希特勒外出如何躲过暗杀:专列行踪诡异仿佛幽灵

核心提示:希特勒从来都相信,没有规律是防止暗杀的法宝。为此,他的火车也被玩得像个幽灵一样到处乱窜。他常常突然改变行程,令德国铁路不得不到最后一刻才来适应元首的作息时间。德国铁路本来是严谨守时的典范,但只要希特勒专列启动,整个国家运输线就进入大混乱状态。正点的火车被推迟是常事,有时候还被迫改线路绕行。尤其是柏林到慕尼黑这条线路,紧急通知已经替代了火车时刻表。要预测希特勒专列的时刻表可不是容易的事,枢纽火车站的领导可在12小时前获悉专列经过时间,小站一般就是半小时前才得知专列经过。

本文摘自:《先锋国家历史》2009年第8期,作者:一春,原题:《专列:希特勒的移动堡垒》

德国铁路本来是严谨守时的典范,但只要希特勒专列启动,整个国家运输线就进入大混乱状态。正点的火车被推迟或者被迫改线路绕行都是常有的事。英国特工希望通过专列刺杀希特勒,刺杀计划却因战局急转直下而搁浅。

德国铁路本来是严谨守时的典范,但只要希特勒专列启动,整个国家运输线就进入大混乱状态。正点的火车被推迟是常事,有时候还被迫改线路绕行。英国特工希望通过专列刺杀希特勒,刺杀计划却因战局急转直下而搁浅。

1932年,德国的选举如火如荼,希特勒突发奇想,弄了架飞机在全德巡回演讲,这在当时是个惊世骇俗的举动,最多时希特勒一天赶场49次,这在德国掀起了一股希特勒旋风。正是这样高频率的演讲给希特勒的政治生涯产生了重大影响,他当上了德国总理。但希特勒最喜欢的旅行方式不是御风翱翔,而是在道路上风驰电掣。短途机动时,希特勒喜欢国产奔驰车,长途奔波时,希特勒喜欢坐火车。

1933年,成了总理的希特勒有了自己的专列。专列体积庞大,它由14节车厢组成,装得下他整个的决策和护卫团队。1939年二战爆发,专列有了两个版本,一个和平时使用的奢华版,它装备了豪华的车厢,提供给嘉宾和随从;另一个是战争版本,它带有装甲防空车厢,带有20毫米高速防空炮。

希特勒专列由两个火车头牵引,后面跟着一节装甲防空车厢,带有20毫米高速防空炮;接下来两节车厢供希特勒的党卫军护卫行动队使用(SS-Begleit-Kommando),这些人是希特勒最亲近的保镖;保镖车厢的后面跟随的是乘务员车厢;随后是一节通讯车厢,它是整个列车的“大脑”,它装备着最先进的电话系统和一个短波电台;接下来是希特勒秘书使用的车厢,希特勒的首席私人秘书马丁·鲍曼(Martin Bormann)享用整节车厢。

火车的中部是餐车,顶部是一个装满水的大罐子,这是一个很容易被人下毒的目标。餐车后面是希特勒的军事助理车厢,他们来自各大兵种,这帮军事助理的领头者名叫鲁道夫·施蒙特中将(rudolfschmundt)。后面的车厢是元首车厢,它非常精致,但并不奢华;接下来三节车厢是为希特勒最尊贵的客人准备的,包括他的高级将领。最后一节车厢也是装甲防空车厢,带有20毫米高速防空炮。

幽灵般的火车

希特勒从来都相信,没有规律是防止暗杀的法宝。为此,他的火车也被玩得像个幽灵一样到处乱窜。他常常突然改变行程,令德国铁路不得不到最后一刻才来适应元首的作息时间。德国铁路本来是严谨守时的典范,但只要希特勒专列启动,整个国家运输线就进入大混乱状态。正点的火车被推迟是常事,有时候还被迫改线路绕行。尤其是柏林到慕尼黑这条线路,紧急通知已经替代了火车时刻表。要预测希特勒专列的时刻表可不是容易的事,枢纽火车站的领导可在12小时前获悉专列经过时间,小站一般就是半小时前才得知专列经过。有时候更为诡异,明明说是专列到达,但过来的却是一列货车,这是希特勒的迷魂阵。

专列不会单独行进,它一般由另外一列火车在前面探路,还有一列火车在后面压阵。当希特勒专列奔走于德国大地的时候,常常会由一辆民用火车在前面探路,目的是检验前面的路轨是否安全,同时也可以把危及希特勒的危险因素吸引过去。即使没有危险,专列的护卫队有时也突然下来检验铁轨下是否埋藏地雷或其他爆炸物。

希特勒很享受元首专列,在这里他感到放松和安全。在战争的头两年里,刺杀希特勒的事情还比较罕见,希特勒常常在小站停下,并向那些惊喜万分的人招手示意,有时候,兴奋起来的希特勒还摇下车窗和群众握手。

在战争发动之初,专列成了希特勒去前线视察的最好的交通工具。1940年12月,希特勒想与在法国的士兵庆祝圣诞节,因为希特勒在一战时期曾经在法国战场服役,他能够体会在战壕里的感觉,战场上与士兵共饮一杯酒意味实在太深长了。

12月22日,希特勒从柏林飞到法国北部,然后登上了专列。专列藏在尤瑟(renaix)的一个坑道里,坑道能够为专列提供很好的防空掩护。12月22-23日,希特勒视察了位于加莱和布洛涅的众多的军事基地,士兵对于元首的亲自到来感到非常惊讶。1940年的圣诞节,希特勒在博维市(beauvais)南部的一个坑道里度过。他喜欢这种舞台效果,飞奔的列车似乎是举行一场音乐大合唱的舞台。第二天,希特勒在梅斯、萨尔布吕肯、吕泽尔堡和阿尔泽维尔等地继续视察军事基地。

希特勒的女秘书安东·约阿希姆斯塔勒在写给朋友的信中谈道:“实际上,自1940年12月21日以来,我们一直在旅途之中。圣诞节是在法国的海岸上,加来、敦刻尔克等地度过的。12月31日,正当我们在布洛涅聚集在元首专列的餐车里就餐的时候,英国人的炸弹向我们劈头盖脸地投过来,我们的高炮部队给予猛烈还击。尽管我们躲进了安全的地道里,但我还是有些奇怪的感觉。有关圣诞节前夕的情况以及气氛令人难以忍受的除夕的情况我已告诉过你。”

德国铁路本来是严谨守时的典范,但只要希特勒专列启动,整个国家运输线就进入大混乱状态。正点的火车被推迟或者被迫改线路绕行都是常有的事。英国特工希望通过专列刺杀希特勒,刺杀计划却因战局急转直下而搁浅。

刺杀

希特勒对专列的钟爱使得他的专列成为刺杀者最好的目标。1941年秋,波兰人得到信息,希特勒会乘火车从拉斯登堡去柏林。专列刚离开哥尼斯堡(konigsberg)时,他们就开始采取行动:把一个12公斤的爆炸物安放在火车铁轨的20米远处,由400米外的一个人进行无线引爆。按照常规,一切列车都应该避让专列,而且元首专列前面还有一辆先导列车,这些情况波兰的特工当然非常清楚。但就是这一次,一辆民用列车却飞驰在专列的前方,希特勒专列却没有加以阻拦。由于引爆炸弹时这辆火车刚好经过,430名德国人在事故中死亡,希特勒却逃过一劫。

英国的情报部门也一直想找机会干掉希特勒,他们吸取了波兰特工的教训。他们知道,如果想把希特勒击毙于列车上,他们得采取不同的手段了。

1940年,当希特勒对伦敦大轰炸的时候,英国特工成了一个特别行动小组(SOE),准备刺杀希特勒。但德国人也有所警觉,他们为专列做足了措施,党卫军和秘密警察对于一切有英国背景的人高度警惕,使得盟军根本毫无下手的机会。

为了提高士气,特别行动小组把目光盯到了党卫队副总指挥兼警察总监海德里希上将(reinhardheydrich)的身上,1942年,海德里希破获了好几起英国间谍案,使英国在欧洲的间谍网元气大伤。消息传到伦敦,英国人在震惊之余十分愤怒。于是,它联合捷克斯洛伐克流亡政府制定了刺杀海德里希的“类人猿行动”计划。1942年5月27日上午10点30分,在海德里希必经之路上,特工们向车队投掷了手榴弹,剧烈的爆炸将海德里希敞篷汽车的车体炸穿了一个洞,海德里希的身体有多处被炸弹的碎片击中。6月4日,他死于勃罗夫卡医院。

这是一次代价相当高昂的刺杀行动。希特勒对海因里希的死大感震惊,他展开了野蛮的报复,5000平民遭到杀害,党卫军第七武装山地师“欧根亲王”师将利捷克的一个村庄——迪策村所有成年男性全部枪决、妇女与儿童则被送进集中营。但这一行动也表明纳粹的一切高官都不是绝对安全的,甚至包括希特勒。

1944年夏天,英国情报部门正式制定了一个暗杀希特勒的计划“福克斯莱行动”(operation foxley),“福克斯莱行动”的指挥官是准将科林·格宾斯(Colin Gubbins)。这个计划的核心部分就是找到一个合适的人,让他能够接近希特勒的私人别墅的厨房,将微量的炭疽杆菌放进希特勒最喜欢喝的苹果汁里面,这样就可以使希特勒慢性中毒。但是到希特勒的别墅下手,这个方案实在太难,于是希特勒的专列进入了他们的视野。

英国首相丘吉尔和其参谋人员对毒死希特勒的行动颇感兴趣。但是基于希特勒在海德里希被刺杀之后的野蛮报复行径,英国政府特别提醒行动小组,找的人必须是德国人,这样就可造成是德国纳粹内讧的假象,而不至于牵连无辜。

下毒

为了实施“福克斯莱行动”,英国特工再次彻底研究了元首专列。希特勒身边至少有20个警卫,他们都是党卫军的精英,每当希特勒下车的时候,这20个人就把希特勒团团围住。而在车上,保卫希特勒的人数大约有100名。

希特勒的安全保卫工作由两支队伍担任,一支是“德意志保卫部”,归拉登胡伯指挥;另一支是元首禁卫队(FBK),它的成员则是从警卫旗队抽调的精锐分子,这支禁卫队只有40人,不仅负责元首出入通道的警备,而且还担任元首的信差、贴身男仆和勤务兵。

安全工作还延伸到了火车站,每当火车经过时,铁道警察和便衣特工就在经过的车站里布控,他们要确保月台上没有一个闲杂人员。在被德国征服的地方,警卫工作还得加码,在希特勒经过的火车线上,每隔一段距离必须得有警察或士兵看值。然而,英国特工注意到,在希特勒的故乡奥地利,安全保卫工作要松懈得多,甚至比在德国还要松,这是希特勒安全系统上的软肋。尤其是奥地利的萨尔茨堡车站,希特勒很喜欢这个地方,他在这里修建了别墅,常常到这里来放松心情。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