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无法走进婚姻殿堂的两个兵---[蓝剑军团][参赛]

大兵1986 收藏 107 7350
导读:[原创]无法走进婚姻殿堂两个兵---[蓝剑军团][参赛] 燕子到部队时,小海已经是入伍第二年的老兵了,那一年他们一个十八岁,一个十九岁,燕子新兵连结束,见得第一个外人就是小海。小海和部里的驾驶员是奉处长的命令专门去新兵连接燕子的。 新兵连的训练很艰苦,燕子看起来黑不溜秋的,一脸风霜,娇小玲珑的身材拖着两个大旅行包显得那么的不协调。看到来接她的小海时,怯生生的喊了声:“班长”。小海也是第一次当老兵,更是第一次听见有人喊他班长,不由得挺了挺胸脯。伸手接过燕子的档案,装腔作势的问:“你

[原创]无法走进婚姻殿堂两个兵---[蓝剑军团][参赛]





燕子到部队时,小海已经是入伍第二年的老兵了,那一年他们一个十八岁,一个十九岁,燕子新兵连结束,见得第一个外人就是小海。小海和部里的驾驶员是奉处长的命令专门去新兵连接燕子的。


新兵连的训练很艰苦,燕子看起来黑不溜秋的,一脸风霜,娇小玲珑的身材拖着两个大旅行包显得那么的不协调。看到来接她的小海时,怯生生的喊了声:“班长”。小海也是第一次当老兵,更是第一次听见有人喊他班长,不由得挺了挺胸脯。伸手接过燕子的档案,装腔作势的问:“你是燕子”?“是”,“你们领导都和你讲了吧,这是去机关为首长服务”。燕子马上立正站好,脆声说:“知道”。小海很满意,终于找到当老兵的感觉,“把行李放车子后备箱里”,“是”。


回去的路上,小海故意装深沉一直不言语,其实呢他是不知该说啥,当年接他的那个老兵也是这样做的,小海一直就认为当时那个老兵当时好“酷”。燕子一路上都在跟驾驶员问机关里的情况,驾驶员是真老兵,一脸的和善,有问必答,小海正好乐得清闲装作闭目养神,其实心里是好想参与他们谈话,但是没办法,在装酷啊,呵呵。


部里打字室本来有四个女兵,今年退伍了一个,燕子就是接替她工作的。其他三个也都是老兵了,平时以整小海这个小新兵为乐,小海看见他们就头疼,平时没事的时候从不敢去招惹她们。


小海帮着燕子拖着旅行包去打字室报道,刚一探头就被三个老兵看到了,发现三个老兵一脸的坏笑,小海只好谄媚地说:“给各位班长带了个帮手来,处长说了下午先安排一下住处,明天再上班。”说完就想溜,谁知一转身就发现后路早被掐断了,一个老兵堵在门口,两个在前,燕子手足无措的站在那里,一脸的诧异。“叫姐姐”三个老兵几乎同时开口,高压之下,只好服软,挨个叫了一遍姐姐,才在他们的哄笑声中逃离了打字室。那几天燕子一看见小海就偷笑,搞得小海一点老兵感觉都没有。


小海在部里是宝贝,从部长到底下人都喜欢他,一米七六的身高,长着一张娃娃脸,小伙很帅气,还谈得一手好吉他,乒乓球、篮球都很拿手。是部里的文体明星,来了两年,部里两年的春节晚会都是他导演和主持的,参加机关卡拉OK比赛还获过奖,是部里人人都关注的对象。


燕子到了机关后,由于条件很好,渐渐的恢复了自己的本色,娇小玲珑的她让小海多了份心事。开始时两人因为年龄相仿共同语言多,走的就很近,慢慢的两人中间好像多了点什么,距离越来越远了。别的人看不出来,燕子一个寝室的三个老兵可看出门道来了,百般逼问,燕子只好招了说喜欢小海,请姐姐们帮助保密。三个老兵立马拿出大姐姐的派头来,让燕子放心,这件事她们会帮忙的。


机关的女兵管理比较松散,寝室就是在家属楼里随便找的一个小套房,两室一厅,上班就去办公楼下班在食堂吃完饭就回寝室休息,一旦回了寝室就等于放羊了,没人管。


当天晚上,三个老兵就找了个借口把小海骗去她们寝室,在小客厅里对小海进行了轮番审讯,终于得出结论小海也喜欢燕子,最后三个老兵把小海往燕子的寝室里一推,就把门反锁了。两个家伙在一开始都红着脸不敢说话,既然老兵们把窗户纸都捅开了,两人也就无所顾忌了,说着各自的感受,交流着彼此的看法,燕子要求小海以后不可以在和别的女兵勾勾搭搭,小海也要求燕子只需对自己好,两个懵懂的少年就算私定了终身了,其实他们什么都不懂,他们的爱情纯洁的就像一张白纸,没一点污迹。


转眼过去了一年,他们也都大了一岁,也都知道了很多以前不知道的事情。小海了解到燕子是生在高干家庭,她的爸爸是某地级市的政协副主席,燕子的哥哥是给现任军委某位领导做秘书,家庭条件非常好。小海则不同,他来自南部的一个小城,父母都是普通的工人,家庭条件差距很大,小海一度认为燕子的家里如果知道了这件事绝对不会同意他们往来的。燕子看出了小海的心思,从来不在小海面前说家里的事。为了显示自己不是高干家的娇娇女她甚至还学会了打毛衣,第一件作品就是给小海打了一件毛背心,还有好多毛线手套,有半截的、有带指头的、还有军棉衣上的毛领子,凡是她会的织的,小海都有。两人即使偶尔会闹点小矛盾,但一直没有破坏他们的幸福感,他们的爱情还像一张白纸一样纯洁。


为了打消小海的顾虑,燕子还专门把她妈妈和姐姐叫来了北京,当晚的接风宴会上燕子只请了小海和三位同寝室的女兵。酒桌上小海的感觉就好像农村刚上门的小脚女婿,被几个女人看的左右不得劲,燕子的表现更是让他汗颜,一会给他夹菜,一会给他倒酒,亲昵的像在作秀,倒真像是刚过门的小媳妇疼女婿似的。好不容易熬到酒宴结束,燕子又宣布明天去长城(买的是北京一日五游的票),说买票时人家多给了一张,票不能浪费,希望能有个男子汉全程陪护。小海心说,这不是鬼话吗?卖票的要是那么粗心岂不赔的底掉,明摆着是燕子又预谋好的。没办法小海第二天只好又尽心尽力的全程陪同。好不容易把燕子的妈妈、姐姐送走后,燕子给了小海一个很肯定的答案,家人都很喜欢他,希望他们能好好相处。


从那以后,燕子就把小海算做私人财产了,在家养尊处优的她不仅学会给小海洗衣服、套被子,有可能的话还会给小海坐顿饭,虽然大多数情况下是煮一袋方便面,但她很乐意扮演这个角色。小海的性格比较外向,参加的活动较多,燕子也给定了规矩,和女兵在一起活动必须事先通知她,小海只是一笑了之,没拿这话当一回事,直到发生一件事后才知道燕子不是跟他开玩笑的。


机关礼堂经常放电影,自从小海和燕子“私定终身”后,只要看电影几乎都是两人结伴去。一次周末放电影,燕子给小海打电话问晚上去不,刚好小海的老乡说晚上找小海有事,就说不看了,燕子只好和同寝室的几个女孩去看了,结果小海老乡临时有事变卦了,小海自己没事干,就去礼堂了。电影已经开始,小海也没多想找个了个空座就坐了下来,礼堂值班的女服务员转了一圈过后看到小海这有空座也坐了下来,两人平时就认识,就边看边聊,直到电影散场。散场时人多,小海习惯的想等人走差不多再走,就和女服务员边说着话边等着退场。回到宿舍后洗漱已毕准备休息,电话响了,是燕子同宿舍关系最铁的女兵打来的,说燕子在宿舍哭天抹泪的“要不活了”。小海忙问咋回事,那个女兵反问小海:“你是不是和燕子说今晚有事不看电影的”,小海说:“是”,那个女兵又说:“电影散场时燕子看到你和一个女孩在礼堂有说有笑的是咋回事?你不用给我解释,赶紧过来”。“神经病”,小海咕哝了一句就没理会。半夜时分电话又响了,这次是燕子的班长打来的:“燕子都哭了半夜了,你小子抓紧过来万事皆休,要不然姐几个可打上门去了”。小海这才知道事情真的不妙,赶紧穿衣服过去。到了她们宿舍一看,好家伙,都没睡,都在给燕子在做工作,看到小海来了一个个都怒目圆睁,围着小海是一顿数落。燕子看到小海被数落的手足无措的样子又心软了,停住了哭声,小海赶紧冲出包围圈去看燕子。燕子的眼睛都哭肿了,一副悲痛欲绝的的样子,小海心疼了,赶紧给她解释,指天对地的发誓这纯属巧合,自己对那个女的一点点感觉都没有,那个女就是再投十次胎也赶不上燕子一个手指头好看……最后直到小海把自己说成是十恶不赦,不杀不足以谢天下苍生的程度,燕子才破涕为笑。抽抽泣泣地问为他下次还敢不,小海赶紧找出纸笔说要写保证书,燕子娇嗔地把纸笔拿开了。看着因为自己的误会让全寝室的姐姐都没能休息,燕子不好意思了,红着脸让小海给姐姐们道歉。三个老兵一脸坏笑地问小海怎么补偿她们的损失,直到小海答应她们一大堆零食过后才放小海回去休息。下得楼来小海发现大冬天自己的内衣都汗湿了,第一次领教女孩子的醋劲让小海心有余悸。他也知道了他在燕子心中分量,他们的感情更深了。


当兵的第三年,小海探家了。八十年代,在南部的这个小城一般男的过了二十岁就应该要娶妻过门照顾老人了。小海当兵这几年家里来说媒的也不少,每次家里写信征求小海意见都被他以种种理由拒绝了,这次探家家里是做了充分的准备的,一定要给小海定亲。小海的母亲有个好姐妹,小海叫她韩姨,韩姨有个女儿比小海大一岁,两人从小一块长大,一起上学,可谓是青梅竹马两小无猜,直到小海当兵走了,两个人感情一直不错。在父母眼里这两个孩子应该是天生的一对,按照他们父母的说法,等他们大了就把婚事给办了就行了。这一年,韩姨被检查出患了肺癌,而且是晚期,弥留之际她拉着小海母亲的手说唯一不放心的就是这个女儿,她把女儿托付给了小海的母亲,希望小海他们结婚时能去坟上跟她说一声。小海的母亲含泪答应了她,请她放宽心,一定会玉成此事,得到小海母亲的肯定答复后,韩姨放心的离开了人世人世,小海的母亲心里却沉甸甸的了。


小海到家后,走亲访友的转了一圈。稳定下来后母亲就和他谈起这件事,小海一下子懵了,他赶紧把部队里认识燕子的事原原本本告诉了母亲。母亲一脸的不以为然,高干家的子女能适应我们小老百姓家的生活吗?天南地北的她能习惯我们的饮食吗…...?一连串的疑问虽然问的小海哑口无言,但是小海还是坚持自己的观点。几天后在姥姥家开了家庭会议,小海是姥姥一手带大的,家族中姥姥最疼小海,姥姥的话在家族中具有无尚的权威。会议有姥姥主持,妈妈、小姨、小姨夫、舅舅、舅妈、哥哥、姐姐们都参加了。可怜的小海像个犯人似的坐在中间被大家审问,虽然小海据理力争,但在长辈们的教训中显得是那么的苍白,唯一替小海说了句话的哥哥也被姥姥严厉的制止了。最后会议达成共识由姥姥作总结发言,姥姥说:“天大地大,逝去的人最大,既然答应了逝去人的请求就决不能失言,不能让外边人指我们的脊梁骨。小海要是选择了部队的燕子家族里就不认你这个子孙,小海自己选择吧。”小海感觉天一下子塌了,他请求给他几天时间考虑考虑,姥姥同意了。经过了一天一夜的不眠过后小海给在集训队学习准备考军校的燕子打了个电话,听了小海的诉说,燕子也崩溃了,两个可怜的小人儿一下子没了主意。几天后小海再打电话找燕子时,集训队说燕子不知什么原因不打算考军校了,已经退出集训队回单位了。打她宿舍电话找她她也不接,小海撑不住了,和家里说明情况后提前回了部队。


当小海第一眼看到分别还不到一个月的燕子时心都碎了,原先那个明眸皓齿的燕子一脸的病态,躺在被窝里蜷成一团,看到进门的小海时失神的眼睛一下子亮了,光着脚就跳下地一把抱住了小海,失声痛哭,把这么多天的委屈一下子发泄出来。小海这几天绷住绷着的神经再也控制不住了,他死命地抱住燕子也是嚎啕痛哭,宿舍里知道内情的几个老兵都默默地陪着流泪,燕子哭的是撕心裂肺,直到全部发泄完了才松开小海。小海轻轻把燕子抱起来放进被窝里盖好,拿了个凳子坐在燕子的床前。宿舍里的老兵讲燕子从集训队回来已经一个多礼拜了,也没上班,每天就是躺在宿舍里哭,饭都是她们从食堂打回来强迫她吃一点,说完这些话几个老兵就都出去了。燕子看到同样是瘦了一圈的小海眼泪止不住又落了下来,小海也不知道怎么来安慰她,只有陪着她掉泪。当燕子问他的选择时,小海沉默了。一边是亲情一边是爱情,割舍那边都是在割自己的肉,小海没有答案。燕子看着无从选择的小海,心如刀绞,善良的她不可能让小海放弃家庭而选择她的,燕子也沉默了。


几天后,一向显得弱小的燕子做出了选择,她运用哥哥关系办理了提前退伍。小海一直蒙在鼓里。直到燕子要走的前一天晚上,燕子约了小海来到他们经常约会的广场回廊里,燕子把自己的选择告诉了小海。一切都不可能挽回了,他们相拥相吻了整整一夜。


没有走进婚宴殿堂的他们纯洁的像一张白纸,虽然他们有刻骨铭心的爱。



部队调令规定,义务兵在服役期间不准在驻地谈恋爱



[原创]无法走进婚姻殿堂的两个兵---[蓝剑军团][参赛]


[原创]无法走进婚姻殿堂的两个兵---[蓝剑军团][参赛]


[原创]无法走进婚姻殿堂的两个兵---[蓝剑军团][参赛]


[原创]无法走进婚姻殿堂的两个兵---[蓝剑军团][参赛]


[原创]无法走进婚姻殿堂的两个兵---[蓝剑军团][参赛]









本文内容为我个人原创作品,申请原创加分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33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热门评论

104楼准芯

有些感情有太多的无奈!人生呀···何必去希夷太多的风景!

107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