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荡杀 第六十八卷 第十章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5340.html


于是,童产师父就开始按照铁头功的运功法门把自己全身的内力运集到了头顶之上,遂童产师父的头顶之上顿时变的开始坚硬起来,宛如一个金刚硬石一样那样坚硬,这就是童产师父练的铁头功的威力,也就是童产师父的厉害之处,这也是童产师父的最大的、最强的绝学所在。

本来,童产师父是想立即马上运用铁头功把自己的两个徒弟当场击毙,为国除害,也为了自己的清理门户,可是,童产师父哪里知道就在他准备运功击敌,也就是对付自己的两个徒弟的时候,在中央博物馆是忽然出现了异数,也就是童产师父突然之间是听见了脚步声!

既然,有脚步声出现,那么就代表在这里附近有人出没,而且,童产师父也是老江湖之人,他是一下子就听出不仅仅有脚步声,并且,这里的脚步声是往这里的中央博物馆的前进的,最后,最重要的一点就是往这里出现的的人数至少有二十几个人,而且,这还是最低的人数估计。

童产听到这里是又惊奇,又惊讶,又害怕,这是因为童产师父不知道是谁来这里,所以,童产师父会有这种表情他惊奇,还有,童产师父惊讶是因为为什么还有人会在这个时候来这里,所以,他惊讶,最后,童产师父害怕是害怕来的不是自己人,而是敌人,所以,童产师父会害怕。

童产师父听见了有脚步声传来,所以,童产师父的心情可谓是悲喜交加,他一方面又希望有人来帮助自己的来解决自己的两个不肖徒弟,另一方面,童产师父又害怕来的是敌人,等会儿别说解决自己的两个徒弟,恐怕就连自身也难保了。

遂童产师父的心情是十分复杂,可谓是悲喜交加,无法用言语来形容,不过,童产师父到底是老江湖,他想了想,他最终还是还是想出了一些方法来解决这个局面。

童产师父能够在这种危险和变化难测的情况想出一些方法出来,这完全是源于童产师父是十几年的老江湖,故此,童产师父才会有这么反应能力,这或许可以用熟能生巧来形容。

于是,童产师父既然想好了该怎么办了,遂童产师父就决定立即劝说自己的两个徒弟,让他们两个徒弟停止搜寻国宝的行动,不然的话,是一定会出事情的。

为什么这么说呢?

因为,童产师父是这么想的,倘若来这里的是自己人的话,那也就是中国军队的话,那么,让他们看见自己的两个徒弟居然做出趁火打劫打国宝的主意的话,那么,林浩和林熙两个人一定会死的很难看,所以,这样的话,童产师父就能成功的劝说住自己的两个徒弟,劝他们两个人是弃暗投明,不要继续错下去,一意孤行了,这样事情就能得到完美的解决了。

第二,倘若来的不是自己人的话,那也就是说来的是日本士兵的话,那么,后果是相当的严重的,那么等待着自己和两个徒弟林浩和林熙只有死亡以及灭亡了,这点,他们童产师父可是相当确定的!

自从日本人侵华以来,可以说是什么手段都拿的出来,童产师父知道自己要是落在了日本人手里面肯定不会有好日子过的,再说了,童产师父还为了中国军队服务过,也就是打造过大刀,故此,童产师父是知道这样自己死的会比落入人间炼狱还要恐怖,这点,童产师父是知道的,明白的,再说了,童产师父是何等人也,他是决定不会投敌当汉奸的,所以,这三样加起来,童产师父是知道自己一定会被日本人是千刀万捅,死的是难看中难看,并且,自己死了以后不是被人抛到河里面去,就是被人拿出去喂狗。

遂童产师父开始行动了,童产师父是大喊一声,道:“林浩,林熙,你们两个人赶紧给我停下来,日本人来了,不然的话,我们都会被日本人给枪毙的!”

林浩和林熙两个人本来是为了找寻国宝才来这里,现在,他们两个人为了找寻国宝,是忙的晕头转向,忙的不可开交,急的像热锅上的蚂蚁一样不断的翻来覆去,开始找寻国宝,为了自己的发财大业是不断的奋斗着,所以,本来不管童产师父是说什么的话语,他们两个人都是没有反应,可是,现在童产师父说的是可能是中国军队来了,和日本人来了,这样,这下子,童产师父的两个徒弟是有了反应了。

为什么中国军队和日本士兵会对林熙和林浩两个人会有这么大的反应呢?会让林熙和林浩两个人有这种反应,最大的原因就是林熙和林浩两个人是怕了,他真的害怕,他们两个人是怕的才会有这种反应的。

因为,现在的林熙和林浩两个人做的可是卖国的事情,趁火打劫找寻国宝贩卖这可是死罪一条,要是让中国军队来了这里是知道了,那么,林熙和林浩两个人一定是死罪一条,故此,林熙和林浩两个人才会害怕了。

再说了,如果来的不是中国军队,而是日本士兵的话,那么,林熙和林浩两个人也知道自己肯定会出事情,并且,可以说是出的事情会比来的是中国军队还要严重,这点林浩和林熙也是相当的清楚和明白的!

所以,林浩和林熙在这两种强大的压力之下,他们两个人是被迫停止了找寻国宝的行动,他们两个人是连忙放下了手头上工作的活,来到自己的师父童产的身边来一起商量办法,看看自己应该怎么做。

当林浩和林熙两个人是放下了手头上的工作以后,他们两个人是立即来到了自己的师父童产的身边,开始商量接下来该怎么办,毕竟,活人不能被尿给憋死了,这点,林浩和林熙两个人也是知道的。

童产师父看见自己的两个徒弟林浩和林熙两个人是没有事情的时候对自己的爱理不理,一旦出了事情,林浩和林熙两个人就跑到自己的身边,问自己应该怎么办,一副典型的是一副相当自私透顶的样子,这让童产是十分心痛不已,不由的自己的那颗只有一颗的心脏是绞痛不已,这种绞痛不已并不是童产师父生了疾病以后才会有的反应,而是,童产师父真的是被自己两个徒弟给气成了这幅模样。

童产师父此时的心情虽然是这样子难过无比的,但是,童产师父却是说都不敢说出来,因为,童产师父已经经过北平的事件和今天的南京的事件以后,他童产师父是彻彻底底看清了自己的徒弟是什么样子的人,这让童产师父的心里面是不由的长长的叹了一口气,一口悲伤的气!

不过,童产师父知道自己气归气,自己还是必须做事情,不然的话,童产师父的小命极有可能会丧命自己的两个徒弟的手里面,也就是林熙和林浩手里面,这点是童产师父已经清清楚楚的料清楚了,所以,童产师父此时除了心中有一股无法泻出来的闷气以外,他的脑子里面还要有必须能够逃生的闷气,这就是目前童产师父的情况,也是童产师父必须做的!

故此,童产心里面是翻起了惊天的骇浪,可是,在童产的脸上却是一副古井不波,一点反应也没有的样子,是让人一点也看不出来童产心里面是在想一些什么事情,这点,童产是做到了,也是童产的一项长处,毕竟,童产师父也是老江湖,这点功夫根本就不能叫做是绝技,而是,一个老江湖必须有的能耐!

当林浩和林熙两个人来到自己的师父童产的身边以后,是林熙想问自己的师父童产师父应该怎么办,结果,童产是把自己早就准备好的说辞给拿了出来,道:“林浩,林熙,现在有人来这里了,对于我们来说有两种可能,一是来的是中国军队,二是来日本士兵,不过,不管是哪一种结果,我们都想出了一个万全之策出来了!”

林浩赶紧问道;“师父,你想出了什么法子出来,能不能跟我说一说?”

虽然,现在童产师父是火了,他真的想把自己的两个徒弟给杀死,让自己的徒弟林熙和林浩死的很难看,可是,童产师父是清楚的认识到,对于自己的来说,目前是小心为上,才是上策,谋定而后动,等到实在是一点事情也没有了这样才把自己的两个不肖徒弟给解决这才是好方法。

遂童产师徒是打定主意以后,他道:“林熙,林浩,你们两个人首要的一件事情就是立即停止在中央博物馆寻找国宝和文物的行动,不然的话,你们两个人肯定会出事情的!”

林熙和林浩两个人是听见了自己的师父童产的话语以后,前二者连忙点头忙着说自己知道了,一定会按照师父的话做的,这让童产师父又明白了自己的两个徒弟是一个什么样子的人了!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