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年回家一次,谁的痛?

西域大帝 收藏 0 34
导读:据报载,一位重庆籍农民工,和妻子在上海务工22年,父母孩子留守在老家,浓浓的亲情化作了分隔两地的思念。起初,每逢过年他们可以乘船回家,但自1998年客船停航后,他们回乡的路变得艰难。截至2010年的12年里,除了有一次他们思乡情切而辗转回家外,每个春节他们都将思念放在心底,留在上海过年。分隔太久,以至2008年春节前儿子到上海看望父母,在车站等候的夫妻俩竟然认错了儿子。 12年回家一次,谁的痛?这种痛恐怕这对离家已久的夫妻最懂。火车票难买,夫妻俩仅有的那一次回家排了两天的队,才买到2张站票,一

据报载,一位重庆籍农民工,和妻子在上海务工22年,父母孩子留守在老家,浓浓的亲情化作了分隔两地的思念。起初,每逢过年他们可以乘船回家,但自1998年客船停航后,他们回乡的路变得艰难。截至2010年的12年里,除了有一次他们思乡情切而辗转回家外,每个春节他们都将思念放在心底,留在上海过年。分隔太久,以至2008年春节前儿子到上海看望父母,在车站等候的夫妻俩竟然认错了儿子。


12年回家一次,谁的痛?这种痛恐怕这对离家已久的夫妻最懂。火车票难买,夫妻俩仅有的那一次回家排了两天的队,才买到2张站票,一路站了48个小时;回一趟家,火车加汽车路费要1000多元,对于儿子即将上大学要缴纳高额学费的夫妻俩来说,不啻为一种“奢侈”消费。“不回家既不用排队买票,还能省下路费给孩子作学费,一举两得”,痛过之后,他们如此自嘲。


12年回家一次,谁的痛?痛的恐怕不仅是这对夫妻,还有和他们一样长年在外打工的农民工们。12年回家一次,可能只是个案,但对很多农民工来说,打工地到老家的距离,也是一种想念却难以相见的遥远。为降低回家的经济成本,大部分农民工首选的交通方式是“加班车的硬座”,一路艰辛也要回去;还有些农民工甚至选择“另类”的回家方式:戴上头盔、披上雨衣、骑上摩托、载上家人,风雨兼程也不畏惧。


12年回家一次,谁的痛?真希望这种痛虽痛在他们身上,却能“痛”到你我心里。维护农民工的权益,不应该仅仅是在他们受欺负时为他们主持公道,在他们受工伤时为他们伸张正义,更多的关心应该是在平日里——他们吃得好吗,住得好吗,和家人团聚的愿望能实现吗,子女上学有着落吗,家乡的父母养老有保障吗……这些需求看似家长里短,可却事关农民工们实实在在的权益。令人欣慰的是,近年来这些方面已经有了很大的改善。


但如何让农民工们不再遭遇如此的痛,恐怕还要更加用力。节日里,有关部门是否可以更加充分地考虑农民工这一群体的需求,提供更加适合他们经济实力的出行选择,这两年春节时开行的农民工专列无疑是很好的方式。特别日子里的关照是需要的,不过从根本上讲还是要进一步改善农民工的待遇,保证他们的收入稳定增长,让他们享有更加完善的社会保障。


春节就要来临,又将有很多农民工踏上回乡路。报纸上说,这对夫妻已经买到了今年回家的车票,但愿要回家的农民工们都能像他们一样顺利。



(转自中国警察装备网)

0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