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6176.html


“前军、中军,继续前进!中军护住前军侧后。”马佳冷峻的脸庞,毫无表情地下令道。接着,他又令道:“传令秦都司的左翼,给我缠住后金右翼,并且,发动二十步内的冲锋,尽力掩护前军和中军的左侧!”

传令兵快马而去,马佳又一次对前军下令:“各把总、各百总、各旗总、各队总注意,整齐队伍,准备开火!传令步鼓手,放慢拍子,加大力度,要大响!”

“咚!。。。咚!。。。”

缓慢而有力的鼓声,激荡着阵前的气流,和踏地的军靴声一起,引起天地之间的共振。

一百六十步。

后金中军还没动。

可是,马佳却决定不等了,因为,左翼秦邦屏、右侧鲍承先的压力很大。

“立定!”

“哗,咚!”一千二百前军、线膛枪‘尖刀’轰然肃立,一千五百浙兵随后稳定。

“铳手举枪!”

“第一行,即,五六七八名,瞄准前方,一百五十步到一百六十步,建夷大阵,齐射,开火!”

“克鲁。。。呯!。。。”

在马佳一连串清晰简洁的命令后,前军阵前硝烟绽放,霹雳火云,悍如雷霆,直犯金阵。

这次马佳军的队级阵型,宽度回到了一丈的下马骑兵阵,但是,火枪兵是分成两列横队射击的。确切地说,一,全队十一名战兵,排成前六后五的两列,正面宽度一丈;由于行军队列是三人(中间队长的后面无人,是两列纵队)五尺宽,所以很好演变。二,火枪兵的‘第一行’实际并不处于同一横行,这是由队级兵力搭配决定的。队长所辖十名战兵,按戚继光排法,第一、第二是两伍长,三四五六七八九十,是队兵,单数为左一伍,双数为右二伍。马佳的兵器配给,是三、四名为杀手,用丈五大枪;五六七八九十,加上两个伍长,为火枪兵。

行军队列转换战斗队形:行军时,队长引前,第三、四名随后引头并左右护卫,第五、六、七、八、九、十跟定各自引头,一伍长在左、二伍长在右,殿后督阵,成两列纵队,全队正面宽度五尺。

进入布阵时,第三、四名与队长平齐,肩距小于一拳,保持三人五尺的行军密度。第五、六名顺势占据两个间隙的后面,与前面的队长三人成前三后二的队形。第七、八、九、十,加上左伍长、右伍长,一共六人,分成两个‘三角形’,‘补’在两边,正好形成前五后六的两行横队。所以,在站立位置上,第五、六名,处于‘第二行’,第七、八名处于‘第一行’;但是在射击程序上,他们同属于第一行。

“呜。。。”

“噫律律。”

“啊!”

一排米尼弹呼啸而来,带着厉鬼的狞笑,顿时把后金阵锋打得人仰马翻,伏尸成行。

“什么!?”在阵中观战的代善猛地瞳孔收紧,感觉一丝不妙的心悸涌了上来。这明军的‘新鸟铳’,他早听莽古尔泰、阿敏、达尔汉虾说过,但也并没有太放在心上。他认为,那都是‘铳好’、‘射法好’的结合而已,关键之战,还是要靠肉搏,就像那群‘打不死’的川兵一样。

可是现在,代善发现他可能错了,而且错得厉害,明军使用的绝对是一种建州从未见过的‘鸟铳’,竟然能在一百六十步外有这么精准和杀伤力——连身披重甲的红摆牙喇都被打倒了。这是一种什么样的可怕武器?大号弗朗机倒是有这个威力,但是明军现在明显是人手一支啊!

“娘的,马佳这个煞星到底又弄出什么鬼来?难道他真是我建州的克星?”代善心中怒骂道,由于费英东的意外战死,建州本部都称马佳为煞星。。想到这里,他大喝一声:“和硕图!”

“奴才在!”一名青年大将身披金甲跪听命令道。

代善心中闪过无数念头,终于下定决心道:“你,带红甲兵五百,前去掠阵,阻止明军继续放枪炮,我率大军继后。记住,多带备用马匹。”

“喳!”和硕图兴奋而又紧张的离去。

镶白旗旗主杜度、镶红旗旗主岳托见状,纷纷向代善行礼道:“阿玛(阿叔),孩儿(侄儿)也请战!”

代善望着亲生儿子和大哥之子那稚嫩的脸庞,心中欢喜,却不表露,严肃地说道:“听候命令,不要乱动!你们要学的打仗方法还多着呢。”

“喳!”两个建州年轻人怏怏而去。

代善望着他们挺拔的身躯,心中暗道:“孩子,不是父亲、叔叔不让你们立功,而是不需要你们拼命了。现在,拼命是我们爱新觉罗家的奴才的事了!父汗和叔叔、大哥、我们,那么辛苦地打天下,受了那么多伤,不都是为了以后锦衣玉食、财富美女地享受吗?不都是为了你们能富足快活吗?这一仗,太凶险,你们就别上了。”

“但是。”代善心又变得冰冷起来:“像和硕图这样的奴才,是必须拼命的。我把女儿嫁给他,就是让他做条好狗。咱们蒙古、女真的习俗,嫁女儿一定要赚,要占便宜,女儿就是值大价钱的交换物。”

代善还在那边琢磨怎么训练‘狗’,这边,马佳可就直接打‘狗’了。他望着后金阵间冲出的红摆牙喇骑兵,乐道:“第二行,开火!”

“中军,警戒两翼和后面!”

“克鲁。。。呯!”八十一丈宽的正面上,三百二十二支线膛枪齐射,立时把明军阵前浇出密不透风的火网。

“噫律律!”和硕图顿时倒下了一百多名骑兵。

前军开火接战,两翼的掩护就可以减弱了。马佳随即下令:“右军,援助和鞑子冲撞的后军!”

右军周敦吉收到旗语和鼓号,立刻率领酉阳川兵,长枪挺进,援助和鞑子左翼冲撞的后军鲍承先部。酉阳土司兵,三角冲锋阵,承袭大唐遗风,排槊偏架弩,苗刀陷阵士,一加入战斗,登时把右翼的战场天平不可逆转的倾斜,杀得额亦都的正黄旗精骑,人号马悲,处处溃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