独雁萍踪 正文 家国恩仇 124 微服私访

张继前 收藏 0 0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6738.html


张思德的面容在镜中忽隐忽现:“背负着欺上瞒下的谎言,我能含笑九泉吗?”

她说:“张思德你走吧,明天下午我就遵照你的叮嘱调整课程。”

张思德说:“谢谢女士,你的一切不幸都是平凡的世态造成的,你不能怨恨伟大领袖毛主席;毛主席所做的一切,他的本意都是为了拯救多灾多难的民族,只可惜他的力量被别有些别有野心的人利用了;明天,你这里将走来一位高举毛主席旗号的人物,女士你记住,无论那个人物说什么或做什么,你都不能得罪他,否则你将大祸临头。”

她说:“我记住了张思德,你走吧。”

由于高温不敌,她没留意张思德如何离去,只觉得身上的手停住了游走,她置身于热汗淋漓的呓语中:“卓云你怎么想摸就摸想停就停了,一别多年,难道你忘了消魂的当初?”

身后的话音:“安老师,卓云是谁呀?”她一怔:“你是谁!你难道不是我阔别多年的丈夫卓云?”

身后的声音:“我是崔炳贵的父亲崔兆林呀,安老师,你难道忘了你前天还收到了我送来的野鸡和野兔?”

她的脑海云雾纷飞,她的躯壳沉浮飘荡。她在麻醉的朦胧中不知如何是好的时候耳边响起了微妙的敲门声,敲门声里交杂着女人的喘息声,那敲门声似乎出自某位钢琴大师的娴熟之手,那喘息声好象来自山川旷野回荡的幽灵之口:“安壁禾,你快开门,我是李香兰;我们黑风寨的男女老少都把你敬若救苦救难普渡众生的菩萨,你怎能偷我的汉子,你是学生尊敬的老师吗,你还知道什么是羞耻吗?”……

她猛然睁开的眼睛扑进了清朗的月!


“老师好。”

“同学们好。”安壁禾在潮湿的晨光里望着一张张小小的脸庞和面对着一双双明净的童睛开始了那天的第一节课。

窗外可见对岸山尖的朝阳,室内近闻幼小心灵的搏动。她说:“同学们,今早的课程有了变化,上节课布置的心得体会不用写了。今早,我就将有关《张思德》一课的心得体会给同学们讲一讲;课文的主要意图是教导我们学习张思德全心全意为人民服务,但同学们应该明白,这全心全意为人民服务是体现在抗日根据地延安,时代背景是抗日战争时期接近解放战争时期,为什么时间已过去了三十多年还要学习张思德?因为张思德毫不利己专门利人的劳动精神丰富了他全心全意为人民服务的博大胸怀和宝贵情操;同学们必须懂得,博大的胸怀和宝贵的情操应该是每个人和每个时代的人都不可少的,如果一心只顾自己的荣辱得失而忘了别人的喜怒哀乐的话、那么这样的人是比较渺小而又比较孤立的;孤立的人就算他能侥幸爬上高高位置也会重重的跌下来、落得自取灭亡的下场,像张思德则不然,他是一名平凡的战士,是万马军中的普通一兵,他任劳任怨忠心耿耿的工作,在刀光剑影血洒荒丘的战场后面做了支援前线雪中送炭的好事,虽然他平凡的牺牲了 ,但有千千万万的人给他锦上添花,成了全国人民学习的好榜样。”

“老师。”

学生中有学生举手,安壁禾见是崔炳贵,耳根奇怪的烫了一下:“崔炳贵同学,你有什么问题?”

崔炳贵起立:“老师,你不是说花开千年也是败,人活百岁万事休吗,张思德反正已经牺牲了,这锦上添花对他还有什么用?”

安壁禾顿了顿,微微一笑说:“崔炳贵同学的问题很好,请坐,老师给你讲;花开千年败,人活百岁休这样的话题从绝对与相对的立论逻辑而言属于《醒世恒言》,张思德明不明白这个道理、课文中没有叙述,但张思德做那些事的时候肯定没想到他会牺牲,张思德也许并非为了锦上添花去牺牲自己,至于后人给他锦上添花那是后人的事与张思德无关;我们所要学习的,是张思德如何全心全意为人民服务。”

“老师。”

又有学生举手。她说:“狄荞花同学你好,你有什么问题?”

“老师,我们应该怎样学习张思德?”

“很好,狄荞花同学你请坐,老师给你们慢慢讲;前边说过,我们学习张思德要因地制宜,我们生长在多快好省建设社会主义的新时期,不可能去战火纷飞的延安学习张思德如何烧炭,如何把炭送给伟大领袖毛主席烤火取暖?但我们在黑风寨也有全心全意为人民服务的广阔天地,比如谁看见牛羊在生产队的庄稼地里践踏粮食,谁就应该自觉的把牛羊赶出庄稼地,谁看见有眼力不好的老人过桥过水的不方便,谁就该自觉的把那个老人牵过涉险难行的路段,比如看见年级较小的同学不会做饭,谁看见了就应该自觉的帮助小同学把饭菜做好,诸如此类互相关心互相帮助的行为就是全心全意为人民服务的其中一种良好体现;当然,这只是初步的;更广范的服务方式,以后自有高校的老师们给你讲解,听懂了吗同学们?”

“懂了。”她正要接着以下课程的时候,见狄素青背着小竹箩走进校门,就说:“同学们,你们再把《张思德》一课朗诵几遍,以下的课文是《纪念白求恩》;现在,狄荞花同学,你就领着同学们朗诵《张思德》吧。”

一见狄素青那总含微笑的苹果脸,安壁禾拧得再紧的眉心也会瞬间舒展;蹲在地上的狄素青回头笑问:“小姑,你猜我给你送了什么来着?你看,我母亲给你攒的鸡蛋又大又鲜,我父亲给你切的腿子肉又红又瘦。我给你摘的树花菜即干净又金黄,还有我小弟给你捉的石花鱼又大又肥;小姑,你今早的收获不小哟。”

安壁禾取了毛巾想给素青揩汗,她接过毛巾自己边揩边说:“小姑,你的脸色不太好,是不是昨晚又失眠了?”

壁禾说:“也不知是怎么了,我今早的心情特别乱。”

狄素青说:“可能是我特地给你带来的好消息吧,告诉你吧小姑,安东来信了。”

“啊!”安壁禾两掌合心,迸出了眼底的泪粒,“真的?”

素青说:“真的,安东说他在巴山蜀水找到了金凤子,通过金凤子找到 了一个叫乔德迈的先生,通过乔先生,他又将前往西北高原寻找一位名叫林南雁的女士,他说只要找到林南雁,也许就能找到我们的表姐刁 一了。”

“啊!真的?”壁禾坐也不是、站也不是,一块手帕飞舞在鼻梁上;“这可恶的钉子,如此盛大的好消息却偏偏不给我来信;真是该打、来日见了,我非揍他不可;素青,把信给我。”

狄素青满脸骄傲:“他给我的信我凭什么给你?他本来要我不告诉你的,他说要给你一个从天而降的惊喜,他说要我关心你要你多多保重;小姑呀,你无论如何要珍重,否则我和钉子都会伤心的。”

安壁禾说:“素青呀,你既然希望我开心,那就把钉子的书信给我看看。”

素青摇摇头:“那不可能。”

壁禾顿生激将法:“素青呀,看你如此神密,是不是钉子跟你说了不堪入耳的悄悄话?”

素青偏偏不吃这套,面红耳赤的啼啼一笑说:“这还用小姑你说吗,小姑你真是的。”

安壁禾短叹一声:“好了好了不看就不看,难怪人家说有了媳妇忘了娘。我也真是的,钉子如今有了心上人,那还把我做小姑放在心上。”

素青起身说:“那好那好,我立即回家把信拿来给你,免得我这未过门的媳妇难做人。”

安壁禾笑道:“得了,素青你少滑头,既然怕难做人就快帮着我做饭,真是徒弟领上路师傅没道路,素青呀,你怎么越来越跟我一模一样?”

狄素青说:“没办法,这也是师傅逼的呗。”

烧火的时候,素青突然说:“小姑,好象上边来人了。”

壁禾的火柴掉在地上:“谁!?”

狄素青说:“不知道,只见一个戴新草帽穿白衬衣的瘦个子跟李佳水站在猪头岭岗上指着学校说话来着。”

壁禾寻思着:“莫非是公社的黄书记来了。”

素青点头:“可能是吧,小姑,会对你有害吗?”

壁禾一直没忘梦中的事,淡淡笑着:“管它有益有害,大不了病来药挡,水来架桥。像我这种阎王殿上留过名的人,大风大浪见多了。”


忐忑不安的一天所剩无几的斜阳时光里,安壁禾终于历尽艰辛的迎来了黄书记对黑风寨小学的莅临指导。

她心旌飘摇地与满面春色的黄书记对立在核桃树遮阴的校园中,黄书记说:“安女士,久违了;与你相识至今有十来个年头了吧,你真是越活越水灵呀。”

壁禾笑态可掬:“哪里,这都是托了你的福。欢迎书记光临,请。”

“是吗?”黄书记登门入室的时候,迈着谨小慎微的步子,“安女士,你没想到我会跋山涉水的辛苦一趟吧?”

壁禾笑答:“哪里,我知道书记是个有情有义的人,这不,我已沏好了香茶。”

黄书记落落大方的捧茶在手:“哎呀,真是茶如其人,这味道实在是香甜不尽。”

“哪里,书记谬赞了。”壁禾见黄书记坐在草墩上喝茶的姿态就像如来佛祖参禅的样子,就奇思妙想的盘腿坐在对面做出受戒的模样。

黄书记颇为感慨的说:“不简单呐,妇道人家在这样的地方干出这样的事业,实在是难能可贵,难能可贵呀;唉,只可惜世事多舛,好心不得好报;安女士是个明白人,你也许可想而知,山外的人对你的历史问题还是穷追不舍,好在有我风里雨里的为你周旋。”

壁禾的眼皮动了一下:“谢谢书记的厚爱,只可惜我两袖清风无以为报。”

黄书记轻轻摇头说:“实在是怜香惜玉的不得以而为之;安女士,你孤身一人在这样的地方不寂寞吗?”

壁禾莞尔一笑:“既然书记深知我寂寞,为何不约李大队长一起来凑个热闹?”

“嘘!”黄书记打了个哑静的手势,压低声音说,“我这是一往情深的微服私访,孤男寡女的人多了说话做事不方便;女士,能关上门窗说话吗?”

壁禾的面容红得像十月盛开的山茶,头颅像护花的绿叶在风中摇动:“如果书记以为必要的话,那就关上吧。”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