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这些图大多表现了正规军的野战服情况。1939年-45年期间的棕灰色制服在1936年开始采用,它代替了原来的棕色M1927(m/27)式常服。m/36式制服上衣是单排扣的,扣子暴露在外,4个贴身口袋都有带尖头的口袋盖。各级别军人都穿的马裤上,士官和军官的分别带一条和两条浅灰蓝色裤线装饰。笔挺的无任何装饰的裤子当时也装备部队,战争时期它被各级别军人广泛使用。芬军还使用m/36军帽——一种尖顶的“山地”或“滑雪”野战帽,帽顶是布制的并带有可折叠的帽边,带脖带的m/22式船形帽也同时被使用。战前军官和高级士官的帽子和肩章扣都带有兵种滚边,军官还系棕皮武装腰带。


圆形的国家帽徽通常情况下需要佩戴,正规军军官的帽徽是金边宝石红色,中间有戴着王冠,一只爪子挥舞一把弯刀的,一只爪子踩着一把弯刀的咆哮的芬兰狮形象。义务兵的帽徽则是白色/浅蓝色/白色的代表这个国家的颜色。野战部队的帽徽由金属制成,其他人的则是珐琅质。士官和军官有时也在船形帽上佩戴两个帽徽:国家帽徽上方加一个带狮子图案的白色纽扣代表士官,加一个红色/金色狮子图案的帽徽则代表军官。


芬军以领章的颜色作为区别军兵种的标志,领章采用方框设计(义务兵)或者还在方框前面两个角加上杉树叶图案(军官)。尉官的方框是单层的,校官的方框是双层的,将官则是窄的宽边方框。以下是各兵种的领章颜色,方框的边框颜色一般是银灰色的(除非另有说明):


总参谋部——亮红色;卫队——深蓝色;步兵——绿色;狙击兵——绿色,带金黄色边框;骑兵——黄色,蓝色边框;炮兵——红色,黑色边框;岸防炮兵——黑色,红色边框;


工兵——紫色;信号兵——紫色,黄色边框;装甲兵——黑色,橙色边框;


服务部队——正蓝色。


代表军衔的黄色金属物也出现在领章上。下士到大士分别采用1到4颗窄的V字型军衔章(尖头向前),军士长是一条宽的V字型章。少尉到上尉是1到3朵玫瑰型扣,少校到上校则是1到3个细小的玫瑰型扣,将官则是1到3颗芬兰狮徽。军官的大衣袖子上带有窄的浅灰色环形袖标,少尉到上尉是1到3条,校官则还要加上一条宽条。


士官的V字型军衔章也出现在有兵种象征的领章上(尖头向内,上面还带有部队的番号),一些战前的部队还在肩章上使用一些独特的徽章。军官的肩章扣边沿带有芬兰狮图案的徽章,有时还搭配特殊的部队徽章来使用。各兵种的徽章如下:


步兵——交叉的步枪;狙击兵——号角;骑兵——交叉的马刀;野战炮兵——燃烧的炸弹;重型炮兵——交叉的燃烧炮弹;岸防炮兵——交叉的加农炮;工兵军官——剑与齿轮;


信号兵——剑与交叉的闪电;技术、信号与服务部队——剑与齿轮加交叉闪电。


战时可见的两种轻装部队——自行车部队和滑雪部队,再加上边防部队则采用熊头加剑与杉树枝的图案。


在1939年-45年期间,种类广泛的师徽、前线徽章和其他胸前的徽章都被设计出来,它们大多采用大方的色彩设计,但却很难在野战部队军人们的制服上出现。


他们的野战制服较之军常服来说更朴素也更短,胸前口袋扣则暴露在外,而一种轻质棉的夏季野战服当时也在使用。军官的玫瑰或狮子图案的军衔章则直接出现在灰色衣领上,而士官V字型或一字型军衔章则只出现在肩章上。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A:冬季作战,1939年-40年


A1:公民卫队士官,赫尔辛基地区总部


这名赫尔辛基地区军人穿陈旧的m/27式棕色毛料上衣,裤子则是和上衣同色但裤腿笔挺的m/36式。他在左臂上展示着自己的公民卫队徽章——冷杉树叶上加字母S(代表Suojeluskunta,公民卫队之意),而对角线分割的蓝白两色背景提示军人来自赫尔辛基地区。其他地区的这种徽章图案都相同,颜色则各异,比如黄色和黑色代表米凯利(Mikkeli)地区,白色和红色代表哈默(Hame)地区等等。这名士官胸前的两颗黄铜色徽章属于个人熟练技能资格章,短头版的卍字领章与纳粹并无关联,它只是各种各样的芬兰徽章和奖章上常会出现的一种国家标志,在这里它是公民卫队参谋部士官的象征。(以上几种徽章参看图1a。)传统的拉普兰人版本的华丽的高筒靴也出现在图中,靴筒上部翻折着一层软皮子。这类拉普兰靴子被芬兰军队广泛使用。德国M1916式钢盔同样出现在图中,这次冬季战争中,它被普遍使用。最后是军人的野战装备,这包括了腰带上德国一战版本的两个三联装弹药包,里面的弹夹正好配他的芬兰造7.62毫米口径莫辛纳甘m/28-30公民卫队用步枪。


A2:中尉,炮兵


这名年轻军官穿标准的m/36式冬装,戴战前款式的野战帽(带有炮兵的红色滚边和军官帽徽)。这件私人购买的上衣带有黄铜色纽扣,领子上配军衔和兵种徽章,但不佩戴肩章。m/36直筒裤腿的裤子掖在军官用高筒靴里。红棕色的武装带上则搭配装小口径半自动手枪的手枪套。


A3:预备役军人,步兵,1940年


在这次战争的最后阶段被征召的这名预备役军人穿通常所说的“Cajendar”式制服,也就是他自己的平民服装,而“Cajendar”这一称谓来自于当时芬兰首相的姓氏。他的帽子、裤子、大衣和自家编织的毛衣都非常结实而且实用,拉普兰人的靴子则是皮毡混合制作的。到达前线后,他这样的预备役会被配发德国一战版本的弹药包(图中是两个在前一个在后)。而他身上仅有的徽章则是大多数穿着平民服装出战的人们最向往的国家帽章,它被钉在了他的帽子的正前方。在私人的猎刀之外他还装备一支瑞典造毛瑟M1896式步枪,图中这种是卡宾枪版本,在1939年到40年的芬兰偶能得见。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B:冬季战争,1939年-40年


B1:中士,步兵


这名相当年轻的士官穿战前版本的m/36制服上衣,上衣的肩章扣上带有不同寻常的白色滚边,显示他在战争爆发前仍在预备军官学校学习——白色是军事学院的象征色。他的战前版本的马裤裤边的一条蓝灰条是士官的象征,靴子则是拉普兰人式的。钢盔是1939年-45年时芬兰在装备上混杂性的一个表现——图中的是原奥匈帝国的M1916 Berndorfer式钢盔。中士只拥有最小限度的装备,这包括了一把军刀、一支俄国造莫辛纳甘M1891步枪和装它的子弹的一个单体德国一战版本的弹药包。


小图1a介绍:领章


B2:中尉,步兵


军官们在某支部队的服役期往往和他们的士兵们相近,而各部队的人员也往往来自同一地区,因此大家大多互相知道彼此的姓氏。图中军官戴m/36冬帽,穿典型的私人购买的m/36式制服上衣、带有象征军官身份的两条裤边的马裤和高筒军官用军靴。芬兰造手枪套附在棕皮武装带上,里面应该装着外号“扫帚把”的毛瑟M1896式半自动手枪。


B3:中尉,信号兵


和图B2所表现的那名军官兄弟一样,这名中尉也穿着m/36式上衣,领子上配采用信号兵兵种色紫色的军衔领章,而他的肩章扣上则装饰着兵种徽章。直裤筒的m/36式裤子裤腿掖在毡子和皮子制作的黑色靴子里。m/39式冬帽采用非标准的黑色羊毛制造,但是标准版军官帽徽仍出现在正前方。另外,没有任何武装的这名军官只是带着一只帆布背包。


小图介绍3a:兵种徽章。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C:冬季战争,1939年-40年


C1:列兵,步兵


这名年轻的士兵穿着典型的芬兰军队巡逻服装。他们巡逻的任务是应对苏联入侵者在冬季战争中不厌其烦的进扰。带套头帽的雪地迷彩工作服裹住了m/39式冬季羊毛帽子和m/36式毛料制服,而这种工作服多是用床单手工改制的。拥有白色迷彩是芬兰人相比苏军的一个巨大优势,后者进入芬兰后仍然穿着他们标准的土黄色制服。另外,芬兰人所穿的高筒拉普兰式靴子非常实用,完全适应冬季战争中严苛的环境。士兵的莫辛-纳甘m1891式步枪搭配着装在刀鞘里的刺刀,而他腰带里别着的则是夜间作战使用的法国造信号枪。他的脚旁,一个简易的反坦克炸药包附带着一只手榴弹的木把手,里面则装满TNT炸药。


小图介绍1a:义务兵和军官用的国家帽徽。


C2:狙击手


芬兰狙击手让苏联部队,尤其是他们的军官付出了惨重代价,使得苏军的包围部队丧失指挥且士气低落。这名狙击手穿由带套头帽的上衣和套裤所组成的全白冬季迷彩服,它们把狙击手的羊毛军帽、毛料制服和拉普兰式靴子的靴筒包裹住。如果是爬地伏击时,他里面穿的可能更多。像短袜、手套、帽子和围巾这样的保暖物品则多是芬兰民众赠予的。注意这名士兵厚重的手套和套头帽的收口带子都是较有特色的元素。为了便于轻装行军,他只带了一只帆布“干粮包”来携带食物和多余的弹药。莫辛-纳甘m1891式步枪配上了与之相适的苏联造PEM瞄准镜,这种瞄准镜是冬季战争时缴获的两种瞄准镜中的一种。当然,即便使用芬兰人自己老式“iron”瞄准镜,仍能保证这些狙击手们在500码外准确射杀。


C3:中尉,步兵


芬兰军队在1939年-40年间的动员和扩军让物资短缺的矛盾凸现出来,很大程度上,即兴的和个人创造性的一些做法弥补了这一不足。图中的尉官就是戴了私人购买的冬帽,同样是个人购买的羊皮冬大衣(带有引人注目的袖标)罩在了m/36式制服外面,裤子是直筒款式,高筒靴则是军官用版本。他斜背着帆布地图包,棕皮腰带上的手枪套里放着德国造m23卢格手枪。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D:持续战争,1941年-44年


D1:中尉,步兵


持续战争(Continuation War)的冬季战役中芬兰陆军的大多数士兵多多少少都在穿着m/36式制服。这名步兵中尉穿着直筒裤子和拉普兰人的靴子,戴的m/39式冬帽上配着有红色背景的狮子帽徽。他的半自动步枪是缴获自苏联的托卡列夫SVT-38式,这种枪的两支多余的弹夹放在腰带间的弹药包里。另外,这名军官还拥有以下装备:英国造望远镜和芬兰造手电筒(胸前口袋前)。


D2:列兵,步兵


士兵的全身行头由m/36毛料制服、配义务兵版帽徽的野战帽和义务兵版黑皮靴组成。他身上的装备来自本国或者来自于原沙俄:水壶和背包是国产的,弹药包则是沙俄的一战时期版本。士兵的武器是刺刀和缴获的苏联M-33手榴弹,以及出色的芬兰造莫辛-纳甘m/39步枪。


小图介绍2a:领章细部。


D3:中士,乌登马(Uudenmaa)龙骑兵团


骑兵部队经常选择体重较轻的人员,图中的士官的体形就小于平均水平。他的m/36毛料上衣和马裤搭配着这个团可特权使用的独特的m/22式羊毛帽,帽子上还有珐琅质帽徽。而他的靴子也同样是特殊的骑兵版本。这名骑兵的武装带由皮制腰带、芬兰造Y型背带和德国一战时期的古老弹药包所组成。M/27骑兵马刀则只装备给骑兵部队。当时各骑兵部队都配有精锐的可在前线快速移动的轻骑兵打击力量。乌登马龙骑兵团是在1944年6月第一支攻击苏联VT防线(Vammelsuu至Taipale)的部队,在经历了艰苦的战斗后,他们远达列宁格勒的维堡湾(Viipuri Bay),之后在伊洛曼奇(llomantsi)的拉多加-卡累利阿地区,他们进行了这场战争的最后一战,停战之时,他们已付出了沉重的伤亡代价。


小图3a介绍:领章。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E:持续战争,1941年-44年


E1:少校,狙击兵第4轻型分遣队,第4步兵师


这名精锐的第4轻型分遣队(Kev Os 4)的少校穿军官版m/36夏季作战服,上衣的肩章扣上带有该部队的特殊徽章(参看图1a),德国造M1935式钢盔上的白色骷髅头图案则是轻型分遣队的标志,而以它为基础的一些设计也很出名。军官的腰带上固定着装m/23鲁格手枪的德国造手枪套,带驯鹿骨刀柄的手工制作的刀子则放在装饰华丽的皮刀鞘里。另外,他还斜背着一只地图包。


E2:冲锋枪手,步兵


在卡累利阿地峡的部队上衣领子额外多出一个向外伸出的扣别,而且这个扣子通常是松开的。在1939年到40年时,按规定步枪班每十个人中,轻机枪班每7个人中有一个人装备冲锋枪。“持续战争”期间,更多的冲锋枪得到了利用,这包括了新装备的和缴获的。图中这名士兵就是手持着卓越的芬兰造Suomi kp/31式冲锋枪,上衣左胸口袋上方钉着一颗银色的冲锋枪熟练操作技能章(参看图2a)。他穿着典型的m/36式夏季制服和毡子加皮革的军靴,戴芬兰造m/40式钢盔(它与德国的M1916式和M1935式、奥匈帝国的M1916式、捷克斯洛伐克的M1934式和意大利的M1933式这些进口货同时出现,着实让芬兰军队困扰),携带有限的装备——装弹药和小型工具的干粮包。此外个人用军刀和缴获自苏联的M-32式手榴弹也出现在图中。


E3:下士,火炮骑兵


夏季版m/36制服的领章采用红色,这是火炮骑兵的兵种色,冬季版马裤则与骑兵靴搭配。德国M1916式钢盔上燃烧的骷髅头图案(详见图3a)经常出现在火炮骑兵的帽具上。德国造的火炮测距仪、装炮弹引信的箱式盒子以及芬兰造工具袋也出现在图中。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F:芬兰后方,1941年-44年


F1:中尉教员,公民卫队,哈默(Hame)地区


供应自1944年夏的德国的Panzerfaust-klein和Panzerfaust-30式单兵肩扛反坦克火箭筒远没有同样来自德国的可再装填的Panzerschreck式火箭筒更流行更成功。这名公民卫队教员在m/36式上衣的袖子上配戴公民卫队盾形臂章,盾形臂章上方则是他作为儿童训练学校教员身份的徽章。象征公民卫队的徽章与交叉的步枪图案的徽章一同出现在他的战前版本的带绿色滚边的肩章扣上,左胸口袋上则是后备军官学校的徽章。捷克斯洛伐克造M1934式钢盔上则编着电线,这是用来扎伪装植物的。


F2:志愿者,儿童部队,公民卫队


这名十几岁的孩子是公民卫队青年团的成员,即1941年以后闻名的“Sotilaspojat”(儿童兵)的一员。他穿一身相当宽松的被称作“防空袭服”的土黄色棉制服以及一双拉普兰人靴子。这支少年部队的徽章(图2a)出现在左臂上。上衣腰部的收腰设计,衣袖肘部的加厚补丁和黑色的塑料纽扣也值得注意。他的船形帽上配戴着标准的义务兵版本帽徽,黑色的皮制脖带按规定勒在帽子前方。少年仅有的装备是巨大的文件包,因为它的主人在前线的任务是传递信息。


F3:中尉,边防部队


边防部队在芬兰军事力量中扮演着重要的角色,就像图中这名军官一样,形象远非“二线”军人可比。他戴野战帽,穿标准m/36冬装、直腿裤子和拉普兰式靴子。在上衣的肩章扣上展示着边防部队与众不同的熊头徽章。帆布“干粮包”、德国造望远镜和皮带上别着的芬兰造弹药包组成了他的装备,而他的芬兰造莫辛-纳甘m/28-30步枪则是人民自卫SAKO工厂生产的一种耐用可靠的轻武器。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G:持续战争,1941年-44年


G1:机枪组成员,步兵


作为一种苏联设计的M1910式马克西姆重机枪的机枪组成员,这名列兵手提着装机枪弹链的金属弹药箱,左肩上挂的沉重木桶里放着机枪的备用枪管。在士兵的m/36式冬装外面套的是义务兵用大衣,脚上则是带毡子衬垫的皮制冬靴。他的个人装备包括有限装备的水壶、猎刀以及芬兰造帆布弹药背囊,后者用来装士兵的苏联造莫辛-纳甘M1891式步枪的多余弹夹的。


G2:中尉,运输部队


在m/36毛料制服的肩章扣上展示着这名军官的黄铜色飞翼轮徽章,这是运输部队的象征(参看图2a),暗色的玫瑰型金属军衔扣则出现在领角上。他的靴子是少见的系带短靴,腰带上则别着两个苏联造有两个口袋的帆布弹药包,里面装缴获的苏联M1938式卡宾枪(M1891式的现代化版本)的多余弹夹。


G3:中尉坦克指挥员,“Lagus”装甲旅/师


和骑兵一样,装甲兵的遴选多以体格矮小为标准,其用意是方便他们在坦克内的行动。和大多数装甲兵一样,这名年轻的中尉穿了一身“混合”服装:m/36式夏季上衣带有装甲部队的黑色领章,右臂上是装甲部队的臂章(参看小图3a);黑色皮制坦克手马裤虽然是装备给装甲兵的,但他们并不经常穿,因为普通款式的裤子更受宠爱;帆布和皮革材料的头盔是缴获自苏军的,高筒军官靴则是芬兰造。最后他的手枪套里装的是捷克造VZ-24自动手枪。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H:拉普兰战争,1944年-45年


H1:列兵,步兵


在与德国的短暂战争中芬兰军队的制服没什么变化,但这名士兵混杂的服装反映了战争末期物资的匮乏。他的上衣是已长期废止的m/27式棕色毛料制服,帽子则是标准的m/36式野战帽。白色雪地迷彩裤套在和上衣采用同样棕色布料的m/36冬季制服裤子外面,裤腿则掖在拉普兰式靴子里。士兵的武器是芬兰造莫辛-纳甘m/28-30步枪,配刀鞘的步枪刺刀则悬在腰带上。


H2:列兵,步兵


这名新兵穿制式的m/36式朴素上衣、笔直的裤子和拉普兰人的靴子。他的涂成绿色的瑞典M1937式钢盔是芬兰陆军的进口货,1941年6月他们采购了2万顶。士兵的装备包括帆布背包和装在皮套里的挖壕铲,在帆布背包里应该放着他的晚期版本的Suomi kp/31式冲锋枪的多余弹夹。


H3:上尉,步兵


他私人购买的m/36军官上衣的肩章扣上配着步兵兵种章,左胸前的那些勋章的略章证明了他资深老兵的身份。他的军官品质的单边帽上装饰着军官用帽徽和代表步兵的绿色滚边,帽子的黑色皮制脖带以通常的习惯箍在帽子前段。缎织的M/22式军官礼服腰带的黄铜带扣上则有浮雕式的芬兰狮形象。







点击超过1万、3万,各奖励50工分---龙魂魅影


本文内容于 2011/3/6 18:07:57 被龙魂魅影编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