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种国家卫士——职业杀手 杀手部队提供的保镖服务 保镖服务之超级昂贵

346169009 收藏 0 69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7016.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7016.html[/size][/URL] 唉,这是什么世道啊,下次该去建议下士官学院,我们也要开设类似谍报班的情感专业课。要是有这课程的话,今天我也不至于要做这等‘坍台’的事情。(虽说在古人看来,不耻下问是件高尚的事情,但我面对的确是一群‘火星人’!真不知会被如何鄙视啊,晕死) “小椋,我说你平时有经常的和晓君约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7016.html



唉,这是什么世道啊,下次该去建议下士官学院,我们也要开设类似谍报班的情感专业课。要是有这课程的话,今天我也不至于要做这等‘坍台’的事情。(虽说在古人看来,不耻下问是件高尚的事情,但我面对的确是一群‘火星人’!真不知会被如何鄙视啊,晕死)

“小椋,我说你平时有经常的和晓君约会么?”我直接问了坐在我后面的小家伙,而且开门见山!

他听完便低声的对我说道,“我说,你问这个做什么?难不成想对你旁边的那位下手啦?”唉,现在的人是什么眼神啊,我明明是…无语了。

“呵呵,这个么,我想知道约会具体需要男生做些什么?”我也同样很轻声的问道。

“你不会没有和女孩一起…晕死,还亏你已经高二了呢,真是的。”对于我的话所表露出来的含义,他显得很是惊讶。

‘要是他知道我已经念大三了的话,这小子还不要去一头撞死啊?’我自己暗自问道。

“呵呵,是啊,这不是发扬孔老夫子‘不耻下问’的精神来了么?”我倒是显得有些忧伤了,毕竟约会这种事情完全是在我的弱项之列。

“唉,告诉你也好,就只要带上钱就好,其他的无所谓。”真不愧是有钱人,只知道钱,早知道不问也罢,真是的。

“谢谢,我知道该怎么做了。”虽然不满意那样的回答,但是,我还不会因此失去一个绅士该有的风范的。

我已经没有兴趣再去向这个班级或者这所学校的任何人讨教这个难题了,反正,他们的回答一定是如出一辙的。

但是,我没想到那小子过了一小会竟然主动的和我搭上了话,而且,还竟然是和胡蕊有关的。

“我想,你应该知道学校的黑帮头子喜欢胡蕊吧?”他显得很是紧张,“凭着胡蕊的脸蛋,要是没有那个家伙存在的话,估计每天都会收到情书的。”他的语气变得十分的怪异,像是在讲述恐怖故事一样。

“哦,刚来的时候就听过,不过,无所谓。”我一脸不屑,其实,我心里很是愤怒。

因为要是没有这个家伙的话,胡蕊一定会有一个男朋友的,这样,她也不会再来烦我了,感情我所遭遇的情感麻烦全是这小子搞的鬼!

‘三爷’(我的外号‘三更阎王’,师弟师妹们都尊称我为‘三爷’,呵呵)我好像没有和他结过仇啊,这小子居然这么害我!要不是我们军纪严明的话,还真想灭了他!

“你真是不见棺材不掉泪啊,要是你暗恋胡蕊的事情被他知道的话,那你明天就只能躺在医院里了。”那小子倒是开始喋喋不休起来了。

我本来听了那样的话就很生气,正在气头上,这小子竟然敢来烦我,我心里一时堵得慌,于是,我的左手在没有接到大脑指挥的情况下直接的出拳了,目标倒不是那小子,而是他身后的教室墙壁。

那一拳下去,可怜那堵墙壁就在瞬间多出了个窟窿眼,那巨大的声响吸引了全班的注意力,特别是那小子,吓的当场尿了裤子…

(唉,难怪校长说我不是习武的料,原来不光是我的身体体质不够好,而且,我的脾气看来也够坏的,虽然长时间的训练可以让我隐藏所有的表情和想法…但是,就今天的表现说明了一个严重的问题!那就是当我被愤怒所控制的时候,我身体的某些具有强大攻击了的部位会暂时的失控,这后果还真是很严重)

“你没事吧?”我被嘈杂声‘惊醒’,终于注意到了躲在墙边上的那小子,(要是刚才无意的那一拳打在他的身上,那我可就成杀人犯了,唉,想来都后怕,看来我还是得看心理医生啊)“对不起,情绪一时失控,没伤到你吧?”我想伸手去扶他起来,可这小子不领情,看到我伸出的手,迟疑了一秒,然后,嚎叫着飞奔了出去,那速度,如果接受下正规的训练,那就是短跑世界冠军啊!

后来想想也是,如果当时我是他的话,那我也不会在敢让一双可以瞬间击穿墙壁的手接触到我的身体了…

他一跑倒好了,这下,整个这一层的学生都跑出来看热闹了,在那些人当中,我注意到了一个脸上有刀疤的男生,五大三粗的,可以有90%的肯定他就是那个‘传说’中的学校黑帮头子了。对于这种人渣,我向来没有好感。(‘拳头大做老大’这种鬼话,到底是谁教他们这些人的)

虽然还没到上课时间,但是,由于学生过于嘈杂,大多数的任课老师还是都急速的赶来了,其中也包括我们的班主任,甚至还有这个学校的副校长!这事情怎么传的这么快啊?晕死…

“这里有发生地震么?”这个副校长还真是‘可爱’,说起话来都这么的幽默,我倒是很欣赏这种人。

同学们都叽叽喳喳的吵着,根本没有人回答他的话。

“对不起,校长先生,这建筑质量看来有问题,为了大家的安全,您还是请个专业公司来检查下为好。”我面对幽默的人,从来也不会死板的,“至于这个么,只是我一不小心拳头碰到了一下,想想也真是恐怖啊,这质量…”我故作低调的回答道。

“看来这是得好好检查下建筑质量了。”他回答道,“如果我没记错的话,你是那个能通过董事长‘考验’的转校生吧?”他问道。

(PS:所谓的董事长的考验,指的是冯裕小姐的那段奇怪的舞蹈)

“恩,真是没想到一段怪异的舞蹈竟然让我这么出名。”人怕出名猪怕壮,这是绝对正确的古语。而且,我们这些生活在‘黑暗’世界的杀手,最忌讳‘出名’了,早知道这样的结局,我也就不去参加什么欢迎晚会了。

“呵呵,要不要请校医来为你诊断下啊,这墙壁也太胡来了。”他的幽默看来是天生的,而且还是‘笑里藏刀’的那种。这不是明摆着说我胡来么?不过,说实在的,我自己都觉得这太乱来了。

“校长先生,我想十万美金够陪您的墙壁了吧,我立刻吩咐人取来。”我最讨厌的就是杀人还带笑脸的人了,这个校长还真是让我无语啊!

我也不顾他会怎么回答,直接的拨通了桃骏的电话,“听着,立刻送10万美金来,给你20分钟时间,要是少一分钱或者晚一秒钟的话,你这次的成绩就不合格!”我对桃骏下达了死命令。

(PS:我们这次的任务采取评分制度,这直接关系到5年教育中的成绩,这种任务很少出现。而我这次具有对其他人的评分权,可以说是手握‘尚方宝剑’啊)

我说完便挂断了电话,然后是静静的等待,这小子从来没人我失望过。

果然16分钟后,有4人提着一只黑色的箱子朝着我们的教室冲了进来。

“你要十万元做什么?而且…”罗浩洁放弃了他后面的半句话,因为他看到了墙上的那个洞。

“哥哥,你没事吧?”桃骏显然很是担心我的情况。

“没事,但是,因为是贵族学校,所以,这墙壁自然也就昂贵了些,身上的钱不够,幸苦各位啦。”我对他们说道,“浩洁哥,这钱我会还给你的。”我很清楚这钱是罗浩洁的,因为箱子上还刻着他家酒店的标志。

“呵呵,客气了,这点零花钱就不要惦记着了,但是,希望下次不要催命似地嚎叫就好了。”显然这也是一个阔家少爷啊,真是服了他们了,除了钱还是钱。十万美金还只是零花钱,厉害啊,呵呵…

(PS:主要是我们一直以十万美金为单位,计算任务奖励的,所以,这个‘十万美金’就被我说顺嘴了,呵呵)

“请吧,这是我的一点赔偿,我想,我们可以先搬到备用教室去了。”我把钱递给了那个副校长。

他笑了下,并没有接下钱,“刘少爷,这钱的问题您还是找董事长商量吧。”然后,他示意我们班主任带我们去备用教室上课,并联系了维修人员。

“大家都去准备上课吧,两个受到影响的班级搬去备用教室。”终于那个笑里藏刀的副校长还是没有忘记维持下秩序,可能他在学生中还比较有威望,经他发话后,大家都安静了下来,各自回到了教室。

而我们和隔壁班级的同学看来得去备用教室了,那小子(就是被我吓到了的那个)也回来了,看来,今后得有一段时间不用来这个教室了,但是,我的希望却是永远不要再来这个学校了。

“各位幸苦了,就请先回去休息吧。”我打发了罗浩洁他们,毕竟四个外人呆在学校影响不好。

于是,我特意的送他们离开了,借着这个机会,我直接的跑到了董事长办公室,话说,我破坏了她的教室,(貌似冯斯基上校说过,这也是上海站的财产,反正,我把钱花在这里也不冤枉,而且,花的还不是自己的钱。呵呵,我很邪恶…)她竟然看都不来看一下,真是可以说是‘漠不关心’啊!

我到董事长办公室后才发现,今天冯斯基上校也在。

“不好意思,我破坏了贵校的墙壁,特来赔偿。”我开门见山的说道。

“恩,不好意思,刘少爷,那我就收下了。”冯斯基直接的把钱交给了他女儿,然后,说了一番很令我意外的话,“刘少爷,我们学校的建筑质量部分不达标,给刘少爷造成了很大的伤害,对此我表示道歉。”然后,示意他女儿拿出了另一个箱子,打开给我看了下后继续说道,“这是鄙人的一点小意思,用以支付刘少爷的医疗费,请收下。”我看了一眼,那可是整整100万元RMB(人民币)啊,这家伙不拿公款当回事么?毕竟这是上海站的财产哦。

“校董言重了,我没事。”我可不想拿这笔钱。

“我们都有过错,都给对方造成了损失,就得互相的赔偿,校方都已经收下你的歉意了,难道刘少爷不想给学校一个认错的机会么?”冯上校的一番话倒是说的我无言以对,横竖都是他有理,呵呵,再推辞下去,就完全是我的不是了,所以,我还是同意收下了那笔钱。

“但是,这笔钱我不方便带在身上啊。”我解释道。

“哦,这倒是我们的疏忽,我们会把这笔钱打入刘少爷的银行账户的,明天就您可以收到了。”说完,他示意冯裕收起了那笔钱。

(PS:大家都很清楚,现在全中国的教育费用都显得太高,为了防止在交学费的时候有小偷或者抢劫的人,所以,现在所有的高校都直接用银行转账了,呵呵,更何况这还是所贵族学校…)

“好吧,那我就先谢过校董的关心啦。”我说完便离开了董事长办公室。

在我转身离开的一瞬间还听到了冯裕的甜美的声音:“应该是我们感谢刘少爷给了我们一个表示歉意的机会才是,谢谢啦…”

呵呵,今天这些都是什么事情啊,唉,现在真还是事事不顺呢。

我这会儿又开始对晚上的‘约会’头疼起来了。这胡蕊给我添的麻烦还真是不少呢…


0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