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路血脉 正文 第十八回

南庄隐士 收藏 0 7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7056.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7056.html[/size][/URL] 今天是八一建军节,中国人民解放军自1927年8月南昌起义开始,已走过七十多个风雨历程,这一天对军人是节日,放假一天;而地方同平日一样,没有多大区别,这是及第回到地方后的切身感受。 下午,及第按照郭处长通知时间,提前五分钟来到四楼圆桌会议室。 及第推开门,里边已坐了几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7056.html


今天是八一建军节,中国人民解放军自1927年8月南昌起义开始,已走过七十多个风雨历程,这一天对军人是节日,放假一天;而地方同平日一样,没有多大区别,这是及第回到地方后的切身感受。


下午,及第按照郭处长通知时间,提前五分钟来到四楼圆桌会议室。


及第推开门,里边已坐了几个军转干部,他同大家握手问候。不一会儿,二十几个转业干部和退伍战士到齐。


郭处长走进会议室,同大家打完招呼后,作了简短的开场白:“各位军转干部、复员退伍人员,今天是你们的节日,借此机会,我代表局领导向你们表示节日的问候,祝你们节日愉快,身体健康,万事如意。”会议室的掌声打断了她的讲话。片刻,她接着说:“今天的座谈会是经局领导同意召开的,目的是相互交流一下工作、学习及生活情况,大家可敞开思想,开诚布公,交流感情,增进友谊。同时也可为我局水利事业发展献计献策。好,谁先发言?”


场内一片寂静,郭处长看了看大家,笑了笑:“欧阳及第,那你就带个头,好吗?”


及第见郭处长指名道姓,只好带头发言:“今天是个难得的机会,战友们欢聚一堂,心情十分的激动,首先要感谢局领导对我们转业、退伍人员的关心。到水利局后,看到我市水利事业快速发展的大好形势,打心眼里高兴。按说我没有发言权,与在坐的战友们相比,我是水利系统的新兵,不过领导点到名,我只好抛砖引玉了。谈点什么哪?为了达到大家相互了解,相互支持的目的,更好地了解我个人的品性和作风,下面我把一生中感到最有价值最让人难以忘却的一段经历说给大家听听。”


我当兵的第五个年头,具体年份是1978年12月上旬,我所在的工兵营被部署在祖国南疆边陲与越南交界的广西,广西与越南有着1000多公里的边境线,那里有奇丽诡秘的边界风光、两国风物交杂的奇异情调、壁垒森严的古今军事要塞、边关口岸商贾云集的盛况,还有大家都称它是“友谊关”,是祖国的南大门,位于凭祥市区西南18公里处,这里两边高山矗立,形势险峻,友谊关恰好卡在山谷通道上。它是一座城楼式的高大建筑,楼高4层,共22米高,底层是厚实的城墙,中央为圆拱顶的城门,非常雄伟。历史上它又叫镇南关,始建于明代洪武年间,是中国古代九大名关之一,历代为我国南疆边防要隘、战略要地。1885年,清军名将冯子材率军在此痛击法国侵略者,取得举世闻名的镇南关大捷;1907年,孙中山,黄兴在此领导了永载青史的镇南关起义。五十年代,经周总理批准,改名为睦南关,后来,为彰示中越两国人民“同志加兄弟”的深厚情谊,又改名为“友谊关”。


我所在的营进驻靖西地区后,上级命令我营三个月内,打通通往越南境内六公里的山间公路。修建这条公路,究竟是为了贸易往来还是为了战备,在官兵脑海里打上了一个问号?营长说不清,连长也说不清,何况我哪。管它哪?军人以服从命令为天职,不该问的不能问,不该知道的就不能知道。但绝大多数官兵通过分析近年来中越两国关系的不断恶化,认为修路是为了打仗,理由是越南南北统一后,在苏联的纵恿下,开始了反华的举动,对内迫害华侨华人,对外频频搔扰中国边境,打死打伤我边民及边防军,入侵我国土拆毁我界碑。然而,我国一向以和为贵,对其所行尽力忍让,更进一步增添了越南的狼子野心,是该教训教训他们了。


三个月后,实事验证了官兵们的猜测,也印证了这样一句话:在国际关系上,没有永远的朋友,也没有永远的敌人。1979年中美建交后,邓小平随即访美,当有记者问他对越政策时,邓小平风趣地说:“小朋友不听话,该打打屁股了!”是该刹刹越南当局的嚣张气焰了。


第二天,营长带着各连长翻山越岭把路线察看一番,这里属于亚热带季风区,气候温和,雨量充沛。营长站在一个山头上,用手指着远处的群山连绵,峰峦叠嶂,平地拔起,嶙峋突兀的地势和参天树木,层峦叠翠的原始森林对下属说道:“情况你们都看到了,施工的难度之大,施工的时间之紧,可想而知。为了争分夺秒建好路,痛打那边的落水狗,我提醒大家,不管困难有多大,必须按期完成施工任务,要脚杆子上绑大锣——走到哪响到哪。”各连长都憋着一口气,哪还讲价钱讲条件哪。领回任务后,立即召开了连务会,把任务分配到各排。


当时我是一连二排排长,接受任务后,回到排里同几个班长一踫头,发动大家出主意想办法,献计献策,“三个臭皮匠顶个诸葛亮”嘛。会上大家踊跃发言,出了不少好点子,这个说咱先用炸药炸,那个讲实施机械化施工,发挥推土机,挖掘机的作用。点子还真不少。最后,我信心十足地对全排战士说道:“我们排有个光荣传统,专啃硬骨头,这次也不例外,要发扬好传统,提前完成任务,大家说好吧?”


“好!”战士们情绪高涨。


施工开始了,分给我排的路段大约有500米,在一条山涧里,左边是山,右侧是一条河流,就像一条绿色的飘带蜿蜒其间,河水清澈平静,从高往低处潺潺流淌。这里的山既不是青石山也不是沙石山,而是风化的砂页岩区,地表覆盖着厚厚的红土层,植被茂盛,山水交融,巧妙地构成一幅名符其实的山水风情画。12月份,北方已进入冬季,白雪皑皑;而这里的摄氏温度还徘徊地15至25℃之间,隔三岔五就下场雨,给修路带来不便,有时放了炮,好不容易把红土和岩石炸松动了,还没来得及推走,阵雨过后,又粘到一起,还得重新炸。


日出而作,可日落而不息。白天一干就是十几个小时,午饭由炊事班做好后,用扁担挑到工地,战士们蹲成一圈边吃边谈,构成一道野外吃饭时的风景线。吃罢,继续施工,直到晚上八九点才收工,回到驻地才吃晚饭,而后,走进简易帐篷往地铺一躺,也顾不上掸去身子上的泥土,顾不上蚊虫叮咬,倒下就会发出呼噜声。


日复一日,月复一月。一日,营长带着各连长、指导员登上方圆几十公里的最高峰,俯首鸟瞰,战士们用汗水浇筑的那条顺河而修的公路,犹如一条白色飘带飘落在群山峻岭之中,通向远方。


工兵营提前两天完成了上级交给的铺路任务,受到军里的通报表扬,命令他们原地待命。


天有不测风云。官兵们原打算好好休整几天,洗洗衣服,打打牌,聊聊天。哪想到第二天天刚刚亮,一阵紧急集合的小喇叭,把官兵们都吹懵了。昨天还通知今天休息,怎么一大早就搞起了紧急集合,难道营长又搞起突然袭击,埋怨归埋怨,官兵们一打滚站起身来,穿衣、系扣、打背包、扛枪、列队、报数……动作敏捷,干净利索,不到五分钟的时间全营集合完毕。“稍息,立正!”一位臂戴红色袖章的值班人员在队列中央高声喊道,然后,转身,提臂,跑步……完全符合《队列条令》规定的动作要求,当他跑到距营长约五米左右的距离时,他一个立正,向营长打了一个标准军礼“营长同志,××工兵营集合完毕,应到××名,实到××名,请指示。值班员一连连长×××。”


“同志们!”营长嗓门很洪亮。


话音将落,队列中响起 “咵” 的立正声,那声音震得大地咚咚直响。


“稍息,下面我传达军部下达的对越自卫反击作战任务,我营的任务是为大部队发动进攻排除前进道路上的各种障碍,换句通俗易懂的话来说就是逢山开路、遇水架桥,外加扫雷。同时,上级还要求我们轻装上阵,除了枪支弹药、被包外,其余都不准带,包括钱,干粮也只带三天的,执行完成任务立即返回驻地。俗话说:养兵千日,用兵一时。祖国考验我们的时间到了,为了我国领土的完整,人民的安居乐业,我们作为军人就应该随时听从党召唤,把侵略我国的敌人赶出去,保卫祖国的领土完整,大家有没有决心呀?”


“有!”战士们的回答铿锵有力,群起激昂。


深夜的山林寂静得只剩下树叶的簌簌声,靛色的天空划过一道流星,空旷的天宇被划得怨怨艾艾。


修路期间,我用不着脱衣,往地铺上一歪,头刚踫枕头呼呼地就睡着了,而今晚却一反常态,怎么也睡不着,躺在铺上辗转反侧,越睡不着,蚊子越捣乱,不时地在空中盘旋,发出几声令人厌烦的“嗡嗡”声,那里的蚊子比北方蚊子个头大(当地人形容蚊子更邪乎,十个蚊子一盘菜),被它叮上就会泛起一大块红包,痒痒极了。我做梦都没想到,这辈子能重走父亲之路去越南参战,真是无巧不成书,有趣的是父亲到越南是帮助越南人民打击美国佬,保家卫国,而我参加自卫反击战却是教训这些忘恩负义的越南人。


六十年代后期,美帝国主义悍然出兵侵略越南南方,同时派大批重型轰炸机对河内、太原、安沛等地区的交通枢纽、工业中心、广播通信设施以及居民区进行了狂轰滥炸。为援助越南人民抗美,我国组成了工兵和高炮部队,部署在河内西北、安沛等战略要地,抗击美帝飞机轰炸。


那时,父亲是某高射炮学院教员,受上级的派遣,带着几个军事教员出国援越。父亲出国是在盛夏季节,据后来老爸讲,越南的天很热很闷,白天气温都在40℃以上,雨多,上午还是睛空万里,下午就会乌云密布,一天要下几场雨,毒蛇也多,但更多的是空情,每天不下十几次。


父亲和几个教员从“友谊关”出境,驱车前往驻扎在广宁横甫县高炮师阵地,吉普车在崎岖的山路整整颠簸了十多个小时,才到达目的地,下车走进阵地后,父亲几个人看到高射炮阵地上指战员个个精神抖擞,脸上充满了高昂的斗志。


据师首长介绍“炮阵地采取倒班制,昼夜战备值班,担任值班的指挥员不离指挥位置,战士们不下炮阵地,八小时一换。”


父亲被战士们这种大无畏英雄主义精神所折服,也顾不上旅途中的劳累,连夜深入到每个高射炮阵地,察看阵地炮位部署情况。第二天上午,又会同师首长和作战部门进行了认真研究,父亲首先根据美机活动特点和越南地形、气候等特点,谈了对美机作战采取的几种战术,然后与他们研究阵地部署、阵地伪装和火力配置等情况,最后形成了统一的作战方案。


师首长准备让父亲他们多住上几日休息休息,但父亲婉言谢绝留意,马不停蹄地又奔赴到海防市以东吉婆岛,同越南人民军广宁省防空军领导人一起检查人民军高炮阵地。


说来也巧,父亲他们前脚刚到阵地,美机随之而来。真有点为他们举行“隆重的欢迎仪式”的味道,他们立即躲进炮群指挥所观察掩体内,父亲用高倍望远镜目视了美军飞机在空中穿梭、俯冲、轰炸的高超“飞行表演”技艺,你还别说,美军飞行员技术堪称一流,但他们是侵略者,在越南战场上犯下了滔天罪行。那时美军投掷的炸弹多是子母弹和菠萝弹,子母弹是每枚里装有数百个球形子弹,弹皮内还镶有高梁粒大小的钢珠,母弹在空中裂开,子弹撒向阵地,触地即炸。菠萝弹是带平衡飞翅的似菠萝形的伤弹,这两种弹在当时是最先进威力最大的炸弹了。


士可忍,孰不可忍。我高射炮群和越南防空部队随即进行了猛烈还击,57单管、37双管高炮、四管高射机枪组成强大高、中、低火力网,象“一条条火龙”追赶着美军飞机,在敌机周围爆炸开花,一架又一架敌机冒起白烟、着火,坠入海里,撞入山头,父亲高兴得连声喊道:“打得好,打得漂亮,这才叫过瘾哪。”一旁的其他人也高兴的相互之间击掌祝贺。这次战斗持续半个多小时,共击伤击毁敌机十余架……


“滴嗒滴滴……”突然响起了急促的军号声,这声音划破宁静的夜空传入我的耳际,打断了我回忆,大脑皮层立即意识到战役即将开始了:“紧急集合,快起来!”我边打背包边提醒着全排的战士。片刻,全营集合完毕,只听营长一声令下:“出发!”全营官兵消失在茫茫的夜色中……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