军统特务 正文 三十四 破釜沉舟

梅戈 收藏 11 23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6865.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6865.html[/size][/URL] 老邢领着几名手下,在迎宾馆经理的陪同下,在迎宾馆里走了一圈,又和刚刚率队到达的警卫连连长陈浩东交代了外围警戒任务,客气地和迎宾馆经理告了别,一行人就由迎宾馆保卫股股长严峻陪同进了老邢在迎宾馆的临时办公室。 这间办公室,其实就是严峻的办公室,严峻原本也是在部队上工作,是半个多月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6865.html


老邢领着几名手下,在迎宾馆经理的陪同下,在迎宾馆里走了一圈,又和刚刚率队到达的警卫连连长陈浩东交代了外围警戒任务,客气地和迎宾馆经理告了别,一行人就由迎宾馆保卫股股长严峻陪同进了老邢在迎宾馆的临时办公室。

这间办公室,其实就是严峻的办公室,严峻原本也是在部队上工作,是半个多月以前才奉命调到迎宾馆做保卫工作的。

进到办公室里,大家本来就都是熟人,也没客气,就都各找座位坐下了。

老邢坐到严峻的办公桌后,打量了打量这间办公室,望着严峻笑道:“怎么样?小伙子,到地方上工作习惯不习惯?有没有什么需要帮助的地方?”

严峻望了望老邢,又看了看自己以前的领导,现在军管会保卫处内保科的科长时光远,腼腆地笑道:“这里满好,尤其是吃住方面,那是部队里没法比的,可我在这里总感觉有些别扭,不像在部队里那么快乐!”说完,严峻又不好意思地嘿嘿笑了两声。

老邢掏出一盒香烟,给每名同志都扔过去一支,自己也取出来一支点燃后,对严峻道:“到了这样的大城市,是对我们每一名同志的坚强考验,面对灯红酒绿,纸醉金迷,大家千万不要迷失了方向,尤其是你工作的地方,更是充满了诱惑和陷阱!”

严峻郑重地点点头,老邢扫了一眼时光远和他,又看了看屋里的其他几名同志,话锋一转,对着大家问道:“刚才咱们在迎宾馆里也走了一圈,你们发现什么问题没有?”

严峻和其他几名同志一愣,有的挠头,有的摸脸,大约沉默了半分钟后,几个人几乎同时道:“一切都很好啊,没发觉什么异常!”

老邢不满意地摇摇头,侧脸瞧了瞧时光远,时光远笑了:“我也不知道自己观察的对不对,我看厨师里好像有个人有点儿问题!”

老邢顿时眼睛一亮,烟也不抽了,盯着时光远道:“说说看,你说说看!”

时光远又抽了一口烟,口气不急不缓地说道:“那厨师如果我没记错的话,好像是叫柳宣年,我听迎宾馆的经理是这么称呼的他!”

“柳宣年?”严峻有些不可思议地失口惊呼了一声。

“怎么?!”听见这声惊呼,老邢把脸转向了严峻。

严峻先没答话,而是先奔到门口,拉开屋门向外看了看,看到外面一个人没有,他又关上门转回身来对老邢道:“我来到迎宾馆后,对这里的人上上下下全部暗暗做了一番调查,如果说其他人还有可能被怀疑,这也许能说得过去,而这柳宣年有值得怀疑的地方,简直就有点儿天方夜谭了!”严峻一边说,一边绝不相信地摇了摇头。

老邢呵呵一笑,问道:“为什么?”

严峻道:“这柳宣年不但身家很清白,几辈子在广州都是安分守己的好老百姓,做人也是极其老实厚道,在迎宾馆里那是第一等第一名的好人,那是有口皆碑的大好人,不说别人怎么说,就是我自己接触,这柳宣年也的的确确是难找的好人、厚道人!”

老邢哈哈一乐,问时光远道:“光远,你说呢?”

时光远掐灭了香烟,低声道:“在厨房里,我看邢副处长和这柳宣年握手时,这柳宣年的眼神是闪闪烁烁,游移不定,根本就不敢和邢副处长对视,如果是心里没鬼,这人的眼神不该是这样,而迎宾馆里的其他人,全是大大方方地和咱们握手问好,只有这姓柳的,好像不是那么一回事,我看这人,十之八九也是无私也有弊,必须得注意一下!”

老邢点点头,对屋里的人们道:“时科长说的对,这柳宣年我看着也是有点儿问题,但也不能说其他人没事。这次军管会在这里开这个会,参加的全是部队和地方上的领导干部,咱们是一点儿大意都不能有,如果稍微一不小心,那就将铸成大错。对迎宾馆里的人,咱们决不能以他平时的表现来判定好坏,柳宣年这个人,必须先秘密监视起来,如果他没问题最好,一旦真是要有什么危害首长的举动,咱们决不能让首长们出危险!”

看着邢副处长是满脸严肃,严峻拍了一下自己的脑袋,老邢看见了说道:“小严,其他话我不多说,这次任务是很重,所以你得向你的营长学习,脑袋里必须多根弦!”

严峻站直了身子,严肃地答了一声是。

老邢继续道:“这柳宣年没必要惊动,严密监视就是!”

时光远代表大家朗声答道:“是!这任务就交给我们了!”

老邢满意地点点头:“光远,你是老侦察兵出身,一向观察敏锐,这次咱们的担子很重,不过我相信你,相信你能带头保护好首长们的安全!”

时光远也站直了身子,对着老邢敬了一个礼:“请副处长放心,我一定保护好首长们的安全,既然这次内保的任务交给了我,我就一定做好这次内保工作!”

老邢再次满意地点点头,道:“新中国才建立,千钧重担,咱们是必须担起!”

屋里的保卫人员齐齐地站起,大声答道:“是!”


已经到了后半夜,柳宣年躺在床上还是辗转难眠,不停地翻来翻去,睡在他对面床上的徒弟万大林上了趟厕所回来,听见他还是在床上翻来覆去,就轻声问道:“师父,还没睡着?您是不是还在惦记我小师弟啊?我看您不用担心。家里有我师娘,小师弟不会有事的!”

柳宣年转过头嗯了一声,又叹了一口气。

万大林继续道:“如果我小师弟真的有什么不好,我师娘早让人来找您了,何况您早晨出来时我小师弟不是已经很好了吗?所以您就放心睡觉吧,这不过是几天时间,等这会一完了,您就先回家看看!”

柳宣年翻了一个身,又嗯了一声,心道:“大林啊大林,你哪里知道我家里的事?!”。

万大林知道师父一向沉默寡言,心事重,有话也不是很爱和大家说,自己现在劝两句就行了,说多了也没用,看师父躺在床上还是不言语,他就自顾自上床又合上了眼。

柳宣年昨天是一夜没睡,这时折腾了一阵,慢慢地也就困了睡着了。

第二天上午,来开会的人就都到齐了,叶剑英等首长也都到了。中午本来有一个下毒的机会,可柳宣年上午害怕,没敢把毒药拿进厨房,这机会就白白损失了。

下午,厨师们吃过饭,三三两两地就都回宿舍休息了。柳宣年看厨房里没人了,觉得这是个机会,悄悄溜进更衣室,打开更衣箱上的锁,从衣箱里很快就找出了那包毒药。

拿着那包毒药,柳宣年咬咬牙,把它揣进了自己的怀里。锁好衣箱,他返回身向更衣室门口走去,可等他走到更衣室门口,他感觉心跳得厉害,站在门口想伸手拉门,可那手无论是怎么使劲儿,就是说什么也伸不出去。柳宣年这下子是连死的心都有了。

来回折腾了几趟,柳宣年是实在走不出那门,最后无奈地软瘫在了地上。

时间逐渐又到了上工的时候,柳宣年把毒药包又放回更衣箱,无力地走出了更衣室。


眼看着又是半夜时分,留给柳宣年的时间不多了,他使劲儿给自己鼓了鼓劲儿,蹑手蹑脚地下了床。听着同屋的同事呼呼睡的正香,他轻手轻脚地溜出了宿舍门。

左右都望了望,迎宾馆里很安静,柳宣年把牙一咬,偷偷地溜到了更衣室。

这回,他是抱着破釜沉舟的打算,仗着情况熟悉,他进了更衣室后是连灯也没开,直接就到了自己的更衣箱前。摸着黑,开了锁,伸手他就摸到了那包毒药。

拿出毒药,揣进怀里,锁好更衣箱,柳宣年又摸着黑去了厨房。

厨房里,几只老鼠正趁着天黑厨房里没人出来偷吃的,柳宣年一进门开灯,老鼠们首先被吓了一跳,仓皇逃跑中,一只老鼠踩翻了一只洗菜盆。当啷一声响,柳宣年好悬没吓瘫在了地上。当他看清是几只偷吃的老鼠在惊慌逃窜时,不由得狠狠地骂道:“娘的,你们也来欺负老子,小心老子有一天堵了你们的耗子窝!”

老鼠们没工夫听柳宣年的话,很快就都消失在隐蔽的角落里。

看着老鼠们四散逃窜,转眼就都不见了,柳宣年抹了抹自己的胸口,关好门,快步走到了自己的灶台前。

他的灶台上,摆满了盘盘碗碗、瓶瓶罐罐,这些容器里,装的全是各种调料、调味品,除了他自己,恐怕没有几个人能认识、说的全这些调料、调味品都是什么。

到了灶台前,柳宣年拿起一只白天就看好的大海碗,把里面已经所剩不多的调料全都转倒进了旁边的一只小空碗里,随后他从怀里掏出那包毒药,把毒药一下子就全倒进了那只大海碗里。等把碗再放回去,包毒药的纸依旧揣回了怀里。做完这一切,他出了一身的冷汗,脑子昏昏热热的,可想着被绑匪们折磨着的老娘和孩子,他的心又硬了起来。

稳了稳心神,他不敢多停留,又溜回到厨房门口,拉灭了灯,他在黑暗中站了一会儿,等再次把气喘匀,拉开门他先返回更衣室把包毒药的纸放回更衣箱,然后才回到宿舍睡觉。


看着柳宣年从厨房里溜走,躲在暗处监视他的时光远一面叫严峻和两名侦察员继续跟踪盯守,一面就自己带着另一名侦察员打着手电进了厨房。

厨房里,老鼠们正又蠢蠢欲动,看见又有人打着手电进来,忙又缩回了洞里。

借着手电的光亮,时光远很快就找到了柳宣年刚才倒进毒药的那只大海碗。

看着那些细细的白色粉末,他从衣服口袋里掏出一张白纸,然后小心地、不留痕迹地取出一点儿,仔细地包好,最后交给了侦察员:“马上去化验,实在来不及,就找一只狗试试!我看这多半是烈性毒药,早饭前一定要有结果!”

(未完待续)

0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11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警报!一大波“日韩”军舰冲击中国岛屿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