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中日历史上最诡异的事件---皇姑屯事件(下)

giga_fans 收藏 14 8421
导读:张作霖返回奉天,北伐军打到平津地区,田中义一分隔中华为“中国”,“满洲”的计划就要成功之际,忽然被人插了一杠子。这是谁干的呢?为什么这么做?又造成了什么后果? 那个无端生出是非的混小子,大家都知道,是关东军高级参谋河本大作大佐。 说到关东军,大家都知道那是日本著名的精锐部队,其实当时关东军不过指日本屯驻满铁的护卫部队,人数不多,据说大约也就一万多人吧。至于说到“高级参谋”是什么,看过《军国幕僚》一书的学友都知道,日军的指挥系统中,实际上指挥军队的,就是这些军衔不高“高级参谋”。 上文说到,

张作霖返回奉天,北伐军打到平津地区,田中义一分隔中华为“中国”,“满洲”的计划就要成功之际,忽然被人插了一杠子。这是谁干的呢?为什么这么做?又造成了什么后果?


那个无端生出是非的混小子,大家都知道,是关东军高级参谋河本大作大佐。


说到关东军,大家都知道那是日本著名的精锐部队,其实当时关东军不过指日本屯驻满铁的护卫部队,人数不多,据说大约也就一万多人吧。至于说到“高级参谋”是什么,看过《军国幕僚》一书的学友都知道,日军的指挥系统中,实际上指挥军队的,就是这些军衔不高“高级参谋”。


上文说到,关东军司令村冈长太郎要求“出兵锦州”而被参谋总长铃木庄六和外务省制止一事。即可以看出其中背后即有河本的策划影子。前文已经说明,田中义一之所以要求张作霖退回奉天,是为了履行“青山会议-箱馆密约”精神,即将国民政府和张作霖分隔的企图。所谓“张作霖如果不及时退回奉天,以后想回来也回不来了”云云,其实是对张作霖的讹诈,以便张接受田中内阁的要求放弃东北军在关内的地盘。而关东军一旦真的成兵锦州,十多万关内奉军无法出关,岂不是真的要逼着张作霖下不来台吗?


张作霖的后台,其实也就是田中义一。1928年之际,中华大地正在展开北伐,而田中义一事实上和交战的南北两军都存在“特殊利益”,可以说外交策划是出人意料的成功。可是关东军居然有人故意拆田中的台,这点实在诡异的很。


其实一点也不诡异。


皇姑屯事件发生后,田中义一曾经在12月24日上奏“严肃处理”(即处置搅事的关东军军官),接着1929年1月25日第56次议会上,民政党议员中野正刚提出追究“满洲某事件”(这是日本官方对于“皇姑屯事件”的说法)。遭到日本军部的反击,田中无法压制陆军的敌意,只能对于处置含糊了事(河本大作“停职”,斋藤桓参谋长和水町竹三少将“反省”,村冈长太郎司令官“待命”,处分令于1929年7月1日下达),处分的理由是“警备的疏忽”,完全否认了关东军涉及“某事件”的事实。1929年6月26日田中义一向天皇上奏“是南方军队所为”,裕仁“首相所述不是前后不一致吗?”(事实上,根据《昭和天皇独白录》,当天他甚至直接说出“你就提出辞呈吧”)。处分令下达的次日(1929年7月2日),田中内阁总辞职,田中义一随即垮台。


可以看出,这个事件中,故意给田中义一,有蓄意制造事端破坏田中策划的河本大作,有军部中为河本叫好,支持河本而故意给田中出难题的将官们,甚至,不得不说。关于此事,裕仁天皇也不是他自己回忆录中写的那么“清白”!


百度上给出一个在皇姑屯事件后支持河本的日本军官名单:


-----------------------永田铁山、冈村宁次、小畑敏四郎、山冈重厚、矶谷廉介、板垣征四郎、东条英机、土肥原贤二、山下奉文等人,采取坚决维护河本的方针,反对以军法或司法程序处置河本。同时也得到陆军大臣白川义则及陆军上层人物荒木贞夫、小矶国昭等参谋本部首脑的支持,形成陆军全体结成维护河本的阵势。


熟悉昭和军阀史的,应当一下子就认出来这些人是谁了吧。第一批,永田铁山,冈村宁次等人,就是二战期间执掌日本军政的著名的“统治派”成员,而山下奉文,荒木贞夫,则是以搞出“二二六事件”闻名的日本“皇道派”军人,日本陆军被称为“皇军”就是这些家伙搞出来的花样。


田中之垮台,是由于日本陆军派阀斗争的结果。日本倒幕运动,西南诸藩中出力最重的是萨长二藩,日后由于“征韩论”中萨摩藩的西乡隆盛垮台,陆军中长州藩的势力极度膨胀,出现了山县有朋这样执日本军政牛耳之人物。


日本早期政府,有一种笼统的说法即是“伊山时代”(伊藤博文和山县有朋轮流执政)--“桂圆时代”(桂太郎和西园寺公望轮流执政)。其中山县有朋就是长州阀的鼻祖,桂太郎就是山县有朋的大弟子。一度间,陆军非长州阀难以出头,成为一种常识。当然长州阀,尤其是山县有朋那种跋扈的行为,也令他人所侧目----其中对山县最讨厌的,莫过于日后成为天皇的裕仁了。


日本陆军军官酝酿倒长,由来已久,其中最出名的大概算是“陆军三羽乌”,日本陆军少壮军官永田铁山,冈村宁次,小畑敏四郎在欧洲“观战”,大正十年(1921年)三人在德国的巴登巴登聚首商讨陆军改革问题,根据冈村宁次的问题,他们主要讨论的议题就是“长州阀垄断陆军人事的制度必须打破;打破日军陆军独立实施统帅权的局面”


此三人回国后,组织同志,于1927年建立“二叶会”(二叶是位于东京涩谷的一家法国料理店):成员为陆军士官15期至17期的毕业生:河本大作,山冈重厚(以上陆士15期);土肥原贤二,板垣征四郎,矶谷廉介(以上陆士十六期);东条英机,渡久雄,松村正员(陆士十七期)(上述资料引自《战前日本国家主义运动史》)。同时并且出现“樱会”,“一夕会”这样的组织。其矛头均指向当时在陆军有巨大势力的长州阀。


以此,可以说,日本陆军少壮派军官,对于当时身为长州阀的首领,成功进行外交策划而确保“日本在东北的特殊权益”是不满意的,与其说是对张作霖不满,倒不如说就是对张作霖的后台是田中义一这点不满。所以,由倒长州阀的积极分子发动刺杀张作霖的行动,即可以破快东北“受日本保护的局面”以便实施全面占领,更可以破坏田中义一的威信,对于长州进行最致命的打击(田中死后,长州阀主要人物只有一个不被人看好的寺内寿一,而当时长州旁系的主要人物宇垣一成,实际上是统制派的真正创始人)。



那么,关于东北(满洲)问题,长州阀和陆军少壮军官的矛盾究竟在哪里呢?撇开公认是言必称“我是帝国主义者”的森恪和铃木贞一伪造的《田中奏折》不谈。即从皇姑屯事件的前的博弈就能看出,长州阀虽然是军阀,但是秉承当年倒幕之藩阀思维的后果,其主旨是“确保日本的特殊利益”,所以甲午战争期间,日本陆军击败清军主力打算攻打山海关,被藩阀出身的伊藤博文所制止。因为从善于搞“间接统治”的藩阀而言,这种开销不大的“委托管理”远比直接占领来的便宜。甲午战争,日本的收益达到两亿多两银子,要是灭了满清帝国,谁帮它去履行“马关条约”的割地赔款条约呢?同样,在藩阀统治时期,日本利用中国代理人,在东北只保留了一支一万多人的部队,在华北只保留了一支4千人的部队即维护了日本“在华特别利益”。而到了统制派军人执政,其在东北居然使用了60万军队,华北诸军也达到数十万之谱!可以说,从维护日本利益的角度看,不能说田中同时拉拢蒋介石和张作霖进行“间接施压”的做法是一种软弱的行为。


而统治派通过皇姑屯事件清算了长州阀,通过“国体明证论”驱逐了政府内左翼民主势力,通过“二二六”清除军部内部极端右翼势力。即走上全面侵华扩大战争的道理。石原莞尔发动“满洲事变”(918事变)是为了“关东军直接领有满洲”为其《世界最终战争论》服务。可以这么说,在田中内阁时代“日本在满洲特殊权益”的思维下是难以实施的。而到了918事件之后,占领东北使得日本右翼民族主义者欢愉雀跃,最后却导致日本走向二战覆灭的道路。


应当说,皇姑屯事件,敲响了日本最后藩阀势力的丧钟,也敲响了从明治维新以来日本稳步发展图强的丧钟。田中义一,无论是中国还是日本,无论是从私德还是其施政讲,都不可能有什么好评。但是皇姑屯事件后田中的垮台,对于中华而言即意味着日本不断的正面侵华行为即将开始,对于日本而言,原子弹的第一根导火索,事实上就是独立工兵联队的东宫铁男大尉亲手埋下的。也许对于此人而言,这是他唯一“名垂青史”的机会吧。

本文内容为我个人原创作品,申请原创加分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2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14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大型核武军事模拟 坦克 装甲 战机 航母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