军统特务 正文 三十三 雪亮眼睛

梅戈 收藏 12 7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6865.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6865.html[/size][/URL] 看着柳宣年昏了过去,刘金苑喊了一声:“来啊,泼醒他!” 一名特务听到命令,快步跑出去,随即就提了一桶水进来,照着柳宣年的脑袋,哗地就泼了过去。 柳宣年被冷水一激,慢慢地睁开了双眼,清醒了清醒,扭过头他瞧向母亲和儿子,两个人已经被折磨得满脸又是眼泪又是鼻涕,都已经没有了挣扎的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6865.html


看着柳宣年昏了过去,刘金苑喊了一声:“来啊,泼醒他!”

一名特务听到命令,快步跑出去,随即就提了一桶水进来,照着柳宣年的脑袋,哗地就泼了过去。

柳宣年被冷水一激,慢慢地睁开了双眼,清醒了清醒,扭过头他瞧向母亲和儿子,两个人已经被折磨得满脸又是眼泪又是鼻涕,都已经没有了挣扎的力气。

黄铁成站到柳宣年身前,呵呵地轻声问道:“怎么样?柳先生,考虑好没有?如果你还没考虑好,我们就继续,今夜,我们有的是时间!”

柳宣年瞧着老娘和儿子,趴在地上,无可奈何呜呜地哭了起来。

黄铁成继续道:“柳先生,现在不是动感情的时候,你如果不想你们老太太和你儿子受罪,就答应和我们合作,只要你答应和我们合作,我们保证不再碰她们一根汗毛,可如果你继续执迷不悟,那我们也只好让他们继续享受喽!”

柳宣年哭着向前爬了两步,爬到了黄铁成的脚前,满脸是泪地对他哀求道:“先生,您行行好,我、我求求你们,你们就饶了他们吧!“

黄铁成笑道:“行啊,只要你答应和我们合作,我们保证不难为他们!”

柳宣年哭着道:“可那是伤天害理的事啊,我哪敢干啊?!”

黄铁成嘴角一咧,冲特务们一使眼色,特务们又折磨起柳老太太。

刘金苑走上前,一把揪住柳宣年的头发,撕扯着把他的头转向柳老太太:“老东西,你看看,你就忍心看着你们老太太受罪?都说你孝顺,我看你是个王八蛋!”

柳宣年痛苦的想疯掉,可特务们这时又看着黄铁成的手势停止了对柳老太太的折磨。

望着柳宣年涕泪横流的脸,黄铁成笑着问道:“怎么样?柳先生,还想不想看看其他的花样?告诉你,就是什么家伙都不用,我的这些兄弟,也能把你们老太太连同你那堆孩子折腾的几天几夜不重样儿,如果你有兴趣,咱们就继续!”

柳宣年哭着摆起手,黄铁成笑了:“早这样不就好啦?!让老太太受这罪!嗨,就是我看着,心里也不好受!好了,柳先生,现在咱们就好好谈谈好不好?”

柳宣年无力地点点头,屋里的特务们全笑了。

刘金苑手一挥,特务们把柳老太太两个人横拉竖拽地都拖了出去。

……


怀里揣着这包毒药,柳宣年仿佛捧着一个特大号的炸弹,可炸弹一般只能炸死几个、几十个人,但柳宣年怀里的这包毒药,足足能毒死几百人。一路上,柳宣年是胆战心惊,一瞧见解放军或者公安局的巡逻队,他就仿佛要软瘫在地上。

好容易进了迎宾馆,柳宣年藏着躲着,把毒药暂时放进了更衣室自己的衣箱里。

也就是才把那包毒药放进衣箱,他刚想喘一口气,经理通通通地跑了进来:“老柳,老柳,你今天这是怎么回事?平时都早到了,偏赶上今天有事,你却是踩着点儿来!”

柳宣年的心被突然闯进来的经理吓得几乎没蹦出来,直到经理喊他赶紧去大堂,他的一颗心才勉强平静了一点儿:“好,好,经理,我马上就去,马上就去!”

经理瞧着他,急急道:“那你就快点儿,大家都等着呢,解放军的领导要给大家讲讲话,就差你们几个了,你快点儿,我还得去找那几个小兔崽子!”说着话,经理又一阵风似地跑了出去,更衣室里又暂时安静了下来。

柳宣年擦了擦自己额头上的冷汗,舒了一口气,找出自己的厨师服,三下两下换好,又努力安定了安定自己的心神,最后锁好衣箱,快步跑去了大堂。

迎宾馆餐厅的大堂里,整个迎宾馆的服务人员几乎都到齐了,柳宣年找着和自己一起工作的那班厨师,还没等他和他们打招呼,就有一名厨师望着他诧异地问道:“柳师父,您怎么啦?怎么脸色这么差?”

柳宣年一惊,呃了一声,还没想起怎么回答,就又有几名厨师也同时问道:“是啊!柳师父,您是不是病了?那脸怎么黄黄的?!”

柳宣年心里发慌,不禁就有些着急,这一急,猛然就想起家里戴眼镜那绑匪教给他的话,瞧着众人,他挤出一丝笑容:“昨天夜里我那小孩子不舒服,害得我俩口子是一宿没睡,你们说我这脸色能好吗?”

一名家里也有一个和柳宣年小儿子岁数相仿小孩的厨师关切地问道:“那你们两口子没送他上医院?真看着不好,得赶紧上医院,孩子小,千万别耽误了!”

柳宣年感激地笑笑:“天快亮时又没事了,早晨看着他喝了半碗粥,估计没多大事儿了!”

另一名厨师道:“这事儿也巧了,本来说是从明天开始不让咱们回家,可刚才我听经理说,今天晚上就不许大家回去了,说是什么为了安全什么的!所以柳师父这孩子真没事儿了,让柳师父也就踏实了!”

柳宣年心里一热,厨师头儿老王道:“不是昨天就让你们跟家里说这几天回不去吗?你们昨天回去都说没说?!说了就行了,不过是几天的时间,大家有什么事,一下也就过去了!”

几名年轻的厨师刚想再说什么,经理在前面大声嚷道:“大家都静一静,静一静,今天咱们这里来了几位检查安全的解放军和公安局的领导同志,他们有几句话想和大家说说,大家都静一静,时间不是很长,说完了大家就没事了!”

大堂里又嗡嗡了一下,随即就安静了下来。

经理站在大家前面看大堂里安静了,就挥了挥手,看所有人的目光都集中了过来,他就指着几名穿解放军服装中的一名三十多岁的、略微站在前面一点儿的解放军对大家介绍道:“诸位,我现在先给大家介绍一下,这位就是此次负责在咱们迎宾馆开会进行安全保卫工作的广州市公安局副局长邢新联同志,请大家鼓掌欢迎!”

一片掌声中,邢新联又向前跨了两步,端端正正地给大家敬了一个礼,同时朗声道:“同志们好,大家好!”

经理笑着继续介绍道:“大家别看邢副局长岁数很年轻,可参加革命已经十多年了,是一位久经战火、屡立战功的革命英雄,其他职务不说,就说在就任广州市公安局副局长前,邢副局长已经是解放军的旅长了!”

底下的人听罢,又是一阵热烈的掌声,邢副局长再次给大家又敬了一个礼,然后他对大家道:“各位师父,各位兄弟姐妹,同志们,咱们都是为人民服务的,革命也不分先后,更不能讲什么功劳,所以大家也不要以职务论高低,以后咱们再见面,你们就喊我老邢、老邢同志就可以了!”

已经熟悉了共产党作风的人们,又一次报以欢快热烈的掌声。

邢新联等掌声过后,笑着对大家道:“这次军管会来你们这里开会,给你们添麻烦了!尤其是会期稍微长些,为了某些安全方面的原因,让大家几天不能回家,所以在这里,首长们首先让我代表他们向你们道个歉,请大家多多支持我们的工作!……”他一边说,一边用眼睛巡视着下面的人们,当他的目光与柳宣年的目光相遇时,柳宣年的眼里闪过一丝慌乱,急忙就避开了邢新联的目光。

邢新联的脑子也极快地闪了一下,目光却没有停留,继续边说边看着大家。

当他的目光在人群里转过一圈后,又在柳宣年那里过了一下,把柳宣年就记下了。


柳宣年和邢新联犀利的目光一碰之后,赶紧就避开了,他感觉心里好慌,好害怕。暗暗地出了一口粗气,强自又镇静了一下,他又偷偷地望了一眼邢新联,邢新联的眼睛却望着别处,柳宣年心里踏实了些。

上面在讲什么,柳宣年几乎都没听清,看见大家鼓掌他就鼓掌,脑子里却是空空的。

好不容易散了会,其实不过也就二十来分钟,跟着大家回到后厨,他的心里愁成了一个疙瘩。戴眼镜的绑匪讲,要他三天之内把毒给解放军的大官叶剑英等人下了,不然就杀了他全家。这让柳宣年是吓的不行。可如果柳宣年把毒下了,也把那些解放军的大官毒死几个了,他们就把他一家都送走,并保证他们的安全,可、可这毒怎么下啊?!共产党可都是好人啊!……下完毒自己趁乱逃走?逃不走怎么办?……自己一家人可全在绑匪手里啊!……

在厨房里一边忙活,柳宣年一边想着下毒的事,半个多小时后,经理又陪着那几名解放军到了后厨,柳宣年见了,心里又是一阵怕。

这几名解放军到了后厨,先和大家客气地打过招呼,然后又单独和每个人握了手、道了辛苦。等邢新联走到柳宣年面前和他握手道辛苦时,柳宣年就感觉心里一哆嗦,他没敢看看邢新联的眼睛,生怕对方会趁机看穿自己的心底,而邢新联也没和他多说话,也是像跟别人一样,握了握手,道了辛苦,也就是如此才没让柳宣年憋的喘不上气来。

看邢新联他们都走了,柳宣年长出了一口气:“这些解放军人真好,真客气,跟那些国民党军官比,真是一个天上、一个地下,别人不说,就是这邢副局长,那真是一点儿官架子都没有,真是平易近人!……”

柳宣年想着,拿起菜刀又切起了菜,思绪慢慢又转到了下毒那事上:“自己一家人现在是全被绑匪绑了,自己如果不按照他们说的做,那些人看着可都是杀人不眨眼,也就是这么两三天,自己一家人恐怕就全都完了!老娘把自己拉扯大容易吗?……三个可爱的孩子,尤其是小三,正是招人疼的年纪!还有自己的老婆,自从嫁给自己后,这是才吃上几天饱饭,近二十年的夫妻,走到今天容易吗?……”

(未完待续)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12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