纽约时报90岁前总编:在重庆看到延安精神

重装武器 收藏 1 334
导读: [img]http://img9.itiexue.net/1239/12394161.jpg[/img] 2010年12月13日,托平夫妇作客重庆大学文新学院。据重大文新学院网站 90岁的美国纽约时报前总编辑西默.托平日前专程到重庆采访,称自己看到了64年前看到的延安精神——全心全意为人民服务。他说,重庆的做法正是中国几代领导人所坚信的“有中国特色的社会主义”。   “为什么重庆不仅在中国,而且在全世界这样引人注目?”90岁的美国《纽约时报》前总编辑西默.托平带着“要弄清楚”的想法,于2
近期热点 换一换


纽约时报90岁前总编:在重庆看到延安精神

2010年12月13日,托平夫妇作客重庆大学文新学院。据重大文新学院网站


90岁的美国纽约时报前总编辑西默.托平日前专程到重庆采访,称自己看到了64年前看到的延安精神——全心全意为人民服务。他说,重庆的做法正是中国几代领导人所坚信的“有中国特色的社会主义”。


“为什么重庆不仅在中国,而且在全世界这样引人注目?”90岁的美国《纽约时报》前总编辑西默.托平带着“要弄清楚”的想法,于2010年12月9日来到了重庆。前一天,中共中央政治局常委、国家副主席习近平 刚刚离开这里。


“64年前在延安,最让自己感动的是中国共产党人全心全意为人民服务的精神。今天在重庆,我看到这种精神依然在闪光。”西默.托平完成他的重庆采访后感慨道。


重庆在创造新的价值


2010年,90岁的托平身背沉重的相机包,走进重庆市委大院。


大院位于重庆市中心,郁郁葱葱的庭院里一处高坡上,坐落着一幢独立的西式小楼。沿着一条小径,托平登了105级台阶。坡顶的这座西式小楼,国民政府时期称为“美龄楼”,是1945年国共谈判旧址,一生较量的毛泽东与蒋介石,在这里留下了唯一的合影。


在小楼一层的拐角处,有一间敞开门供人参观的房子———那是上世纪50年代初,邓小平担任中共中央西南局第一书记时的办公室。“邓小平的记忆力非常好。1979年,我们在华盛顿应邀参加欢迎邓小平的宴会。在宴会厅里,邓小平看见我俩,老远就走过来跟我们握手打招呼。”


“重庆不仅把过去有价值的传统继承了下来,更重要的是,今天的重庆在创造新的价值。”托平在参观了重庆的历史遗址后说。


重庆有连绵成片的山区和库区,被称为中国国情的“缩影”。但年轻的直辖市,让托平夫妇感到时尚而充满活力,他们用镜头记录下这座城市的鲜活瞬间:两江新区建设工地,机器轰鸣,丘陵低谷平整成一块块平坝,规划出一个个厂区;城市广场,草木葱茏,市民跳坝坝舞,唱红歌,其乐融融;街角路边,整齐划一的交巡警平台,24小时保障安全。


托平白天参观采访,晚上他就看资料、读报。他在笔记本里写道:“今后5年,重庆定了一个很有勇气的目标:城乡居民收入增长将高于全国平均水平,城乡居民收入比要缩小到2.5:1 左右;保证130万留守儿童每天喝上一杯牛奶,吃上一个鸡蛋,有营养午餐,还要下更大功夫,照顾好他们的日常生活,落实好医疗、教育等问题;实现农村养老保险全覆盖。”


托平感慨地说,“1946年我在延安宝塔山下,看到中央党校的学员和来自全国各地的大学生们高唱革命歌曲。前天在报纸上,我读到,习近平 副主席在重庆调研中,赞扬重庆党和政府大力培养爱民、亲民、为民的感情。目前,重庆还提出了以民为本的民生幸福指数的执政理念,而不是GDP为导向的执政理念。”几天采访下来,托平说,“我看到了自己 64年前看到的延安精神——全心全意为人民服务。”


要使市民有幸福感


在重庆,托平夫妇与市委书记薄熙来有过一次会面。


一见到托平夫妇,薄熙来便高兴地说:“你们熟悉中国的历史和国情,跟你们这样有高尚情怀的老人交谈,会沾上福气的!”“刚才在这院子里,我们对身体进行测试,爬了105级台阶呢。”托平夫人笑答。


托平夫妇向薄熙来提问:“我们在重庆看到了为人民服务的延安传统,能不能听听您的想法?”


薄熙来说:“重庆地处西南,山高沟深,基础比较薄弱,要抓好发展首先必须改善民生,也就是为人民服务。这并不是重庆市委、市政府的独创。中国共产党是全心全意为人民服务的党,最早的誓言就是‘为天下劳苦大众谋幸福’。胡锦涛总书记说,‘一定要和人民群众水乳交融。’重庆还有140多万农村贫困人口,60多万城镇居民吃低保,一定要把共同富裕摆在重中之重的位置上。”


出现频率最高的词汇


当车辆在重庆穿梭,托平夫妇看到最多的颜色是“绿”,山坡上,道路旁,楼宇间,到处是新栽的大树,而且多是银杏、香樟和桂花。在过去2年,这座山水映衬的城市,仿佛一下子迸发出前所未有的植树热情。2009年,投入178亿元,完成造林面积798万亩,一年种出十年树。2010年,以同样的力度推进。重庆正在努力建设国家森林城市、生态园林城市、环保模范城市。


托平夫妇告诉陪伴的人,在他们的采访本里,“出现频率最高的词汇是‘五个重庆’”。按照重庆市政府的规划,重庆主城未来将成为面积超过1000平方公里、人口超过千万的特大型城市,而“五个重庆”的设计,将保证“新重庆”一百年不落后,二三百年后看更有味道。


纽约时报90岁前总编:在重庆看到延安精神

西默·托平的著作。

重庆正加紧建设“畅通重庆”:高速公路通车里程要提高到3000公里,达到欧洲发达国家水平;铁路运营里程提高到2300公里,基本实现“8小时出海”;市内轨道交通通车里程提高到200公里,贯通主城9区,减少拥堵。


薄熙来也给托平夫妇作了“解读”:“五个重庆”都是民生工程,都是为人民服务。“森林重庆”是要改善环境,让老百姓多吸氧;“畅通重庆”是要改善交通条件,主城不塞车,乡村有油路;“平安重庆”要增强老百姓的安全感;“健康重庆”要让孩子长得壮,老人活得长,全民活得健康;“宜居重庆”则要着力改善百姓的居住条件和环境。这“五个重庆”是为后代造福,让我们的子孙100年后都受益。


“香樟树能驱蚊子;银杏树能活一两千年,长得又高又直,都是难得的好树种。现在让我犯愁的是如何让重庆孩子长个儿。最近,著名田径教练马俊仁给我支了个招儿——跳绳,不仅增加韧带弹性,还能帮助长个儿。”薄熙来的幽默话语,让托平夫妇开怀地笑了起来。


让女儿帮助重庆建设


在重庆,托平夫妇看到了一座座拔地而起的高层公寓,其中“民心佳园”公租房项目引起了他们很大的兴趣:楼宇间是花园绿地,周边规划有轻轨、学校、医院和超市,生活方便。托平夫妇了解到,重庆在中国率先建设公租房。


托平夫妇还发现,中国中央政府批准重庆设立的国家级开发开放区——两江新区,拥有甚至优于上海浦东新区的政策。现在,越来越多的外地人才正涌入重庆寻找机会。


“我女儿现在担任微软全球财务总裁,我回去要让她来重庆帮助建设两江新区。”托平向薄熙来表示。


专门来渝过90岁生日


“你问我为什么对我来讲中国这样难舍难分?有三个原因:首先,我在中国遇见了奥瑞;二是中国是我当记者的起点;三是在中国生活和工作,我对中国人民产生了极深的感情。这就是为什么我和我的夫人,专门从纽约飞到重庆来庆祝我90岁的生日。”


西南政法大学近300名学生挤满了图书馆报告厅,过道里也站满了人。托平一路小跑似的登上了主席台,站在演讲台的麦克风前,一口气讲了近一个小时。在座的学生分享着他的感悟:“我认为,作为记者最重要的是为人民服务,为你的国家效劳。”


在重庆期间,90岁的托平四处观察访谈。“我们家族六代人都在中国生活过。”托平夫人说,“1891年,我爷爷在湖北襄樊创建了中国第一所女子中学。那个时候,中国的女子都裹着小脚。我奶奶经常在河边看到被溺死的女婴。而今天,中国学新闻的多半是女生。中国已经进入了现代社会。”


托平说,“在我看来,重庆的做法正是中国几代领导人所坚信的‘有中国特色的社会主义’。”


传奇托平:采访延安,准确预言中国解放


托平在美国新闻界享有崇高威望,至今仍是著名的哥伦比亚大学荣誉教授。在西方世界,托平是少有的能够用“亲历”大跨度比较着中国发展变化的媒体人之一。托平在中国解放战争期间,曾赴延安,采访过朱德、刘少奇等中共领导人。他不仅是赴人民解放军前线阵地采访、报道淮海战役的唯一的西方记者,更是第一个向全世界报道人民解放军占领南京的西方记者。


我看到新中国即将诞生


1946年11月,作为国际新闻社驻京的首席记者,托平在时任北平军调部中共代表叶剑英的秘书、新闻处长黄华的安排下,赴延安采访。到延安后,托平被安排住进一个窑洞里,睡在一张木凳和木板支起来的床上。


“延安跟北平完全不一样,在延安的街头,我看不到一个乞丐。”托平回忆说,“在沿街的小店铺前,我遇到的都是来自中国各地的热血沸腾的大学生。每到晚上,在星空下,大概2万多名住在窑洞里的大学生们拎着闪烁的煤油灯,参加政治会议,或是参加晚会,演唱革命歌曲。”


“我在杨家岭窑洞前的一棵大枣树下,对刘少奇进行了一次深入的采访。”托平说,“尽管国民党军队在数量上远远超过人民解放军,但是,我看到了一个新中国即将诞生。我坚信,解放军不久将会解放整个大陆。”


拍摄周恩来登上《时代》


1971年,托平以《纽约时报》副总编辑身份访问中国。托平的夫人奥瑞.朗宁.托平,是美国《国家地理杂志》撰稿人、摄影记者。她是加拿大著名外交家切斯特.朗宁大使的女儿。


托平夫妇对中国许多领导人如周恩来、邓小平、李先念等进行过采访。上月在重庆访问期间,重庆市委书记薄熙来送给托平夫妇两尊铜像,分别是毛泽东和周恩来。托平夫人惊喜地叫出声来。原来周恩来的铜像,正是以她39年前给周总理拍摄的那张照片为原型创作的。


1971 年,周总理在人民大会堂设晚宴招待朗宁父儿。当时正值“文革”期间,经济发展受阻,国际关系紧张,这些一直烦扰着周总理。而这天的晚上,见到老朋友,周总理特别放松,心情特别好。总理斜身靠在沙发上,跟朗宁大使回忆他们当年在重庆和南京的时光,时而两人还开心地笑起来。周总理的英俊神态被奥瑞抓拍到了,她一口气拍了几十张。后来,这些照片冲印出来,奥瑞拿给周总理看,总理笑了,奥瑞再次抓拍。在这两次拍摄的照片中,一张成了美国《时代》周刊的封面人像,另一张被中国政府选为周总理的遗像。


听到淮海战场炮声骤停


2008 年10月,已经88岁高龄的托平,为了真实地再现新中国诞生前夕发生的重大事件,重返淮海战役战场所在地徐州采访。结合他过去战地采访的经历,一年后,他出版了《站在冷战的前线》一书。书中的开头写道:“一整夜炮声像打雷似的响个不停。天亮时分,炮声突然停了下来。我在一个农民的窝棚里,睡在粮垛上,身上盖着一个棉被单。在猜想,这段沉寂意味着什么。我摸着黑走到门口,解放军战士用卡宾枪拦住了我。”


托平接着写道:“很快我发现,炮声的停止,是国民党投降了,淮海战役结束了。这意味着亚洲出现了一个新曙光。”


中国的变化像科幻小说


托平这次回到中国,“我看到我的梦想已经成真!”


“1946年我第一次到中国,见到的是满目疮痍的大地和随处逃荒的人。新中国成立后,特别是1978年后,这一切都在变。”托平夫人翻看重庆画册说:“今天看到重庆,更发觉中国的变化就是一本科幻小说,速度令人难以置信。”(来源:重庆晨报)


1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1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