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的力量—北狩蚀日(2010年版) 第一卷:东京都 第三章:正阵之师(一)

红色猎隼 收藏 4 34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6987.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6987.html[/size][/URL] 在海上力量与岸防火力的对决之中,游弋于辽阔大洋之上的水面舰艇始终占据着主导优势,从维多利亚时代摧毁了无数陆上帝国沿海炮台的“无敌舰队”,到可以瞬间将数万吨的钢铁倾泻在大西洋壁垒之上的美国海军战列舰群,再到可以集中上百架作战飞机割裂战场的两栖攻击集群。海上强权似乎始终处于予取予求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6987.html


在海上力量与岸防火力的对决之中,游弋于辽阔大洋之上的水面舰艇始终占据着主导优势,从维多利亚时代摧毁了无数陆上帝国沿海炮台的“无敌舰队”,到可以瞬间将数万吨的钢铁倾泻在大西洋壁垒之上的美国海军战列舰群,再到可以集中上百架作战飞机割裂战场的两栖攻击集群。海上强权似乎始终处于予取予求的主导地位。

而与对手争雄于海上固然是每一个陆上帝国的梦想,但是面对着可以轻易吞噬用于武装一个师乃至一个军资金的海上巨舰,不得不同时面对其他麻烦的统治者们不得不另辟蹊径。于是从列车炮到反舰导弹,任何军事科技上的进步都会第一时间在陆上帝国的手中转化成投向怒海的战矛。但是在这场大搏弈中,陆地依旧处于不利的地位。

在大多数时候,海洋与陆地的武器都拥有几乎相近的毁灭半径,这也就意味着谁能先发现对手,并将自己的炮火准确的投射在对方的身上,谁就能成为胜利者。而这一点恰恰是陆上兵器与身俱来的软肋。由于承载介质的不同,航行于水面之上的舰艇往往拥有着陆地兵器无法企及的庞大身躯,而在人类战争进入机械化时代以来,体积往往就代表着集成化的战力。而要想拥有足以与之抗衡的能力,陆上兵器则往往只能依托于庞大的武器系统。

而如果要获得精确的打击能力和火力投送的密度,陆上兵器的武器系统随着时代的推移日益庞大,而其中诸多的环节点也就彰现的越来脆弱。以最为先进的岸防兵器—陆基反舰导弹为例。一个机动岸舰导弹团往往要有上百辆各型车辆组成,而如此规模的武器系统在现代化战争的各种侦察手段面前往往无所遁形,而一旦遭到火力甚至是电子压制,整个系统又很可能瞬间瘫痪。在这样的情况之下,陆上帝国不得不渴求更为廉价而有效的打击手段。

反舰无人机是近年来兴起的一股岸防手段的革新浪潮,而其始作佣者则首推曾经面对海上霸权苦苦挣扎了上百年的古老东方。在2009年的巴黎航展上,敏感的西方军事观察家们发现在中国精密机械进出口公司的宣传小册子中出现了一款名为SW—6的无人攻击概念机。

尽管这种新型概念机在薄薄的企业宣传册上只有寥寥几句的介绍。但是却令西方的军事观察家们颇感兴趣。在他们看来,这种无人攻击机无疑是中国军队用于打击美国航母战斗群的新手段。根据这种无人机的各项数据推导,美国海军认为SW—6的无人攻击机可以由中国空军和海军航空兵包括歼—10轻型战斗机在内的大多数机型直接挂载。在进入战区之后,先由战斗机发射这种无人攻击机以瘫痪美国海军航母战斗群的防空雷达和通讯系统,随后再施以机载反舰导弹的饱和打击。

以无人攻击机打击航母战斗群并非只是想象。利用无人侦察机的三维定位和多角度立体成像技术。原本以机动性见长的航母战斗群将无所遁形。随后无人干扰机群可以通过协同电子干扰的模式压制航母战斗群雷达的全部覆盖区,而在这个过程中即便某架无人机被击落或因突发状况而无法执行其任务时,编队中备用的无人机可以保证任务继续执行,或者对编队中的无人机重新分配任务,从而提高了系统可靠性、灵活性和应变能力,这在复杂多变的战场上尤为重要。而在整个过程中中国空军和海军航空兵的飞行员完全可以在安全距离之外,通过人机通讯系统指挥无人机编队的任务分配和决策制定,协助解决突发状况。

西方军事观察家此时又一次发挥出了他们非凡的想象力。将中国军队这种新型武器系统的出现归咎于对西方新锐军事理念的“剽窃”。在大肆重温了中国的军用无人机技术是通过修复美国空军在中国和越南北部坠毁的AQM-34N Firebee“火蜂”(Firebee)无人侦察机的历史之后。他们又将SW—6的无人攻击概念机的出现归咎于2007年末中印之间的安达曼群岛攻防战。

在那次战役中,中国陆军和海军陆战队尽管最终成功了夺取了这个具有非凡战略价值的群岛,并一举歼灭了近10万人的印度守军。但是却在登陆展开阶段,遭到了印度军方秘密从联邦德国手中购买的“泰帆”无人攻击机群的打击,从而付出了惨重的代价。西方军事观察家似乎更愿意相信,中国军队着手研制SW—6的无人攻击概念机完全是由于安达曼群岛攻防战的刺激。但是他们似乎忽视了对于性格内敛的中华民族而言,如果一件武器仍是概念的话,是绝对不会出现在任何对外的宣传材料之上的。

而在并不遥远的亚洲西部,另一个文明古国也在和中国一样进行陆地对海洋的挑战。扼守着波斯湾门户的伊朗***共和国,自巴列维王朝覆灭以来便始终成为美国在中东地区的死敌。面对着不停游弋于自己近海的美国航母战斗群,德黑兰方面同样如鲠在喉。而1991年和2003年的两次发生在其邻国身上的战争更令伊朗海、陆、空三军和革命卫队清楚的看到自己手中拥有的看似强大的武器系统,在对手海、空力量的联手绞杀下往往由于其庞大而变得不堪一击。

相同的问题最终产生的近似的答案。当伊朗总统内贾德于2010年8月22日亲自为被称为“卡拉尔”(Karrar)的无人远程攻击机揭幕之时,这个曾经在亚欧大陆之上书写过自身辉煌的古老国度又一次向西方高举起了自己的长剑。或许与那些来自俄罗斯军工企业的产品相比,“卡拉尔”无人远程攻击机的外型略现过时,但是作为一款真正为战争而准备的武器,任何花里胡哨都不如廉价和有效来得实际。

这款身长4米的无人远程攻击机,可以携带2枚导弹或精确制导炸弹升空,时速900公里/小时,作战半径达1000公里。一旦华盛顿与德黑兰正式发生冲突,这些波斯长剑可以从任何地方出击,按照规划好的线路低空扑向在狭窄的波斯湾内展开的美国航母战斗群。而作为一款相对成熟的产品,“卡拉尔”无人远程攻击机自然不可能是一蹴而就的。在其研发过程中,其初期型号甚至早已在2006年的以黎冲突中接受过实战的考验。

当全世界都在猜测黎巴嫩的真主党游击队用于重创以色列海军“萨尔—5”级导弹护卫舰“哈尼特”号的究竟是中国反舰导弹库内的何种导弹之时,来自德黑兰的军工人员已经在修正这次原本应该取得更大战果的攻击中所出现的一系列问题。而作为伊朗在中东地区为数不多的几个盟友,黎巴嫩真主党游击队更以低廉的价格从德黑兰的手中买下了这批试验品,最终转手给了此刻正在石垣岛上对抗日本自卫队的“琉球复国运动联合阵线”。

当然这些无人机并不是“琉球复国运动联合阵线”唯一从中东获得的重型武器。当日本海上自卫队的“大鹰”号“隼”级导弹艇的舰体在剧烈的爆炸中被从石垣港的海面掀起之时,4架来自日本航空自卫队西部航空方面队第8航空团第6飞行队的F—2A型战斗机恰巧抵达了战区的上空。

“编队目前没有得到任何地面指引!最后确认攻击指令!”驾驶着已经陪伴自己6年的战鹰,身为第6飞行队队长的平塚久雄二等空佐再一次向位于第8航空团司令部所在地—筑城航空基地确认这次行动的相关指令。由于缺乏地面引导,本身便在对地精确打击能力上存在欠缺的日本航空自卫队F—2型战斗机此次更只能携带CBU-87集束炸弹和火箭发射巢参战。在自己的国土之上使用这种区域毁灭性的武器,平塚久雄二等空佐难免心存恐惧。

“攻击指令确认,目前岛上除了港区和机场之外,其他地区都是敌占区……所以放手攻击吧!”此刻平塚久雄的耳机里传来了第8航空团司令—丸茂吉成空将补斩钉截铁的声音。丸茂吉成空将补和平塚久雄完全是两种不同类型的军人。日本防卫大学第27期毕业的丸茂吉成在就任第8航空团司令之前,曾长期担任日本航空幕僚监部“防卫部次期战斗机企画室”的室长。这个有着拗口名字的单位的主要工作其实就是负责为日本航空自卫队指定未来战斗机的选型和研制。

在这样一个相对理论化的岗位上工作令丸茂吉成对日本航空自卫队乃至整个国家的未来充满了自己的主观臆想,而当梦想照进现实之时,深深的失落和彷徨又令他陷入了空前的迷茫和痛苦之中,这种落差最终变成了一种煎熬,令丸茂吉成看似平静的外表之下,隐藏着疯狂的灵魂。而就在几天之前,平塚久雄曾在丸茂吉成那里听到过一个可怕的计划。虽然在自己明确表示反感之后,丸茂吉成推说一切都只是一个玩笑。但是此刻平塚久雄却开始相信,日本毁灭的时钟已经开始倒数计时。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4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