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民公仆”OR“官僚士大夫”

cart008 收藏 34 253
导读:   “人民公仆”还是“封建官僚” ——既得利益阶层将背叛百年民主革命? [ 公仆——公众的仆人,比喻替公众服务的人。 原指周总理、焦裕禄、孔繁森,今指政府的官员等为祖国、为人民献出自己一生的人。 (百度百科) 官僚士大夫——官僚:官僚表面是制度与权力,本质是一个社会的利益管理阶层……(百度百科) 士大夫

“人民公仆”还是“封建官僚”

——既得利益阶层将背叛百年民主革命?



[ 公仆——公众的仆人,比喻替公众服务的人。 原指周总理、焦裕禄、孔繁森,今指政府的官员等为祖国、为人民献出自己一生的人。 (百度百科)

官僚士大夫——官僚:官僚表面是制度与权力,本质是一个社会的利益管理阶层……(百度百科)

士大夫:明清时期的士大夫有地位但没有尊严,而失去尊严的人地位再高也是柱然。君臣关系从汉唐之坐而论道,经宋代之立而听命,发展为明清之跪而请旨,尊卑关系绝对而僵硬,迫使亿万苍生不得不匍匐于专制强权的脚下。

在此过程中,翰林院与翰林群体一直起着决定性作用。但士大夫并不在乎这些,只要能给他官做,人性的尊严可以暂时搁置一边,为了尊严而失去官位在他们眼中才叫天大的傻事。明王朝的士大夫为了升官晋爵,竟然挖空心思给皇帝配春药和向宦官疯狂地谄媚。…….士大夫不但没有尊严,还没有任何自由,言论和行动自由都没有。朱元璋得天下后,士大夫连不当官的权利也被取消,一直受社会尊敬的“隐士”与大奸大恶的罪犯一样被处极刑。如果你想辞官不干(士大夫很少干这事),李仕鲁则是典范,他在金銮殿上表示坚决辞职,朱元璋认为看不起他这个皇帝,叫武士摔死阶下………(百度百科)]


2011年,辛亥革命终于满一百周年了,很多人认为这似乎是个值得纪念的年份。因为在20世纪,古老的华夏大地曾经历了种种痛苦的转折,无数普通中国人的命运就像一块待卖的肉般在各种主义、信仰、价值观、政治主张间抛来抛去,似乎每一种说法都有道理,但更多的却仅仅是将蝼蚁般的民众视为牺牲品罢了。


孙中山、袁世凯、宋教仁、黄兴、冯玉祥、陈独秀、汪精卫、蒋介石、毛泽东、邓小平。。。。。。。

革命党、北洋军阀、立宪党、共产党。。。。。。。。

辛亥革命、护国运动、护法战争、北伐、新文化运动、抗日战争、国共内战、改革开放。。。。。

一个又一个响彻云霄的名字像走马灯般划过天际,但回首审视,却发现,中国人仍旧是中国人,封建礼法等级仍旧像个毒瘤一般从未真正离开过我华夏国民最深的骨髓里。


“最初的革命是排满,容易做到的,其次的改革是国民改革自己的坏根性,于是就不肯了。所以此后最紧的是改革国民性,否则,无论是专制,是共和,是甚么甚么,招牌虽换,货色照旧,全不行的——《两地书.八》一九三二年”


鲁迅先生是睿智的,虽然各种革命思想仍在更新,他就已经看出不切除我们骨髓中最深的毒瘤,华人终究学不会何为自由何为公义,何为平等。


毛泽东、邓小平是这一系列名单里最后一组,也是曾经被中国人给予最大期望的一组,虽然自诩为最少受洗脑的时代新人,但每每看到老毛那个高大的身影出现在纪录片或电视里,终究欲感叹中国人命运可能会迎来改变,也许仅仅是相信他说的那句话——“中国人民终于站起来了!”

邓小平呢?父辈对老邓充满着感激之情,而且这种感激之情。。。。竟然是真诚的!父辈们似乎明白,虽然老毛给了全体中国人最大的应许——就像以色列人被告知耶路撒冷是“流奶与蜜之地”,但真正带领中国人踏上应许之地的却是小平,仅仅是“踏上”就已经让受尽苦难的、屡屡无法走出民族性怪圈的中国人发自内心的感激了。


但下一步呢?当我们已经临到“应许之地”的门口,当这个两千年来始终困顿于“阴暗”、“自私”、“诡诈”、“势利”、“专制”、“家天下”、“礼法等级”、“谎言”、“厚黑”、“权术”而无法自拔的民族终于走到自由世界门口时,还缺了什么?


还缺了什么?还缺了什么?到底还缺了什么呢?!


是对这个苦难的民族,历经百年“民主革命”信仰决不抛弃、决不放弃的坚韧;是每每想到所有曾为追求自由、公义、与真善美而作古的先烈追思的真诚;更是绝不倒退、绝不做历史之罪人的敬畏之情!


我们这个民族曾经有过很多所谓“信仰”,也许我们从未对任何信仰发自内心的真诚过。也许中国人从古至今都是货真价实的“无神论者”。


但在今日,当我们回想“辛亥革命”这个历史上第一次,也是唯一一次中国人为了自己的自由而战的往事;当我们面对这样一个历经百年都未完成的任务时,“辛亥”这个词已经不再是一场传统意义上的革命,而已经成为一种信仰、一种不可磨灭的民族共同体信仰。


是的,“信仰”,我没有用错词。


百年民主革命对全体华人来说已经是决不可放弃,更不能受背叛的信仰!太多的应许已经被给予,太多的期望已经蒙祝福。。。。。。我们已经不能再想象如果还要倒退,究竟得付出多少才够?!


无论是宪政自由主义者,还是社会民主主义者;无论是三民主义,还是社会主义;无论是左派还是右派;更无论是精英,还是普罗大众,我们对“百年民主革命”已经付出太多,已经等待了太久了,如果谁,敢于背叛这个终极目标、这个民族性共同信仰,他(或者他们)就是对全体国民的彻底背叛,他或者他们就是华夏民族有史以来最大的罪人!


佛教算什么?***算什么?天主教算什么?道教算什么?儒教算什么?对于我们这样一个骨子里啥都不敬畏的民族,宗教有用吗?


我们唯一在乎的是代价,是太过沉重的代价,是为了一个信念到底要死多少人,流多少血,等多少年、多少代人才能完成。


而百年“民主革命”,对于我们而言正是如此,它已经是个不可动摇的信念,见证了我们这个该死的民族为了一个屡战屡败的信念到底要付出多少才能罢休,你会罢休吗?!


“我们有许多志士同仁,为了共和连生命都献出了,我孙文此生啊,没有别的希望,就一个希望,那就是:让共和不仅是一个名词,一句空话,或一个形式,要让它成为我们实实在在的生活方式,让它成为我们牢不可破的信念。”——《走向共和》


对,没错,如果说信仰,也许我们华人只有这一个了。


所以如果谁以为抬出个孔老二,就能让华夏子孙从此忘记对自由的渴望、对平等的追寻,对公义的持守,他们错了,无论谁敢背叛这个历经百年而未能实现的、真正且唯一的信仰,谁都必将被这个已经不再有耐性的民族所淘汰。


百年民主革命,华夏子孙最后且唯一之信仰了!


“人民公仆”OR“官僚士大夫”


“人民公仆”OR“官僚士大夫”


0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34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