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农民侦探王二憨》 第二卷不测风云 第一章 追悼会上的不速之客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6980.html



暴风雨之夜的故事还没完全展开就又悄悄地落下了帷幕,知情者都以为李洪福因祸得福巧妙地躲过了法律制裁,从而保全了一世英名,没想却半道杀出个程咬金来,使本该结束的故事又无限地延续了下去。

追悼会是在他出事后的第三天举行的。因为王二憨举报的事情公安局没有公开,加上他是堂而皇之的因工而亡,所以追悼会操办的颇是风光。

他生前的秘书薛卫东亲笔为他起草了追悼词,县里来的人也在会上致词吊唁,镇政府各部门及生前好友差不多都来了。看这场面,马大菊算是无话可说了。从到会者的情况来看,李洪福生前似乎很会做人。

就在薛卫东宣布请死者家属马大菊致吊唁词时,忽然从外面走进一对面带愁容的母女来,刹时,大家的目光都被她们吸引了过去。

母女俩手臂上都带着青纱,脸上淌着泪,她们旁若吾人似的径直走到灵柩前,扑通一声跪下了。女孩子一口一声爹的叫着,叫得煞是凄婉响亮,把个精明的马大菊叫得都懵了。而且,在场所有的人也都懵了,大家不知所以的你望望我,我望望你,不知道这对母女究竟是咋回事。还是马大菊先清醒过来,她从地上拉起女孩,问她是谁的孩子,女孩说她是李洪福的孩子,听到这里,马大菊眼睛瞪得像个铜铃,她一掌掀开女骇,把跪在灵柩前的女人逮了起来,鼻尖对鼻尖的质问:“你给我说清楚,你是谁?来这里想干什么?”

女人不气不恼地甩开她的双手,不紧不慢地说:“我是什么人这不重要,重要的是我的女儿是李洪福的亲骨肉。”

此话一出,四座皆惊!

“胡说!你这个不要脸的娼妇。”马大菊只觉一股恶气直往胸口涌来,嘴里骂了还不解气,又一个巴掌抡了过去。女人猝不及防,脸上立刻起了五个手指印,待她清醒过来,马上向马大菊扑了过去,看两人动真格了,众人才一哄而上把两人拉开。

马大菊虽然先动手,但是并没有占到什么便宜,那个女人在她的脸上也留下了五根手指印。这么看来,两人算是扯平了。

雅芝夫妇和王二憨等亲朋好友都围在马大菊身边,七嘴八舌的读着劝世文,母女俩就被镇党委书记和县里来的张正军带到一边去了。刚才闹哄哄的灵堂顷刻间清净下来。

在镇政府办公室里,孙副镇长和张正军耐心的听完了那妇女讲她和李洪福的故事,从开始到结束.,他们始终没有插一句嘴.等女人讲完了,孙镇长才慢悠悠的对女人说:”你的事情我们清楚了,你就别去吊唁了,回家去吧,等我们把事情处理好再通知你。“

把母女俩打发走后,孙镇长往沙发上一靠,对张正军说:“看不出这个老狐狸,居然还有这一手,人不知,鬼不觉。真是深藏不露啊!”

“或许还不只这样一些问题。只是我们现在不知道罢了。”

“对!但是问题虽然出来了,可他人已经死了,这些问题还追问吗?”

“你说呢?你怎么看?“

“我看我们两就明人不说暗话,平时我们都和老李处的不错,这是大家都知道的,如果我们首先把这事给抖露出去,人家会不会把我们看成是落石下井的小人。再说我们不看僧面也得看看佛面,他女婿和我们也有交情,是不是这件事情就让他烟消云散算了。”

“主意倒是不错,但是刚才会上那么多人在场,大家都看的清清楚楚,恐怕不好搪塞过去。”

“这没关系,我们只要把厉害关系给马大菊一讲,她哪有不依的道理。只要她没事了,她的那些亲朋好友她自然知道怎么去封他们的嘴。”

“好,就这么定了。我们先和他女婿通通气。”两人不约而同地说出了这一句相同的话。

马大菊的女婿实际是个爽快人,听张正军和老孙讲了事情原委,二话没说就点头认可了。于是剩下的事情就是马大菊和郭文秀了。

这个事情要摆平,得牵涉到李洪福的抚血金的发放问题。这要看马大菊愿意拿多少给郭文秀了。

李洪福一入土,活着的人就为抚血金的事忙乎起来。钱虽然还没拿到手,但是这笔钱已经搅的大家夜不成寐了。

究竟拿多少给郭文秀她才没意见呢?李雅芝和孙为刚以及马大菊聚在一起商议这事,大家对郭文秀的为人心里没底,拿多了,亏了马大菊显然是不行的,他们毕竟才是几十年的正宗夫妻,拿少了,郭文秀不服怎么办?正在议论时,王二憨和雅蓝来了。

王二憨见大家在议论钱的事情,立即要告退,却被马大菊叫住了。

“ 二憨,你别走啊,我有话问你呢。“

“我听人说郭文秀死去的老公苟建民和你一个部队当过兵,你们不会不认识吧?”

“认识归认识,可我们没什么来往,他结婚时我还在部队,没多久却听说他意外身亡了。“

“你意思是郭文秀你没有见过面?那也无妨,你可以以战友的身份去见见郭文秀,探探她和孩子是怎么回事。李洪福用命换来的钱不能单凭她那几句话我就拱手送她了。你去给我打听打听。“

“好,我抽个时间去吧。”

交代完毕,马大菊这才想起雅蓝来,她拉着雅蓝的手,作出一副很亲昵的样子,问雅蓝在饮食上有没有什么变化。雅蓝不明就里地望着她,她又拍拍雅蓝的肩头,笑咪咪的说:“我的意思是不是有喜了?”

“……没感觉。我现在还不想要孩子。”雅蓝羞赧地说。

“那可不行,二憨的年纪已经不小了,人家他那么大岁数的,孩子都读小学三年级了。”

雅蓝歉意地看了二憨一眼,二憨忙说:“我今天来,就是带雅蓝去医院检查的。”

“哦,还瞒着我们哪,这么说是已经有兆头了?”雅芝插话了。

“那可是要恭喜你啊,二憨,当爹了也不说一声,真不够朋友。”孙为刚轻轻擂了二憨一拳。

“八字还没一撇呢。”二憨说。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