让子弹飞,还是让无辜者的头颅飞

空桐 收藏 7 435

让子弹飞,还是让无辜者的头颅飞



刚开始看《水浒》的时候,我最喜欢的是武松,他武功高强、嫉恶如仇、行侠仗义、扶助弱小。直到——血溅鸳鸯楼。张都监该死,蒋门神也没放过的理由,张都监的家眷,好吧,以后怕他们报仇。可是玉兰呢?她只是被胁迫来害武松的,还有那么多仆役,所有的人都该死吗?所以我不敢再喜欢武松,我担心将来有一个武松也把我这个仆役或者打酱油的给杀了,只是因为我去打酱油时偶尔投影到他报仇的波心。


最近看了《让子弹飞》,这两个故事有两个共同点,一是杀恶人,二是杀恶人的同时杀了无关的无辜的人。


电影刚开始的时候,我也喜欢张麻子,但后面他变成张牧之,我也不免敬而远之。也许武松只是因为激愤而失去了理性,还值得我们替他辩解一下。但那个喜欢“让子弹飞一会”的张牧之更不堪,他杀四爷的替身是处心积虑,谋而后动的,而四爷的替身并无恶迹。


那是对无辜者的蓄意谋杀!


张牧之对四爷说:没有你,对我很重要!然后,还给四爷一个体面的说话和“没有”了的机会。


四爷的替身可能也很想对张牧之说些什么。可惜,他没有张牧之讲武治学游历东洋的文化底蕴,所以他说不出来那些很有文化底蕴的话。


即使有,张牧之也没给他机会说。


“麻子”变成了“牧之”是很有道理的,因为牧者是可以对羔羊随意处置的。所以张牧之把枪发给路人,然后让他们枪在手,跟他走。羔羊们,去替我挡子弹吧。一次又一次,没人响应他。最后他手段使尽,只能用五爷替身的头颅来替他打开四爷的堡垒大门。


我希望姜文取“牧之”这个名是有深意的。最好别只是巧合,别只是因为要设计一个完美的结局又不可得,只好把主意打到无辜者的头颅上来。(比起电影《魔术师》,人家是让有罪者自寻死路,显然要高明得多。)


法国大革命的时候,罗兰夫人还有断头台上的名言:“自由,多少罪恶假汝之名横行!”而四爷的替身,作为导演和编剧的姜文根本就不给他机会。羔羊什么时候会说话了?即使说又有谁去听呢?革命者中,最值得尊敬的是谭嗣同,因为他先流自己的血。


他没有让无辜者的头颅飞一会儿,以换来自己的平安和收获。


他没有让无辜者的头颅象子弹一样飞一会儿,让某些人没有了以后自己去取而代之。


虽然影片的最后,张牧之一无所有地离开了,但现实中呢?功成身退的有几个?


我不是卡德的安德,我作不了死者代言人。当然作为四爷替身的发哥本人也没死。


但我还是要代替死去的四爷替身对张牧之说:你们要用鲜血换取大众的幸福时,请象谭嗣同一样,先流自己的血。


要是你想用我的生命去换取别人的利益,你应该问问我是否愿意。


你们的消失,对我们这些打酱油的,也很重要!


对导演也说几句吧:


我猜最初设定中,编剧可能也将四爷替身写成坏蛋,但在电影中完全没有体现,而是让替身刚刚上任,其实这是一个很难得的设定,发哥一人饰演双角,双角又饰演一人,小人物获得一定权利后的异常凶恶,要是表演出来会很加分。只可惜导演把这个设定浪费了。最重要的,也许他根本对无辜者是否冤死根本毫不在意。


导演想学昆汀,把话剧搬上银幕,但没学好。对白是要为推动剧情服务的,只是想纯粹搞笑或者假装高深,只能是得其形而失其神,比如那个翻译啥啥的,又臭又长,浪费我的金钱和时间。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7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 女白领玩的军事游戏:输了要扒衣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