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路迹(十)

lsjtz 收藏 1 142
导读:[原创]路迹(十)


“就是老汉儿睡在一起都想呢,不要说年轻人”说话的是支边干部伏尔泰。

“不一定,不一定吧?”公社哈书记回了一句.

“什么不一定!肯定!当年我在我们车间里管保卫,中午午睡没有条件只能和女工们睡一起,根本睡不着!满脑子就想的是这好事!”伏尔泰立即反驳。”那是你们城里人!“哈书记恨恨地说了一句但也不敢太造次了。

随着大批支边干部的到来,从地区、县、公社到大队,就如同当年苏联顾问那样层层都有,而且个个都爱抓紧大权,什么都管!这不,驻公社的伏尔泰根本不把公社哈书记放在眼里尽管他只是城市某单位的后勤科副科长但在这边远的山区公社就已经不可一世什么事都少不了他!连公社党委开会不是党员的他都列席,名曰要听取公社党委作了什么就决定好给县委支边干部汇报。今天他与哈书记发生冲突的原因是:西川大队的妇联主任是个热心肠,春节期间她见队里的大多知青都回城只剩下几个人就发生“三个和尚没水吃”的问题,做饭自然也不积极经常饱一顿饿一顿的。于是她把知青点剩下的两个女知青带回家暂住。这本来是好事,只因妇联主任的男人是大队民兵排长,平时大大咧咧的爱吹个牛。就这样男人之间说话时吹嘘他、他老婆、孩子连两个知青都在一个炕上睡觉呢,结果被好事者举报给伏尔泰!伏尔泰一听勃然大怒,立即叫九一三事件后正在公社值勤的元朝带着民兵把那位叫"多元"的民兵排长抓到公社要送县军管组!罪名是破坏知识青年上山下乡犯!

那个年头,不可否认的确有个别人与知青发生了不正当关系,但事实上都是通奸。因为那个年头敢强奸知青的那是犯大罪!搞不好连脑袋都能被敲了。人民通俗话就是“二脑把大脑给害了!”所以本分的山区老百姓也不敢犯强奸的大罪。但是毕竟都是年轻人嘛,农村又没有什么娱乐活动,所以发生通奸的情形还是有的。

由于都是民兵干部,元朝当然认识多元。所以元朝他们这趟差事办的非常顺利。

也正因为都是民兵干部,元朝喝住了要绑多元的手下,然后半开玩笑半认真的对多元说:“兄弟,你的事犯了,跟我们走一趟!考虑咱们的关系,不给你上法绳了但你也不要硬抗.你看枪顶着火呢!”说着元朝还“哗啦”的一声拉开三八大盖的枪栓让多元看看有子弹接着把子弹又推进枪膛!多元见此知道元朝是奉命而且也知道全公社的民兵干部中元朝办事非常认真,要敢不从,这小子真敢来一枪那就吃大亏了,所以马上表示服从。但也“我大胆问一句我犯了什么事?”

"哈哈,你小子,交桃花运了,花案!"随即就指挥手下拥着多元到了公社.让手下在院里等待然后进哈书记办公室汇报任务已经完成。这样就目睹了伏尔泰与哈书记的冲突。

从哈书记说呢,他认为刚才公社妇联主任已经找两个女知青调查了。从两个知情所讲的情况看,多元他们一家还有两个知青的确是在一个大炕睡着呢。但是多元本人绝对没有同她们睡在一个炕!所以哈书记认为对多元批评批评就行了,不要太声张此事。万一传出去的话,不仅公社的名义受损失两个知青的名声也得损失。“就不好了!”

但伏尔泰就不干,马上要给军管组打电话让立即来人把多元抓到县上判刑!哈书记于是说这样吧,如果非要通知军管组,我们公社党委开会研究研究!伏尔泰看哈书记坚持自己的意见也只好同意了毕竟自己还不是书记嘛!于是哈书记吩咐元朝马上到公社办公室找人通知在家的党委委员开会,“研究紧急工作!”

元朝跑步到公社办公室,给公社文书传达了哈书记的话随即公社的喇叭响起文书那城里人特有的嗲声嗲气的嗓音,要党委委员马上到公社开紧急会议,研究紧急工作。元朝呢就返回关押多元的房子。他要问问多元到底发生了什么事。

“多元,你跟我说实话,你到底睡了人家没有?”“没有呀,元朝,你想想我哪能干这事呢!”多元指天发誓地说。“不信你去问我们队的饲养员嘛。那几天我都在他那里睡着了嘛。”“那你说你们睡在一个炕上?”元朝气愤地反问多元。“唉呀呀,元朝,我那是吹牛嘛。你看看这张嘴”话间多元就抽打自己的嘴巴,“就怪这张嘴就怪这张嘴。”接着多元的眼睛流露出殷切的眼光,“元朝,你要帮帮我呀,不然我就完了。”

元朝从房子里出来。心想多元说的应该是真的。热心肠的元朝认为从他与多元这些年的交往,多元这个人不是个坏人。“应该帮帮他。”于是元朝到公社邮电所借了自行车,很快来到西川大队,找了饲养员一问果然如此。这一段时间多元天天在这里同饲养员一起住。而且饲养员还说多元还嫌他老婆多管闲事害得他有家难归。

接着元朝又找多元老婆问了问也是如此。元朝心里有底了。就蹬车返回公社。

这时的公社已经忙个不休。原来不等公社党委会议研究出个什么名堂,伏尔泰就给县军管组打电话称公社党委决定请军管组来逮捕多元。所以军管组的人就来了。来了公社党委的会还没有结束。等哈书记从会议室出来,多元已经被伏尔泰指挥民兵给五花大绑起来,押在公社门口的电线杆子前示众。哈书见此气得小声嘀咕:“什么哈孙!连公社党委都不放在眼里。”但哈书记知道伏尔泰这些支边干部的厉害也不敢多说什么只好站在院子里看伏尔泰在同军管组的张组长介绍情况,他也不敢往前凑!

元朝到哈书记跟前说“书记我了解了一下,这多元还真有点冤!是否给军管组说说不要抓了。”他把所了解的情况跟哈书记大致汇报了一番。哈书记说我已经知道一些!但现在伏尔泰这么嚣张,谁敢管?你不怕你给说去。

说就说。元朝这个人秉承老祖先的刚正不阿的禀性,认准了的事他绝对不会当墙头草来回摇。尽管这在他人生的路程中造成了他一些遗憾但他从没有回过头!

元朝找到正在同军管组谈话的伏尔泰。说了句“老伏您好。我刚了解了一下多元的情况,看来这里面还真有些需要进一步查明的事,我给您汇报汇报。”不料平常见了元朝常常笑咪咪而且夸个不够的伏尔泰,今天像吃了枪药似的,开口就是“你他妈的眼瞎了,没有看见我忙着呢。再说你算老几找我汇报,公社的人也不敢随便找我汇报呢。”说完还朝哈书记那面看了看。

元朝生平最恨的就是骂人伤及父母尤其是母亲。这是他们这个家族的基本族训!对母亲绝对遵重!所以元朝闻听当即就急了眼,脑子一热,抬手就给伏尔泰响亮的一记耳光!

伏尔泰当时就蒙了,你想想看,当年谁敢对他们这样?他们经常一开口一说就是从毛主席身边来的人,一讲话就是代表毛主席。到了这里什么事都插手,搞的一些地方乌烟瘴气也没有人敢说个不字。平时骄横的很!而且跟风紧的很!比如伏尔泰。刚来的时候一口毛主席林副主席怎么伟大怎么英明。中国人民遇到这样的领袖和接班人怎么幸福!可前一段传达了中央关于林彪叛国的文件后,伏尔泰的话便变了!四处宣传他早就看出林彪不是好东西,就连他到支边也是受林彪迫害尽管他与林彪之间不要说八竿子打不着就是三十竿子都够不着。但这些并不影响伏尔泰平时的**跋扈,仍旧是外甥打灯笼照旧(舅)。所以今天他绝对没有想到居然有人出手打他。

伏尔泰捂着脸愣了半天才回过味来,这才指着元朝大声喊道“抓、抓、抓起来,判死刑,枪毙枪毙!”

在场的人都听见了元朝为多元的事找伏尔泰而被伏尔泰辱骂的话,因为当地的人绝大多数同元朝是一个族系的所以对伏尔泰辱骂元朝捎及母亲的行径很气愤。元朝给了伏尔泰一记耳光都觉得很解恨所以谁也不理会伏尔泰的叫喊。

伏尔泰见没有听他的,又大声喊“民兵、民兵,过来过来,把元朝给我捆起来。”有一、两个民兵犹犹豫豫地往前跨了一步见众人的眼光不对劲也立即不动了。

伏尔泰恼羞成怒,他边骂着边朝一个民兵走过去,夺下民兵的枪对准元朝就要搂火嘴里还嚷着我现在就枪毙了你这个反革命分子。在一旁的县军管组张组长眼疾手快喝道“老伏,不要瞎来”把枪给夺了下来元朝才留了条命。

反革命分子,那个年头这帽子戴上可不得了!简直是打入十八层地狱!

元朝一听脑袋都大了。他知道,今天如果不把这事处理好,后果非常严重,会给他、家人甚至老人们都得受牵连。于是他也大声说,“大家都在场,这些年伏尔泰口口声声说他是毛主席身边的人,但他在这里抗拒公社党委,诬陷咱们民兵干部,现在又不顾咱们的民族风俗辱骂我的母亲。大家看看,想想,毛主席身边哪有这样的干部?分明他是冒充的,至少是混进革命队伍的坏分子!大家看现在他竟敢抢夺民兵的枪支要杀革命民兵,同志们,伏尔泰才是地地道道的反革命分子!我们山川公社的贫下中农们强烈呼吁军管组把他给抓起来。”元朝说完这些话,哈书记脸上露出一丝微笑但不动任何声色。直到看见伏尔泰开口还想说什么时才哈书记过来大喝一声“都不要说了,你们还嫌公社不乱呀!这事双方都有责任!老伏你骂元朝尤其是你骂人家的母亲这你是不对。当然元朝你打人也不对。这样吧,这个事公社党委开会解决。”

“解决个屁!”伏尔泰回应了哈书记一句,然后给张组长说“我命令你立即逮捕反革命分子元朝!不然我现在就给县支边干部打电话说你包庇反革命分子连你一起抓!”

伏尔泰心想张组长肯定要按照他的要求办!不想他的话把张组长给惹恼了!张组长,当年人称县城跺一脚全县摇三摇的主,今天让伏尔泰给当面训斥了一顿。你想它能够听伏尔泰的嘛。传出去以后还能够摇三摇?

但张组长毕竟是张组长,他摇了摇头,开口道:“老伏呀,这反革命分子的帽子可不是随便戴的!你说元朝打你,在我们这个地方这还是轻的呢。有人就因为骂对方的母亲给杀了呢。这里不像你们那里谁便骂母亲,这里可不行。前几天传达的大川群众闹事不就是你们支边干部骂群众的妈把群众惹恼了才起事,事后县支边首长还不是要我们把那几个干部给抓了,不然群众不答应嘛!你今天当众骂元朝的母亲,这大家都听见了,如果把群众给激怒闹起事来那就麻烦了。而且你刚才夺枪要杀元朝大家也看见了,你虽然是支边干部但杀人的权利还没有嘛。元朝也是革命民兵,他父亲也是老红军老革命干部现在还是老领导,根正苗红,你不也常常夸元朝是个好苗子嘛,今天你说他是反革命分子不也说明你把它看错了吗?这传出去对你不好嘛。”

“不行,你他妈说什么我也不答应,必须逮捕元朝判他刑。”

“你才他妈的!”同元朝一个族系的张组长见伏尔泰竟然对他也骂而且还骂及母亲于是急眼了还了一句。“日你个亲妈的,你敢再骂老爷,老爷做个你狗日的!什么哈孙!”

接着张组长回头告诉哈书记,“这样吧,今天我们先把多元带回去,因为县支边首长已经告诉刘书记要严肃处理。今天不带多元回去不好办。至于伏尔泰骂元朝的事,”张组长故意回避元朝打伏尔泰的事。“你们公社处理就行了,军管组不管!”张组长硬梆梆的摔了一句话就带着人走了。

伏尔泰见张组长不买他的账,而且见公社哈书记送走张组长后,告诉元朝该干什么就干什么,“大胆工作!”就没有理他。于是在院子里大声叫喊着这事没有完,你们等着什么的。公社的人也没有人理他都各自做自己的事去了。

元朝知道伏尔泰不会罢休的。他等着这一天的到来。

过了几天,县支边首长到公社来了,军管组的张组长也来了。他们一来大家知道要出事了。因为几天不见的伏尔泰也回来了而且一脸兴奋,而张组长则吊着脸不说话!他们来了就进哈书记办公室不知说什么。大概有半个小时,哈书记到公社门口找到站岗的元朝,“唉”了一声,说元朝你到我办公室来吧“跟人家好好说,不要再发火了,毕竟人家掌握大权嘛。”哈书记再三叮嘱元朝。

元朝沉默地随着哈书记进入办公室。刚一进去,就听见伏尔泰一声大喊“反革命分子元朝站好了!今天要打掉的你的嚣张气焰!”

元朝刚要反驳,哈书记“咳”的一声,元朝想起哈书记刚才的叮嘱就站在那里没有出声。

“你叫什么名字呀”这是县支边首长的声音,县支边首长元朝听说过是城市分局的领导,运动初期也被打倒刚“解放”出来不久就来到县城领导支边工作。元朝按照首长的提问一一回答了问题但问他的父母亲在什么地方做什么工作他没有回答,因为它不想再牵连父母亲了!作为儿子因为自己做事不谨慎被人骂及母亲,元朝已经非常难过了!

元朝发现首长问的非常细,不仅问了他与伏尔泰发生冲突的事,而且还问了问多元的事。元朝心想反正没有好了,该怎么说就怎么说,把哈书记的叮嘱也忘了,于是就把那天他了解的情况都说了。急得张组长在一旁说你真是个灰汉,自己都保不住了,还管人家的事。

首长突然问元朝“你为什么敢动手打支边干部三,是不是背后有人指使你。不要怕也不要包庇,只要你说了我们一定宽大处理你!”

这时一旁的张组长、哈书记手心都捏一把汗,当时这是大忌呀,本来这支边干部与当地干部的关系已经非常紧张和微妙,这不是在找事嘛。万一元朝顺着杆子说下去就麻烦了!

“没有!首长,你说的事不存在!”

“不要怕嘛,腌。我们支边干部给你做主嘛!现在就有一股潮流嘛,反对我们支边干部的潮流!是冲着毛主席身边的人来的!是林贼流毒在这里的具体表现嘛。你做为革命青年,基干民兵。我们已经知道你是受他人指使才这么做的。党的政策你是知道的,坦白从宽抗拒从严受蒙蔽无罪嘛。只要你说出指使你的人,你马上就可以走了,还干你的民兵当你的排长。”

“报告首长,没有任何人指使我这么做。我打老伏就是他骂我的母亲。如果您以为我打老伏处理我枪毙我我没有什么可说的,但根本没有您说的那些事情!”元朝又强调了一次他打伏尔泰的原因。

“那你为什么要打老伏!”见元朝没有上钩,首长有点生气了,语气也加重了。

“首长,原因就是因为他骂我母亲!所以我才不冷静给了他一个耳光!”

“骂你你就打人?”

元朝一听火又上来了,什么混蛋官官!

“首长,他是领导干部,竟然骂我的母亲,而我们族系对母亲的尊重时放在首位的,为了母亲我们可以牺牲自己,所以我才动了手。再说了,你们那里是不是天天就能够骂母亲呀。”元朝也不顾一切了,气愤地说了一句。

”啊、啊,那倒不是。不过你打革命干部情节非常严重,可以说于反革命也差不多,这事必须处理,啊,必须处理!“最后一句话是对张组长说的。

元朝一看还要处理,心一横说“首长,如果说我打他就是打了革命干部药处理,那么我的父亲母亲也都是革命干部,他骂我的母亲是不是也是骂革命干部,那他同反革命是不是也差不多,是不是也得处理呀!”

“放屁,你父母亲是哪里的革命干部。”见县支边首长给他这腰撑的,伏尔泰在一旁张狂地出声了。

元朝刚要说话。哈书记“唉、唉,不能这么说嘛。”

哈书记对着首长。“首长,您不知道,元朝的父亲、母亲的确是革命干部。他父亲是当年咱们这里的著名战斗英雄,曾受到过毛主席周总理的表彰呢。他母亲当时曾是咱们西川妇女自卫军的大队长也是老革命了。”

“奥,那你父亲叫什么,现在那里工作呀?”首长一副例行公事的口气。

“首长,我父亲叫什么什么,现在在什么地方工作。唉,就怪我这个不争气的,又把老人给牵连上了!”元朝说了后非常内疚,但不说也没有办法了。

“什么什么,你父亲叫什么?”这回轮到首长叫喊了。

“是叫什么什么呀,这没有错呀。”元朝一下子糊涂了,心想这又出什么乱子了。那个年头常出乱子!所以元朝想又出什么事了。

“唉呀呀。”首长站了起来,又说了一遍“你父亲的确叫什么什么。”“是呀”

“嘿,我找了你父亲多少年了,今天竟然在这里找到了。快说快说,你父亲身体怎么样?他现在在做什么工作?你母亲呢?”

“他现在刚被解放出来,是某地区的副主任。身体还行吧。我母亲身体不好一直在家操持家务。我也有几年没有见两位老人家了。”

“哈哈哈,行了行了。”首长回过头说,“这是大水冲了龙王庙一家人不认一家人了嘛。”

见大家都不知道什么事,首长开了口“元朝的父亲是当年我在边区保安处的领导呀!我就在他手下工作呢。元朝他母亲那是我们的嫂子呢。我们嫂子可是好嫂子呀,真是关心我们呀。那个时候困难,我们业没有成家,穿的衣服破了都是元朝的母亲给我们缝缝补补。还时不时地给我们吃点小灶什么的。没有问题,没有问题,元朝的父亲、母亲,那是绝对的革命干部而且还是革命的老干部!这点我就知道!”

说完后首长把伏尔泰叫到跟前低低的说了几句伏尔泰不断点头。接着首长说“好了好了,今天的事就算结束了。没有事了。你,”他指了指伏尔泰,“你,”又指了指元朝。“是好人骂了好人。”“你,”首长指了指元朝,“你,”又指了指伏尔泰,“是好人打了好人。这是革命战友之间的误会嘛。按照毛主席一贯的教导,相互说清楚就好了嘛。相互道个歉就好了嘛!来来来,你们都过来,过来!相互握握手,两人就和好了谁也不许提过去的事了。啊!另外元朝你马上把你父亲的联系方法告诉我我要找他!”

元朝告诉首长联系方式后,首长马上就起身到公社电话室给元朝父亲挂长途电话去了。哈书记、张组长、元朝他们呢,相互看了看,苦笑加假笑。而伏尔泰呢,大概这个结局他也没有料到,不服气吧,他不敢得罪首长。否则以后回城也没有他的好果子吃。服气吧,那一个耳光也使他无法在这个公社工作了。果然不久伏尔泰就到燕海公社去了。

过了一段时间,多元回来了。一回来他就找元朝,说谢谢你为我遭了那么一场大罪差点被抓起来!元朝说真是万幸,如果不是父亲母亲当年积德,那么我也得完蛋!顺便说一句你怎么出来了?多元这也得谢谢你呀,张组长派人到我们队里调查后证实了我的说法,所以就把我放了,唉,这以后在不敢吹牛了。元朝说是呀是该涨点记性了。

若干年元朝竟然同老伏还见了面。两人说起当年的事都觉得非常可笑但就是笑不出来。倒是老伏的小孙子说我佩服元爷爷,大家问为什么,小孙子说因为元爷爷敢打我爷爷!元朝哈哈哈大笑给小孙子说,哪里哪里,还是你爷爷厉害呀!要不是张组长当年神勇,你爷爷就把元爷爷给毙了。要不是你元太爷爷积德,今天你还见不上你元爷爷呢。小孙子不解“元太爷爷积德!”伏尔泰、元朝相互看看,又看看小孙子,哈哈哈哈哈大笑不已!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0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1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