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杀人?诛心!!!——让人心寒的《让子弹飞》


杀人?诛心!!!——让人心寒的《让子弹飞》

大多数战友看罢《让子弹飞》后,都被影片里的“黄色”与“暴力”所诱惑,且津津乐道。说真的,这片子开始我以为又是一部冯导的闹剧,因为那马车版火车,那火车版的火锅,没个天分是创造不出来的。还有那没有目标的大抬枪,简直经典至极。等火车翻了,拍马屁的老汤和那些打枪不用瞄准的护卫们都漂到水上后,大哥九筒带着全队人马出现了。好个胆大包天的土匪,惊人之举!走马上任鹅城!一直看到这,还没有让我感觉到什么更加的绝妙。可看到朱元璋(张麻子的通缉令)后,那南国独有的民女鼓舞声后,陈坤和姜武两个下流痞子一出来,那“礼帽礼帽”,和那个碉楼上踹掉“黄老爷”牙的黄老爷。就突然让我意识到,矛盾的冲突加剧了。

黄四爷和马县长(邦德这个名字和牧之都不是等闲而来的)外加个精明古怪的老汤,这原本就势不两立的斗争,更被搅和起来。如果,没有人性和高超的智慧,就没有这么复杂了,也不会让我们欣赏到历史与人性。黄老爷的狗腿子劝老爷,“我带人把他们全干了!”可黄老爷却猫着腰,面目可憎的大言不惭,“不!不不不,耍耍,我要陪他们耍耍。”这耍,可不是那么简单的,先是武举人盗版《功夫》,闹事暴踢卖汤粉的,可没占到便宜。明摆着,黄老爷先武后文,要给县长个小小的下马威。可战在自己的通缉令边的马县长,却坚定的大吼:“我们看你们很冤啊!升堂!”大堂上的卖汤粉的志趣的很,磕头如捣蒜,忙给“冤枉”了的武举人老爷赔罪,一般的人物,应该借坡下驴,送武举人个人情,认了这门干亲,因为来这里干嘛?挣钱啊!可马县长没有,这个土匪竟然知道文举人和武举人的礼遇,且知道“你说的是哪个皇帝?这是民国!”筛糠了的武举人吃了大亏,一顿牙棒伺候!更帅气的是马县长,对那些赤身的草民用枪宣誓:我来鹅城要办三件事情,公平;公平;还是XX的公平!倒是匪气十足,说三句开四枪。看到这,我就笑出声了,因为啥,这个土匪县长可不简单。因为,或许他真的能站着把钱挣了。

打了武举人的屁股,就打了黄老爷的脸,那不知趣的县长安敢如此?三步第一步崴了脚,第二部就跟着来了。诬陷!单纯的六子一定禁不住诬陷和架拢。果然,讲茶大堂上,激动而血性的六子用自己的匕首割开了自己的肚子,又从肠子里拿出了证据——那一碗粉。可大家都知道,这不过是损到家的激将法,可怜的小六子命难保了。干爹马县长一语未发,强生大作,汤师爷大声喊道:杀人诛心!杀人诛心啊!不然六子白死。六子临终前明白了这道理,告诉干爹:“老汤说的对。”陈坤的耳朵飞掉了,雪光四溅。马县长的心里却重复着,先杀人再说!而黄老爷,面对办杂了差事的大管家,却真的意识到了对手的分量,“杀人还要诛心,好可怕!”他可以不怕,但是他感觉到了对手的威胁。鸿门宴,这新三步又开始了。恶霸请土匪!黄老爷知道了这个县长不好惹,所以小计用完就恩威并施。可马县长呢?六子是自己的干儿子,也是自己的好兄弟。挣钱搭上了命,如果不报仇还叫匪?!!!必杀!四员大将潜伏进了黄家。可酒席上,黄老爷以退为进,请马县长做了自己的介错人。大管家和武举人也弄死了卖凉粉的灭了口。黄、马、汤的绝妙智斗与勇斗也开展的跌宕起伏。“黄老爷别提刀,怎么又提刀啊。”......“不是刀,是DOLLOR,美元,美国人的钱。”.....“剿匪的胆子我们没有,不过和黄老爷联手敛财的胆子是有的,而且很大,哈哈哈.....”“不行,黄哥的事就是我的事,我替黄哥把腿接上。”......“不行,怎么能三七呢?黄老爷忙前忙后的,必须对半分!”......“听县长的,对半分。”......这段经典的台词,没有智你语塞,没有勇你胆寒。这张麻子到底何许人?马县长用哨笛证明了自己的人进退自如,取首级如探囊取物后,黄老爷服了。其实,黄老爷感到自己玩到茬子了,再玩就可能翻船了,硬是动了杀心,因为黄老爷又高又硬!果然,县长老汤一走。大管家“死而复生”。带着枪手突袭酒后的马县长,由于汤师爷的打扰,意外救了县长命。可县长的临时夫人遭了秧,成了活靶子。马县长用实际行动与黄四爷展开了斗,这回是我马邦德要斗你黄四爷了!

一计未成,新三步又来了,黄四爷要从根毁掉这个马县长,因为个县长没这么大能耐。张麻子(马县长)到底是谁?他告诉了老汤:我,张牧之,.....原本是将军的手枪队长......好家伙,这就合了情理,人家原本是军队里有勇有谋的战将。如同《天地英雄》里的李校尉,所以这一切就不意外了。而这马县长越来越从斗争中总结了经验和招数,对手的袭扰成功的被他识破且破坏。用那些死尸套到了黄四爷,终于拿到了黄四爷的180万两白银。剿匪了,杀掉了假张麻子,却炸死了老汤,二爷也因失手死于此役。四条人命了!马县长红了眼,不过他没有冲动。决战的时机到了,他用自己的妙计巧妙的利用了百姓和黄四爷的矛盾,而且利用黄四爷的替身毁掉了他在百姓心中的威胁。百姓心里没有黄四爷了,那碉楼里的是“替身”!结果,几个麻匪是杀不光黄家人的,而百姓和黄家人信念的转变——黄四爷真的没有了,报仇的机会来了,血痕的家底有了(枪)。如潮的人流涌入黄家碉楼,黄家五代的积累瞬间瓦解。黄老爷做了自己的替身,受着奚落和欺负。他依旧高傲于心,对马县长说:“还是我对你重要,要么是钱重要。”可马县长告诉他:“没有你,对我很重要,你是个体面人,这枪里有一发子弹。”黄老爷很体面,虽然武举人认为他可不是体面人。结果,黄老爷太体面,炸掉了自己和碉楼。戏进入尾声,弟兄们拿到了些许钱财,离开了老大马县长(张麻子),带着女人去上海浦东了。依旧是浪漫的口哨,依旧是清丽的山水,依旧是浪荡的浪子们......

为什么片子里不说把钱拿了或得了?而只说“挣”?我想应是有所指,我们这世间到底有多少钱是“挣”来的?其实大同小异,我们好好想想吧。不过,这张牧之和马邦德的故事,也许就是历史的缩影。他们怎么可能一身正义和侠情,在二三十年代的上海就做了隐士?也许,他们会成为国或共党的志士,也许他们成了独行侠。我只是想我们的国人,虽然生活在今天,到底有多少人能如同这张牧之,进一进人之本分?不得知。只觉得,杀人,诛心!


杀人?诛心!!!——让人心寒的《让子弹飞》


本文内容为我个人原创作品,申请原创加分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