川陕革命根据地——浴血五龙寨 正文 第五十四章 夜守五龙寨

dbszyk 收藏 0 9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6964.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6964.html[/size][/URL] 第五十四章 夜守五龙寨 张占荣一回五龙寨,就被李锡之抓了起来。好的是,他没被绑起来,只是下了他的枪。 “李锡之,凭啥抓老子?”张占荣根本不服,边走边喊边骂:“老子不就是杀了你爹和你三兄弟吗?老子虽然把你莫法,老子还要杀了你大哥。” 在五龙寨的审训室,李锡之并不生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6964.html


第五十四章 夜守五龙寨


张占荣一回五龙寨,就被李锡之抓了起来。好的是,他没被绑起来,只是下了他的枪。

“李锡之,凭啥抓老子?”张占荣根本不服,边走边喊边骂:“老子不就是杀了你爹和你三兄弟吗?老子虽然把你莫法,老子还要杀了你大哥。”

在五龙寨的审训室,李锡之并不生气。“张占荣,你别总是认为我是狭私仇。我这是公事公办。我问你,苟家坪丢了,你不到宝鼎寨,为啥跑到五龙寨来?”

“老子要去得了------”

李锡之一拍桌子:“别老子老子的!你啥老子?我是以上级的名义向你问话,不是看你战功卓著,早就收拾你了。说,为啥跑到五龙寨来?”

“是为这事呀!”张占荣心里想,就将雨夜阻击的事说了一遍。“听枪声,我就晓得钱均撤到宝鼎寨去了,可我的四周到处是敌人,黑夜中又不明情况,就只好往照红山方向撤。这就到了五龙寨。”

“真是这样?”

“不信你去问赵黎明。”

“你这不就说清楚了吗?还用得着大吵大闹?张占荣,我告诉你,别总拿我家来说事。我既然参加革命,思想上早就与原来的家庭断绝了关系,我是红军,是你的同志,不是三鼓岭李家的少爷。明白了吗?”

“明白了!但又不明白。”

“不明白就去慢慢想。”

廖雨辰几乎全军覆灭攻下了苟家坪,就给许绍宗做了个榜样。张占荣还没把八十多个残兵安顿好,敌人就开始了进攻。

张占荣的独立营现在已经名不副实了。他在罐儿包俘虏的那些兵,全被钱均收编了,连客套话都没问他还要不要些。收编降兵他可是吃了些亏的。打圣母团时就是降兵先跑的,后来胡德云又杀了程尚银,放走了张邦本,给他的独立营带来很不好的名声。假如钱均问他要不要降兵,他一定不会要,但气人的是他连问都不问一下。要知道,那些降兵都是他抓住的。

也可能是从廖震那里得到启发,许绍宗也改变了早晨开始进攻,晚上收场的打法,改成天黑才进攻。与吴占荣相比,他们唯一进步的是一开始进攻就让士兵顶上打湿的被盖往寨上爬。与古代人比,他们的装备还少了一只盾牌。

也许许绍宗是下了最后赌注,从一开始进攻起,他设在乌龟石坪和五龙寨对面山头上的炮群就没停止过对寨上的轰击,寨上只要能被翻动的土地全被翻了个遍。就包括那些石头,多数也被炸出一个个大坑。张占荣的营被安排在北寨,相比之下挨的炮弹就少得多。北寨前面是一个大槽,通向南边敌人的攻击山下,后边则是悬崖。偷袭李本道时,他就是从那悬崖上爬上来的。

敌人的攻击是不间断性的,也是从除北边外的三个方向散兵形状自由攻击。好的是五龙寨下五龙台的地形,许绍宗只派少数几个督战队员将下台的各条路一堵,就能防止士兵逃跑,再加上军官的监督,就连偷懒都不可能。黑暗中,那些能上寨的老路上往上攻的敌人被一批批打栽,可受交叉火力控制的山槽中却有大量的敌人攻了上来。看不清目标,成了最大的问题。张占荣马上命令几个战士将还没被打燃的茅草营房拆了,绑成捆点燃后推下山槽去,当照明用。一时间,山槽里哪里有敌人在爬动就被看得一清二楚,成了几个寨子上的活靶子。敌人急了,就用手榴弹炸火堆,炸得火花四处乱飞。炸熄一堆,第二捆又下去了。几个寨上的人都这样效仿,才将攻上来的敌人消灭干净。

程元亨带着婆娘才跑到郑家碥时,就看见对面五龙寨上火光直闪,枪声像风车扇干豌豆一样响得密集。放走了王永庆,他是不能再回天官寨了,他只得硬着头皮去那战火纷飞的五龙寨。

五龙寨的密集枪声还吸引了一个人,那就是王成功。伤好后,他悬着一只脚拄着拐杖,在红胜县苏维埃的印染厂染军装。其实,印染厂的工艺太简单了。看过有关红军电视剧的朋友你一定记得,红一方面军的服装是灰色的,红四方面军的服装是灰黑色的,那是因为红四方面军的被服厂用的颜料是草木灰。王成功的工作就是将收来的稻谷草烧成灰,再将灰搅成水,滤去渣梓,加上桐油,在大锅里将布料放进去加热煮一阵就染色成功了。王成功是从草坝出发的,虽只一只脚,他也走得相当的快。毕竟他是打过几年游击的人,腿上的功夫是相当了得。刚上佛垭,他就被守阵地的红军盘查。还是连长袁儒章走过来,一见是他,啪地敬个军礼:“王营长好!”

王成功也认出了他,他毕竟是最先一起守五龙寨的老战士。于是就说出了自己的想法。他要到五龙寨上去,那里一草一木他都熟悉,会对打阻击有用的。袁儒章要派兵护送他上去,被他谢绝了。他说,这里非常重要,要是被敌人袭占了,寨上的红军就步入了绝境,所以,再大的困难都必须守住这里。

程元亨可就没有这样幸运,他们到达佛垭时就被阻挡在阵地外了。还算好,红军相信他们是老百姓,只是收缴了他的枪,让他离开。他和蒲大娃却没有离开,而是在阵地外候着,想等到天亮后再说。

南边的敌人攻了大半夜,曾经几次攻上寨来,有两次还是用大刀才被压下去的。敌人顶着被盖攻,使南寨和西寨的寨墙都被拆光了推下山去。这边的敌人攻得正紧,果然就有一个营的兵力来夺佛垭。最先发现敌人的是程元亨。他蹲在下面正要打磕睡时,就听见下面有响动,一看,有不少人正往上爬。

“敌人,敌人来啦!”

程元亨这一喊,敌人便开枪了,打得身边“嗖嗖”直响。

“快上来。”阵地上的红军喊道。

听见上面叫他们上去,程元亨拉着蒲大娃就往上爬。敌人过早暴露,使偷袭成为泡影,就只好进行强攻。要攻上来,基本上是不可能的,两边是悬崖,只一条像刀背的梁可上寨,只一挺机枪就封锁了道路。攻了一阵,敌人只好撤了回去。



0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