到次日凌晨1点多,并约定过几天一起吃饭。


11月21日,晚上6点多,张先生在网上遇见刘慧,“她说正好今晚有时间,问我是否有时间见面,我答应了,并给她留了电话,当时我也找她要电话,但是她以不方便为由没有给,只约好晚上8点整在黄兴路步行街黄兴铜像附近见面。我晚上7点半就过去了,晚上8点的时候见到了她,长得很漂亮很清纯的一个女孩。”


见面后,张先生和刘慧沿着解放西路一路往湘江边散步。“她说去河边走走,但走到太平街口的时候突然咳嗽了几声,我问她是不是有点冷,她说是的,我建议找个地方坐坐,她就说去太平街,找个安静的地方。”张先生说。


随后,两人来到太平街61号的西餐红酒吧。“在二楼的包厢,她点了意大利面、小吃什么的,后来又点了一瓶红酒,我没有在意。”张先生称,半个小时后,刘慧接到一个电话,说是有两个美女朋友,是不是可以邀请她们一起来坐坐。“我当时没有多想,就同意了,20分钟后来了两个女孩,我都不记得她们的名字了,我酒量不大,几杯酒下肚就迷迷糊糊了。后面好像又点了酒,一直喝一直喝,4个人喝掉好几瓶红酒,然后我只记得刘慧帮我去买单,刷的信用卡,最后她们送我上了出租车,第二天我醒来的时候才看到手机上的短信,刷卡金额20016元,当晚我再拨打刘慧的电话,已经变成空号了。我想也许是上当了,但是报警又没有证据,和朋友说又不好开口。”


[记者暗访]


20元的鸡翅膀,一个人就点了15个


根据张先生提供的资料,记者在他所称的婚恋网站上注册了ID,果然,记者在2010年12月18日晚被这个名为“逆行的脚步”的ID加了QQ好友。在和记者的聊天中,该ID号仍然称自己名为刘慧,美容培训导师,25岁,想找个人结婚。聊天过程中,刘慧相当的单纯和开朗,对记者提出的较敏感的问题,她表示很厌恶。当晚,刘慧和记者聊天近两小时,记者提出见面,刘慧称需要多了解才能见面。


两天后,2010年12月20日晚上9点,记者再次在QQ上见到刘慧,刘慧称,如果记者有时间,可以约在晚上10点在步行街黄兴铜像附近见面,并留下了记者的电话。晚上10时2分,记者在铜像处见到了刘慧,1.65米左右身高,皮肤白皙,身材匀称。刘慧称想去江边走走,但是记者表示天气太冷,不如找个地方坐下来聊天,这个提议得到了刘慧的赞成。


在刘慧的带领下,记者来到了太平街的61号西餐红酒吧,一名服务员将记者二人带到了二楼包厢,该红酒吧的一楼的右侧墙壁上,摆满了不知品牌的红酒。来到包厢坐下后,服务员将酒水单递给了刘慧,刘慧称有点饿,点了一份意大利面、一份水果盘、5个鸡翅膀,当刘慧点红酒的时候,记者以喝酒过敏为由,拒绝了刘慧点酒的要求。随后记者拿过酒水单细看,刘慧所点的意大利面58元、水果盘88元,鸡翅膀为20元每只,红酒从888元到8888元不等,最后,记者点了一杯58元的咖啡,并为刘慧点了一杯48元的奶茶。


见记者不肯点酒,刘慧开始调侃记者:“女人不醉,男人没有机会。一个大男人,连酒都不敢喝。”并暗示记者,如果玩得开心,喝完酒后可以去酒店。记者坚称喝酒会过敏拒绝了刘慧点酒的要求,“既然饿,就多点吃的东西”。


刘慧很快将分量少得可怜的意大利面扫光,并吃完了鸡翅膀。然后叫来服务员又点了10个鸡翅膀。当记者询问这么多鸡翅膀如何吃完时,刘慧表示自己很饿。


买单时,记者面对552元的账单称身上没有带足够现金,服务员称可以刷卡。离开时,隔壁包厢的一对男女正在觥筹交错,相谈甚欢。


此时,另外一组记者在对面观察该酒吧附近的一举一动,该组记者发现,在该酒吧隔壁的招待所一楼,有两名身材魁梧的男子不时地往酒吧方向张望。在酒吧暗访的记者出来后,其中一名男子跟踪记者和刘慧一直到太平街口。酒吧暗访记者在太平街口和刘慧分手后上出租车离开,从酒吧跟过来的男子见刘慧和记者分开,也返回了酒吧。


这组记者继续跟踪刘慧,刘慧径直往步行街方向走去,中途还遇到一名女子,两人嘻嘻哈哈一直前行。不多久,进入了步行街附近的城市广场大厦,记者发现刘慧和那名女子进入了该大厦的605室,透过门缝,记者看到该房间内有大量的年轻女子。经在电梯口守候的记者统计,半个小时内,该房间出入的女子多达10人次。


[内线探秘]


先分析个人资料,以各种方法约见面


2010年12月21日,另一暗访记者在网上搜索有关太平街61号的相关信息。发现和太平街61号相关联的信息为一家名为“长沙天智网游”的公司。该公司的一则招聘信息中称“本公司专门以网络营销为销售平台。公司为综合的企业,集实体,网络虚拟于一体;集各行业资源整合为一体。全国有线上线下连锁店,长沙分公司专业从事酒类产品的网络营销”。这则招聘信息中招聘职位为网络营销员、市场营销员和红酒顾问,薪酬均为“3000元-70000元”。


暗访记者随后致电该招聘信息中的负责人杨斌。杨斌称,他们的公司属于红酒营销公司,在西安、天津、武汉等地都有分公司,针对记者提出的网络营销这个职位,杨斌称只要善于在网络上沟通就可以赚到大钱,公司提成上不封顶,业务做得好,还有额外的奖励,并约记者在解放西路汇源大厦的大厅见面。


下午4时许,记者在汇源大厦一楼大厅见到了一名自称叫尹岳阳的男子。该男子简单地和记者交流后,带记者来到了该大厦的2303房间。2303是一套两室一厅的房间,客厅内摆放有8台电脑,2男5女正在使用电脑。两个卧室内摆放有四张高低床,床上杂乱地堆放着衣物,见到有陌生人来到,正在打字的男女抬头鼓掌,欢迎记者的到来。


随后,尹岳阳将记者带到里面的卧室,并和记者仔细地交代了工作,大致内容为:“分配4个QQ号码,女性身份的,然后以女性身份到各大婚恋网站注册ID,并以各种方法约男人出来见面。”随后,尹岳阳安排了一个名叫乐乐的年轻男子教记者怎么操作。经过乐乐一个小时的培训,记者终于明白该工作的性质为“以女性身份在婚恋网站注册ID,然后给对方留言留下QQ号码,以找男朋友为由,约对方见面。在聊天过程中,尽量问详细对方的身份、职业、经济状况,喜欢什么样子的女孩,并写成详细的资料,发给尹岳阳分析”。


在接下来的3天工作中,记者了解到,该团队只是该酒托组织中的一个网络营销小组,除了这个组,该酒托组织在西安还有两个网络营销小组。网络营销小组必须在客户见面后消费了才算业绩。在酒吧消费1000元以下算小单,1000元以上算大单,小单按照6%提成,大单按照8%提成。三个小组,每天比业绩,当天业绩最高的奖励500元。万元以上的消费单除了提成之外,还奖励500元。“我就得过万元单大礼包。”乐乐指着贴在电脑显示器上的一张便笺得意地说。


在一张12月份的工资单上,记者看到该网络营销小组的尹岳阳的工资为12829元,员工刘涛的工资为5818元。刘涛称他刚从湖南某高校毕业,这个工作带给他足够的薪水,让他很满意。


2011年1月,记者以回老家为由辞职离开。


[警方行动]


抓获15名酒托,多达2531人曾被骗


2011年1月9日,记者将获得的有关该酒托组织的所有资料汇总至天心区公安分局,天心分局相关领导对该案高度重视,随即安排天心区公安分局刑侦大队和城南路派出所联手对该酒托组织进行查处。


1月11日晚7点多,天心区公安分局调集了50余名民警在城南路派出所集合,并详细地对酒吧、酒托女集合点、网络营销组、酒托女居住点四个点进行布控。晚8点30分,正在各路民警准备接近目标进行抓捕时,在太平街61号西餐红酒吧附近布控的民警传来消息称,红酒吧突然关门了。鉴于此情况,负责该次行动的领导指示,停止抓捕行动,所有在现场的民警悄悄撤回。


当晚,负责监控网络营销小组的民警发现,该营销小组停止了所有网上揽客活动,在该营销小组的QQ群内也没有任何消息,只有少数成员在进行北京酒托市场的调查。民警还截获群内传出的一个通知:“因年关已近,公司决定在1月15日开始放假,工资在15日中午进行结算。”


1月14日晚,城南路派出所调集警力对解放西路汇源大厦2303室和城市广场605室进行了突袭检查,总共抓获了11名网络营销组成员和4名酒托。据该网络营销组主管尹岳阳交代,1月11日晚8时,他突然接到从西安传来的一条信息,称最近风声很紧,不适合再继续作业,所以关闭了网络营销组,同时,酒吧也关了。


在汇源大厦2303室,警方查获了该酒托组织2010年8月份至2010年12月份所有的账单。发现该酒吧每个月的非法盈利高达120万元,在一个名为长沙客户资料的文件里,记者看到,总共有6000余人的身份信息和聊天记录,被骗在酒吧消费过的多达2531人。


警方在对涉案人员的询问当中发现,网络营销组的成员来自长沙各大高校,其中有9人刚毕业,2人未毕业。目前,该案还在进一步调查当中。


[记者手记]


给自己一个道德底线


11个模样稚嫩的人,靠着墙站成一排的时候,我不知道该和他们说点什么,20岁左右的年龄,代表这个社会最有朝气的一代,他们却像一群老鼠,窝在房间里,贱卖着自己的青春,金钱是生命的唯一意义吗?为了金钱就可以放弃一切的道德底线吗?他们只是孩子,但是他们沾染了这个社会所有的坏习气,不愿意努力工作,不愿意承受太大的压力,不愿意从底层做起步步为营,同时还需要足够自己享乐的金钱。


娟子的QQ空间相册里,多个在酒吧、KTV的场景历历在目,娟子说,如果有机会,她愿意做有钱人的情人。她的苍白无力,难道只是这个年代的错误?


我想告诉这些孩子一句话,要凭自己的良心做对的事情。每个人,至少应该学会一件事情,就是学会给自己一个道德底线并坚守,这个比什么都重要。


[对话酒托女]


知道是非法但还是留了下来


记者:你在这里做了多久了?


娟子:3个月了,同学介绍来的,我同学在这里做了一个月走了,我留下来了。


记者:你为什么选择做这个工作?


娟子:刚毕业,找了好几个工作,不是太累,就是工资太低,这里工作轻松,待遇好,所以留下来了,第一个月我拿了2800元,第二个月4200元。


记者:你知道这是非法的吗?


娟子:知道,但是现在工作不好找,好的工作更找不到。我家里在农村,毕业了谁还会回去,只能在这里呆下去。其实我想过完年就不做了。


记者:为什么不找别的工作?


娟子:我不知道找什么工作好,我学电子商务的,毕业以后才发现这个专业什么都做不了,我就是一个杯具姐。


记者:离开后,你准备怎么办?


娟子:不知道,先回去过年,过完年以后再说,也许还会来长沙。


记者:将来还会从事明知道是非法的工作吗?


娟子:不会了……但是工作真的很难找,我们班毕业的时候有53个人,现在找到工作的还没有一半,都过去半年了,很多人还靠家里给钱在这里生活,我是他们羡慕的对象,所以不能告诉他们我是干什么,但是他们都羡慕我的工资高。



4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9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