朝鲜半岛鹰与龙的搏击 第三章 美国人的防御与反攻 第七节中国人的警告 ——美国人的威克岛03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6972.html


后来,在杜鲁门晚年时,沃尔特斯曾经飞到独立城去看望他。沃尔特斯鼓起勇气问杜鲁门:“总统先生,我能向您提一个轻率的问题吗?”杜鲁门道:“沃尔特斯,不存在什么轻率的问题,只有轻率的回答,在这方面我倒是个专家,所以,你就问吧。”沃尔特斯吞吞吐吐道:“总统先生,您到达威克岛后下飞机时,是否注意到……”不等沃尔特斯说完,杜鲁门就打断了他的话:“我是否注意到麦克阿瑟没有向美国总统敬礼。你完全正确,我注意到了,我当时感到遗憾,因为我知道那意味着我同他打交道时将遇到麻烦。后来果然如此,我解除了他的职务,我早就应该这样做了。不管正确与否,他就是不了解如何治理美国。”

再说杜鲁门和麦克阿瑟,寒暄几句后,一行人坐上雪佛莱汽车,一起向岛东端的一排临时营房驶去。

参加会谈的有参谋长联席会议主席奥马尔﹒布莱德雷五星上将、陆军部长弗兰克﹒佩斯将军、太平洋舰队司令阿瑟﹒雷德福海军上将、总统特别助理W﹒艾夫里尔﹒哈里曼、助理国务卿迪安﹒腊斯克以及美国驻韩国大使约翰﹒穆乔等人。

而这个助理国务卿迪安﹒腊斯克,就是五年前在朝鲜半岛地图上划出了三八线的那个美国年轻上校。

麦克阿瑟用他特有的演说才能侃侃而谈,他认为,目前朝鲜战争“所剩下的仅仅是一些必须加以钳制的游散目标而已”,“在整个南、北朝鲜,正规的抵抗都会在感恩节以前结束”。

谈了一会儿后,杜鲁门问到了一个关键的问题:“你认为苏联和中国干预的可能性有多大?”

“微乎其微,总统先生”,麦克阿瑟回答道,“如果他们在战争开始的头一两个月里进行干预的话,那将是决定性的。现在我们不再害怕他们干预了。我们已不再卑躬屈膝。根据我的情报人员提供的情报,中国人在满洲有三十万军队,其中部署在鸭绿江一带的可能不超过十万到十二点五万人,而且可以过江作战的只有五至六万人。我认为中共无意参加这场战争。他们没有空军,而我们在朝鲜有可供空军使用的基地。如今是我们强大而中共孱弱的时代,倘若中共部队渡过鸭绿江企图南下到平壤的话,我就要使他们遭到人类历史上最大规模的屠杀。没有任何一个中国指挥官会冒这样的风险。他们永远看不见三八线。”

至于俄国人的干预,麦克阿瑟说,那是不会发生的,因为俄国根本没有随时可以开赴朝鲜的军队。如果俄国人通过西伯利亚荒无人烟的单轨铁路把军队运到朝鲜,起码得花上六个星期,而“过六个星期,冬天就来临了”。“其他唯一的联系就是苏联为中国的地面部队提供空中支援”,而提供地面支援是十分困难的,不是一两个月时间就能配合熟练的,“我认为中共地面部队和苏联空军配合是成不了什么气候的,我们是最棒的。”

杜鲁门追问道:“可周恩来的确讲了许多‘不能置之不理’的话呀!”

“总统先生,你不认为那是中国人的一种外交讹诈吗?”麦帅心里头在说这美国总统怎么老是问一些连小孩子都明白的问题?!

说到这里,麦克阿瑟慢悠悠地拿出他那只著名的玉米芯烟斗,装上烟丝,把烟斗叼在嘴上,并取出一盒火柴,当他准备划燃火柴时,好像刚刚发现了什么一样停了下来,装模做样地故意问杜鲁门:“哦,总统先生,我抽烟,您不会介意吧?”

麦克阿瑟已经做好了抽烟的准备,如果杜鲁门回答介意的话,那只会显得美国总统粗鲁霸道。

心知肚明的杜鲁门狠狠地盯了麦克阿瑟一眼:“抽吧,将军。别人喷在我脸上的烟雾要比喷在任何一个美国人脸上的烟雾都多。”

随后,麦克阿瑟还得意洋洋地向杜鲁门保证,“我估计,在任何情况下,到感恩节,正规抵抗在整个南北朝鲜就会停止。”

“战争结束后,我们的部队将如何行动?”哈里曼问道。

“我将于圣诞节前把第8集团军撤回日本,留下第10军在朝鲜。新年前,我们可以在朝鲜监督其举行总统选举,之后,我们应该撤出所有的占领军,因为装备齐全经我训练好的大韩民国军队,足以保卫全朝鲜。”麦克阿瑟眉飞色舞,得意洋洋地述说着。

“那么将军,在朝鲜的战事结束后,能否抽调一些兵力用于欧洲方面呢?”布莱德雷上将问道。

“当然可以。到1月份我就可以抽出一个师,最好是把训练有素的步兵第2师调往欧洲,”麦克阿瑟微笑道:“这样,我是否会给参谋长联席会议一个好印象?”

“对您的印象最好。”杜鲁门也微笑道。

当麦克阿瑟和杜鲁门在威克岛指点朝鲜江山、笑谈半岛形势的时候,中国军队几十万大军已经云集在中朝边境,蓄势待发,仅仅四天之后就跨过了鸭绿江。可笑麦克阿瑟两眼望天,还在做着“统一全朝鲜”的迷梦呢。

在对中国情况的判断上,麦克阿瑟充分体现出了他对中国军队的无知。刚刚经过几十年革命斗争锤炼的中共领导人,其思维方式与美国军政高层截然不同。由于不是从扩张势力而是从保障本国自身安全考虑,在朝鲜战争只限于三八线以南时,中国恰恰不管。外国势力过了三八线,直接威胁到了新中国边境安全时,中国就下定决心要管。虽然中美两国实力相差悬殊,然而刚刚站起来的中国人民有着蓬勃向上的革命精神,因而焕发出了巨大的战斗力,这些全都是高傲的美国人所始料未及的。

也无怪乎后来有美国情报官员声称:“威洛比是麦克阿瑟的军事情报处的理想人选。他对麦克阿瑟想听到什么一清二楚,他就如法炮制,如此而已。”美国著名的军事评论家和政论家约瑟夫﹒格登对麦克阿瑟的情报官威洛比更有一番辛辣的嘲讽:


“威洛比在东京的主要情报‘产品’是一天一份囊括整个远东动态、长达四十多页的《每日情报综述》。三十年后阅读这些卷帙浩繁的情报汇编,就仿佛是听到集市上的一位老太太唠唠叨叨的叫卖声,它恰似一个大杂烩,充斥着流言蜚语,胡想乱猜,风马牛不相及的东西,以致无法进行估价。威洛比的大部分‘情报’来源于垂头丧气的中国国民党军官,他们每时每刻都在预测毛泽东的共产党政权即将垮台。”


会谈结束后,举行了一个授予麦克阿瑟优异服务勋章的仪式,杜鲁门笑容满面地将一枚“优异服务”橡叶勋章挂在麦克阿瑟的胸前 ——而这样的勋章麦克阿瑟已经有五枚了。

杜鲁门还特意为麦克阿瑟的夫人珍妮送上了十磅她最爱吃的布隆糖果,给这次会晤抹上了一道浓浓的亲情色彩。随后,杜鲁门向记者宣布,自己与麦克阿瑟将军的会谈十分令人满意,“在外交政策的目标与执行方面,我们的意见完全一致”。

在走向机场的路上,麦克阿瑟问杜鲁门是否想竞选下届总统,杜鲁门避而不答,却反问麦克阿瑟是否有什么政治抱负。“什么都没有,”麦克阿瑟答道,“要是有哪位将军同您竞争的话,那将是艾森豪威尔,而不是我。”

杜鲁门笑了:“艾森豪威尔对政治还没有入门呢。噢,万一他成为总统,他的政府会使格兰特政府看起来像一个好样板呢。”

但是这次麦克阿瑟是正确的。两年后,被杜鲁门称为“对政治还没有入门”的艾森豪威尔真的成为了美国总统候选人,更令杜鲁门想不到的是,人家居然真的一举成功,成为白宫的新主人。

在威克岛上,麦克阿瑟可谓是出尽了风头。这美国的政治也真是奇怪,堂堂的美国总统和参谋长联席会议居然无法阻止一个美军战地司令官以“红色中国”作为一个巨大的赌注!

从威克岛回来之后,杜鲁门发表了热情洋溢的外交政策演说:


“麦克阿瑟将军告诉我朝鲜战斗的情况。他描述了在他指挥下的联合国部队的光辉成就。和大韩民国的部队一起,他们打退了侵略的浪潮。越来越多的战斗人员正从全世界的自由国家里赶来,我坚信这些部队不久将恢复全朝鲜的和平。

我们在美国国内的人们,自然对我们的陆海空和陆战队员们的卓越成就感到自豪。他们在军事史上写下了光辉的新的一页。我们所有的人为他们感到骄傲。

联合国要求我国为联合国军提供第一位司令官,这也是我们莫大的光荣。我们有这么一个适合的人选来完成这个使命真是世界的幸运。这个人就是道格拉斯﹒麦克阿瑟将军 ——一位非常伟大的战士。”


此刻,没有人会想到,几个月后,美军居然会在朝鲜战场上被打得鼻青脸肿、大败溃退几百公里,美国政界高层以及美国报刊纷纷责骂麦克阿瑟是“杂种”、“蠢猪式的司令官”。杜鲁门撤掉了麦克阿瑟的一切职务,大骂他是个“混蛋”。有人用“非常伟大的战士”这句话来提醒他,并问他对于撤掉麦克阿瑟的职务一事有何遗憾,杜鲁门的回答是:“我唯一的遗憾就是几个月以前没有及时撤掉这个混蛋。”……

威克岛会谈在融洽的气氛中结束了。

——没有人顾及中国人心里的感受。

建国伊始的新中国敢于出兵援朝,确实完全出乎美国人的预料之外。1951年10月,毛泽东对此曾回顾说:


“我们的敌人认为:新生的中华人民共和国面前摆着重重的困难,他们又用侵略战争来反对我们,我们没有可能克服自己的困难,没有可能反击侵略者。出乎敌人的意料之外,我们居然能够克服自己的困难,居然能够反击侵略者,并获得伟大的胜利。我们的敌人目光短浅,他们看不到我们这种国内国际伟大团结的力量,他们看不到由外国帝国主义欺负中国人民的时代,已由中华人民共和国的成立而永远宣告结束了。”(《毛泽东文集》第6卷,第185页,人民出版社1999年版。)


一场看不见的巨大风暴正在酝酿之中。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