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过路费案的发酵看司法与民生

余剑强 收藏 41 1100
导读: [img]http://img2.itiexue.net/1239/12392594.jpg[/img] (过路费案嫌疑人时建锋) 据新华社:1月16日下午,河南省高院召开发布会,称时建锋偷逃368万过路费案事实不清证据不足,追责免去平顶山中院刑一庭主审法官娄彦伟、刑一庭庭长侯晓宏职务,副院长任建军停职检查。鉴于该案事实、证据发生重大变化,平顶山中院建议平顶山市人民检察院撤回起诉。 我从主审法官被免职到河南省高院向河南省委、省委政法委做检查。忽然想起2010年5月河南省高院院长当时登门向“葫芦僧乱
近期热点 换一换


过路费案的发酵看司法与民生

(过路费案嫌疑人时建锋)

据新华社:1月16日下午,河南省高院召开发布会,称时建锋偷逃368万过路费案事实不清证据不足,追责免去平顶山中院刑一庭主审法官娄彦伟、刑一庭庭长侯晓宏职务,副院长任建军停职检查。鉴于该案事实、证据发生重大变化,平顶山中院建议平顶山市人民检察院撤回起诉。

我从主审法官被免职到河南省高院向河南省委、省委政法委做检查。忽然想起2010年5月河南省高院院长当时登门向“葫芦僧乱判葫芦案”的受害人赵作海致歉的场景和表示以“耻”为训的承诺,而今在他老人家领导的平顶山法院又出现了“公路逃费的罪与罚”。

回顾近日,河南平顶山市中院判决了一起偷逃“天价”过路费案,2008年5月4日至2009年1月1日,河南禹州农民时建峰非法购买伪造的武警部队士兵证、驾驶证、行驶证和军用车牌照等证件,在郑石高速公路的多个收费站,为自己运送砂石的两辆货车偷逃过路费2361次,骗免高速公路通行费共计368万余元,构成诈骗罪,被判处无期徒刑。此案一经媒体披露,即引发全国各种舆论质疑热议。

我们从偷逃368万过路费案报道不足三百字的简讯中,读出了蹊跷,并在网上掀起一片质疑的狂潮。许多人甚至为他鸣不平,认为他不应该受到那样重的处罚,好多有地位、有权势的人,贪污这个数字甚至更多的钱,顶多也就判个十几年。

我们从新闻报道给出的数字,时建锋两辆运砂车,8个月的过路费368万元,做一道算术题:368万元除以8个月等于46万!得出一个更可怕的结论,一个月46万的过路费。按当下的运价,这样的费用,这些砂石仅仅是拿去用于盖房子的话,那么,最广大人民群众对越来越解释不清楚的高房价、抑或其它货物运输间接造成不断飞涨的物价似乎又找到了一个切齿的理由。比如,不少中国制造的产品,在国外的售价甚至比在国内还便宜。其中的重要原因就是,国内的物流成本太高,包括过路费、油价、管理费用等。

从2007年的数据显示,全世界收费公路14万公里,其中有10万公里在中国,占了全世界70%。有关审计表明,公路在一些地方已经成了政府和一些利益集团的“财路”,众多的违规收费站、大量的违规转让经营权行为,使公路的公益性受到严重挑战。比如,地方政府对车辆的城市“四自”工程道路综合收费,以杭州市区绕城高速公路西线三墩进口至五常出口,全程不到4公里,杭州市小型客车的规定缴费为30元。

对比美国公路管理局的官方数字,2003年美国高速公路总里程为9万多公里,而其中收费里程仅为7800多公里,约占总里程的8.8%。收费便宜的主要原因在于,美国已经建成的高速公路资金来源基本上是联邦政府的税收,州政府仅通过对一些年久失修的“老字辈”高速公路收费以用于维护和保养。

《纽约时报》甚至用“狂热”来形容中国的收费公路建设。“在中国大陆,收费公路比世界上任何国家都要多,众多司机不得不尝试各种办法躲开那些收费站。”

2007年6月27日,国家审计署审计长李金华向全国人大所做的2006年度审计工作报告显示,中国收费公路违规收费、超期收费已经成为一个突出问题。其中贵阳市的一条公路,建设投资3196万元中,银行贷款约1500万元,但该公路被勒令停收前,收取的通行费已高达6371万元,是贷款的4倍多。

该案件原告郑尧高速属于中原高速股份有限公司管理,网友从这家上市公司公开的年报中看到,郑尧高速在2010年上半年的营业收入为1.55亿元,而营业成本超过了1个亿,每天要通过的车是7329辆,摊算下来,每天在每辆车上能够收到的钱为116.37元,利润率最高78%。网友认为,这个价格对于一段全长182.247公里的高速来说,不可谓不贵。

事件发展至今,已远远超出了原“时建锋诈骗案”的范畴,这一案件的走向目前已经偏离了媒体聚焦和舆论质疑的方向。成为公共议题的“公路逃费是否应定诈骗罪”,“逃费数额特别巨大是否可判无期徒刑”,“收费部门诈骗车主财产以及官员违规逃费又该当何罪”等等,并且延伸到了更多的民生问题。

于是,现在舆论普遍站在确实犯罪的时建锋这边,似乎更显得像是在为这个逃费者鸣不平。弱势的河南禹州农民用两辆运砂车辛辛苦苦干活才挣了20万值得同情,的确与368万天价的高速公路过路费成了天壤之别。有人说这时自个也会犯罪,承担如此沉重的过路费实在太冤,想方设法地铤而走险当然也在情理当中。我们对“时建锋诈骗案”的质疑并不是因为时建锋是一位农民,也不是再审的核心方向。而是因为将公路逃费行为视为诈骗并处以无期徒刑,存在明显的不公。因为更广义的司法,不仅是对一起案件的判决,也是对公平公正等社会准则的判决。刑法上有“偷税罪”,并无“逃费罪”。在社会危害程度上,偷税甚于逃费,而不论偷税金额如何“特别巨大”,最高刑也只在七年。更何况,偷税罪的成立,还以“追缴不补”为前提,并有行政处罚前置。还有那些对国家利益、人民利益造成极大危害的利用权势贪污、受贿对比逃费行为课以无期徒刑的刑事责任,无论有无司法解释支撑,均是对“罪刑均衡”的背离。

那么,是案子背后有什么必须澄清而不愿意或不能澄清的猫腻?是利益集团、有关部门公权力大于国家法律?还是大家已经失去了对是非的判断?那么多人众口一词为这个逃费犯罪嫌疑人鸣不平。究竟又是什么原因为当下某些已影响到民生而不得不检讨和调整的政策,提供一些情绪依据。问题本来就在那里,而时建峰的案子,不过是把大家的眼光又吸引过来了而已。作为一个收费公路占全球收费公路70%的国度的国民,人们对收费公路给他们生活带来的巨大成本,已越来越不满意。一些地方政府、利益集团的各种超期收费,乱设收费岗和不规范收费项目,犹如永远喂不饱的虎狼,虎视眈眈地架在最广大人民群众的生命线上,从当下飞涨的物价的市场,它们究竟担当了什么角色,权力——金钱在自我循环,大家其实有目共睹。对此的不满,已远远超越了对那个逃费者时建锋的同情,表达的是一种公共服务短缺的焦虑和不满。我们真的不希望司法失去尊严让人民群众由失望转化到绝望。

我在想,由此引发的更多公共、民生议题,很难因时建锋案的过去而终结,更是考验祖国各级政府对解决公共、民生议题的睿智和魄力。


本文内容为我个人原创作品,申请原创加分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112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热门评论

中国狗官犯事了呢,跑去日美欧一家子猪狗团聚,还要派人去劝说回来,没跑出去的呢,要让他家的狗崽子们过来探望(都是外宾,拿中国纳税人的钱买的外国籍),真是宽宏大量的党,平民能享受这个待遇么?


干脆一点,学满清,满人犯法不准汉官审问,犯了事,满官在家中赐死,汉官拉到菜市口砍头,以后党员犯罪,不适用中国法律,适用党纪,最高惩罚是撤职,人还是自由的,像程维高,国家赐你别墅养老,鼓励他们子子孙孙无穷尽

41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