应加快加息 使老百姓不再饱受负利率之苦

小鸭8211767 收藏 0 50

史进峰: 2011年1月14日,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金融所所长、央行货币政策委员会委员夏斌花费三年时间的力作《中国金融战略:2020》新鲜出炉。


夏斌认为,中国金融战略的核心内容有四项:人民币汇率、资本账户管理、人民币国际化和国内金融改革,其新书的核心思想,一言蔽之,即在未来一个历史时期内,或者说在到2020年前后的战略过渡期内,作为金融的总体战略方向,只能选择国内金融的充分市场化和涉外金融的有限全球化。


对国内金融市场充分市场化和涉外金融的有限全球化的观点,中国社会科学院学部委员余永定在其书评中,表示完全赞成。


事实上,“充分市场化、有限全球化”的核心思想已经渗透到夏斌对于中国货币政策和金融改革的日常观察当中,1月14日,新书发布会间隙,夏斌接受了本报记者的专访,针对近期社会关注的通胀、货币政策以及人民币国际化等问题,均有论述。


“必要时加息”


《21世纪》:1月14日,央行再度宣布上调人民币存款准备金率0.5个百分点,上调后大型金融机构存款准备金率将达19%的高位,您认为,未来央行进一步上调存款准备金率的空间有多大?


夏斌:从原理上讲,央行上调存款准备金背后,仍然是由于央行投放货币过多,央行藉此回笼过多的流动性,至于目前存款准备金是否还有空间,实际上涉及到银行的效益问题,存款准备金利率太高的话,最后会影响到银行的利润,从资金运作方面,过多的存款准备金率会影响商业银行的资金利用效率。


《21世纪》:2010年10月份以来,通货膨胀连续超预期,使得抑制通胀成为政策焦点。您如何看待2011年的通胀形势?


夏斌:物价上涨的原因很多,可以从结构方面分析。物价上涨还是一个货币现象。从2003年以来,这几年来,中央银行的货币供应已经一改过去长期以来通过向商业银行发放贷款来提供货币的局面,改为通过购买外汇而提供人民币这样一种方式,为什么货币这么多?原因在于由于外汇储备的增加,央行购买外汇的同时,不得不发行基础货币进行对冲。


这么多货币出去如果不收回来,中国的物价和房地产价不知道涨到什么地步去了。


我认为,必要时应该加快加息,使得老百姓不再饱受负利率之苦。


关注社会融资总量


《21世纪》:您刚才提到了货币过多,实际上,为了控制好流动性闸门,中央银行近期提出了多项措施,其中之一便是差别准备金动态调整机制,不过,商业银行人士担忧,将资本充足率监管与一个临时性的差别准备金挂钩,从学理上是否存在合理性?


夏斌:是的。过去,西方没有相关理论,今天中国结合自身的特点,推行存款准备金率动态调整机制,是与构建逆周期金融宏观审慎管理制度框架要求是相一致的。


根据中国的情况,运用宏观审慎管理的时候,中央银行不得不讲一些灵活性。因为目前中国银行[3.20 0.00%]业并没有完全充分竞争,大银行、小银行网点结构是不一样的,如果说一刀切,统一上调存款准备金,大银行、小银行负担完全不一样。可能大银行网点多,吸收存款多,压力不大;但有时候小银行可能受不了了,流动性会出现危机。


当然,差别准备金率动态调整机制还需要央行和银监会之间进行很好的协调。


《21世纪》:2010年全年新增贷款7.94万亿,超出市场预期,目前,2011年全年广义货币供应量M2和全年信贷目标还没公布,但已有传闻央行正在酝酿新的货币流通量指标——社会融资总量控制来取代M2,背后的逻辑是什么?


夏斌:近期有些媒体问到,为什么中央银行没有公布2011年广义货币供应量M2和信贷目标。我认为,中央银行应该公布这两个指标,这更有利于执行稳健的货币政策。


目前,随着金融市场不断深化、融资工具不断开拓,中国的实体经济,中国企业从社会筹集资金的渠道不仅仅是银行贷款,企业的融资渠道涵括了贷款、债券、短期融资券、股本融资、私募融资及信托融资等等;但货币供应量只代表着银行贷款资产负债表的一方,所有这些指标加起来即社会融资总量应该是接近广义货币供应量的,但是由于我国货币政策传导机制并不是很顺畅,加之利率杠杆的作用有限,导致M2和贷款两根曲线是不稳定的。


从实体经济面看到底融到多少资金,应该调控在什么水平?这恰恰是中国需要研究的;因此央行能否在参考广义货币供应量和贷款的同时,尽可能关注社会融资总量这个指标。


社会融资量到底是什么?实际上就是货币银行学讲到的资金流量表,但目前我们的资金流量表统计是滞后的,原先滞后1-2年时间,因此,我们要加快资金流量表的统计建设步伐,加快资金流量表的统计对宏观决策的咨询参考作用。


“有限全球化”


《21世纪》:近期人民币国际化进程迅速推进,从人民币跨境贸易结算试点到允许试点内的境内企业以人民币进行境外直接投资,您如何看待人民币资本项下的逐步开放进程?


夏斌:人民币资本项下的开放实际上是逐步开放的过程,慢慢往前走,方向比较明确。人民币要国际化,但是人民币现在一下子国际化,制度本身没有放开,能不能搞人民币离岸市场,想尽办法让人民币出去呢?


另外,香港人民币能够自由玩起来,人民币贷款投资,现在基本放开了,只要走出去的人民币不随便进来,香港怎么玩,不怎么管。香港是一道很好的隔离墙。


不过,人民币在相当长时间内还不适宜完全的国际化,中国需要确保美元兑人民币汇率相对稳定。确保人民币汇率稳定对中国经济以及人民币国际化的长期目标有利。


中国的长远目标应该是允许人民币自由浮动,并逐步扩大人民币波动区间。



1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东风,东风:目标韩国首尔 导弹准备发射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