寻找真相 正文 第十八章

swxaqz 收藏 0 14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7041.html


金哲洙站了起来,双眼放发着怒气,面对沙袋。此时所有的肌肉一块一块的绷得很紧,每一记拳都像是奋力出击,似乎用尽自身的力气,都充满了仇恨。从小到大从未有过这种被人轻视的感觉,没有被人欺负过,所以他产生这个念头也不足为奇。

冷静下来后,他琢磨着如何开展报复。此时肚子由于太饿了,无奈地走出健身房。天很黑,出来便到了一条很繁华的热闹烧烤摊。

“老板,给我来这里的特色菜肴,再来两瓶啤酒,要本店最好的那种。”他随便找了个无人的桌子,一屁股坐在凳子上,扫视周围的人,这里是打架很出名的地方。经常有人在这里打架,帮派之间有什么恩怨也会在这里解决,捅伤人的事件常有发生,来这里的什么样的都有。老板吩咐服务员去做,然后走到他面前凑到他耳边对他说:“一个人出来不要让别人知道你身上带有钱多,说话不要太大声以免吵到别人,引来不必要的麻烦。“

听老板这么一说,再看看周边的人,这才发现来这里的都是些年轻人,小的不到十四岁,大的也就30上下,以十七十八岁的年轻人居多。坐在一块,扎堆聊天吹牛,或是猜码、玩牌。也有些人专门盯着别人看,其中多数是将目光投向了他。身为跆拳道教练,一直心高气傲,是不会将这些小蚂蚁放在眼里的,装出很高傲的样子,悠然自得轻松得很。饭菜一来,也没看他们一眼,一个人慢慢享受着丰富的晚餐。

远处一个围着十来个青年的餐桌旁,一青年对着正在摇骰子的瘦个子说:“老子注意很久了,那边那个傻逼很拽,一个人点了这么多好吃的,真他妈的没良心,我们要不要做他。”

瘦个子:“像这种喜欢装逼的真不知天高地厚,你看看他那吃相,简直不把我们放在眼里。”

“我们的地盘,我们做主,给他丫的一个教训,不然他还真不知道自己是姓熊的了”另一个长得很结实的青年说:“老子这就过去向他要钱,他不给我们就打,打死这傻逼。”

他走了过去,看了看周围,在金哲洙旁边坐下来,凝视很久。

金哲洙压根就没想过要搭理,无形之中给对方心中带来了一种忽视他存在的感觉,造成心中不爽,他说:“兄弟,找你商量点事。”

“你是谁?我认识您吗?”金哲洙看到对方一脸茫然,无形之中给对方的评价多了一条‘这个人理解能力很差。’

青年回答道:“我,你并不认识,但是你来这里必须认识我,不管怎样我现在想跟你商量一件事,怎样?”他暗示兄弟们弄出点动作出来吓吓对方。

于是那帮人纷纷往这边看住,有几个装出欲要动手的动作。而金哲洙却只顾着吃东西很随便地抛开一句话“说吧,反正我又不认识你,你提出的要求我不一定答应。”

“那我就不客气了,其实呢,我那帮兄弟想向你讨点钱。”青年以为他知道有一帮人正虎视眈眈地打他主意。

金哲洙不耐烦地说:“说个数,别在这给我啰里巴嗦的,像娘们似的,真讨厌。”

“够爽快,能给五千吗?”青年心想,五千可以让兄弟花上好一阵子了。

五千?金哲洙不知道对方说的是韩元,还是人民币,如果是韩元,最多值一两碗拉面,而人民币却是他半个月的薪水。像打发讨饭的一样,金哲洙大方地抽出一张一万韩元放在桌子上面。

年轻人哪里见过韩元,看见这么多零,心中想起朋友曾经告诉他在越南买东西,光是数零都能把人数晕。这么多零不爽越南盾才有吗?我日,竟敢耍老子!

年轻人恼羞成怒,在心中蔓延开来,凶巴巴地问:“你是不是活得不耐烦了?叫你拿人民币,你拿这些越南盾耍我?当我傻逼啊?”

“刚刚你又没说,还有,这个不是越南盾,而是韩元,看清楚点,到银行这张可以换一万元人民币呢。”金哲洙装出很认真地对他说。一张而已,就当是打发要饭的呗,对他来讲没有什么损失的。

“真不真?”年轻人半信半疑,心中一算眼前这个人一定很有钱。

“真!”态度十分诚恳,眼神相当可信。

“兄弟,你是好人。”他打量着金哲洙又问,“身上还有多少张这东西?全部将它交给我。”

“全部?凭什么?”金哲洙低声漫语地问。

他一副凶悍的神态威胁道:“这里是老子的地盘,你给还是不给?我兄弟还等着拿钱呢。”

“真不真?”这回轮到金哲洙问他、

“真!”他满以为看到他兄弟多对方就会恐慌而将钱都交出来,却看见金哲洙无所谓地吃他的饭,连鸟都不鸟他一眼。‘太过分了,此有此理,今天不做了你我往后还怎么在江湖上混?’

“我有的是钱,但是我的钱是我自己努力挣来的,想要拿我的钱通过这样的方法我是不会答应的。”他镇定地说,语气相当淡。

青年没想到对方居然还谈条件?再一次威胁道:“你想让我们动手抢不成?”

金哲洙这时猛然抬起头看着他,见那人连退几步,很显然是在本能反应下后退的,看他赶紧又向前迈上一步,他露出邪邪的笑,“跟你做一笔交易怎样?”他站起来,高大的身材往下倾斜看着对方说,“五千做开头礼,事成之后再给一万,事情很简单,也很容易办到。”

对方微微抬头看了看他的眼神心虚地说:“我叫兄弟来商量商量。”罢,挥手招呼,来了几个青年仔,在一边讨论了几分钟。

“怎么样?”金哲洙问。

青年仔:“价格太低了,我们兄弟人多,这么少分下来一人一包烟都不到,而且我们一般是不轻易为别人办事,有些兄弟懒,没有大钱砸他们是不行的。”

“既然谈不来,那我只好另找其他人了。”

话声刚落,青年仔二话不说走过去恶狠狠地说:“想这样就走了,没怎么容易吧?”

“你还想怎样?”金哲洙抽出一只手来先发制人,一把捏住青年挥过来的拳头,往桌子上狠狠砸下去,多年练习的臂力使得木头做的桌子生生被砸出了一个坑,随之传来的是一阵闷响。众人的目光都集中在这个方位。被捉住的拳头血肉模糊,青年仔痛苦的叫了几声,旁边的几个青年也围了过来各自准备了家伙。

这时候,金哲洙将青年仔的手反扭过后背不顾青年仔的痛苦尖叫,另一支拳头砸向他的胸口威胁道:“谁过来,他马上就玩完!你们试试看?”

众人迟疑半许,有一个趁他疏忽的时候紧握一把半米多长的菜刀冲了过来,只见金哲洙腾空一跃左腿扫出,正中那人的头部。脚落地之后愤怒地扭了青年仔的手,听见传来‘咔嚓’像是骨头断碎的声音,青年仔像杀猪般的尖叫声,眼眶里愣是挤出了几滴泪水。

“现在合作还来得及,这兄弟的伤我会处理的。”说着,他又故意扭了扭。

“我同意,同意!可以松手吗?我的手断了,没有知觉了。”青年仔表情极其痛苦地说。

“我们怎么办?打得过他吗?”一青年问道。

“废话!我们当然打得过,只不过跟他合作会更爽一些。”瘦个子说。

看他们在那里窃窃私语,没多久,一个人发话了,他放开青年仔的手,同时试图帮他扭正错位的骨关节。

“是什么事情?”对方先开口问道。

他出乎意料地说:“我要你们帮我打一个人,不能把人打死,也不能下手太轻,总之不能便宜那小子,最好让他进院躺上半年或一年。”

“是谁?只要不是黑帮的人,我们谁都敢打。”瘦个子胸有成竹的说。

金哲洙说:“他叫李飞,身高一米八几,长得很壮,会点功夫,不过都是些三脚猫功夫,经常在弓村一带活动,他有个很明显的特征,很容易就认出来他就是他。他左眼是双眼皮,右眼是单眼皮,并且睫毛很长。”

“修理一下就可以了?”他们问

“是的,只要不闹出人命,随便你们怎么整。”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