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发奎亲共为何终反共:要做汪精卫的“赵子龙”

枭龙FC-1 收藏 45 12104
导读:核心提示:然而,张发奎虽然“容共”,却从未想过参加到共产党这一边来,这是其历史局限。他早年追随孙中山的时候,知道孙先生对汪精卫是有所寄托的。从表面上讲,现在先生已逝,汪精卫即使是扶不起的“阿斗”,他这个“赵子龙”也要责无旁贷,尽力扶持。 本文摘自《张发奎传》,作者:王心刚,出版社:珠海出版社 7月的武汉热得像只大火炉,烤得人不动也在不断冒汗。市民们晚上都不呆在房里,男女老少一人一张凉床,全都跑到露天里睡觉。达官贵人可不用受这罪。他们乘轮船,下九江,跑到庐山上面去避暑。庐山的仙景让他们觉得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核心提示:然而,张发奎虽然“容共”,却从未想过参加到共产党这一边来,这是其历史局限。他早年追随孙中山的时候,知道孙先生对汪精卫是有所寄托的。从表面上讲,现在先生已逝,汪精卫即使是扶不起的“阿斗”,他这个“赵子龙”也要责无旁贷,尽力扶持。

本文摘自《张发奎传》,作者:王心刚,出版社:珠海出版社

7月的武汉热得像只大火炉,烤得人不动也在不断冒汗。市民们晚上都不呆在房里,男女老少一人一张凉床,全都跑到露天里睡觉。达官贵人可不用受这罪。他们乘轮船,下九江,跑到庐山上面去避暑。庐山的仙景让他们觉得自己像活神仙。

汪精卫带着一批武汉国民政府的要人们也上了庐山,他不单单是为了避暑,而且还要考虑对付与之分庭抗礼的蒋介石。此时,他下的最大决心,就是“分共”,与中共分道扬镳。他特别提醒唐生智、张发奎等将领要注意军队中的共产党人的动向。

张发奎自然知道汪精卫的烦恼,但说到“分共”,其内心仍是矛盾的,毕竟在北伐中,他与中共的合作关系不错,四军能取得如此的辉煌,也与四军中的中共党员英勇作战密不可分的。北伐战争是在国共合作的基础上进行的,国民革命军中有许多共产党人在工作,如著名的共产党人周恩来、林伯渠、肖劲光、李富春等,都曾在国民革命军中担任军、师级党代表或政治部主任。张发奎的部队是共产党员最集中的部队。

张发奎对共产党人进入他的部队似乎并不介意,随着他所指挥的部队的增多,共产党员在他的部队中也越来越多,远远超出了一个独立团的范围。如先后担任过第四军政治部主任的罗汉、张善铭、廖乾五和第二方面军总指挥秘书长高语罕等;他手下的几员征战沙场的骁将,如叶挺、蒋先云、卢德铭和许继慎等,都是共产党员。到北伐后期,张发奎任第二方面军总指挥后,据不很确切的材料统计,在他的军队中有2500至3000名共产党员。其中,叶挺第二十四师、贺龙第二十军是中共发动南昌起义的基本力量,卢德铭第二方面军警卫团是发动秋收起义的主力,叶剑英第二方面军教导团是发动广州起义的主力。共产党人在张发奎的部队里起着极大的作用,他们遵守纪律、刻苦耐劳、英勇善战、勇于牺牲,这点张发奎深有感受。

虽然部队里有这么多共产党人,张发奎对掌握军队还是蛮有自信心的。因为,四军军长黄琪翔、十一军军长朱日晖都是他信任的人,二十军军长贺龙不是共产党员,而叶挺又是他的好友。正因为如此,汪精卫发动“7·15”分共以后,张发奎对部队里的共产党人,仍然采取容忍态度,不少著名的共产党人恽代英、高语罕、于树德等仍留在他的部队里,他甚至想把这些人留下来为己所用。直至在30多年后,当美国哥伦比亚大学口述史学者问他“共产党人是否给了你很多帮助”时,张发奎的回答仍然是:“没有问题,他们帮助了我,因为他们工作得很勤奋。共产党的政工人员极为认真而且优秀。他们在宣传里只说我的部队好。”

可以这么说,在大革命时期,除了贺龙等后来与国民党决裂、成为参加革命起义的将领之外,在北伐军国民党的高级将领中,张发奎是与中共关系最友好、客观上对中共帮助最大者。与蒋介石、汪精卫、唐生智等人不同,他的左倾、他的联共,还是有一定诚意的。

其实,不单单是张发奎,四军里许多将领,如张发奎最信任的黄琪翔也不大愿意“分共”,并说:“离开共产党的帮助,以后打仗就难了。”历史学家黄仁宇在《内战》中这样评价道:

很多人物的举动也和《三国演义》所叙接近,即是在地缘政治中行止未定,只能以人身关系为依归。张发奎称“铁军”,以叶挺做先锋、贺龙任包抄、黄琪翔为预备队,战无不胜,也并不是战术高妙,乃是数人意识形态接近,在统御经理上互相信任,结为盟友死士,才能充分地分工合作。后来环境变迁,各人也不能再创奇迹。

这个观点值得回味,国共分裂后,张发奎的“铁军”果真没像北伐时那样战无不胜了。

汪精卫领导的国民党中央委员会,于7月15日正式宣布和共产党分家。在中国历史上,以7月15日这一天作为分水岭,第一次国共合作正式结束。对于张发奎迟迟不清共,汪精卫等十分不满意,一再敦促他要在部队中坚决清共。

一直紧跟汪精卫的张发奎,感到国共合作已不再可能,他开始对共产党人采取“礼送”的政策。但即使同意分共后,他仍大批接纳共产党人。时任北江农军负责人的龚楚后来回忆说:“张发奎将军由汪精卫宣布‘国共和平分家’后,不但不将我们党的同志清除,反而收容被国民党驱逐出来的同志。……我想起在武汉时流行的那一段传说:蒋介石屠杀共产党,朱培德遣送共产党,张发奎收容共产党。”也正因为这一点,中共对张发奎一直存有幻想。

然而,张发奎虽然“容共”,却从未想过参加到共产党这一边来,这是其历史局限。他早年追随孙中山的时候,知道孙先生对汪精卫是有所寄托的。从表面上讲,现在先生已逝,汪精卫即使是扶不起的“阿斗”,他这个“赵子龙”也要责无旁贷,尽力扶持。30多年后,张发奎对他当时作出的选择有这样一个说明:

我认为,革命完成以前,革命力量不应分裂。但是,如果汪精卫要分共,我支持他,因为他对这一问题比我有更清楚的了解。我以前已经说过,军人被告之,服从是他的天职。这可能很危险。年轻的军人易于被引入歧途。在这种情况下,我没有认真地考虑,哪种政策是正确的。因为汪精卫认为这是正确的,我也就这样想。我对于军事的兴趣远高于政治。

3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热门评论

44楼小怡

 以下是引用waduding 在第24楼的发言:
 以下是引用ygz1959 在第17楼的发言:
......

装不知道?听我细细道来:

先说在农村,地主豪绅不断被农会戴高帽游街,减租减息到了财主无法承受的地步,不答应就无休止的批斗以及戴高帽游街等种种侮辱人格的举措(这个好传统在文革中再次发扬光大)。斯文扫地。要知道北伐军的中下层军官和士兵许许多多的父母都在农村,大多数军官的父母都是地主豪绅。自己在前方打仗父母在后方被人家革命会是什么心情?清共再也不是高层几个人的主见,而是北伐军中涌动的潮流。

再说城市,以上海为例。工人罢工,学生罢课,商人罢市,工人纠察队居然配备了武器。工资一涨再涨早已超出了资本家的承受能力,但工人仍不罢休罢工游行成了家常便饭。社会秩序严重混乱,长此以往国不将国。事实上当时的共产国际也严厉批评了中共的过激行为,蒋介石在上海工商界、帮会以及国民党高层的压力下不得已在刚刚送完“共同奋斗”牌匾后开始全面清共,杜月笙自告奋勇由帮会门徒充当前锋。

一贯以左派自居的汪精卫在武汉闻听蒋介石清共先是严厉谴责,没多久自己跟着行动了。

游游街就觉得委屈,就要杀人!好啊!二十来年后,血债就血还罗!!解放后四十年对地主的强力镇压就天公地道罗!你们就别喊冤罗!



另外记住先总理孙中山说过这些!


当中国革命历程进入新民主主义阶段时,孙中山接受了中国共产党和国际无产阶级的帮助,“适乎世界之潮流,合乎人群之需要”,确立了联俄、联共、扶助农工的三大政策,把旧三民主义发展为新三民主义。在民族主义中突出了反帝的课题:“民族解放之斗争,对于多数之民众,其目标皆不外反帝国主义而已”;民权主义中进一步揭露了封建军阀、官僚的暴戾恣肆,对资产阶级的社会政治制度作了某些批判,称道了“比较代议政体改良得多”的苏维埃国家“人民独裁政体”,重申了“主权在民”的原则;民生主义则强调了“耕者有其田”的观点,阐发了“使私有资本不能操纵国民之生计”的思想。新三民主义是旧三民主义的发展,反映了新的历史特点,表现了资产阶级革命民主派在新的革命阶段的进步性,并成为第一次国共合作的政治思想基础。

只能说当时中国的农民是傻B,被人当枪使,后来在六十年代饿死几千万,我记得当时的老人说:是一个村一个村、一个镇一个镇、一个县一个县的饿死,解放前还好,这里饥荒别的地方好,现在是全国各地一个样,没地方逃,并且逃荒要开证明.

 以下是引用暴风龙吟 在第18楼的发言:
 以下是引用ygz1959 在第17楼的发言:
......

装不知道?听我细细道来:

先说在农村,地主豪绅不断被农会戴高帽游街,减租减息到了财主无法承受的地步,不答应就无休止的批斗以及戴高帽游街等种种侮辱人格的举措(这个好传统在文革中再次发扬光大)。斯文扫地。要知道北伐军的中下层军官和士兵许许多多的父母都在农村,大多数军官的父母都是地主豪绅。自己在前方打仗父母在后方被人家革命会是什么心情?清共再也不是高层几个人的主见,而是北伐军中涌动的潮流。

再说城市,以上海为例。工人罢工,学生罢课,商人罢市,工人纠察队居然配备了武器。工资一涨再涨早已超出了资本家的承受能力,但工人仍不罢休罢工游行成了家常便饭。社会秩序严重混乱,长此以往国不将国。事实上当时的共产国际也严厉批评了中共的过激行为,蒋介石在上海工商界、帮会以及国民党高层的压力下不得已在刚刚送完“共同奋斗”牌匾后开始全面清共,杜月笙自告奋勇由帮会门徒充当前锋。

一贯以左派自居的汪精卫在武汉闻听蒋介石清共先是严厉谴责,没多久自己跟着行动了。

是过火了,把你祖宗都带上高帽游街示众了,不然那哪来那么大的劲儿在这鬼叫!

我只听说你们喜欢批斗自己的亲爹。

受不了那清贫。

从今天来看...那时期无顾进行暴力土地改革是错误..既破坏生产力.也把那些同情和支持共产党人.推向敌对方


 以下是引用xcsc1115 在第30楼的发言:
《萧克回忆录》中记载这样一段关于朱德攻打范石生部的旧事:


范与朱德是云南讲武堂的同学和结拜兄弟,参加过蔡锷领导的护国讨袁和孙中山统一广东的战争,长期被视为滇军中的进步将领。南昌起义部队在潮汕失败后,朱德率残部退到江西信丰,处境岌岌可危。范此时是26军军长,驻军广东韶关,闻讯后邀请朱德归附。在部队的独立性得到保证的前提下,朱于1927年12月19日抵达韶关附近的犁市,所部编为16军140团,装备、给养迅即得到补充,上下焕然一新。不久范接到将朱部缴械的命令,念及旧情,1928年1月1日范通知朱......

他很坚定地说道:'革命没有恩怨和私情可言,阶级立场不同,就是生身父母,也要革命,何况是结义兄弟?


看了这话我明白了,难怪小将们批斗这么喜欢自己的亲爹。

45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