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的力量—北狩蚀日(2010年版) 第一卷:东京都 第二章:石垣攻防(五)

红色猎隼 收藏 4 35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6987.html

“石垣港方向的青木支队在空降过程中也遭到了敌方密集防空的杀伤!第2普通科大队所下辖第6中队和空降特科大队第2中队战斗减员均超过一半。不过由于空降地点选择在海拔217米高的屋良部岳地区,到目前为止,青木支队已经依托当地的建筑舞建立稳固的桥头堡。”在位于东京成田国际机场的日本防务省“前进指挥中心”内,来自日本自卫队“统合幕僚监部”指挥通信系统部的部长坂田龙三正在向防务副大臣—安住淳介绍着在石垣港方向空降的“青木支队”的情况。

“这么说来两个支队全部陷入了苦战咯!”安住淳抬起头来注视自己面前那幅巨大的电子地图。此刻原先的地图标识已经被卫星图象所取代。在地图之上,安住淳可以清晰的看到石垣港周遍的一草一木。从天空俯瞰,石垣港是一个由小岛组成的海湾。石垣港前倚197米高的前势岳,背靠海拔217米高的屋良部岳。起伏不高的山坡上长滿了绿葱葱的树木,山脚下零零落落散落着一些红瓦白墙的建筑,此刻那些建筑物里日本陆上自卫队第1空降团的青木支队正在与那些试图在这片群岛之上复活一个古老幽灵的武装集团血战。

“现在该怎么办?”安住淳转过头看着一旁面无表情的统合幕僚长—折木良一。“到目前为止‘统合幕僚监部’的一切行动都是在防务省的授意之下进行的!”对于安住淳那充满着疑惑和不满的眼神,折木良一淡然的回答道。他的言外之意很明确,竟然是防务省一再强调“派出一个普通科大队”就可以搞定,那么自卫队方面当然没有作任何的后续部署。

“折木陆将,你这样的说法未免也太不负责了吧!”安住淳的脸上闪过一阵红晕,但是很快便恢复了正常。显然他并没有忘记自己的身份和手中所握有的权力。“是吗?!我似乎记得早在行动开始之前,我就已经向防务省提出过这一方案所存在的种种问题吧!”但是折木良一却并不买帐,第一时间选择了反唇相讥。“现在不是争吵的时候!最重要的还是‘要尽快解决啊’!”身为防务大臣的北泽俊美此刻只能再度出来圆场道。

“如果防务省方面坚持以空降的模式解决石垣岛问题,那么自卫队方面对目前的态势没有任何的解决办法!”统合幕僚长—折木良一陆将强硬的回答道。他并非不知道目前岛上仍有数百名日本陆上自卫队的伞兵仍在苦苦挣扎。但是在对面已经展露出的强大防空火力面前,继续空投伞兵只能是添汤凑杀。而此刻折木良一的态度很明确,既然防务省提出的计划已经完全失败了,那么理所当然的应该将指挥权移交给自卫队统合幕僚监部。

面对折木良一的“将军”,身为防务大臣的北泽俊美只能以沉默相对。但是他的犹豫并不能阻止他的副手安住淳继续胡搞下去。“现在化战争不是非要用步兵去搏杀。既然已经证明了岛上的恐怖分子拥有重型武器,那么自卫队也没有必要再保留什么了吧!”安住淳似乎发现了什么,有些得意的转向坐在一旁的航空自卫队幕僚长外园健一朗空将继续说道:“现在防务省授权航空自卫队对石垣岛上的目标实施轰炸!”

“可是西南航空混成团并没有装备可以执行对地任务的战机啊!”面对安住淳突然的“点将”,身为日本航空自卫队一把手的外园健一朗空将多少有些无奈的回答道。这就是外行人眼中的战争,似乎只要战场上空有己方的战斗机存在,那么理所当然的可以从空中发起攻击。众所周知日本航空自卫队早在20世纪80年代便从美国手中获得了当时世界一流的重型战斗机—F—15“鹰”。但是出于对这个昔日对手的不信任和警惕,美国方面在移交给日本方面的战斗机上作了相当多的“阉割”。

日本航空自卫队所拥有的F—15J型战斗机的性能约相当于美军F一15C的早期型,机上的电子设备比较老旧,功能简单,没有外挂各种攻击吊舱的功能,飞机本身也没有红外夜视设备;所装备的APG一63雷达的主要功能是对空、对地探测功能比较简单;火控系统一直没有升级,没有发射各种新型精确制导武器的接口。也就是说由于没有光电探测设备,日本航空自卫队的F—15J型战斗机不能在夜间发现地面目标。由于雷达对地探测功能不完善,更不具备在复杂气象条件下发现地面目标的能力。在攻击过程中更由于对地攻击武器种类单一,不能发射中远程空地导弹,只能投掷普通的航空炸弹。

事实上日本政府并非不清楚自己所拥有的这些貌似强大的“鹰”只有空战的“利喙”而没有对地打击的“坚爪”。对于F—15J型战斗机的“现代化改进”早于1997年便已经开始。但是由于日本财政状况的连年恶化,和美国新型战斗机F—22“猛禽”的出现。F—15J的现代化改进计划的每年所占的防卫预算逐年减少。最终只是对火控雷达、中央计算机、发电机、制冷系统进行换装,并装备战术数据交换系统的终端以及综合电子战系统。而处于中日海空对峙第一线的西南航空混成团恰恰全部换装了F—15J型战斗机。

“那就从其他方面队抽调力量!”安住淳对于外园健一朗空将的回答只能报以苦笑,在他眼中现代化的战争应该和他平时里玩的战略游戏没什么不同。既然西南航空混成团没有能够提供可以用于对地攻击的力量。那么身为日本航空自卫队幕僚长的外园健一朗空将就应该从其他方面队入手,这么简单的事情竟然还是自己亲自去说,他甚至有些怀疑日本自卫队的指挥官都是脑残。

“问题是其他方面队……”其实外园健一朗空将很清楚自己的家底。日本航空自卫队的现役主力作战飞机是198架F—15J型战斗机(还有38架F—15DJ型教练机也可以用于作战)。而二线的还有92架F-4EJ改型和65架F—2A/B型战斗机可以作为补充。表面上看,日本航空自卫队的实力虽然攻敌不足,但绝对是自守有余。但事实上由于经济低迷和日本政坛的纷乱航空自卫队多年以来却一直处于停止不前的情况。

在2007年的“爪哇海中日准战争”之后,日本国内一度大受刺激,颇有卧薪尝胆,积蓄力量再与中国一争高下的冲动。而其中首当其冲的自然是在“爪哇海中日准战争”中损兵折将的航空自卫队,日本政府曾雄心勃勃的表示将加快从美国购买200架以上的F—22型战斗机用于替换空战中表现不佳的F—15J型战斗机。除此之外,还将三菱重工挑头研制F—3多用途战斗机和F—2“超改”多用途战斗机。

但是F—22型战斗机的价格惊人,以美国空军最初的381架采购数量计算,单价达1.33亿美元,以致美国国防部目前批准的采购数量只有180架。而日本不管是直接采购还是按照许可证生产,数量只会比美国空军更少,而价格也将更高。这一点对于经济连年滑坡的日本而言显然无异于痴人说梦。

既然外购的道路无法走通,那么日本自然只能加快自行研制的道路了。毕竟根据三菱重工的设计,F—3多用途战斗机将是一款相对便宜、性能又不逊色F/A-22太多的战斗机。而2004年10月初于日本横滨举行的“日本国际航空航天展”上展出的F—2“超改”多用途战斗机也将是一款足以匹敌周遍空军强国一线主力机型的强力战机。

但是现实与梦想之间的距离却往往超乎所有人的想象,不仅采用多项新兴技术的F—3多用途战斗机项目进展缓慢。连F—2“超改”计划也是举步为艰。毕竟进入21世纪以来,面对中国的崛起,日本的国力不断下滑,甚至连采购F—2A型战斗机替换20世纪60年代末引进许可证生产的F—4EJ型战斗机都无法作到,那么所谓的“扩军计划”当然最终也只能以补充了战争损耗来画上一个尴尬的句号。

日本航空自卫队所装备F—2A型战斗机虽然是以攻击任务为主,但这种攻击主要指携带反舰导弹打击敌方水面舰艇,在对地攻击能力上却与F—4EJ、F—15J没有多大区别。而其每架高达80多亿日元(约8500万美元)的天价更令日本自卫队不敢将其轻易用于攻击地面目标。这也就是为什么在“爪哇海中日准战争”中日本航空自卫队不得不启封已经退出现役的F—1型攻击机来执行地面压制任务。

不过竟然安住淳这个防务省的高官开口,外园健一朗空将也知道多说无意。他只能第一时间离开会场,向距离战场最近的西部航空方面队去部署相关任务去了。“石垣港濒临大海,可以让海自方面从海上提供炮火支援!”安住淳又颇为得意的将话题转向了海上自卫队幕僚长—赤星庆治海将。有了航空自卫队方面的前车之鉴。赤星庆治海将也不打算去作无谓的尝试,好在日本海上自卫队冲绳地方队所出动的3艘一式“隼”级导弹艇均拥有一定的对地攻击能力。

在东亚诸国之中,日本航海自卫队乃至旧帝国海军对于小型舰艇始终保持着一种蔑视的心理。尽管在中日甲午战争和日俄战争中日本海军的鱼雷艇都扮演过“名舰杀手”的角色。但在一向迷信大舰巨炮的日本海军眼中,拥有非凡机动性和一击必杀能力的鱼雷艇不过是海上决战中的炮灰,也正因如此,在日俄战争结束之后,日本海军几乎停止了对小型舰艇的发展。最终第二次世界大战中,日本海军不得不以宝贵的巡洋舰、驱逐舰乃至战列舰在窄小的海峡中与美国海军的鱼雷艇近身肉搏,自食其果。

而第二次世界大战结束之后,继承当年联合舰队衣钵的日本海上自卫队在美国的卵翼之下,也一度无视小型舰艇的发展。当新中国海军以“飞、潜、快”为主的“海上轻骑兵”横扫沿海岛屿,甚至一次次逼退美国的航母战斗群之后,日本海上自卫队似乎才恍然大悟,开支着手仿造美国海军的产品,并自行研制新型鱼雷艇。但是在强大的惯性思维引导下,日本海上自卫队依旧对这种近海利器缺乏兴趣。除了仅建造了5艘的PT—11级之外,其他的设计方案无一例外的胎死腹中。

缺乏有效的近海防御手段,很快令日本列岛的海岸线在日益强大的苏联红旗太平洋舰队面前洞开。在苏联海军陆战队随时可能在北海岛、本州岛东北部强袭登陆的冷战阴霾之下,日本海上自卫队从20世纪80年代中期,才开始着手研制导弹艇。如果不是铁幕帝国的轰然倒塌,可以想见一旦战争爆发,日本海上自卫队的大部分水面大型舰艇是不可能逃过以美国航母战斗群为打击对象的苏联海空军的饱和攻击。而随后满载着装甲战斗群和海军陆战队的“鳄鱼”和“蟾蜍”将在空虚的日本沿海随意登陆。

直到1993年日本海上自卫队才装备了第一批2艘50吨级别的PT—01“鹞”级水翼导弹艇,1995年又装备了该级艇的3号艇,勉强组建了大凑地方队的导弹艇队。应该说冷战结束,对于日本海上自卫队而言,来自北方的强大压力陡然消失,继续发展小型舰艇似乎也再无必要。但是面对来自朝鲜日益频繁的海上渗透以及崛起的中国,日本海上自卫队还是于2000年通过了200吨级导弹艇1、2号艇总计190亿日元(约合1.5亿美元)的相关预算案。开始生产被命名为一式“隼”级的现代化导弹艇。

从某种意义上来讲,日本海上自卫队对“隼”级导弹艇的功能定位很模糊。按照常例而言,主要用于近海防御的导弹艇其主要武备应该是足以瘫痪敌方舰艇的反舰导弹,而位于舰首位置的主炮一般只安装聊以自卫的小型火炮。但是日本海上自卫队的“隼”级导弹艇却偏偏反其道而行。与装备有8枚“鹰击”—83型远程反舰导弹的中国海军022级隐身导弹艇相比,日本海上自卫队的“隼”级仅装备有2具双联装90式导弹发射装置,仅从数量上讲,其反舰能力便仅相当于中国海军022级隐身导弹艇的一半。但是其主炮却采用了多安装于小型护卫舰主炮的意大利“奥托.梅莱拉”公司生产的76毫米紧凑型舰炮。

显然对于今天的日本而言,大量生产海量小型舰艇并不现实,在数量受到严格限制的情况下,追求一型多能便成为了比较经济化的选择。在佐世保地方队的大型水面舰艇抵达战场之前,日本海上自卫队不得不以在石垣岛周遍海域执行封锁任务的3艘“隼”级导弹艇低近石垣港,执行对敌火力压制任务。

“这根本就是乱来嘛!”作为部署在冲绳地方队的日本海上自卫队第3导弹艇队的旗舰,此刻正以40节的高速向石垣港方向前进的PG-826“大鹰”号上寺井信义二等海佐站在拥挤的舰桥上不满的说道。在他看来自“石垣事件”发生以来,日本防务省所采取的对策可以说进退失距。既然下定决定以武力解决,那么就应该在事先作好相应的一系列部署。象这样事先没有作好任何情报收集工作,便匆促投入兵力,此时才想起来“临时抱佛脚”式的抽调海、空力量进行支援,其结果自然可想而知。

不过牢骚归牢骚,对于寺井信义二等海佐而言。能够指挥3艘“隼”级导弹艇对近海目标进行炮击恐怕也是一次难得的体验。“全舰队组成炮击队型……”随着他的一声令下,3艘“隼”级导弹艇排成单舰纵列队型开始逼近石垣港的港区。“冲绳地方队的炮击指引已经接受完毕!”随着站在寺井信义二等海佐身旁的大副清脆的声音。寺井信义二等海佐只能无奈的摇了摇头。

既然是对岸炮击,那么理所当然应该由正在战区的陆上自卫队青木支队提供炮击指引。但是由于日本自卫队内部陆、海、空三方到目前为止还没有建立行之有效的情报共享系统。此刻不得不由青木支队将相关炮击坐标传输回东京的指挥中枢,再由指挥中枢传递到地方队指挥部。尽管可以通过卫星通信装置与海上自卫队参谋部及其所属地方队实施实时数据传输。但是尽管这一番信息的中转和传递,其时效性自然要大打折扣。

“全舰队炮击准备……”但是此刻这样目标指引也毕竟可以为寺井信义的编队提供目标的坐标,随着寺井信义的命令,3艘“隼”级导弹艇位于舰首位置的采用隐形外观设计的炮塔齐刷刷的指向左舷位置,航速也迅速降到5级左右。“轰……”随着炮弹出膛时的第一声轰鸣,“大鹰”号的艇身激烈的战抖起来,毕竟对于1艘200吨的导弹艇而言,76毫米火炮射击时的后坐力还是过于巨大了一些。

“修正落点……”虽然由于采用了较为先进的供弹、扬弹系统和旋转弹鼓,“奥托.梅莱拉”公司生产的76毫米紧凑型舰炮可以达到100发每分钟以上的高射速,但是在这样的对地炮击中,命中率显然比射速更为重要。因此在第一轮齐射之后,3艘“隼”级导弹艇不得不进行炮击修正,随后再开始第二轮的炮击。

“好在对手没有象样的反舰能力,否则在这样近的距离之内,我们都将成为靶子!”寺井信义苦笑的看着石垣港方向腾起硝烟。为了更有效的支援陆上自卫队的同僚,他的编队不得不在极不安全的距离之内低速航行。在这个距离之内,对手的大口径火炮甚至可以通过直瞄来摧毁他们,当然前提是那些琉球王国的复国主义者要拥有这种武器才行。从某种意义上来说寺井信义的话说对了一半,尚华所领导的“琉球复国运动联合阵线”在石垣岛上的确没有足以承担反舰任务的大口径火炮。但是这并不意味着他们缺乏对付海上目标的能力。

就在日本海上自卫队的3艘“隼”级导弹艇围绕着石垣港沿海目标展开了5轮炮火压制之后。突然一阵异样的轰鸣声从港区前突兀的海拔197米的前势岳上俯冲而下。“那是什么?” 寺井信义疑惑的抬起头,朝着轰鸣声传来的方向望去,他的脸上第一时间闪现出恐惧的声音。“不……全舰火力立即转入对空状态……”不等他的话说完,一枚250公斤的炸弹已经轰然命中了“大鹰”号的尾部。

被诱爆的双联装90式反舰导弹所引发的剧烈爆炸,瞬间吞没了这艘200吨的小型舰艇。而在冲天而起的火光之中,余下的2艘“隼”级导弹艇甚至还没来得及看清攻击者的真面目。“在为了攻击敌人‘阵亡’之前,它是人类救赎和尊严的使者。”站在石垣岛的制高点—海拔526 米的於茂登岳之上,尚华望着燃烧的港湾,微笑的说出了自己所使用的这种反舰武器的生产国总统—马哈茂德.艾哈迈迪—内贾德的名言。

2006年7月14日当地时间晚上8点左右,一艘以色列海军的“萨尔—5”级(又称“埃拉特“级)导弹护卫舰“哈尼特”号在距离黎巴嫩海岸线16公里处巡逻时,突然受到不明身份敌方武器的攻击,船体结构遭到重创。事后美国学者和媒体围绕攻击以色列军舰的武器,掀起了新一轮牵强附会的“中国军事科技扩散威胁”的喧嚣。

20世纪90年代初的海湾战争后,以色列认识到必须加速发展海军,使他能担当起战略重任,保证以色列军事基地、港口和海域的安全,抵御侵略和恐怖活动,同时还必须有能力控制地中海和红海海域,攻击、摧毁阿拉伯国家的海上舰队,封锁其港口,切断阿拉伯国家的海上通道,使这些国家不能进行任何合作。再此思想下,以色列制定了在21世纪使海军成为蓝水海军的的计划,以便能长期在外海起作用,具有控制整个地中海的进攻能力。进入21世纪后,以色列再次出台了推动海军建设、提高远程打击能力的计划,其目标是建成一支基于中型水面舰艇、潜艇、作战无人机和巡航导弹的近海作战力量,以至以海军指导思想以发生了质的转变。

长期以来,以色列海军基于独特的战略思想,一小型舰艇为其海军舰艇的中坚力量,且其小型舰艇具有同其他国家不同的独特之处。第四次中东战争以来,以色列海军一直保持着对阿拉伯国家的优势。虽然没有大型水面舰艇,但以海军在其快速取胜的战略思想指导下,始终以导弹高速艇为海军主要力量。维持其海军强大的遏止力。但近年来阿拉伯国家的海军力量得到了前所未有的强化,装备了配有反舰导弹、具有强大对空防御能力和水上攻击能力的舰艇,强化了空中反舰力量,再很大程度上动摇了以色列海军压倒性的优势地位。于是以海军开始醒悟:一有的高速艇虽然具有优良的战斗力,却以没有改进的余地,为在21世纪的海上战场上求得生存,必须建造新型作战平台,这一新型作战平台就是“挨拉特”级轻型护卫舰。

作为美国海军麦克马伦造船公司与以色列海军联合研制的新锐舰艇,“挨拉特”级轻型护卫舰不仅拥有着卓越的隐身设计,更装备有多层次的防空火力。因此在袭击发生后,美国军事学者立刻将此事与中国挂起钩来。他们声称“这种威力与早先中国方面对该导弹的描述相一致”,他们查到以前中国导弹研究和销售部门的公开资料,煞有介事地描述道:C-802所使用的165公斤战斗部中填装有大量成型装药,其中蕴藏的巨大能量足以对一艘体积更大的舰艇造成致命伤害甚至直接击沉。

不过中国政府与黎巴嫩真主党武装并没有直接的联系,于是美国又将矛头对准了他的中东死敌—伊朗。而随后伊朗外交发言人也承认曾向真主党提供过若干武器,但是并没有指明是中国研制反舰导弹,于是“哈尼特”号遇袭事件开始变得曲折离奇起来。直到2010年8月份,伊朗总统内贾德亲自揭开了这种神秘武器的面纱,人们才最终恍然大悟……

第二章:石垣攻防(完)

敬请期待下一章:正阵之师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4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 被封杀的中日军事模拟:轰炸东京 为祖国而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