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钟琴:且看房产税大戏如何开场

绿色世界88 收藏 2 29
导读:关于征收房产税(以前叫物业税)的话题,我以前曾写过两篇博文,主要观点一是“必须旗帜鲜明地反对加税”,一是“政府干预市场必以失败告终”。鉴于最近重庆和上海已经有了各自的房产税征收方案,我就再闲说几句。 1,房价上涨自有其合理性。改革开放三十多年来,物价一直在上涨,房价随着物价上涨,是再正常不过的事了。有人经常拿股市来说事,说股市有涨有跌,房市为什么只涨不跌?我看这是脑子里进水了!房子是实实在在的“大宗商品”,里面包含了各种成本,如果各种成本一直在涨,房价岂能不涨?大城市涨得快,小城市涨得慢,是

关于征收房产税(以前叫物业税)的话题,我以前曾写过两篇博文,主要观点一是“必须旗帜鲜明地反对加税”,一是“政府干预市场必以失败告终”。鉴于最近重庆和上海已经有了各自的房产税征收方案,我就再闲说几句。




1,房价上涨自有其合理性。改革开放三十多年来,物价一直在上涨,房价随着物价上涨,是再正常不过的事了。有人经常拿股市来说事,说股市有涨有跌,房市为什么只涨不跌?我看这是脑子里进水了!房子是实实在在的“大宗商品”,里面包含了各种成本,如果各种成本一直在涨,房价岂能不涨?大城市涨得快,小城市涨得慢,是与各个城市的购买水平成正比的,而且房子成了人们涌入大城市工作生活的重要准入门槛,试想,如果房子随随便便什么人都有能力买上一套两套,那这城市的容量真是不可想像!




2,问题是这几年房价涨太猛,已经远远超出了物价上涨的幅度,以至于人们都在望房兴叹。我想,这里面深层的问题太多,仅仅归咎于房地产商抬价、炒房客热炒、民众争买二套房,由此想通过抑制需求入手降房价,实是本末倒置之举。




3,那么深层次的问题有哪些?依我愚见,主要有这么几点:一是土地由政府垄断,属于稀缺资源,价格越拍越高;二是权贵经济使贫富悬殊日益加剧,富者可以几套几十套地买,贫者却连一个卫生间也买不起;三是城市化进程方兴未艾,大量农家子弟通过高考、进城打工定居城市,刚需旺盛;四是我们的经济市场化程度不高,民间资本缺乏多元的投资渠道,相比之下,买房成为最保值的投资;五是政府针对贫困阶层的廉租房建设跟不上,所谓经济适用房又多被近水楼台瓜分,难以起到“济贫”的作用……




4,要想从根本上平抑房价,归根结底还是个经济市场化、政治民主化的问题。而反观这些年有关部门制定的各种“调控”措施,基本上既不治标也不治本,纯是在忽悠鱼民!比如说针对二套房贷的限制,实际上是对民众改善住房需求的限制。那些把买房视为“投资”的权贵、富人,家里的现金正愁着没地方藏,还需要向银行借钱吗?




5,上海、重庆等地马上就要开征的房产税,貌似磨刀霍霍要“劫富济贫”,其实仍是虚晃一枪,最终被捅个透心凉的仍是屁民。上海房产税据说只向增量房开征,不征存量房。也就是说,权贵、富人们以前无论买下多少房子,都不会有缴税之虞;而自房产税开征之日后买的第二套以上的房子,才会被征税。如此说来,那些以前没有买下两套以上住房的人(一般都是穷人),以后再买房,将不得不每年支付房产税。


我经常看到有人在网上发帖,要求房产税从第二套房开征,因为他们只有一套房,从第二套房开征好像不会损害他们的利益。他们大概认为,他们以及他们的后代,将永远不会再买第二套房,将永远不会改善居住条件。其短视真的令人惊诧!也许等他们想改善居住条件的时候,才会感觉到房产税的利刃原来正朝向他们。


可见,上海房产税要宰的,是正想买第二套房的“后富者”,以及现在买不起、将来也许要买第二套房的人,即厉以宁所说的“待富者”。




6,重庆的忽悠手腕也很巧妙:只开征高档商品房房产税。于是屁民们闻之窃喜,以为可以“劫富济贫”了。且慢,让我们分析一下再兴奋不迟。且不说什么房子属于高档房、如何界定、由谁来评估,假如权贵富豪们因此都不买高档房了,纷纷投资购买低档房、小户型,与穷人抢房源,那么,低档房、小户型的价格能降得下来吗?这不是为丛驱雀、为渊驱鱼吗?




7,那么,无论存量房还是增量房,全征!会不会使房价降下来呢?我看除了政府受益,社会上的大多数人都没有好处,房价也不会下降。何以言之?如果一种商品税变成人人都缴的人头税,只能导致这个商品价格上涨,人民的负担加重。届时房价不仅不会降,租房价格也水涨船高,买不起房的人甚至也租不起了。




8,有人认为:房产税应该只向二套及二套以上房子征税,或者按每个家庭人均多少面积以上征税,这样就可以劫富济贫、有效降低房价了。我认为这只是纸上谈兵,根本不具备可操作性。在全国范围内摸清每家每户有几套房、人均占有多少面积,是个比人口大普查难上百倍的任务,几乎不可能完成。让官员们申报财产都做不到,还想摸清他们有多少房产?做梦吧!


不必说要摸清每家每户有多少房产,也不必说用什么办法把税征上来,多年前,国家就规定经营性房屋是要交税的,国家税务总局还特意下发了《关于个人转租房屋取得收入征收个人所得税问题的通知》,但是征收难在全国是个普遍现象,有几个房东主动缴过税?税务人员能做到挨门挨户地去征收吗?二套以上房产税能不能征上来,看个人出租房屋所得税能否征得上来,就可知道个大概。




9,如果房产税税率太低,有多套房者根本就不在乎。既然买得起马,就配得起鞍。


如果税率过高,必然导致大范围的避税、偷税、抗税。历史的经验告诉我们,在社会矛盾激化的年代,加税更要格外慎重,弄不好就会搞得怨声载道、民不聊生,甚至会激化矛盾、激起民变。对于苛捐杂税,人民都有这样的共识:避税合法,偷税有理,抗税无罪!




10,顺便再说一下“劫富济贫”。我认为这是一个邪恶的口号,只有不长进、没出息的民族,才会喜欢“劫富济贫”。“富”并不一定代表着罪恶,“贫”也不见得代表着正义。即使在一种不合理的体制下,富者因巧取豪夺而致富,为富不仁,但不思改变制度,却热衷于劫富以济贫,实际上是以暴易暴,换汤不换药。


毛夺取天下,号称“无产阶级”革了“资产阶级”的命,结果如何?资产阶级倒是消灭了,“劫富”却不能“济贫”,除了极少数权贵,绝大多数国人最终都成了一贫如洗的“无产阶级”。可见,正确的道路不是消灭资产阶级,而是应该消灭无产阶级,让大多数人民都变成有财产、有尊严的“资产阶级”,或曰“中产阶级”。有恒产者有恒心嘛!而毛全搞反了,通过杀富劫富最终走向共同贫穷。改革开放之后,有些人又富了,而且相当数量的人为富不仁,于是又有人叫嚷杀富济贫,希望再来一次毛式轮回。这样的悲惨轮回在中国历史上已经重复三千年了,我们为什么就不思改弦更张,变变劫富济贫的思路呢?




11,在一个社会中,如果权贵和富豪掌握着制定政策、法律权力,那么,其政策、法律必然不会损害权贵、富豪的利益。如果富人在政策、法律的制定上也失去了话语权,那么,政策、法律就只为权力服务。如果富人的权益都得不到保护,可以肯定的是,穷人的权益就更难得到保护。现在房产税制定者们的真实用意,是借某些鼠目寸光者的呼声,为各级政府开拓一个取之不尽的税源,可谓处心积虑,用心良苦。而借民粹思想牟取私利是极其危险的,因为一旦行之无效,将导致中产者破产,贫穷者更穷。西汉末年,王莽鉴于土地兼并严重,乃将人民的土地充公,由官府按西周时的“井田制”统一分配。改制前是无田者骂,改制后不仅没有讨好无田者,连以前的有田者也得罪了,结果搞得上下交相怨,天下大乱,不久。王莽便被起义军所杀,身死国灭,为天下笑,为政者可不慎欤!




12,征收房产税的结果,我并不看好;房产税如何收场,我不作预测。我倒要先看看,各地的房产税大戏如何开场?










0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2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