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中日历史上最诡异的事件--皇姑屯的疑云 (上)

giga_fans 收藏 37 25004
近期热点 换一换

1928年6月4日,东北军阀张作霖从关内返回奉天,途经皇姑屯时座车遭预设炸药的袭击,张作霖身亡。可以说,正是皇姑屯事件,以及诸多从此衍生出来问题,最终导致了日本的侵华战争(从1931年到1945年,即日本史料中的“十五年战争”)。


皇姑屯事件,可以说中日历史上最为吊诡的事件。其脉络痕迹,至今语焉不详,不仅是在中国,在日本史学界曾经全面检讨侵华战争中陆军所为的背景下,似乎依然如此。这才是最令人诡异的问题。


所谓皇姑屯事件之诡异,不是在于事件的过程。皇姑屯事件的过程,中日史学界难得非常一致的指认,策划人是关东军参谋河本大作,直接埋设的炸药的是独立守备队中队长东宫铁男大尉。这是除了眼下某些无聊的“良历青”,谁都不能否认的事实吧。而且即便当时,日本政界也立即辨认清楚皇姑屯事件中关东军的痕迹,唯一的元老西园寺公望在事件发生后立即表示“这太可疑了,虽然不能对外界讲,元凶一定是陆军那帮家伙”(《原田日记》第一卷第三页),而时任首相的田中义一也立即明白是关东军所为,派宪兵司令官峰负责调查此案,并在12月24日上奏天皇,保证“严肃处理”。也就是说,即便是1928年的当时,即便是在日本,刺杀张作霖是日本军人,具体说是关东军军人所为都没有疑问,那么为什么皇姑屯事件会成为中日历史上最语焉不详,最为吊诡的事件呢?


今天,我们说到皇姑屯事件,往往会说,这是因为“北洋军阀也爱国,不愿意受日本操控。日本鬼子狗急跳墙,刺杀了张作霖”。这种说法是否正确,下文再叙,倒是日方史学界的解释更为搞笑:关东军本来就没有指望过张作霖,倒是对他的儿子张学良有所期待(马场伸也《走向满洲事变的道路》)-----言下之意,就是河本大作认为,杀了张作霖,张学良就会成为关东军的好傀儡。难道从甲午战争以来已经三十多年,日本人居然不知道在中国“不孝”是大罪,“杀父之仇”不报是为世人所耻笑的吗?河本大作有这种想法,或者说他纯粹就是一个政治白痴,还是别有隐情呢?


众所周知,1928年国民政府正在北伐,节节顺利;张作霖败退平津,而日本方面则要求张作霖退守奉天,“调解南北争议”,而当时日本执政的田中义一及其侧近铃木贞一,森恪(后二人为史学界认为《田中奏折》的真正作者)正鼓吹“满蒙非中国”,通过“调停南北军”,打算实施将满洲领土和中国隔离开,通过军阀的傀儡统治而实现将满洲成为日本势力范围的方针。就在这时,发生了皇姑屯事件,从而导致半年后东北易帜(12月29日),中国民国统一,田中内阁的外交政策全面破产,而田中义一因无法处置军方“独走”而遭到日本天皇训斥下台(当年日本裕仁天皇不是战后某些人描述的不管事的“傀儡”),不久去世(1929年9月)。也就是说,皇姑屯事件,彻底破坏了日本政界的政策,不仅造成东北军的困难,对于国民政府当时也并非有利事件(这点后面详述)。日方居然导致自己的敌人联合起来,简直就是一件极其无聊的猪头事件。


最近研究日本右翼的发展史。了解到了一些颇为惊人的事情,或许能说清楚皇姑屯事件为何发生,为何在这个事件,这个节骨眼上发生这样奇怪的事件呢?


日本历史学家崛幸雄,为了描述在《日本战前国家主义运动史》一书“满洲事变”节下,列出这么一张年表。我抄录于下:


1926-4-21 张作霖和吴佩孚组织联合政府(张作霖进入北京)

1926-7-9 蒋介石开始北伐

1927-2-17 币原外相在贵族院阐述不干涉中国内政原则(giga子按:日方的此时“中国”概念,一般不包括东北即“满洲”)

1927-3-24 南京事件

1927-4-20 田中义一内阁成立

1927-5-24 (日本)内阁决定第一次出兵山东

1927-6-1 张作霖在北京组织军政府,出任安国军大元帅

1927-6-27 东方会议开始举行(giga按:日本外务省和军部高官开会,商讨《对华政策要纲》,要点就是确立“日本在东三省的特殊地位”)

1927-8-13 蒋介石宣布下野

1927-10-15 山本条太郎(满铁社长)和张作霖签订密约

1928-1-1 蒋介石复出国民革命军总司令

1928-2-20 日本第一次普选,民政党大胜

1928-4-9 (国民政府)宣布北伐

1928-4-19 (日本)内阁宣布第二次出兵山东

1928-5-3 济南事件

1928-5-18 日本宣布维护满洲治安。日本公使谦泽芳吉“建议”(本引号为giga加)张作霖返回东三省

1928-6-4 张作霖返回奉天,在皇姑屯被炸身亡

1928-7-7 国民政府宣布废除不平等条约,通告废除日中通商条约


上述年表大致可以反映出当时中日双方政局的变化,当然,崛的年表中并未加入“青山会议”(可能在他看来,此次会议和他所要描述的满洲事变和日本右翼国家主义运动关系不大之故吧)。


如果加入如下条目,


1927-11-5 蒋介石和田中义一在青山会晤,根据现存史料分析双方可能存在“箱根密约”


如此一来,当时中日双方在北伐问题上的博弈,giga子大致归纳如下:


蒋介石第一次北伐受阻于南京事件,清党问题(4.12)和日本政府出兵山东(也就是说不准北伐军继续北伐)。1927年8月下野后蒋介石东渡日本,和刚刚担任日本首相的军界要人田中义一等协商,达成日方不干扰国民政府北伐,国民政府承认日本在东北的特权(即不出兵东北)的“箱根密约”。这点是和田中等人的“日本在满洲的特殊权益”匹配。

而日本方面田中义一成为日本首相,通过“东方会议”形势首次将日本在东北之特权正式提出。并通过第一次出兵山东阻止国民政府北伐,从而迫使蒋介石以日本在东北的特权来换取日本对于国民政府北伐的“默许”。应当说从日方看来,是一次成功的外交。


而且,田中内阁,除了第二次出兵山东(严格说第二次出兵山东不是为了阻止北伐,而是为了阻止有“过激”倾向的国民军占据山东,从而确保山东将由和田中有协议的国民革命军占领),的确严守了田中-蒋介石约定。当北伐军和奉军在关内(平津)激战期间,日本借口“调停南北”,一再要求张作霖撤兵东北,5月18日,日方提出《关于维护满洲治安措施案》,即中国军队进入东北的将一律解除武装以“维护治安”,借口是“战乱扩大至京津地区,将祸乱满洲。为了维护满洲治安,帝国政府将不得不采取适当而有效的措施”。关东军司令官村冈长太郎甚至一度准备出兵锦州,但是被外务省和参谋总长铃木庄六阻止。


以此,可以看出田中内阁对于北伐后期张作霖的处置是“强迫其退往奉天,脱离和国民革命军的接触(当时平津地区由东北军控制,山东一度是东北军附庸直鲁联军的地盘)”,这和田中义一“日本在满洲的特殊权益”的政策以及青山会议--箱根密约的外交政策是一脉相承。其特点就是将“中国”(国民政府)和“满洲”(张作霖政府)从政治上强行分开。而1928年6月初,张作霖无法抵御来自日本外务省和关东军的压力,顺从其老友田中义一(田中义一和张作霖的关系非常深)的要求退出华北而返回奉天,田中-蒋介石的约定似乎就要实现时,事情突然向一个意想不到的地方发展了。


本文内容为我个人原创作品,申请原创加分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12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37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