忠魂 正文 第六十九章 沦陷(4)

拆哪儿 收藏 0 25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6936.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6936.html[/size][/URL] 第六十九章 沦陷(4) 农历大年三十,哈尔滨城外的硝烟逐渐散去。这是一个阴冷的除夕,愁云惨雾笼罩下的哈尔滨没有丝毫喜庆的气氛。望着在自己面前集结的部队,多门二郎的心中充满了怒气。这些没有番号的支那军人,企图用单薄得可笑的力量来防御如此大的一个城市,除了勇气可嘉之外,仿佛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6936.html


第六十九章 沦陷(4)

农历大年三十,哈尔滨城外的硝烟逐渐散去。这是一个阴冷的除夕,愁云惨雾笼罩下的哈尔滨没有丝毫喜庆的气氛。望着在自己面前集结的部队,多门二郎的心中充满了怒气。这些没有番号的支那军人,企图用单薄得可笑的力量来防御如此大的一个城市,除了勇气可嘉之外,仿佛只是一场闹剧。

但是,这场闹剧却给自己的第二师团以沉重的打击,主攻的29联队损失惨重,而第三旅团的长谷部照下辖的三个联队也都出现了建制残缺。在部队面前逡巡的多门二郎望着眼前士兵有些低落的士兵,一个罪恶的念头渐渐滋生。正当多门二郎准备下达在心中翻滚的那道残酷命令时,一个参谋急匆匆地跑过来报告。

“报告!将军阁下,马占山给您发来了电报!”

“哦?”多门二郎又放下了已经高高举起的戴着白手套的手,转身接过了电文。

=====================================


黑龙江 海伦 马占山指挥部

“主席!您不能啊!”警卫连长张天明扑嗵一声,跪倒在马占山面前。

“起来!男儿膝下有黄金!”马占山喝道。

“主席!您也知道,男儿膝下有黄金!那,您为什么向多门二郎发那样一份电文?”张天明缓缓地站了起来,望着马占山。

马占山仿佛在一个时辰之间就苍老了许多,一直笔挺的腰也变得佝偻起来。“天明,如果你还信得过你的马长官,你就不应该阻拦我。”

“主席,您是什么样的人,我塔天明不敢说十二分的了解,但是,您绝不会是向小鬼子投降的人!天明心中的马占山,顶天立地!”说完这一句,张天明已经满脸是泪。

“天明!”马占山满眼泪花涌动,“你可知,如果我不出此下策,冯占海他们,还有我们的部队无法幸免,我等战死事小,但是,依着那些禽兽的本性,哈尔滨的百姓,将会遭何等大劫?”

“主席!这,关乎到您的名节啊!无论如何,我张天明都不会让您去哈尔滨!”

“好吧,我本来不没有打算让你们同我一起去受辱。让开!”马占山尽量挺直自己的腰,朝门外走去。

张天明望着马占山蹒跚的步伐,突然大喝一声:“警卫连!全连集合!护送马长官去哈尔滨!”

============================================================


哈尔滨 南郊 日军营地

“师团长阁下,我们为什么还不入城呢?”长谷部照有些沉不住气,问道。

“长谷君,马占山的电文,我已经让你们传阅了,怎么,你还不明白吗?”多门二郎脸上的阴云一扫而空,面带微笑地问长谷部照。

“将军,区区一个马占山,已是皇军囊中之物,何必如此重视呢?”长谷部照不解地问道。

“不,长谷君。如果说,支那还有几个血性军人的话,这个马占山就是其中一个。他向我们投降的意义,远远不止他手中的那支只有轻武器的部队那样简单。要知道,如果马占山向帝国臣服,我们在满洲的战斗会减少很多。因为他已经成为了一个象征。所以,我们必须重视他的请求,以示我天皇的仁德。”

“哦,原来是这样。将军阁下真是深谋远虑啊。”长谷部照由衷地赞叹道。

“命令!各部队就地休整!整理军容,下午入城!”


==========================================================

哈尔滨 夜

除夕的夜里,没有鞭炮声,只有零星响起的枪声划破本来应该祝福的夜空。黑龙江省政府大院的大门旁,只保留了东省自治委员会的牌子。灯火通明的大厅里,张景惠正在宴请多门二郎一行,省政府周围,都是荷枪实弹的日军士兵层层把守。

张景惠再三请求多门二郎入席,多门二郎只是微笑着摆了摆手。张景惠望了望已经上齐了的菜肴,有些不识时务地靠近了多门二郎,想再次发出邀请,一旁的长谷部照却冷哼了一声,张景惠尴尬地笑了笑,赶紧退后几步。

门外传来的喧闹声让张景惠紧张起来,连忙走出大院想看看究竟。几条街外,马占山的警卫连正护送着马占山前来赴宴,却被日军层层包围。马占山笑了笑,对警卫连长张天明挥了挥手,然后解下佩枪交给张天明,拍了拍自己的衣服,一个人向唯一亮着灯光的省政府大院走来。

多门二郎远远地望见了一个军姿标准的中国军人走过来,连忙迎了上去。马占山停下脚步,望着眼前这个比自己矮了一个头的日本将军,并没有敬礼的打算。但多门二郎却首先敬了一个礼,犹豫了一下之后,马占山也回了一个礼。

“马将军,请!”多门二郎做了一个请的手势。

“不,将军阁下,这里是中国,按照中国人的规矩,你远来是客,你先请。”马占山却并没有先行,只是伸了伸手请多门二郎先行。

“想不到马将军不仅治军有方,而且思维如此敏捷。”多门二郎笑了笑,也不争辩,抬腿先行。在走过于琛澄和张景惠身边时,多门二郎有意无意地扫视了这两个一脸奴才相的中国人,然后又侧过头来看了看阔步直行的马占山,表情复杂地笑着摇了摇头。

大厅内,被撤下去的菜肴又被再次端了上来。马占山面前的酒杯和碗筷都没有动过。

“马将军,现在,贵国的领袖爱新觉罗。溥仪陛下已经在新京准备重新组阁。您这样的杰出将领,将是满洲国的栋梁之材。我提议,为马将军的正确决定,干杯!”多门二郎举起了手中的杯子说道。

“将军阁下,现在谈满洲国,还为时过早。我认为,首先我们须要明确几个问题。”马占山却一动也没动,开口说道。

“马将军,还是先干了这杯吧。”张景惠赶紧打圆场道。

“你?”马占山霍然起立。




1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