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骨柔情 正文 第二十七章 那边来的人

msbinghe 收藏 6 8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7064.html


在跟张小平聊天的过程中,李政得到一个信息。今年我们的近临朝鲜发生大旱灾,庄稼减产一半以上,冬天的时候又遇到大雪,加之由于外交策略方面的问题,朝鲜已同华夏国交恶多年,已经得不到每年华夏国无偿援助的粮食,所以入冬以来,不少朝鲜的年轻人、尤其是女孩子通过结冻的春图江偷渡到华夏国境内,不为别的,只为一口饭,只要给饭吃,让他们干什么都行。他们村靠近春图江,因此也成了那些偷渡人的第一站,村里很多的氓流子和老光棍也都借此机会解决了婚姻问题。

“那他们的户口怎么办?没有户口随时不都会被遣返回去?”李政不解地问道。

“村里对这种情况已经默许了,这样也有利于社会的稳定,只要确定结婚的,再交上一万块钱,村里就会给她们上户口、办身份证。”张小平如是说。

“还有这种好事,那你不赶紧挑个好的,到时别忘了兄弟我啊。”

“去你的吧,以咱们的身份还会要这种人,华夏国的姑娘我们还挑不过来呢,哪有这些高丽棒子的份。”

第二天,吃过早饭李政就跟张小平一家告别了,自己驱车离开了这个偏远的小山村。

路上的积雪已经被来往的车辆压成了冰,李政不敢开快了,慢慢的前行着。

出了村不久,李政就看到路边的一个堆苞米杆子下蜷缩着一团东西,好像是一个人。李政靠近停下了车仔细看了看,果然是一个人,一个很瘦小的女人。

李政连忙下车,靠近观察,那个人穿得很单薄,蜷缩在那一动不动,不知道死了没有。

李政伸手试了试她的鼻息,还有热气,便叫了几声,可那个人一动不动,估计是冻僵了。

李政连忙把他抱上了车,放到了副驾驶位置上,开大了空调,并倒了一杯热水给他灌了下去。

李政是在东北长大的,知道人被冻僵了之后是不能硬来的,只能慢慢地等着解冻。

李政不知所措,给他灌下水后,只能坐在车上静静地等着她缓过来。

这个女孩大约有十六七岁的样子,浑身上下没有一件像样的衣服,一双单鞋也有好几处破洞,估计可能是哪个村要饭的昨晚没回去。

大约过了半个多小时,那个女孩终于缓过来了,脸上出现了很多的水珠,身上单薄的衣服也都湿透了。李政连忙取过自己的羽绒服给她披上,然后找了毛巾给她擦了擦脸。

“你是哪个村的,怎么会在这儿呢?”李政问道,想知道他住在哪,然后送她回去。

女孩看了李政一会儿,又打量了一下车里,然后怯生生地问道:“我饿,有吃的吗?”

李政一听,连忙找出了一袋巧克力,撕开后递给了她。

她接过后三下五除二就咽下了肚,然后又看着李政,看样子好久没吃东西了。李政没有其他东西可给她吃了,只好又倒了一杯水递给她。

“你多久没吃东西了?”李政小心地问道,生怕她不回答。

“四天……四天了。”她说道。

“你家在哪,我送你回去。”

“不……不要,不要送我回去,我求求你了。”一听李政说要送她回去,她的情绪一下子激动了起来,手也挥了起来。

“好、好、好,不送你回去,好总该告诉我你家在哪吧,或者你要去哪,我好送你去,你总不能一直就坐在我的车上吧。”李政无奈地说道。

女孩用两只满是冻疮的手捧着冒着热气的水杯,低着头,两眼盯着水杯沉默了一会儿,抬头对李政说道:

“我是那边的。”

“你是哪边的?”李政不知道她所指的那边指的是哪边。

“那边,就是江那边……朝鲜。”

啊,李政知道了,她就是张小平说的那种从朝鲜跑过来的女孩,原来还以为张小平就是吹牛磨嘴皮子呢,这事还真让自己碰上了。

“那你什么时候过来的,要到哪去呀?”李政又问道,

“我是昨天晚上过来的,一起来了三个姐妹,上来后就分开了,我进了这个村,感觉离江边太近,打算去个更远的村,但是四天没吃东西了,加上昨晚太冷,到这实在是走不动了,就在那草堆里猫了一夜。”

她哪是猫了一夜啊,要不是李政及时发现,她可能就冻死在那了。

“那你现在有什么打算,想到哪去啊?”

“我也不知道,我想到前面看看有没有村子,找个要我的人家。”

“去给人家做老婆?”

“总比饿死强,我们那很我姐妹都过来给你们中国男人做老婆了,听说吃得饱,过得好呢。”她没有正面回答李政。

“吃得饱,过得好,她们的要求太低了。”李政心想。

李政不知道该怎么处理她,放她下车,或把她带到前面的村子里去,任她自寻出路,李政有点于心不忍。

李政想了一会儿,干脆先领回家,过段时间让爸妈给她个好点的人家吧,总比她饥不择食地随便找一家强得多,也算做件好事。

“那你先跟我回去吧,等有机会给你找个好人家。”李政试探着说道。

“不用找人家,我就在你家给你当老婆就行了。”女孩小声地说道。

“那倒不用。”李政连忙解释。

“那当佣人也行。”女孩又说道。

“好吧,先这样吧。”李政也没有办法。

“你有多大?”李政又问道。

“二十”女孩小心翼翼地说道。

“不可能,说实话。”

“十八”

“这还差不多。叫什么名字?”

“李冬。”

“还挺像华夏国名字的。”

…………

李政发动了车辆,将她带回了家。

回家之后,李政费了好大的劲才解释通这件事,母亲是个心很善的人,听了她的经历,看着她布满冻疮的双手和双脚,心疼的要命,又是给她找衣服,又是找药的,就像是自己的女儿一样。

李冬是个很勤快的小姑娘,一有空就帮李政的妈妈做家务,做饭、打扫卫生、做家务样样都行,李政的爸妈都非常喜欢。李政的意见是赶紧给她找个合适的人家,免得被查着不好交待,妈妈则以年纪太小为由不同意,硬是要先在家养一段时间,等大点了再说,没办法,为了解决后顾之忧,李政只好想办法给李冬解决户口的问题,只有她有了户口,才能有个好归宿。

对待李冬的问题,李政的两个姐姐持坚决反对的意见。大姐认为李冬的来历不明,这样贸然地留在家里不安全。二姐刚认为如果把李冬接纳下来,万一被查出来,自己家可能要被一个协助偷渡的罪名,这样对家里影响不好,特别是李政,是军人,又是党员,说不定还能影响到前途。

李政也看出了李冬的为难,悄悄地对她说道:“你放心吧,既然我把你救了回来,是决不会放弃的,如果这个地方不能呆,我就把你带到海天市去。”

大年初八一上班,李政就带着两万块钱再次到了同学张小平的家,让他想办法给李冬搞个户口,张小平听了李冬的故事后,满口答应了。

因为大姐、二姐已经出嫁,父母身边没有人照顾,所以李政在家期间,充分征求了他们的意见,动员他们回江海省的老家,父母也同意了,最后他们达成意见,由李政先回去打前站,一切准备就绪的时候,父母就回去。

又过了几天,李政匆匆地返回了单位,刚过完年,团里的工作还没有展开,只等三月的中下旬开始整组了。

在这期间,李政全身心地练习着在少林寺所学的功夫,从不间断。永祥大师送的《金刚经》李政也是虔心诵读,每诵读一次都有一些新的理解,似乎有点看清一切的感觉,特别是对待蒋心的问题上,李政感觉到自己的回避完全像是一种小孩子的做法,更应该摆正心态,以平常心面对。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6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