猎手 正文 第三十三回 天咒

wujin794793160 收藏 2 19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6928.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6928.html[/size][/URL] 悄悄退回沟底的罗老八,很快在被野猪摧毁的废弃房舍中找到了正在休息的队伍。 现在已经是深夜十一点四十多了,准备换岗的王巨才这一队,不少人已经从自带的毛毯中钻了出来,裹着军大衣坐在地上,抽着烟,小声地聊着天。 王巨才见到罗老八喘着粗气进了房间,笑道:“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6928.html


悄悄退回沟底的罗老八,很快在被野猪摧毁的废弃房舍中找到了正在休息的队伍。


现在已经是深夜十一点四十多了,准备换岗的王巨才这一队,不少人已经从自带的毛毯中钻了出来,裹着军大衣坐在地上,抽着烟,小声地聊着天。


王巨才见到罗老八喘着粗气进了房间,笑道:“你这家伙,也太积极了吧,时间还没到,好歹等我们抽完这根烟再去换岗也不迟啊。”


罗老八没有接话,继续喘了几口气才说道:“不是换岗的事,刚才我遇到鬼了。”接着他把刚才看见的情况跟大伙儿说了一遍,道:“快,你们带上家伙跟我去看看。”


这种事情的确太稀奇了,王巨才寻思着去看看也好,只是用不了这么多人。于是把还在睡觉的都喊了起来,再叫醒“鳄鱼”,等大家整理好行装,他又点了另外一队的四五个人跟随罗老八一起察看动静,其他该换岗的人都换岗去了。


一行几个人,随着罗老八悄悄又摸回了果树林,只见那个老者还站在那里,看样子是在等待龚烨华的现身。


没过几分钟,老者前面白影一闪,又多了个人,大家仔细一看,不是龚烨华还是谁来。这下众人心里纷纷猜测,龚烨华消失的地方八成是个地洞或者暗道什么的,不然,不会一会儿消失一会儿出现了。


龚烨华和老者小声交谈了几句,就开始往原路返回了。几个民兵连的队员赶紧轻轻移动身形,躲在离他们二人更远的茅草丛后。


看着两道白影渐渐走远,王巨才对身边的罗老八和另外一个队员努了努嘴,示意他们跟上,二人点点头,又悄悄地尾随了上去。


直到一老一少的身影完全消失后,王巨才带着剩下的几个人走到龚烨华刚才冒出来的地方细细察看。果然,在两颗果树之间有一个一米见方,毫不起眼的土洞。由于洞口周围有厚厚的茅草覆盖着,寻常人就算走到这旁边来也很难发觉。


几个人围住洞口,蹲下身来,王巨才打亮了手电往洞中照下去。只见这个洞并不算深,大约一米五六的样子就见底了,是个葫芦口形状,洞口小,下面大,有点类似于农村里用来储物的地窖。不过,洞底偏上一点还有个横向的洞口,使这个土洞形成一个烟斗状。下面那个洞看不出有多大,估计最多也就长的比较瘦一点的人才能够爬得进去。


王巨才看了看身边的几个人,也就“鳄鱼”和一个叫王保华的队员长得偏瘦,就示意他们二人下去看看情况。王巨才还不太放心,等他们两个人嘴里叼着手电依次爬进洞中后,自己也跳下去拿着手电照看洞中的情况。只可惜这个洞很深,等里面二人都看不见影子了也没到头,洞外的人只好耐心等候。


十分钟后,“鳄鱼”和王保华一前一后爬了出来。根据王保华的描述,这条通道估摸有四五十米长,是慢慢往地下倾斜的;到达顶端后,通道逐渐变宽,最后形成一个四四方方的小石室。其中三面洞壁是用古时的青砖垒建而成,另一面是一堵厚重的石板,石板前是一座神龛,神龛上供奉着一尊铜质的二郎神君像。神龛前有个香炉,香炉中是刚刚燃烧过的纸元宝。从香炉中大量的纸灰上判断,龚烨华和那个老者是经常来这里烧纸的。除此以外,石洞内就没有什么其它情况了。


王巨才听罢后,低头想了想,再看着“鳄鱼”道:“你说说看,他们这是怎么回事?进洞之前的怪异行为我估计是在搞什么仪式,可在洞里烧纸代表什么,我就想不明白了。”


“鳄鱼”看了眼王巨才,沉吟一会儿才道:“其实我对刚才看到的情况也弄不明白,因为我也从来没见过这么怪异的场面。从各方面来看,你刚才所说的不错,他们进洞前应该是举行了个仪式。洞中就算供奉的牛头马面都不稀奇,至于为何供奉一尊二郎神君像,我连听都没听说过。不过,刚才进洞里时,我有一个小小的症状不知这位大哥出现过没有。”


王保华见他指着自己在说话,奇道:“什么症状?”


“鳄鱼”道:“就是我们刚才在通道里爬到一半路程的时候,我开始出现耳鸣的现象,一直到看见神龛了这种症状才消失。”


“啊?!对对对,我也有这个情况。”王保华经他一提醒才想起这事来,赶紧道:“我还以为那是象我平时偶尔出现的耳鸣一样,没怎么在意,原来你刚才也有,这个有什么说法吗?”


“鳄鱼”没有直接回答,而是双眉紧锁,一只微微颤抖手从上衣口袋中掏出包烟,抽出一根点燃,深吸了一口才缓缓说道:“现在我不敢确定,最多再过十二个小时后,我们就知道答案了。”


见他如此害怕的样子,王保华心里也莫名地咯噔了一下,赶紧追问道:“你先说说看,那是什么情况,让我心里好有个准备。”


“鳄鱼”嘴唇动了动,象是要说什么的样子,最后还是叹了口气,没有说出来。


这下把王保华搞急了,颤声道:“你快说!到底是怎么回事?”


“我们俩可能中了天咒!”


一句仿佛来自地狱的魔音,幽幽在王保华耳边响起。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2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