贪婪末日 正文 第42章 不幸的命运

sjhexcrvug 收藏 0 0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6989.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6989.html[/size][/URL] 郑万江打电话给黄丽梅,得知徐艳还没有苏醒过来,告诉她一定要保证徐艳的人身安全,他们还会寻机下手的,这一点不得不防,回到公安局,对一天的工作进行了全面梳理,这个叫朱世斌又已纳入了视线,他是个什么样的人,这个叫徐艳的女人应该知道,待她醒来后便可知晓。他将案情记入了侦查日记,仔细思考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6989.html


郑万江打电话给黄丽梅,得知徐艳还没有苏醒过来,告诉她一定要保证徐艳的人身安全,他们还会寻机下手的,这一点不得不防,回到公安局,对一天的工作进行了全面梳理,这个叫朱世斌又已纳入了视线,他是个什么样的人,这个叫徐艳的女人应该知道,待她醒来后便可知晓。他将案情记入了侦查日记,仔细思考了下一步的工作计划,由此看来,“徐艳”是目前破案个关键人物,她如若苏醒过来一些问题就会迎刃而解。

看看时间已是晚上十点多了,他随手拿起一份《人民公安》看了起来,看着看着两眼不由打起架来,这两天工作实在是太紧张了,几乎没怎么睡觉,由于太劳累不一会便睡着了。这时储明香走进屋来,他十分关注7.19案件,本想来询问一下案情,一进门他见郑万江睡着了,不忍心打扰他,将《人民公安》拣了起来放在桌子上,十分疼爱地看着郑万江,把毛巾被轻轻地盖在他身上,然后又轻轻地坐到写字台前,翻看着郑万江的刑侦日记,这是他养成的习惯,对每一个案件侦查过程都作了详细记录,积累工作经验,作为以后侦破工作的参考,这时门外传来轻轻地敲门声,储明香开门一看见是云彩姑娘,不用说储明香已经猜到云彩姑娘的来意。

“嘘!”地一声,他轻轻摆了摆手,拉着她的手悄悄来到门外,想让郑万江多睡一会儿,他实在是太累了。“储局。”这时郑万江已经醒了,“云彩,你怎么来的?”郑万江说。

“本想让你多睡一会儿,让云彩姑娘到我屋里坐会儿,没想到还是惊醒了你。”储明香疼爱地说。

看到郑万江疲惫不堪的样子,云彩姑娘的心软了下来,原来准备的责怪话一点也说不出来,只是用温柔的眼光看着她最心爱的人。

“哎呦,我把大事都给忘了,爸妈他们都好吧。”郑万江猛然想起了星期天的事,心里感到十分的自责和内疚,双眼不好意思的看着云彩姑娘,一时不知说什么才好。

这时郑万江的手机响了起来,他一看是黄丽梅打来的,急忙接通了电话,黄丽梅告诉他,“徐艳”经过抢救现已苏醒,让他马上来医院,他看了看云彩姑娘,云彩明白他的意思,催他马上去医院看看,爸妈是不会怪他的,他们都很理解他,让郑万江安心工作,他开心地笑了,做了个鬼脸,像小孩子一样双手一拍去了医院。

“云彩,这是没有办法的事情,干警察就是这样,整天没白天黑夜的,说不定什么时候就会有行动,可这也是为了工作,为了整个社会的治安,我们不得不这样,你要理解他才行,不要过多的责怪他,要骂只能骂我这个当局长的,没有给你们创造相见的机会。”储明香说。

“看您说到哪去了,我爱他这个人,这也是他的职责,我不会怪他的。”云彩说。

“说句实话,给警察当老婆不容易,当牛郎织女不说,一天到晚没个安心的时候,整日为他们提心吊胆的,真是太为难你们了。”储明香感叹地说。

此时,徐艳静静地躺在病床上,两眼发呆的望着雪白的天花板,大脑里一片空白。她的真名叫李艳红,今年二十三岁,出生在一个偏僻而又贫穷的小山村。

她的出生没有给家里带来欢乐,而带来的是沉重的家庭负担,她已有三个姐姐,爸爸封建意识很浓,为了有人能继承香火,传宗接代,总想要一个儿子,然而老天爷同他作对,一连生了三个女儿,由于劳累,身患多种疾病,重体力活根本干不了,家里的农活全由妈妈一个人支撑着,由于生活和经济上的负担太大,看着刚刚落生的女儿,他们的心中很不是滋味,又多了一张吃饭的嘴,小女儿的出生令他们夫妻俩失望。看来他们这辈子与儿子无缘,好心的邻居劝母亲说,把刚生下来的她送人算了,这样可以减少不少的花费,生活会过得好一点,但父母还是流着眼泪把她留了下来,怕她到了别人家受到委屈,他们的良心会感到不安。既然把她生下来,就要想办法养活她。

在她8岁那年父亲的病终于有些好转,她可以同其他孩子一样上学了,但不幸的命运却降临了,那是一个漆黑的夜晚,就在她回家不远的路上,突然有一双粗糙的大手紧紧地抱住了她,不管她怎样挣扎喊叫都无济于事,被一个60多岁的老光棍抱进一间很黑暗的破屋子,粗暴地扒光了衣服,接着像饿狼一样向她扑了过来,撕心裂肺的疼痛使她昏过去,她失去了宝贵的童贞,那个老流氓为此被判了死刑,得到了应有的下场。

随着时间的推移,她渐渐长大了,14岁那年,厄运再一次降临在她头上,父母因患重医治无效双双离开了她,离开了这个不幸的家。父母死后,小艳红没有了任何依靠,没有一点收入来源,只好离开了她心爱的学校,她的三个姐姐都以成家,但经济条件极差,自己的温饱都顾不过来,根本不愿意收养她,嫌她是个累赘,她经常挨打受骂,有时连饭都吃不饱。为了能吃上饭,她也只能向打游飞一样,往返于三个姐姐的家。她刚刚十四岁,还正是上学和长身体的时候。

那时的她特别自卑,命中注定要受如此的磨难,总觉得低人一等,整日里不说一句话,企盼着有好的命运降临到她的头上,时常觉得白天时间是那样的漫长,总是盼望黑夜的到来。那样,在梦中可以得到一丝幸福,可以同父母说说知心的话,快乐地躺在妈妈的怀里撒娇,得到妈妈温柔地抚摸,这是她唯一的奢望。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 被封杀的中日军事模拟:轰炸东京 为祖国而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