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7000.html


令人啼笑皆非的窥视男[III]


一番云雨过后,无名揽着浑身赤 裸 裸的眉姐,心里七上八下地,他总是舍不得开口说出那句话来。

“无名,你今天把店里所有的账目都结了,是不是要出远门呀?”见无名沉默不语,眉姐开声了。今天她发觉无名有点魂不附体似的,在吃早饭时,无名总是往她的碗里挟莱,还帮她盛饭,无名从来不为她做这些杂事,他这种反常举止令她感到不安。

“我要回家了!”无名望着暗灰茫茫的天花板对眉姐喃喃道。

眉姐听后一怔,泪水在眼眶里打转:“我跟你回家!”

“起来吧!时候不早了!”无名说。

“嗯!”眉姐低声道。


中午。无名把用布捆好的二十万银票递给眉姐,说是为她日后准备好的嫁妆,并从口袋里取出昨天早上就为她买好的火车票对她说:我要回家了,你也回家去吧!好好找个男人过日子!

眉姐听后鼻子一酸,泪水“叭叭—”地下,她手里捧着无名刚塞过来的钞票,啜泣着把钱推给无名说:“谢谢你!钱我不要,我只想你别让我走,我愿意服侍你一辈子,就算让我做牛做马我也愿意,只要你不嫌弃我!”眉姐用恳求的眼光望着无名。

无名侧脸避开了她那让人难于抗拒的眼神,强生生地按捺住自己那颗冲动的心,说:“那怎么行!你有你的生活,我有我的生活,我们总要分开的,听话!”说完就不由分说地把钱又往眉姐的怀里塞。他不想让她这样盲目地跟着自己过日子,他认为她必须得有自己的幸福归宿。想罢,无名横下心来,打开衣橱,翻出眉姐的衣裙,帮她一件件地整理到他前天就为她买好的黑色皮箱里。

看着无名那无动于衷的表情,眉姐心都快碎了,但她丝毫也不怨他,怪只怪自己没这福分。她发了一会儿呆,然后低下头来,默不作声地整理自己的东西。


这天中午,眉姐带上她的衣服和无名给她的二十万银票,含泪离开了“聚友”客栈,踏上了开往湖南的火车。

无名没有去送她,他知道那样做反而会令眉姐更舍不下,他不想让她对他再有丝毫的牵挂,让这个可怜的女人离开他才是最好的选择。


眉姐走后不久,无名背着一包装有衣服的军色布包离开了小客栈。


中午的天气仍然是阴阴沉沉的。无名背着他的包,在刘老夫妻的目送下离开了了“聚友客栈”。一个人慢悠悠地走在人来人往的南京路上,一个人慢悠悠地朝着“洞水湖”茶馆走去。因为那里是他每天必到的地方,他每天都必需去那里下棋。写到这里,读者朋友们肯定会问,一个穷人家的孩子怎么会懂那么多的学问,怎么学会泡茶馆、玩象棋?不,无名喜欢玩的是围棋。尊敬的读者朋友们,接下去作者会向大家讲述关于无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