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排长我的排 第一部 特战边缘 第八章 将军令

shangxinxiaojian 收藏 4 8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7060.html


赵排长右胸中枪,衣服上一片血红,躺在郝权才怀中已是奄奄一息。他是为了掩护朱小乐撤回阵地被日本人击中的,如果不是赵德友中枪倒地,那个牺牲的人必然就成了朱小乐。

卫生员严梅馨给赵排长简单止了止血,拿出绷带,要给他包扎伤口,被赵排长固执的拒绝了。他知道自己的生命几分钟内就会耗尽,在最后的这点时间,他有特别重要的事情要做交待。

柴富东站在被日军曹长江藤用步枪击中要害的赵排长面前,心中生起了一种难言的后悔和自责。如果刚才他没有求功心切,不是把目标固执的锁定为日军的那个中队长,只需把枪口指向日军的那个曹长,赵排长现在肯定还是安然无事的。赵德友中枪当时的情景其他人都不知情,也没有人察觉到柴富东心里无法倾诉的深深的愧疚。

赵德友深吸了一口气,让郝权才把自己的上身扶直,第一个把边勇叫到了身前,轻声对他说:“小分队这几个人可都交到你手上了。那个任务,我的意思,还是要量力而行。不管你怎样决定,决不能把这几条命全都搭了进去。”

边勇看着赵排长,悲伤的说:“我明白了。排长你放宽心吧。”

赵德友脸色十分凝重的向他点了下头,又说道:“柴富东,你过来。”

柴富东左手把步枪放在地上,蹲在赵德友身前,说:“排长有什么吩咐?”

赵德友盯着他说:“不要以为现在就安全了。最困难和最危险的还在后面。把你的本事都使出来。记住,一定要经得起考验。”

柴富东略显悲愤的说:“排长,我知道了。你的血一定不会白流的。”

赵德友稍觉欣慰,带点抱怨的说:“想不到我这个排长会这样不尽责。希望一切顺利。”话说完后,赵德友慢慢合上了眼睛,鼻中没了呼息。

只有严梅馨忍不住心中的悲痛,留下了几滴眼泪,其他几位抗联战士虽然心中都很悲伤,但他们已见多了身边战友的牺牲甚至是至亲之人的离去,在残酷的现实面前都还能控制住自己的情绪。

日军剩余的士兵大部分都从壕沟下钻了出来,在两挺机枪的掩护射击下,一边快速移动一边伺机开枪,企图从两侧包围小分队的正面阵地,却被西蒙、安德列和朱小乐的火力顽强的阻止了。日军部队借助掩体的保护,持续的火力反击并没有停止,他们仍然不放弃最后一点实施进攻的机会。

面对并不轻松的形势,扬科说道:“赵排长智勇过人,牺牲的真是太可惜了。日军的援兵用不了多久就会赶来,我们是不是应该忍痛节哀,考虑撤退的事了?边班长,你说呢?”

郝权才却第一个接话说:“任务是完成了,但我们排长的仇,留到啥时候报啊?”

没有人回答这个问题。沉默了一会儿,边勇说:“排长的仇一定要报,但不是现在。再和日本鬼子打下去,我们的损失会更大,敌人的援兵一旦赶到,那时再想撤恐怕就不可能了。”

郝权才叹了口气,声音中满是无奈,说:“那排长的尸体呢?绝不能让他落到日本人手里。”

边勇看了一眼扬科,一时间还没想好怎样安排,柴富东突然说:“排长的尸体我来背着。一定要给他找个安静的葬身之处。”他的声音带着沙哑,心中的忧伤无处倾诉,只能依靠超常的体力支出来宣泄了。

扬科向边勇点了下头,边勇领会其意,说:“排长的尸体柴富东先背着,他的枪由老郝叔拿着,严梅馨处理一下小乐的伤口。大家把随身物品都检查妥当,我们五分钟后立即撤出阵地。”

按照出发前的约定,赵排长牺牲后,应该是由扬科一人指挥小分队的行动,但他并没有那样做。对于一班长边勇的领导地位,扬科一开始就把他当赵排长一般尊重。


日军驻丰口要塞最高指挥官、关东军四十四联队第一大队大队长高桥迟野在听到第二中队第三小队犬冢少尉关于车队遭受伏击的无线电报告后,立刻带领第一中队两个小队八十几名士兵,在一个小时十五分钟后赶到了出事地点。

这时战斗早已经结束,阵亡士兵的尸体也整理的差不多了,而伏击他们的敌人却已完全不知去向。犬冢少尉报告说,他已经派出10名士兵分成三队对周围进行了3公里搜索,目前还无法确定敌人撤退的路线和准确人数。

高桥迟野站在硝烟四散、一片狼藉的战场中间,看着身下间谍松本和第二中队中队长笠原丰五郎的尸体足有五分钟,他的身后是装满了两个卡车的日军第二中队接近70名士兵的尸体。高桥大尉最后叹了口气,又是无奈又是悲愤的说:“我堂堂大日本帝国一百多名士兵,轻重火力配属齐全,在敌人十几名士兵的伏击下,竟然是一战即溃,留下的是一个完败的结局。笠原中尉如果不是战死殉国的话,等待他的将是耻辱的军法惩处。”

犬冢少尉脸上也有愧意,问道:“大队长,现在我们该怎么办?”

高桥迟野说:“只有将这里的情况如实上报给坂井联队长,等待指令,希望会有将功补过、挽回败局的机会。”

高桥叫来通讯兵,拟电文如下:第一大队上呈四十四联队坂井联队长,我部第二中队奉命护送重要人员途中遇袭,情报人员丧生,机密文件落入敌方手中,中队长笠原丰五郎以身殉国。现可确认敌人为小股支那精锐部队。请尽快下达指示,我部原地候命。 大日本帝国万岁!大队长高桥迟野。

二十分钟后,通讯兵把接收到的电文交到高桥手中:师团特击队将于五十分钟内赶至丰口要塞,全权负责追击行动,你部一切命令听从于指挥官渡边少佐,请及时做好接洽。这一计划我已与阿部旅团长商议定案,并转呈师团指挥部知悉。 联队长坂井昭平。

高桥迟野看完电文,脸上的焦虑神色缓解了不少,眼睛中多了一道慑人的寒气。

一旁的犬冢少尉说:“大队长,联队下了什么命令给我们?”

高桥迟野一句话也没说,只是把手里的电文缓缓递给他。

犬冢看完电文,带着疑惑说:“师团特击队刚成立没有几天,我也只是稍有耳闻。联队长没有下令我们立刻追击,而是把这个任务指派给了特击队,我们只是配合行动。这其中的道理,属下一时想不明白。”

高桥迟野说:“袭击我们的这支敌军小分队,战斗力很强,作战方式很特殊,行动能力应该也很突出。如果用大部队去追击,搜索、行军都很费时间,我们未必赶得上他们的速度,就算追上了他们,也无法将他们全都消灭。何况敌人手里还掌握着我们最需要的情报,不论是打草惊蛇,还是逼得敌人玉石俱焚,都不是我方愿意看到的。”

犬冢说:“师团特击队只有区区10人,而敌人小分队的人数一定不比这个少,敌军当中还有3名以上的苏联秘密部队成员。深入敌军腹地去追击、歼灭敌人的小分队,只靠特击队的实力,我担心成功的机会不是很大。”

高桥迟野有点得意的说:“这个问题,犬冢君过虑了。师团特击队虽然成立没有几天,也未参加过实战,但其8名队员都是从104师团两万三千名士兵中挑选出来的精英,战斗力要远远强于普通士兵。特击队队长渡边铭崎少佐我久仰其名,副队长小野彬次郎中尉是我的同乡,他们二人可都是师团长特意从太平洋战场上抽调来的。”

犬冢说:“这两位又有何过人之处?大队长了解吗?”

高桥回答:“那是当然。小野彬次郎是帝国自一九四0年(即昭和十五年)开始培训出的第一批狙击手,经验丰富、胆识过人,曾经在两个月内击杀美军112名士兵和下级军官,获得过三枚樱花勋章。渡边铭崎少佐更是有着很不寻常的经历。他成长于军人世家,一九四三年(即昭和十八年)在帝国陆军军官学校毕业,接着在德国柏林佐森狙击学校深造了一年半时间,据说曾受到著名狙击手、德国国防军第三山地师的马蒂亚斯-海岑诺尔的大力赏识。渡边铭崎回国后没多久就被派往南太平洋丛林中进行狙击作战,于两个星期内击杀美军91人,其中包括1名上校团长、2名中校副团长和3名团级参谋。因为他战功十分卓著,曾受到天皇陛下的两次召见。”

犬冢说:“有这两位指挥官来领导特击队,敌军小分队自然是没有任何优势可言了。这样说来,我们肩上的担子岂不是轻了很多?”

高桥迟野说:“犬冢君有点想当然了。前几天我和渡边少佐有过一次详细的谈话,以我对他的初步了解,他不是那种自大和莽撞的人。”

犬冢说:“大队长此言何意?”

高桥迟野说:“渡边少佐一定不会只带着特击队去执行这一任务的,他肯定会尽可能的利用我们大队的力量的。特击队的存在,不是为了专门应对这种意外情况的。”

犬冢说:“大队长的分析很有道理。属下还有些事情想不明白。”

高桥说:“什么事情?说来听听。”

犬冢说:“特击队为什么这几天会待在我们联队驻地?渡边君对这件任务为什么会这样积极?”

高桥稍作思索,说:“如果我猜的没错,这些都和特击队的某个行动计划有一定的关系。对于更深层次的问题,我也无法回答。”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4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